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情敌end

2009/04/11 02:45
情敌
Story by miratea


1
我叫靡剪,第一次遇见石愿是两年前的8月21日,地点在城郊一处僻静的小教堂。那个教堂实在太小了,躲在树林里,若不是因为走错了路,我决计是不会去到那里的——我就是在那个地方见到了他。
彼时他跪在耶稣之前垂首祷告,巨大的彩色玻璃窗把日光的颜色切割得乱七八糟,他回头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惊讶,可旋即就笑开来对着我说你好,他生得那么好看,好看到我只是见了便忍不住脸红起来,于是只好窘迫地说着你好打扰了,他却仍是笑得温柔漂亮,说没有打扰。
一语成谶。
直到很久以后的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从最开始的开始到甚至不能称之为结束的最后,我一点都不曾打扰到他。
他对我说他叫石愿,但可惜我知道他是谁,他是super junior的崔始源,那个曾经红遍大韩民国,甚至在韩国娱乐机器的操控下雄纠纠气昂昂地红过了鸭绿江的组合的一员。
2
我虽然是遂了他的意叫他石愿,但心底里却一直期待着他哪一天会对我说我叫崔始源,这似乎只是一句简单的自我介绍,却成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办法完成的心愿。
而我甚至没有办法将这个心愿说出来,他不想说,我就要装作不知道,我想这是知书达理的表现,而他应该会喜欢知书达理的人。
再说崔始源。
他是我所见过的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微笑。然而每次我这么对他说起的时候,他都会伸手摸摸鼻梁,然后面目温柔地说着不是,不是我,世界上最好看的微笑,不是我。
我无法理解他这样反复强调与重申的原因,我想他有故事,然而他不曾告知于我,甚至了他的名字。
3
我们认识一年整的时候他带我去了“他一直去的酒吧”,酒吧的名字叫songs of the jungle,森林之歌,似乎是有着百转千回的内涵,但我知道那只是以SJ的开头延伸出去的产物。
这应该是他的朋友开的酒吧。
果然,酒吧老板是金钟云,驻唱是金丽旭和曺圭贤,DANCER是李赫宰和李东海,都是些让人熟悉到无法再熟悉的名字和面孔,却又这样陌生,对于突然与我的生活发生了关联的他们,我不曾轻佻地以为他们这样便是进入了我的生活,然而对于崔始源,我却自始至终都无法做到这样的觉悟。
我想我是如此地喜欢他,只有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心甘情愿地变傻,心甘情愿地自欺。
始源每次去都会坐在灯光扫不到的角落里。沙发柔软,鸡尾酒的名字是他们曾经的歌,然而对于来到这里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说都是久远的回忆了,便也没有人提起,大概只有我会在每次喝到sorry sorry的时候回想起他们彼时魅惑的眼神吧。
第一次见到金起范是在光顾酒吧的第三周,他应是难得到来的,然而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歌唱,也并不跳舞,只是坐在李赫宰身边安安静静地念着RAP,声音低沉得像是从脚底心攀沿而上,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然而我身边的人却是难得地安静——好吧,他其实从不在我面前聒噪,只是彼时我觉到他身上的气场都彻底地安宁了下来,像是一个孩子得到了理想的奖赏,或是见到了挚爱的亲人。
——但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臆测或感觉罢了,因为那个角落实在太暗,我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4
他在家族企业上班,我是自由职业者,半年前我们住到一起,原因是一次谈话时我无意中向他提起我在寻找新的出租屋,他便顺理成章地邀我同住。
我在家的时候偶尔会打扫,却极少碰他的东西,事实上他是这个年代极少数有条理的男人之一,做任何事都有条不紊,于是我便也无需插手,然而很多时候我会觉得这是他曲折迂回的拒绝,这种认知让我不可遏止地失落。
他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微笑,可惜那微笑却也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面具,我无法让他卸掉,我不知道谁曾卸掉过他。
始源的单身公寓大得离谱,一个客厅就抵普通人家整套单元房的面积,而其中书房又占去了公寓里的极大部分。他的书房四面墙几乎放满书架,就只有面窗的一侧放了一张硕大的办公桌,那上面除了电脑就只有一个笔筒和一本永远不写字的本子,我曾试图在那上面记录从网路上查询到的信息,却被他厉声制止了。
