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聚光灯下没有永恒与忧伤tbc090529

2009/05/29 23:43
我们踏进店门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钟光景,韩食馆小小的门面和它木质的招牌一起躲在街对面大楼背后的一片阴影里,客人很少,多是些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我们却仍旧照例是进了唯一的包间。
练习生时期在包间吃是因为年纪太小闹腾起来怕吵着人家,现在进包间却是以防万一怕被人认出来。
但不论怎样,老板娘总是与我们相熟的。
“两份炒年糕!”一坐下来起范就愉快地向跟进来的老板娘点菜,我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不知是该笑他还记得替我点一份还是该哭他完全不顾及自己的食量其实有多少。
“起范啊,两份不够我们吃的啊..”我无奈地对着他眨眨眼。
小孩眯起眼睛:“两份都是我的!”
….金起范你果然是个小恶魔!镜头前的腼腆和天使微笑都是假的!听着老板娘在一边偷笑,我忍不住开始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起范君还是那么有活力啊!”老板娘笑得温柔,眼角的鱼尾纹细细铺展开来,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心底里愉悦着。她一直是这样的,从我们的练习生时期开始对我们这群事儿精(其实不包括我)就视如己出,虽然体现在都是些小地方,诸如菜多给一些,常常阻止我们喝酒之类,也足够让我们感到温暖了。
闻言金起范一反之前对着我的时候一脸嚣张跋扈的样子,转而就看着老板娘笑起来,啊,还是传说中的天使微笑呢!这小孩就是这样,看上去冷冷淡淡,其实内心火热得狠,也难怪,天天躲在宿舍里玩牧场物语的小宅男能冷淡到哪里去呢?OTAKU总是多闷骚的!
…好吧,以上都还在我内心的吐槽范围内…
——如果要因此而说我被金起范“吃定了”,似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对着这个孩子我总是束手无策,好像之前所有的习惯与认知到了他这里就不适用了一样,我想这大概都是因为一种叫做在意的情绪吧。
我拿过老板娘手里的菜单随便翻了翻,与记忆里的没有差多少,于是索性就按着老样子点了:“两份炒年糕,两碗大酱汤,两份石锅拌饭..”说到这里被对面的金起范打断了:“一份!我吃不了那么多!”我无奈:“好好好,一份石锅拌饭,再加两份秋刀鱼,嗯就这些,辛苦了。”我合上菜单对着老板娘双手合十略一欠身,老板娘也对着我欠了欠身,然后问:“不要酒么?”
我突然就有一种形象全无的感觉,我们这群人在老板娘心目中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的嗜酒么?看看金起范眯起来的一双眸子里透出的类似于威胁的意思,我到了嘴边的不要生生给换成了“两听啤酒吧,我们待会儿还要上通告。”
“在这里喝什么啤酒呀?要烧酒,烧酒!”金起范小朋友又开始胡闹了。在人极少的封闭空间里他的本性通常很容易被激发出来,人员繁多的大空间会让他拘谨到甚至忘记说话,这个小孩虽说是个演员,心底里却有着非常强烈的不安全感,所以拍摄的时候一旦碰上棚外的戏NG次数就会大幅度上升,对于这个问题无论是导演们还是他本人都常常觉得头痛。
而解决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新年里除了“长到20岁”以外的另一目标。当然我并没有告诉过他。
老板娘看看起范又看看我,脸上一直挂着宠溺的微笑,她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看我们吵来吵去打打闹闹,这种心情会出现在一个孩子去了国外的单亲妈妈身上其实很好理解。
“两听啤酒。辛苦了。”我再次对着老板娘一欠身——忽略某小孩略微嘟起的嘴,一瞬间竟然油然而生一种身为户主的自觉。
几乎是老板娘一出去服务生就把免费的小菜送了上来,上菜的服务生即是店里唯二的厨师之一,早便与我们非常熟悉。他能做出全韩国最美味的紫菜包饭,却是留在了这家小小的韩食馆里,大约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又过十五分钟左右光景菜就全部上齐了,我面前改良过的石锅拌饭里撒了一层浅绿色的抹茶粉,绿茶的味道随着拌饭里五花肉的味道一起往外窜,完全勾引人味觉,我拿起筷子在硕大的石锅里搅拌起来,有两条桔梗因为我过大的动作而飞散到了对面,追随而去的我的目光一抬起便撞上了金起范呆呆的眼神——对着我的石锅拌饭。
“想吃?”我眯起眼睛。
“嗯。”BLINGBLING星星眼。
我低头往嘴里塞一勺饭:“先把自己的两份炒年糕吃完。”嗯..抹茶粉的味道极淡极淡,一个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但那种介于甜苦之间的微妙味道却总也是不可能被彻底无视的。总之,真好吃!
“不干!嗷!”要吃要吃!
