[原创][13兔]素色聚end(暗粉圭贤出道贺杂志文)

2009/05/30 17:13
素色聚
Story by miratea


李晟敏冲进会场并一头扎进某个路人甲怀里的时候距离婚礼开始已经只剩下五分钟了。

小兔子今天一身白色西服,并按照司仪金希澈大人的要求染了一头粉红色的长毛,再加上因为长时间跑步而脸红气喘,整个人看上去粉粉嫩嫩,完全贴合小兔子的名号(虽然某君本人并不喜欢这个名号),于是某动了心的路人甲顿时决定放弃路人甲的身份,跳脱成为男主角。

我们的前路人甲——也是现任男主角——曺圭贤先生,穿一身漂亮的烟灰色细白条纹西装,巧克力色的卷发颇有玩具贵宾的喜感,但是总而言之,很英俊。

英俊的男主角曺先生伸手顺顺(自己的)毛,一手仍然捞着眼前小兔子的细腰,说:你好。

小兔子抬头——目光直直地从男主角身上掠过看向另一边的化妆室,嘴唇飞快地动了动露出可爱的小兔牙:谢谢。然后人就直直地又从男主角的怀里撞了出去。

呀,这可不好。曺圭贤想,如果小兔子一直这样走路,每个被撞到的家伙都对他起色心怎么办?那只小兔子可是我的!

于是我们的女(?)主角李晟敏先生(?)很快就又见到了我们的男主角曺圭贤先生,只可惜显然他对此君完全没有印象,所以在婚礼主角之一崔始源搭着曺圭贤的肩介绍说:这是我们的一号伴郎曺圭贤的时候,李晟敏只是礼貌地笑了笑,然后说:你好。

曺圭贤非常不爽。

——我们的婚礼主角之二金起范先生也很不爽,他于是面无表情地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崔始源的手背把他的爪子从曺圭贤的肩膀上甩了下来。

对,您没看错,这场婚礼的名字叫做素色聚,其实就是白色派对的意思,便是婚礼了。又因为是两个帅哥的婚礼,所以低调地选择了一个暧昧的词,请的也都是些解语之人。

李晟敏无视小两口(或者小两口无视李晟敏与曺圭贤)转身到化妆镜前整理自己的西服,然后就从镜子里看到了那个英俊的玩具贵宾。

李晟敏于是正直地微笑,露出一双小兔牙:你好,曺先生。

曺先生也笑,笑得风生水起日月失色,可惜李晟敏专注于自己的领结,完全没有看到。

好巧。曺先生说。

李晟敏顺口接话:好巧。

曺先生挑眉:你记得我?

李晟敏一边纠结领结一边继续顺口:记得。

曺先生眉头抽搐:晟敏?


李晟敏:晟敏。….啊?啊啊?啊对不起,你可以帮我弄一下这个领结么?

曺圭贤觉得自己的血压在蹭蹭蹭地往上跑,被叫做腹黑的人往往最害怕的就是无意识天然呆,因为他们处心积虑机关算尽的小细节常常会被这类人自然而然地忽略,于是腹黑君的一切布置就显得很无聊。


但是曺圭贤君不是普通的腹黑,…其实李晟敏君也不是普通的无意识天然呆。

看着英俊的玩具贵宾先生站在和自己相隔一个爪子的距离认真地替自己折腾领结,李晟敏的心底笑得欢畅。眼前人的眉眼生得真是好看,低头的时候一片影子投下来,李晟敏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白色绒毛,还有玩具贵宾一头卷毛上的抹茶味道也能清晰地闻到。

哟,两位伴郎先生好情趣。司仪金希澈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人闻声回头发现他竟然拉了一把椅子反坐着,两手相叠搁在椅背上,下巴枕着手臂,一脸看戏的表情。

….谁能告诉我们这个火星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曺圭贤的耳廓小心地红起来,心底里巨大的抽离感带动了手的动作,一瞬间竟像是被捉奸一般,李晟敏的鼻子也有一点点红。这两个人真可爱,害羞的时候红的都是这种奇怪的地方。金希澈想。

金希澈说:你们可以出去迎宾了。

李晟敏脱线:啊?可是圭贤不是贵宾么。

金希澈和曺圭贤愣。


李晟敏悄声说:玩具贵宾嘛…


金希澈爆笑,曺圭贤无语:果然小兔子其实是个心术不正的无意识天然呆么…?


