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不肥皂不成剧end

2009/04/18 18:44
不肥皂不成剧
Story by miratea

1
对于李特来说,崔始源是恶魔,金起范是救世主,而金起范之所以能成为李特的救世主,是因为他把崔始源的恶魔之爪从李特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当然他不是有心为之的。
可惜这个世界处处充满辩证法,往往越是渴求越是成不了,想要怀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人强奸一次。
金起范就这样被崔始源强奸了….当然是精神上的。
2
话说崔始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腰缠万贯,好吧最后四个字才是重点,总之就是一个非常值得结交的朋友,于是说到这里金起范不爽了,想小爷我又不是女人天天机关算尽钓凯子,之前提到的三点无论哪一个都构不成所谓“值得结交”的理由吧。
可惜这个世界是相对的,你金起范不甩人家,人家甩你行吧?
崔始源是这么和李特形容他第一次见到金起范时候的状况的:
是经过了生命中的无数个拐角
——眼前蓦然地就出现了一道光。
那光芒兀自撕裂开来,无声无息地蔓延到每一个角落,然后顷刻间漫天星斗整世界华彩。
李特闻言扶着腰大吐特吐三分钟有余。也正是因为频繁完成此动作导致他年仅二十五岁就得了腰椎病,并荣获来自崔始源的老人家昵称一枚,对此李特常常在心里默默吐槽:要不是因为你丫的我能得这病么!?
事情其实是这个样子的,李特和崔始源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的爹是董事长和得力助手的关系,如果硬要找个比喻套一下,其实有点像少年鲁迅和闰土= =,至于李特和金起范则是高中校友,一个刚毕业一个入得学,本来应该是没关系的,但上帝显然是为了帮助李特摆脱崔始源的魔爪,于是生搬硬套愣是把李特和金起范之间连了起来,高中把优秀的毕业学长叫回去帮忙学院祭,于是李特就和金起范认识了。
于是崔始源就和金起范认识了。
…好吧崔始源和金起范其实是自己管自己认识的,并没有通过李特。
但关键在于,李特和崔始源金起范都是好朋友,所以关于两人的相遇,李特在金起范这里还听到了一个更客观的版本:
我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被一个大个子撞了一下。
就这么简单。
于是你一定会问那么然后呢?我们李特也是这么问的。
崔始源如是说:然后我就扑上去问他的个人信息啊。
李特扶住脖子开始祈祷金起范不知道物以类聚这个词,继续问:他告诉你了?
金起范如是说:我推开他走了。
其实对于金起范的陈述我们还可以小小地扩一下句——我(十分厌恶地)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特无力:…于是?
崔始源说:啊,我的女神!哦不,男神!…好奇异,还是女神吧!
金起范说:怪人。
3
金起范一个月第三十二次在想起崔始源是在这个月的第二天,如果换做路人甲乙丙丁一定会觉得他深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崔少爷,于是红豆生南国,越来越相思。
但事实上,金起范快要抓狂了。
崔始源腰缠万贯,腰缠万贯的直接结果是什么?就是连鬼都能被他拉过来做苦力,于是金起范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就会看到崔始源或与崔始源有关的人事一枚,对此他从无视到蔑视到藐视到秒杀,恨不能在头顶上绑条布写上见人杀人见神弑神,忍无可忍之下他在掀翻第三十三个人之后揪住他的领子说:那个混蛋人呢!?
说曹操曹操到,“那个混蛋”在金起范发出召唤的下一秒就抚着掌从某一不知名的角落里缓步踱出,脸上带着难以言表的笑容,非常的英俊帅气,非常的…欠K。
金起范踢开倒在自己脚下的某群众演员,走过去提溜起崔始源的领子就把人拽到自己身边坐下,无视于一屋子人开始继续听课。
哦,忘了说了,此刻他们正在二百人的阶梯教室里上大课。
崔始源学的是国际贸易,金起范学的是工商管理,两个人都是商学院的,课程有相通之处,于是接下去的半节课此二人成为了整个教室里听课认真榜状元与榜眼,至于其余人则全部不可遏止地沉浸在方才两人的火星撞地球之中。
两周后李特在崔始源整整两周没有骚扰自己的情况下非常不习惯地找上门来了,结果走在大学的林荫道上就听到过往的小姑娘们兴奋地说着你知道么国贸的王子和工管的王子在一起了!
=口=||||||
在听到第三次这样的对话之后他非常不理智地拉住一个人就问你们说的是崔始源和金起范么?
小姑娘非但没有回答还很脱线地问:嗷嗷嗷!你要和他们搞3P么?
啪!李特把一叠子莫名其妙地同人志摔在崔始源身上:你丫搞什么?!然后非常崩溃地用意志强撑着身体跑过去摸崔始源身边的金起范的额头:你丫又在搞什么!?