再塞一勺:“听话!吃完再给你吃!”五花肉很新鲜,豆芽菜嚼起来也很爽口,果然还是记忆里的味道呢。
金起范似乎是有点怒了,但抢饭碗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于是就只能在吃炒年糕的间隙瞪着他那双大眼睛谴责我,我专心埋头吃饭,只偶尔抬头瞄一眼,唔..小孩真可爱,我喜欢。
一盆炒年糕下肚,小孩的嘴唇已经被辣红,我看着心惊胆战,生怕再吃下去会肿起来,开玩笑,那样的话要如何上通告?这么想着我连忙把还剩下一半的石锅拌饭推到小孩跟前,顺手换过他手边另一碟炒年糕,说着:“吃吧吃吧。”附赠一枚极其狗腿的讨好微笑。
金起范意思意思地冲着我“哼”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无比满足地在石锅里扒拉青菜和肉丁,我点的石锅拌饭是不辣的,吃到现在已经趋近于温热,金起范之前被炒年糕弄红的嘴唇很快就回复了正常的粉红色,我见了不由悄悄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这孩子总是不安生,让人操心。
……但我却似乎总是乐此不疲。
等我干掉剩下的炒年糕,对面的金起范已经开始吃他那份秋刀鱼了,吃着吃着又哧溜哧溜地喝几口汤,却还是不见饱的样子,我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份鱼,叹一口气,认命地把它推到金起范面前,时间不允许我们再点菜了,要是饿了的话只好待会儿再找快餐店买点东西吃了,我想。
“你够吃?”他看着我开始灌啤酒,显然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地随口问了一句。
我苦笑:“不够。”
“哦。”
“……”
突然他抓过一直被扔在一边的包包,哗啦一下拉开拉链翻翻翻翻出一包吃的东西来,看了一眼立刻又扔回去,一边还自言自语一样嘀咕着:“嗯,饿不着了。”紧接着就心安理得地开始吃第二份秋刀鱼。此时汤碗已经见底,他于是又拿过啤酒罐啪地打开拉环大灌一口。
…我有点无奈地看着眼前暴饮暴食的小孩:“又没吃早饭?”
“嗯。”
….就知道。我忍不住扶住额头。
“要吃早饭的,你一大早就跑到剧组开始工作,身体哪里吃得消?”
“嗯。”
“不要敷衍我呀…”
“那么早起来哪有早饭吃?”金起范看着我眨眨眼睛,又道,“我在美国也常常不吃早饭啊。”
闻言我有点愣,他好像很喜欢把在美国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金起范是那种说话句式很单一的人,除了用“以我的性格…”开头以外他最常说的大概就是“我在美国的时候…”,前者说明了这个孩子潜意识里的过分自我与一点点自闭,后者则是造成前者的原因,在美国的经历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但他却一直挂在嘴边,其实是因为对那段时光印象太深了,他大概自己都不知道,只要每次提起美国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就会变得很委屈,却又故作出一副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的样子逞强着,让闻者的心一点点揪起来。
之后我没有再说话,小孩也乐得专心吃菜喝酒,又过十分钟我们就告别了老板娘拿了车直奔电视台而去。
小孩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知从什么地方抠出来一张碟,塞进内置CD唱盘之后点了播放,一个鬼魅一样的声音就开始唱:“IF I WAS YOUR VAMPIRE…”我们俩都被吓了一跳。
“什么呀?”金起范下意识地按了PAUSE,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有点埋怨地瞥了我一眼。
我想了想:“大概是上次希澈哥扔在这里的。”又想了想,“好像说是希澈哥从珉宇哥那里顺手拿过来的。”
“珉宇哥?”
“是TRAX的ROSE哥…”其实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小孩却在边上哼哼哼地偷笑得很是愉快。
“MARILYN MANSON..”
“嗯?”
“歌手的名字。”
“啊…美人和杀手么?是挺像珉宇哥的喜好。”
小孩挑眉,话里听不出心情:“哎?你和珉宇哥很熟么?”
“还好吧..”遇上一个红灯,我稳稳地停下车,左手放开方向盘摸了摸鼻梁,作出一副很害羞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是以前偷偷喜欢过。”
“哦?”金起范再次挑起他好看的眉毛。
“哦…”
“哼。”头扭过去了。
希澈哥说他是白雪公主,真是!白雪公主可没他那么任性!更可恶的是,明明很任性却还在生人面前摆出一副很冷情的样子,这可让我这个和他非常非常熟悉的人感到无比困扰呢…
呵呵,我不否认自己对此其实感到很骄傲。
虽然是辛巴,但好歹也狮子家族的王子哦,很拉风的,配配白雪公主还是够的吧?
我拉过他随便放在大腿上的手轻轻捏了捏,说:“待会儿录节目的时候不要怕,一直跟着我就好。”
“我怕什么?我干吗要跟着你?”
眼看绿灯就要亮起,我伸手刮了刮他的小鼻梁然后迅速收手把住方向盘,出于安全考虑小孩果然放弃了反击,我于是好心情地说:“怕不怕呢你自己知道,至于为什么要跟着我么…因为我是你体贴的始源哥啊。”
“切。”
“好啦,录综艺节目和拍戏差不多啦,就是要更自然一点,背剧本你还不拿手么?不过呢,前辈们很可能会开你玩笑或者逗逗你,谁让我们起范那么可爱呢..”说到这里我又被小孩狠狠瞪了一眼,“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过如果碰上实在收拾不了的局面,你只管对着镜头微笑就好。那么漂亮的微笑,节目组绝对舍不得剪掉的,哈哈!”
我最后这一声笑终于是把身边人的情绪给缓解了下来,对的,金起范从一开始就很紧张,从我在片场外面看到他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小孩平时拍戏从不着急,今天却赶着完成任务超常发挥,之后吃午饭的时候开始话又渐多,最后胃口大开,都是他紧张不安的表现,当然,他的这个样子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有幸见过。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