素色聚在一家coffee bar举行,门店前院有一片开放式的露天草地,零零散散地放了三张桌子,再加上店堂里的四张,总共能容纳的人也不多。之前说过,这次婚礼请的都是些解语之人,大概顶多也就二十来个,可虽然宾客少,程序总也是要走的,所以曺圭贤和李晟敏还是正直地一左一右站到了咖啡吧门口搭起的鲜花门廊外,迎宾。

来宾之一李东海拍一下曺圭贤的肩:哟,小子,人模狗样的!

李晟敏和曺圭贤同时想到之前李晟敏的玩具贵宾理论,曺圭贤小脸有点白(气的),李晟敏小脸有点红(憋的)。

与李东海一同前来的李赫宰扯扯李晟敏粉红色的毛:是希澈哥胁迫你去染的吧?呵呵,我就说你染粉红色的头发肯定很好看!——被李东海揪住耳朵一把扯走。

曺圭贤眯眼:你和东海哥家那只什么关系?

李晟敏也眯眼:我和你什么关系和他就什么关系!顿时置曺圭贤于不仁不义。

一朵粗线条的小太阳花欢快地越过两位迎宾间呲哩擦啦的气场跟着李赫宰蹦进了会场,留下一个朴有天摸摸下巴笑得别有深意(猥琐),然后快走一步拉住小太阳花留下两位迎宾继续呲哩擦啦。

看看四下无人,曺圭贤一个跨步正直地站到李晟敏身边,手臂贴手臂,然后继续笑得像朵交际花,惹得来来去去经过的女孩子一个两个都面色潮红芳心大动。

李晟敏怒,伸手掐一下曺圭贤垂在身侧一直贴着自己手背的爪子,眼神示意那边的小女孩:那个姑娘已经来来回回走了五次了。

“那个姑娘”在第六次经过两人的时候突然跳过来说:你们是两口子么?——面色潮红芳心大动——的样子。

李晟敏默。

曺圭贤顺手抓住李晟敏还掐着他的爪子,笑:是。

来宾之五(前:李东海李赫宰金俊秀朴有天)金钟云笑得阴测测阴测测:是么?

身后的朴正洙笑出一双好看的梨涡:是么是么?

曺圭贤索性伸手揽住了李晟敏的肩膀:是啊是啊。

金钟云说:我亲爱的圭贤学弟啊,你从高中开始暗恋纯洁正直的晟敏小兔子,到现在(重音)终于(再重音)得手了,恭喜恭喜啊。

曺圭贤大窘,却只能盯住金钟云拉着朴正洙大笑着往里走的背影磨牙,没有看到“纯洁正直的晟敏小兔子”在边上笑得阴测测阴测测。


又过五分钟来宾到齐,一群少年在coffee bar里闹腾得异常愉快,街对面的两层小楼是能容纳七十二家房客的民居,下午太阳好,阳台上还晾着颜色鲜艳的被单和枕套,有阿姨打开窗户大叫:好不要吵了伐啦!?听语气里像是恨不得扔一筐烂番茄下来,结果在看到一院子帅小伙之后讷讷地关窗回去织毛线了。


崔始源和金起范手挽手站在草地上,coffee bar的主人韩庚和司仪金希澈站在一起,金希澈难得严肃地念着对白:崔始源先生,你愿意和金起范先生结婚么?

崔始源看着金起范:我愿意。

金希澈:金起范先生,你愿意和崔始源先生结婚么?