分着同人志看的崔始源和金起范于是一起抬头,默契一百分地回答:看同人志。
李特闻言不由得扶住脖子往后倒,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的颈椎肯定也要报销了,结果身后突然迎上来一个暖暖的靠垫,然后就听到低头看同人志的崔始源和金起范一起抬头,又是默契一百分地开口道:艺声哥。然后金起范说:带李特哥去医务室休息下吧。
艺声自来熟地单手揽过李特的小身板搂在怀里,问:宿舍里这么多床干嘛还要去医务室?
崔始源和金起范从同人志中第三次抬起头来默契一百分地回答:吵。
李特宽面条泪。
4
如果你以为金起范同学就这么从了崔始源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他之所以那么安安静静地待在崔始源身边只是因为这样一来崔始源就不会隔三差五地派人来打扰他。所以才说崔始源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抓准了金起范的软肋:怕烦,一击即破。
金起范的小算盘是这么打的:他虽然是和崔始源天天黏在一起,但几乎不说话,也不允许其他动作,除了吃饭以外的约会一概否决,只要这么耗着崔始源总有一天会放弃的。
可惜世事难料,肥皂剧里都是这么演的,你越是不甩人家,人家越是把你当宝,还非常爽地说:你是第一个这么不甩我的人。整一精神性受虐狂。
崔始源倒没有太倒贴,只是搬去了金起范的宿舍,除了上课之外天天和他同进同出,金起范也不排斥他,两个人的兴趣爱好其实很多地方有类似,偶尔发生的学术讨论也常常可以获得皆大欢喜的结果,于是时间长了反而是金起范耐不住性子地问:我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被问到的某人笑得邪恶:你说呢?
金起范回头继续翻他板砖一样的教科书,同时在心里默念:得了便宜还卖乖者死。….当然也只能在心里默念。
第二天金起范起床的时候崔始源已经不在寝室里了,他有点奇怪地看了一眼对面已经整理好的床铺,发现那上面好像放了一张写了字的纸,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发现那张写了字的纸其实是一封信,而且还是给自己的。
当然以他的性格打死他都不会承认这其实是一封情书的。
信上说:亲爱的起范,早上好,昨天夜里又梦到了你漂亮的笑容,一时间像是黑暗的梦境都变得璀璨起来。你是我生命中的光,从第一次见面起我便有了这样的认知,而我会一直追随着你——我的光芒前行。我爱你。
金起范的眉头抽搐不止,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还只是个开始,然后心底里就开始隐隐有些不安。果然,他在厕所里发现了满镜子的爱心,在寝室门口发现了一支玫瑰,在宿舍楼底发现了一捧玫瑰,至于从宿舍到教学楼的路上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朵玫瑰,并且色彩斑斓。
在和一对情侣擦身而过的时候,金起范清楚地听到女孩子向他的男友抱怨:你看人家,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浪漫,你呢你呢?七个礼拜都没到就皮痒了?
=口=老夫老妻!?
金起范没有去自己的教室而是直接冲到了崔始源上课的地方,结果竟然看到某人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正和一个美女相谈甚欢,美女孜孜不倦地往某人怀里拱,至于某人嘛..完全受用= =++++。
教室里在金起范出现后发出一大片来如山倒的吸气声,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教室后排的某二人身上,金起范想也没想就朝崔始源走了过去,他心里原本预备的台词是:既然有了新欢以后就别再缠着我了。结果出口的是一句酸溜溜的:这女人是谁?
金起范懊恼到恨不得撞墙,殊不知虽然他最后说出口的话听着像妒妇,但事实上他的原计划听上去像怨妇。
——总之都是家里男人爬墙捉了奸的女人会说的话。
其实这不能怪金起范,看到这种情况他还能怎么办呢?转身就跑?哇,那岂不是更白烂!?就是说无论怎样他都逃不了“崔始源的老婆“这个名号了。
到这里,某人邪恶的本质彻底浮出水面。
5
之后金起范和崔始源都没有再提那一天的事,两个人的交往模式顺利回到之前的如胶似漆,至于他们老夫老妻的官方身份则升级为“经历过风浪”的老夫老妻。
李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原因是他在好不容易摆脱了崔始源这个魔鬼之后,又遇到了另一个叫艺声的魔鬼。
而这个叫做艺声的魔鬼本是金起范的舍友,这么一来等于是金起范替李特带走了恶魔崔始源,又送还他一个恶魔艺声,扯平。