那是记忆中他口气最生硬的一次。
书橱里的书种类繁多,几乎涵盖了所有。始源会把相框放在书橱里,这样透过玻璃门便可以清晰地看到,相片大概有几十张,还有一个型号很古老的PSP,据说是离开的朋友留给他的散伙礼物。
那天下午他打电话来让我替他找一张名片,说是被当做书签夹在了某一本书里,闻言的瞬间我就做好了翻遍书房的准备,我甚至兴奋地想着找到名片之后要怎样向着他邀功甚至撒娇,然而下一秒他却清晰地报出了那张被遗忘了的名片夹在哪一个书橱第几层的第几本书里。
我来不及平复心情,耸起一边肩膀把移动电话夹在耳旁,照着他的指示打开书橱,移开靠在书上的PSP,抽出书,粗粗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他需要的目标物品,照着上面的内容报出一串电话之后,他满意地挂机。
5
我们认识两周年的纪念日,又一年的8月21日。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是在交往,他一直不说,我便不问。
是刻意作出来的通情达理与冰雪聪明,却也有我本身性格的成分在里面。我从来都不是太激进的性格,甚至常被说成淡漠,却总是极容易在他面前觉到窘迫与忐忑,我想我是太喜欢他了,喜欢到失了淡定与安宁,喜欢到心甘情愿地卑微。
早上起来以后我问他今天有没有安排,他说抱歉什么时候都可以就是今天不行,我突然就生气了,那是我唯一一次与他生气,我问他为什么?他但笑不语。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去森林之歌喝酒,本来是想买醉的,结果去了才发现那里停业,唯一一闪落地窗的窗帘没有拉实,我于是便得窥到里面庆祝的盛况,还有零星的生日快乐歌。
我就这样在门口站了十分钟光景,然后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两个高挑欣长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钻进了停在路边的白色敞篷跑车里扬长而去。我只能确定其中一个是崔始源。
我从来没有坐过他那辆白色的跑车,一次都没有。我曾向他提起很想试试看坐敞篷车,那时他没有接话。
抬头撇见一颗流星飞过,我低下头本是想许愿的,突然就想起了初见时始源垂首祷告的模样。
有一点想哭。
6
唯一一次见到金希澈是8月22日,确切说那天除了金希澈我还见到了韩庚,早上七点三十分的时候他们两个架着烂醉如泥的崔始源回来,于是就见到了前去开门的我。
我说我叫靡剪,却是不知道该怎样介绍自己的身份,我尴尬地朝他们笑笑,他们也没有再问。我不知道这是他们的体贴还是他们的不屑。
把崔始源在卧室里安顿好又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我邀他们坐坐,本是客套话,金希澈却是不客气地说了好,然后就拉着韩庚在客厅的皮沙发上坐下顺手开了电视开始看。我只好进到厨房去为客人们准备茶水。
在等待开水烧开的时候,韩庚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他问我靡小姐你了解始源么?我一挑眉,说还好。
他于是叹了一口气就出去了。
我与他们并不认识,而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此刻又正在卧室里睡得天昏地暗,当我吧泡好的茶端出去的时候就听到金希澈大刺刺地说要走,我于是吧放了茶的托盘在茶几上放好,在裤子两侧擦了擦手,准备送客。
韩庚被金希澈先打发下去拿车了,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果不其然。
不要继续耗在辛巴身上了,不会有结果的。这是希大人的忠告!
我看着他笑得感激,我说我不为结果,是因为喜欢才这样做的,哪怕只是看着他待在他身边也会很开心,所以不管是不是必输的赌局都愿意放上全部的筹码。
金希澈闻言竟然叹了一口气,随便地挥了挥手从外面替我关上了大门。
7
黑色的PSP背面用黑色的马克笔写了S和K两个字母,书房那本本子的扉页写着始源哥生日快乐起范上,诸如此类,其实我知道的事情真的很多。
但是我不说。
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必输的赌局,如果我不知道他叫崔始源,如果他只是我的石愿,那也许我的境地就不会如现在这般悲惨。
我的卑微已经变成了全然的模样,我已经找不到原来那个骄傲的自己了。我与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住在同一屋檐下,然而心却相隔了一整个宇宙。
生日的时候始源邀我去吃烛光晚餐,他坐在我的对面笑得温柔,小提琴的音质华丽而醇厚,是我所喜欢的。
菜也是我所喜欢的。
餐厅也是我所喜欢的。
然而他对我喜欢的了解却让我感到了牵强与刻意,我说你不必这样的。