金起范看着崔始源:我愿意。

然后交换戒指,缠绵悱恻地亲吻。

李晟敏站在一边,眼眶突然有点湿润。虽然只是自己好朋友的婚礼,但晕开的气场还是能轻易地渲染到所有见证的人,男子之间的爱情在这个国度还是被视作异类的存在,所以能一直进行至此实在是太过不易的事情。

是要多么深沉的感情才能让他们这样坦然地手挽手站在阳光下微笑?

曺圭贤伸手拉住李晟敏本来想举起来擦眼泪的爪子:哭了?


李晟敏吸吸鼻子,没能及时擦掉的眼泪于是顺着脸颊好看的线条落下来:…没有。——好假。

曺圭贤却有点心疼,他抓着李晟敏的手包在掌里,用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李晟敏的掌心,是类似于安抚的动作,拇指来回的频率和心跳渐渐契合,体温也像是快要融为一体的样子,李晟敏有点委屈地看着曺圭贤说:你干嘛?

曺圭贤也委屈:安慰你啊。

李晟敏说:明明在吃我豆腐。


曺圭贤无奈:不要说出来嘛…

李晟敏扭头:切。


曺圭贤看看四下无人(?),侧身探头在李晟敏扭过头去于是大面积暴露的脸颊上MUA了一口。


那边已经开始灌酒了,一号伴郎曺圭贤于是拉着二号伴郎李晟敏正直地赶去救驾,曺圭贤俨然一只偷了腥的猫,李晟敏俨然一条被鱼肉了….的鱼。

沈昌珉拉着崔始源灌酒,嘴里叫着:喝!喝!喝!喝!崔始源一手往嘴里倒酒,另一只手始终拉着金起范的手,十指相扣。曺圭贤赶到,一脸义气地拉开沈昌珉,拉完沈昌珉开始扒崔始源手里的酒杯。

——为什么这两个动作不能同时进行呢?因为曺圭贤的另一只手始终拉着李晟敏,不过没能十指相扣,李晟敏的说法是:不能跳级。

曺圭贤扒掉崔始源手里的酒杯直接往自己嘴里倒,就在旁人低呼真是哥们儿义气的时候他甩了杯子一抹嘴,叫:是可乐!

崔始源宽面条泪,他当然不知道曺圭贤对他在高中时代无意中阻挠自己追李兔子这件事一直怀恨在心,但鉴于今天很有眼力见儿地选了他们俩做伴郎,所以——曺圭贤媚笑一下,又说:开玩笑的,好烈的酒!这么过分啊!行了,分一半冲我来!

李晟敏在边上也看得心惊肉跳,忙伸手(从曺圭贤那一半里)抓了一杯开始喝,另一边金起范也分担了崔始源的一部分酒。

到这里别人不乐意了,都是群喜欢喝酒的爷们儿,于是有人开始嚷嚷了:呀西!你们还真打算独吞哪!?那么好的红酒!

灌酒计划失败,群魔乱舞中。

曺圭贤拉着李晟敏退到一边,轻声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记得我?为什么总是装作不认识?

李晟敏歪头:什么?

曺圭贤低头吻他——这件事他一直想做,想了很多年了——半晌才停下来,额头抵着额头问:你说什么?

李晟敏抬头啄一下曺圭贤的唇:谁让你只是看着,哼。


曺圭贤抿抿嘴:都是崔始源那个家伙老是在我面前说一些诸如男人喜欢男人上帝不会祝福的会受诅咒的之类的话…本来以为是他看出我有那方面的倾向要我悬崖勒马,搞了半天是他自己看上金起范了才跑来我这里纠结的。靠!


李晟敏没忍住喷了出来,又被曺圭贤吻住,耳边还回响着曺圭贤方才叹息一般的话:亲爱的,我喜欢你好久了…

End 090517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咦哈哈
很热闹的文
玩具贵宾
兔子
我要把这两只玩偶放在一起~~~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咦哈哈
> 很热闹的文
> 玩具贵宾
> 兔子
> 我要把这两只玩偶放在一起~~~

因为有了源范作背景才写的出来的东西,最近对别家CP完全无感OTL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