李特欲哭无泪。金起范再不是他的救世主,同时李特的世界里出现了第三个恶魔。
在和崔始源又如胶似漆了一个礼拜之后,金起范决定再试一次。
他先是给崔始源开了一个list,上面几乎罗列了所有新出的电子产品,全套的苹果电脑MP3手机,NANO霓每个颜色都要,新ixus每个颜色都要,PSP每一款每个颜色都要,还有PS2,PS3,Wii,等等等等,那张单子上的东西都买齐大概五六万打底,结果崔始源居然从屁股口袋里摸出一本支票簿刷刷刷签了十万块交给金起范,还说要是不够再问他要。
金起范死盯着崔始源的眼睛说:我要你给我买来。
——活像是在向情人撒娇。
显然崔始源也是这么觉得的,他非常享受地眨眨眼:好啊明天我们一起去?
金起范咬咬牙收下支票,一字一顿地:不。用。了。
爽快的崔始源第二天又收到一张新的shopping list:3M的隐身服,Macqueen的春夏新款,levis的复古全套,BAPE的crossover限量纪念版,gucci的包包眼镜全套行头,NIKE的air force全套,等等等等,金起范借了同学一本时装杂志把在上面看到的不管事本季新品还是复古风都写上去了,这一回总价飙升到几百万。
金起范想这下你总没辙了吧?你家再有钱也不带这么烧的。
崔始源倒真是有点为难地挠了挠头:国内好像买不全呢,要不代购?嗯…好像我妈有Macqueen和gucci的贵宾卡,我有NIKE的贵宾卡嗯..回去问问看。突然抬起头:还是说你其实是想要我陪你出国玩?
金起范掏出崔始源昨天给他的支票物归原主一张包子脸笑得百媚生:行了崔先生你就当这两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崔始源也不客气,拿过昨天送出去的钱站起来塞回屁股口袋,然后顺势抱住金起范:哎呀,我想吻你怎么办呢?
6
如果路上有穿着奇怪泡泡裙的洛丽塔跑来问你:请问你还记得你的初吻么?你是会选择捂着脸害羞地跑掉,正直地停下来地回想,还是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离开呢?
这一天天气好极,太阳晒得人睁不开眼,立在宽广的商业街上只觉得脚底下有一点微妙的温度在蒸腾,金起范迎面看到一个穿着奇怪泡泡裙的洛丽塔跑来问他:请问你还记得你的初吻么?
一时间只觉得日月颠倒,仿佛世界分崩离析,金起范觉得自己一定是红了脸,虽不知是晒的还是气的,总之就是有些微的恼了,….或者是羞了。
——不过如果看到这里您以为他作了第一个选择(捂着脸害羞地跑掉),那您就太不了解我们金起范先生了。
金起范对着洛丽塔巧笑倩兮:小妹妹,你去问那边的大哥哥哦。水葱一样的手指倏地抬起指向不远处冰激凌车的方向。
虽说知道崔始源基本上不可能因为这种奇异的插曲而尴尬,但还是想这么试一试,其实和崔始源交往(?)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而乐趣就在于不断地尝试崔始源的底线。
哦,说起来,自从崔始源和金起范的关系升级到“经历过风浪的”老夫老妻之后已经有将近两个月了,在此期间金起范乐此不疲地尝试了无数种让崔始源厌烦自己的方法,比如:和不同的女人男人“无意地”在他面前搂搂抱抱——结果:被崔始源当众吻了个七荤八素——结论:占有欲强!比如:明目张胆地往他鞋子里放泥鳅然后义正言辞地推脱给某个不知名路人甲——结果:某路人甲收到活动的新鲜泥鳅一整盒——结论:(对自己人以外的家伙)锱铢必报!又比如:拿出他毕生绝学演技对着崔始源真挚地说亲爱的其实我有AIDS——结果:某隐藏实力派更加真挚地握住金起范的手说痛就要一起痛我们现在就做一点能传染AIDS的事情吧!——结论:崔始源就是一究极体衣冠禽兽啊啊啊!
——就这样过了一个半月光景,金起范同学企图脱离组织的心情终于(不得不)平复了下来。
都说烈男怕缠郎,但其实金起范真的不是怕缠,在过去的二十一年生命中他不是没有被缠过,但问题在于…它不是这么缠的啊!
崔始源那还能算缠么?面对崔始源的时候,金起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处在大气环绕中的气球,导致被压的结局根本就是身不由己!
说了那么多,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问题:当金起范企图使用爬墙来使崔始源对自己失望的时候,他得到的结果全部是被当众吻得七荤八素——也就是说,此君的初吻已经没有了。而金起范这一系列行为的开始是在两个月之前,并且在此计划中爬墙行动当仁不让首当其冲,也就是说,此君的初吻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没有了。
现在我们从另外一个手来看问题,绅士崔为什么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吻良家包子并且显然手法熟练呢?——真相只有一个,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打过啵了。