他说不,我没有在逼自己。他为我倒酒,然后说不要听希澈哥的话,结果,不是旁人能看到的东西。
8
回去后书橱里的PSP不见了,写字台上的记事本不见了,很多东西都不见了,8月21日成了我们的纪念日,他送了我漂亮的戒指,我们开始交往。
然而不安全感是从最初就开始的,我没有办法完全地放下,我一边享受着他为我营造的幸福,一边悲伤着,我觉得我偷走了别人的幸福。
我们搬到一间卧室,却没有发生其他关系,深夜醒来我甚至常常听到他压低了声音在讲电话——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在讲电话,但事实证明不是,他是在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同一通电话留言,都是一个低沉的声音,说着始源哥,始源哥,始源哥….
我知道PSP在书桌左手边第三个抽屉里,记事本在他的公文包里,我知道他的皮夹里放着谁的照片,知道他梦呓时会报出的名字,我知道那么多,但是我不能说,故作冰雪聪明如此疲累,不停地碎碎念并不困难,忍住不说才是最痛苦的。
终于我平静地向他摊牌,我说我们分开吧,我无法装作不知道,更可笑的是我甚至没有立场去知道,也没有理由去说出来,我很痛苦。
他抱住我,亲吻我的额头,他说对不起,他说留下来。
他说他会学着爱人。
我的心一点点变凉,他不是不会爱人,我的爱与他的爱一样多,又或许他爱得比我多,只可惜我们投入的不是同一段感情,而在这一段纠葛中,我甚至不能算是第三者,因为我从未介入,不曾打扰。
9
我不再去森林之歌,我日日对着他微笑,照顾他,并努力生活,日子平静如水,直到有一天医院打来电话说他住进了医院,我到的时候有一个人已经守在他的病床边了,他握着他的手,他们相视而笑,在那样的笑容里我似乎是看到了释怀。
我大概是见到了他所说的世界上最好看的笑。
但是我只想哭。
我整理好东西离开公寓,找到一家汽车旅馆入住。离开的整整七天,手机里没有一条短信,没有一个未接电话,我却突然开始担心他,想念他。
从一开始就知道金起范的存在,然而爱把我变得卑微,想着不管怎样只要能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好,只可惜现在这个愿望也破灭了。
石愿,一块石头的愿望,是什么?能永远地守着自己的爱人,沉默地守护着。
那么,也让我变成一块石头吧。
10
始源又一次醉倒的时候把一切都说了出来,这是我期待了很久的东西,我一直希望他能坦白,然而这乌龙的状况却让我啼笑皆非。
他不停地说着起范起范起范…
一如那通电话留言。
是的,这便是一切了。之于他,也之于我们。
那天晚上我叫来了金起范,然后自己躲回了汽车旅馆,我不知道后半夜发生了什么事,然而第二天的时候却是收到了始源的短信,只有三个字,结婚吧。
我想我大概是弄巧成拙了。
然而就在我懊恼的当口,他又将那条短信原封不动地重新发了一遍,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地回复我愿意。
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伤心绝望至死,我想再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了,只要能嫁他一次。
11
蜜月他找了一个借口让我先去,然而他搭乘的那班飞机却出了事,我是在马尔代夫漂亮的风景套房里看到的新闻,左胸腔突突地疼。
再回国的时候墓地已经置办好了,我站在他的墓碑前,在心底里默默地把碑上的崔始源三个字当成他正式的自我介绍,看着石碑上变成黑白却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我很想很想哭,却找不到眼泪。
我回公寓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psp和那本本子没有了,存了电话留言的手机没有了,钱夹里的照片没有了,像是留下了一切,却也是带走了一切。
我想我大概知道些什么了。
我突然痛恨自己的聪明,我知道那么多,却什么都不能说。我不会说的。他不要我说,我便不说,他不说,我便不说。
12
我最后还是偷偷去了那个树林里的教堂,在很遥远的地方就看到两个背影跪在上帝面前垂首祷告。
硕大的彩色玻璃窗把日光晕染成了奇怪的颜色,而我却躲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偷偷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在记录本上留言,看着他们牵着手离开。
后来我去看了那本留言本,署名是石愿和起范。
13
是必输的游戏,从一开始就是。我本有机会让石愿变成只属于我的石愿,然而最终,崔始源属于金起范,石愿仍然属于金起范。
IT IS WRITTEN。
End 09041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我又来报道了