到这里我们便得出了两个月前索吻事件的结果:成了!大家鼓掌撒花!啪啪啪啪!
回到天气极好的商业街,金起范抬起水葱一样的手指戳向不远处冰激凌车边正在等候冰激凌的高大背影,对身边穿着奇怪泡泡裙的洛丽塔巧笑倩兮:小妹妹,你去问那边的大哥哥哦。
事实上金起范为这段对话打的完整版腹稿是这样的——
洛丽塔:请问你还记得你的初吻么?
金起范:小妹妹,你去问那边的大哥哥哦。
洛丽塔:为什么呀?
金起范:那边的大哥哥是又可怕又变态的接吻狂人,非常有经验哦。
然而我们都知道现实是残酷的,金起范今天遇到的是洛丽塔而不是萝莉,所以小洛丽塔非常准确地抓住了金起范话中的深刻内涵并作出反映:你的初吻为什么要问那边的大哥哥呢?是他抢走了你的初吻么?你们是恋人么?
…好一个华丽丽三连击,完全拜倒。
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传说中的星星眼呢…金起范北风那个吹的OS。
而此时,传说中的接吻狂人手拿两个甜筒走到了金起范身边,挑眉看了看金起范身边正盯着自己的洛丽塔看了眼,然后在因陷入OS而变成面瘫状态的金起范唇上吻了下,说:亲爱的,是你的朋友么?
洛丽塔眨眨自己的星星眼,无比乖巧地:大哥哥好!
崔始源也微微笑,把一个冰激凌放在金起范手上,另一个递给了眼前的小洛丽塔:你好~
洛丽塔伸出小手指着无意识舔冰激凌中的金起范说:大哥哥,这个大哥哥说他很喜欢和你接吻!大哥哥再见!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回过神来的金起范突然就觉得自己被全宇宙抛弃了…
7
虽然说“老夫老妻”当众接吻无可厚非(?),但毕竟我们的社会还有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与闷骚,那么崔家两口子为什么能这么横行霸道而没有被学校领导拉去促膝谈心呢?
崔始源和金起范就读的XX政法大学有着本市最好的商学院,而他们又是最好的商学院中最好的专业的最好的学生。
不要误会这句话绝对不是乱入来的,逗号前的部分是构成他们理论上会被拉去谈心的理由,逗号后的部分则是构成他们事实上没有被拉去谈心的理由。
——所以说这是一个闷骚的世界。
而金起范现在恨透了这种闷骚。
话说他之所以容忍了某人对他的公然调戏,是因为一直在心底里期待着校方会出面以有伤风化为名将他们拆散,他等啊等等啊等,当他和崔始源第三次在学校人流量最大的林荫道上接吻被围观,他终于收到了校长室的召唤。
在前往校长室的路上,金起范觉得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树是绿的太阳是慈祥的小鸟是可爱的,他觉得在过去的二十一年中世界从未如此美好过,美好得他快要厥过去了。
他期盼着回到单身的日子,那样就没有人天天拖自己出去吃饭逛街买东西,没有人不分昼夜乐此不疲地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没有人大清早的就把自己叫醒,没有人自说自话地帮自己去充手机费交通卡甚至银行卡,没有人貌似温柔实则霸道地吻自己,没有人把自己当成小公主一样放在手心里宠了。
……
——这六个点代表的含义是此时金起范突然有点低落下去的心情。
心情一低落连步速都放慢了。
其实…有人每天催自己吃饭,带自己买东西,早上叫醒自己,和自己说话解闷,帮忙充乱七八糟的费…这样的生活..也还凑合。
其实…那个家伙温柔又霸道的吻…很醉人。
其实…被人捧在手心里当公主一样宠着…感觉真的很好。
之前持续UPUPUP的心情此刻开始DOWNDOWNDOWN,他开始埋怨某人的高调与不知收敛,如果老师真的要他们分开,是真的要分开么?
就说我不会和他分开的。不就可以了?金起范被自己脑海中跳出来的念头给吓了一跳。
请注意,以上内容都是金起范同学内心的独白,那么事实是怎样的呢?事实就是,当他抱着大不了殉情的心情走进校长办公室后,校长先生对着他巧笑倩兮:起范同学啊,听说你和始源关系很好啊。
——语意暧昧不明意有所指,而关键是:始源- -?叫那么亲热,你是他谁啊?始源也是你叫的么?
金起范颔首:还可以。
校长先生:呵呵呵呵,还害羞呢,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过问的哦。
金起范挑眉:哦。谢谢校长。
校长先生:那么…能不能请你问问看始源,他父亲有没有可能给我们学校追加一点投资呢?你知道…我们学校要扩建嘛…呵呵呵呵…
——到底是说这个世界太现实好,还是说这个世界太疯狂好呢?
8
校长事件带给金起范心情感官上的冲击以及校长事件整个的被金起范无视掉了。其实他觉得有点尴尬,难道要他去向崔始源告白么?难道要他突然对崔始源态度好起来么?
….好吧,金起范同学并没有发现他对崔始源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挺好的。
那么该怎么办呢…?
…还是顺其自然吧,金起范同学远目。
可惜,如果自然了,就不是肥皂剧了。
同宿(居)的小日子又过了一个月,一天夜里崔始源突然晚归,并且喝得酩酊大醉。金起范一开门只感到迎面而来的酒气,然后就是一个巨大的身躯伴着稀疏的熟悉气味向自己倒来。
脱口而出的是好像了妻子对丈夫的埋怨:怎么出去喝酒了?
崔始源没有说话,艰难地一勾脚把门带上,然后就赖在金起范身上不肯起来了,脸埋在金起范的脖子里,嘴唇轻轻地摩挲他敞开的衬衫领子底下露出的锁骨,带着烟酒味的气息一点点浓重起来,金起范突然觉得手足无措。
为什么喝酒?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么?为什么这么不淡定?为什么…这么慌张与害怕?
金起范说:抱那么用力干什么?后一句我又不会离开却是没有说出口,哪怕知道眼前的家伙正在醉酒中也一样说不出口。
他非常不合时宜地开始庆幸崔始源没有在自己的冷淡下放弃,如果不是他的坚持,以自己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圆满任何一段感情呢?
崔始源终于开口了:起范,我喜欢你…
金起范在心底里长舒一口气,他终于说了。
崔始源又开口:起范,我爱你…
金起范想:赚了。心底里藏不住地偷笑起来。
崔始源最后说:起范,我要走了…
偷笑戛然而止,金起范慌乱地抬起手来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动作,唯一的选择就是环住眼前人的背,他问:去哪里?你要去哪里?声音中还带着僵硬的笑意。
崔始源说:去中国…爸爸要我去中国…作我们家族企业的中国地区负责人…
——也就是说,几乎等于在那里生根了。
然后崔始源就睡着了,气息绵长,留下金起范僵硬地搂着他,半晌,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混蛋。
9
第二天开始金起范就彻底地不理崔始源的,可崔始源对金起范的好却是以几何倍数地增长起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满足一切有理无理需求,让干嘛干嘛,抽自己嘴巴也再所不辞——当然这一点金起范舍不得。
崔始源完全不记得自己喝醉以后全盘托出的事实,他只是愈发感到很委屈,本以为时间足够长久,只要自己够坚定就一定能追到金起范。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金起范,越看越喜欢,只看着他就会很开心,想起他就会笑,愿意无条件为他做一切事情,想要为他挡去一切的风雨…然而,现在看来,时间似乎不够了。
五个月以后崔始源就要踏上去中国的飞机,然后定居在那里,再然后…他不知道还有没有然后了,在现在的他看来,一切没有金起范参与的将来,都不能算是将来,也就没有了然后之说。
于是他和自己作了一个约定:如果三个半月里金起范对自己开口说喜欢,那他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
——可金起范却对他愈发冷淡起来,本来已经完全默认了两个人的恋人关系,却是没来由地急转。
这一次是真的讨厌么?他不知道了。
再没有幼稚而刻意的过激行为,也没有剧烈地抵触与无视,似乎是回到了正常的室友关系,见面会打招呼,自己提起话题他会搭话,但其他就再没有了。
崔始源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凉下来。再没有办法淡定与闲适了,没有时间了啊…
第二个月的时候金起范换了寝室,源范CP离婚的消息还没传热金起范有女朋友了的消息就在学校八卦榜成功登顶。
看着那个包子脸少年对着一个女孩笑得那么温柔,崔始源只感到左胸腔突突地疼:记忆中,金起范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过。
第五个月还剩十四天的时候,认识李特以后就搬出去的艺声搬回了寝室,看到的便是萎靡不振的崔始源。
艺声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崔始源默默喝酒的时候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喝,结果反而是崔始源先问出口:艺声哥,你和特哥怎么了?
艺声说:你呢,你和起范怎么了?
崔始源仰起脖子喝光手里的酒,然后低下头笑得凄凉:能怎么呢?从来没有怎么过不是么。
艺声说:我也是。
然后就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相对无言。
崔始源说:艺声哥我要走了,还有十四天,我就要去中国了,然后就呆在那里了。
艺声说:那起范呢?
崔始源说:起范有女朋友了,和她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他从来都不需要我。