两个人谁也放不下谁
时间留下的东西很深刻啊



Re: No title

呵呵 欢迎一直来。
我个囧人 想写现实的无奈的悲文虐这两只来着
结果乌龙地把客串的自己给炮灰了。。

我果然见不得他们不幸福



No title

我相当喜欢你笔下的崔始源,相当相当……
看了多少源范文,还是觉得你的人物性格最接近理想的状态,一种说不出来的共鸣……
其实你这文有点虐到我的是你自己的形象,躲在阴影里成全他们的幸福,自己不觉得有点凄凉么?
不过你的文里他们的状态却永远是幸福的,看着看着就觉得很幸福了,嗯,很幸福……
于是,靡剪小姐,你也要给自己找个幸福……TT

我果然还是喜欢童话般的结局……



Re: No title

> 我相当喜欢你笔下的崔始源,相当相当……
> 看了多少源范文,还是觉得你的人物性格最接近理想的状态,一种说不出来的共鸣……
> 其实你这文有点虐到我的是你自己的形象,躲在阴影里成全他们的幸福,自己不觉得有点凄凉么?
> 不过你的文里他们的状态却永远是幸福的,看着看着就觉得很幸福了,嗯,很幸福……
> 于是,靡剪小姐,你也要给自己找个幸福……TT
>
> 我果然还是喜欢童话般的结局……

哈哈~是我心水的留言,所以要认真地回复XD

五指你说你喜欢我笔下的崔始源,这一点我以为是无可厚非的,热爱源范,是因为这两个人的组合满足了我所有的需求,说需求似乎有些奇怪,但确实是这样的。
漂亮而坚韧的少年,优雅淡定,游刃有余,笑起来的时候风生水起,像是全世界都因为他们而明亮而昏暗一样。如果他们在一起,那么爱情就会显现出它最完满的模样了。
所以说与其说是我在写源范,不如说是我在描摹我心中理想的爱情。
而源范,便是我心中最理想的男子的样子。

我倾注了所有的爱在他们身上,他们的爱情身上,因为那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积极的认可,所以我舍不得让他们不幸福,如果他们的故事出现了遗憾与裂缝,那就是我的世界出现了坍塌。
其实是一种趋近于信仰的东西。
是因为心中有爱,才会写出这样的故事,是因为故事里有爱,所以会让同样心中有爱的你们喜欢。
是我们共同相信着的。

这样一来,女猪的悲剧便不足以构成了悲情。
有人说情感写得深刻,好像真的经历了一样。其实确实是如此,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在经历这样的心情么?
我以为我对他们的热爱并不仅仅是FAN和IDOL的关系,更多时候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对王子的恋慕之情,然而这份恋慕之情注定没有结果,于是我给了靡剪一个机会去接近,去与他生活在一起,去完满崔始源和金起范的幸福。
这一份所谓的悲情是我想要都得不到的啊。摊手。

我有多喜欢他啊....看着就会很开心,发呆的时候也会笑出来,是真的心情啊。明知道肯定是必输的赌局但还是倾注了所有不是么?
我们对SJ的喜欢能获得什么回报呢?没有的,怎么可能有?只是完成一次青春的狂想罢了...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存在王子的。

然而,我再不会遇到像他们这样的人了。
所以,无论怎样,伤心绝望至死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嫁他一次。也是真实的心情...

并不虐,真的。
我想那种喜欢是超越了一般恋爱的,所以才会以他的幸福为幸福,完全地配合着他,小心地珍惜着在一起的时光,倒数着日子,而这种柏拉图式的喜欢不正是所有的elf都在经历着的么?

最后,谢谢你们的喜欢,看文愉快。



No title

我想大概我想说的就是因为这种爱的感觉吧,你的文章有爱在里面,抽的也好,温存的也好,文字之间有你的爱,有他们的爱,你的文字是对我有魔力的,笑,让我觉得一切的温柔美好童话般是那样的理所当然的,
所以继续爱下去吧,就像你说的,再不会遇到像他们这样的人了,这种爱却是可以让人回味很久的。因为爱他们,爱上你的文字中的他们,我想,我也会爱很久的^^



靡安茶。
好想和你做朋友呢。
命名是这么普通。
但是内容很好。
什么时候能写到你这样的境界丫。
呵呵。




Re: 没有输入标题

> 靡安茶。
> 好想和你做朋友呢。
> 命名是这么普通。
> 但是内容很好。
> 什么时候能写到你这样的境界丫。
> 呵呵。

滞留了很多留言没有回复,看到了你的话才进的后台。
看到有人说想认识你想和你做朋友什么的其实更多的是受宠若惊的,我一点都不好,所以能让人觉得这个家伙值得一交我很高兴~
啊,不知道在说什么呢囧

最后谢谢喜欢。情敌也是我很爱的一篇文,写这篇文只是为了说明我不是不会虐,虐文是很好处理的东西,真正虐到心里去的东西我也写得出来,只是如今知道幸福难得,所以舍不得让自己笔下的家伙们不幸福,啊...不过这篇不算虐文呢,但让很多人感到难过我很惊讶。
嘛,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哈



怎么说呢。大概是气场相同吧。总觉得你的文章都是写进心坎里面的。虐不虐无所谓。也并不是所谓虐文才可以让人铭记。
至少优点是主题新颖而且内容感人。我很喜欢意犹未尽的文章。很多文章话都说的很白。结局都很明显。意思不是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是他们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虽然情况的确就只有这么两种。)
好吧我也乱说话了。
总之真的很想交这个朋友。
就这样吧。(耸肩)。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