艺声说:你有多久没关心过他了?
崔始源奇怪。
艺声说:我听特特说起范重感冒,高烧不退,现在在家休息呢。
10
站在金起范的床前看着金起范因高烧而红得病态的小脸,崔始源心痛得一发不可收拾,他偷偷把卧室门反锁,然后走过去跪在金起范的床边,双手握住金起范的手包在自己的大掌里,然后放到嘴边一下一下地亲吻,那么珍惜而小心翼翼的样子。
之前对着金起范那么胆大妄为是因为笃定着他对自己的喜爱,然而如今却是退却了,因为害怕过分的行为会招来讨厌,那岂不是太过悲惨。
于是即使金起范睡着,崔始源的唇也只敢隔空摩挲金起范的手指,无声地念着:起范啊,起范啊…起范..起范…起范…我好想你啊…
烧已经开始退下去的金起范醒来便看到把自己折腾到高烧的家伙正跪在自己床边,捧着自己的手像是祷告一样虔诚地默念着什么,手指还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
突然有点委屈,很想哭。
两个月前他对自己说:这五个月里只要崔始源再对自己说一次爱,那自己就和他在一起,无论是一起留在韩国还是一起去中国或者更远的地方。
….可是,他一次都没有,反而是越退越远,哪怕是和女朋友在路上被他撞见,他也没有再冲上来吻住自己嚣张地对全世界宣告所有权,而是站在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然后转身离开。
是这样轻易地就放弃了么?
好委屈…好难过…然后就去喝酒,去汉江边上吹冷风…然后就重感冒…发烧…发着烧却还是一直听到他好听的声音在叫着自己:起范起范起范…
以为这次还是在做梦,挣扎着醒来,却发现梦中的人竟是真的来了。
目光对上的时候,两个人的心里是同一个念头——我好想你。
金起范开口,声音沙哑:你来干什么?然后就想抽开手,却是被人用力地握住,于是就又想哭了。
崔始源的吻终于实实在在地落在了金起范的手指上,他说:起范我就要走了,还有十三天我就要走了,…所以请你忍受我的亲吻,请让我说出来:我爱你….因为我就要走了,你不会再看到我了…讨厌也不会再看到我了…
金起范说:…喜欢..也不会再看到你了…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
崔始源愣住:你说什么?
金起范却是恶狠狠地抽出手对着崔始源的脸就是一个巴掌抽过去,嘴里骂着:混蛋!你这个混蛋!可终究是不舍得下重手,说是巴掌,还不如说是抚摸。
崔始源本来高昂的心情瞬间又低落下去,却还是固执地盯着金起范看,他万分不舍地看着金起范的眼睛,明明像是几辈子都看不够似的,半晌却还是慢慢起身,一边后退一边自嘲一样说:我是混蛋…对不起,以后你就不会再看到这个混蛋了…
随着崔始源一点点退后的步伐,金起范觉得自己这个一直被包裹在大气里的气球就要爆炸了,他掀开被子就朝崔始源扑过去,嘴里还是恶狠狠地叫着:混蛋混蛋混蛋!!终于是落入了混蛋的怀抱,并被混蛋紧紧地锁在怀里。
混蛋说:金起范我爱你…
金起范说:我不要爱你…我才不要!…说走就走,说走就走!你这个大混蛋!你是不是打算一声不吭地就跑去中国!?就这样把我扔掉甩掉然后自己跑去中国!?
混蛋愣住,混蛋更用力地抱住终于哭出来的金起范: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然后把和自己的约定和盘托出。
金起范的手臂也紧紧地箍住崔始源的背,生怕他又离开似的,脸埋在他怀里,问着:那你还走么?
崔始源说:太晚了…
气氛又悲伤起来。
过了两分钟光景,他们同时开口——
崔始源说:我带你走。
金起范说:我跟你去。
11
崔始源去中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金起范去中国也并不困难,他其实有一个表哥在那里,至于他那个表哥嘛…貌似也是追随爱人而去的,当然某表哥的官方说法是:我是去画中国的大好河山的。
现在我们开始整理一下人物关系——
上文提到无数次的金起范的表哥就是金希澈了。
那么不得不说的是其实金希澈和李特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是那种差一点就越界的好。
另外李特的爱人金钟云其实是金希澈的弟弟,四次元家族的幺子,至于四次元家族排行第二的嘛,是一个叫做金在中的人。
至于表哥金希澈的爱人是一个叫韩庚的中国人,这个中国人就是崔始源家族企业的中国合资方。
嗯,这样就串起来了。——复杂的人物关系也是肥皂剧的一大必需品嘛。
到这里,肥皂剧告一段落,崔始源和金起范接下去的夫妻生活就不属于纠结的肥皂剧范畴了。
这样我就不说王子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做结束语了。
End 09.4.18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到这里来沙发个
茶乃动作真是快。。。
昨天在blg看到了。。。

肥皂
以至于狗血。。。
这样的事还真挺多的
我一同学今天的msn签名就改成了“生活中很多事情就像电视剧”



Re: No title

亲爱的,生活和电视剧不一样,这是我最近唯一的心情,并且是我在写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故事之后恍然大悟的产物。
写肥皂剧是因为被别人的肥皂剧雷到,是我对生活的望向,roro说的对,生活是肥皂剧,小虐是必要的。
然后肥皂剧不是生活,所以我终究过得低潮而单调...



No title

我只能说我喜出望外地发现这里终于正常了



No title

抹泪~~终于能进来大大这里了~^口^



Re: No title

> 我只能说我喜出望外地发现这里终于正常了
囧,同喜出望外



Re: No title

> 抹泪~~终于能进来大大这里了~^口^
同抹泪,你来的比我还早TAT



=-=

真好看><
冒着迟到的风险把它看完了Orz
总之 很有爱啊啊啊~~~虽然很狗血但是真的很有爱~



Re: =-=

> 真好看><
> 冒着迟到的风险把它看完了Orz
> 总之 很有爱啊啊啊~~~虽然很狗血但是真的很有爱~

狗血文是我一直想写的。
其实我脑子里常常会充满莫名其妙的东西想要表达,但是要么就是写不出来要么就是写出来么人看或者得不到共鸣,结果狗血文也还是不够狗血啊貌似,摸下巴..
谢谢喜欢看文愉快XD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