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落声河tbc 090329

2009/03/29 23:01
十五分钟的路程却是被两个人生生地跑成了三十分钟,走走停停,心血来潮时见了弯便转。像是执意地要任性一回,另一个也就索性纵容了。
崔始源回到宿舍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方才金起范和他说再见的时候,嘴角有着即使在暗夜里也看得分明的弧度。而这关系上的精进让他感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心情也不可遏止地持续飞扬了起来。
他进到玄关换鞋的时候,大概有七十坪的公寓里大体是暗着的,唯一的光亮来自于厨房,定神一听不难发现窸窸窣窣的声响。在第一时间排除了小偷和李赫宰的可能性,剩下的就只有沈昌珉了。
果然,一进厨房崔始源就看到沈昌珉弓着背蹲在冰箱前,几乎把大半个身子都探进了亮着黄光的冰箱里去,正在扫罗着什么,他于是不由得好心情地调笑:“元彬,在偷吃么?”
元彬闻言轻笑一声,不一会儿就在怀里捧满了战利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长腿一勾带上冰箱门,回身对着崔始源一笑:“呵,金城武今天心情不错啊。”然后朝着怀里十几听啤酒努努嘴,邀请道,“心情好的话要不要一起喝酒?”
“好啊。”
就这样,崔始源在喝了一晚上烧酒之后又和沈昌珉拼起啤酒来,不是因为愁,反而是因为心情太好,好到脑子发热身体发胀,恨不能对着深夜安静而黝黑的天空仰天长笑三声。
所以才说少年的心事藏不住掖不了。
“昌珉你怎么想起来要喝酒?”崔始源在干掉第二听啤酒的时候问,其实不说话也是可以的,只是电视剧实在无聊,和他此时的内心比起来显得如此拖沓而沉闷。
而像是为了契合电视里的肥皂剧走向,沈昌珉竟然低沉了好听的嗓音说道:“我失恋了。”
崔始源闻言转过头去看向身边的少年,垂下去的侧脸有着非常漂亮的线条,电视青白色的灯光勾了一圈稀疏的边缘,隐隐约约地在暗夜里亮着。
“其实是因为冰箱里没有吃的了吧。”啪的一声,崔始源打开第三听啤酒。
“哈哈哈哈。”沈昌珉好像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大笑出声,甚至夸张地拍起木质的地板来,啪啪啪的,听上去就很用力的样子,“是啊是啊,液体面包嘛!金城武你怎么会这么了解元彬?小心传绯闻哦。”
这一次听到笑话的变成了崔始源,他嘴里含着的一口啤酒险些喷出来,无语地看着身边的人,一拳过去擂在他消瘦的肩膀上,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无力地吐出一句:“真是的…”
——其实崔始源真的不太会斗嘴,多说话会很累,但是只要微笑的话就没有什么状况是不能被解决或者说不能被糊弄过去的,他一直这么相信着。
女孩子在一起叽叽喳喳可以说很多话,一顿饭吃两三个钟头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浪费口水上,男孩子却不然,喝酒就是喝酒,吃饭就是吃饭,打球就是打球,他们的生活总是更直率且纯粹,做事目的明确,哪怕不太明确也不会拖沓犹豫,这便为他们富于出很多回旋的余地。
啤酒被说成液体面包不是开玩笑的,喝多了会感到饱,于是在两人各自消灭到第四听的时候速度明显地放慢了下来,在沈昌珉伸手够第六听崔始源还在喝第五听的时候,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李赫宰回来了。
而几乎就在李赫宰消瘦的身影出现在客厅的同时,崔始源手里喝完了的啤酒罐哐当一声落在木质地板上,人则一头倒入了身边沈昌珉的怀里。至于另外两个人,一个喝酒喝得木然,一个完全状况外,总之就是都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沈昌珉才叫一声:“不对!”扔掉手里的啤酒罐子抱起崔始源的上半身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对李赫宰叫:“赫宰哥,始源身体好烫。”
大概是少有的高体温吓退了沈昌珉的醉意,他和冲过来的李赫宰迅速把人抬进房间在床上放好,然后一个找药一个弄冰毛巾,十一点半的宿舍楼本是万籁俱寂,却在顷刻间忙乱起来。
喂药冰敷擦身换衣服,全部安顿好之后,沈昌珉和李赫宰站在崔始源的床头对看一眼,长舒了一口气。
李赫宰这才开口道:“他没告诉你我们刚才去喝酒了?”
沈昌珉眨眨一双大眼睛,稚嫩的脸上说不清是惊讶还是狡黠:“他没说啊。”
“好吧。”李赫宰也懒得再追究,耸耸肩说一句早点洗洗睡吧就回自己房间了,只是被留下的那个却没有要挪地方的意思。
虽然说崔始源没有说自己刚才喝完酒回来,但身上的酒气还是很明显的,沈昌珉知道他喝了酒,也知道混着度数喝酒容易醉对身体也不好,却还是拉着崔始源一起继续喝,虽说经过了当事人的同意,此刻看到他发了烧躺在床上心里还是免不了有点小愧疚。
而事实上除了小愧疚,他本来还是有一点点嫉妒的,嫉妒崔始源才来了两天就有了可以在晚上一起出去喝酒的好朋友。
不仅在S.M.,所有娱乐公司的练习生之间都存在明枪暗箭的竞争,而在这种长时间且结果全然未知的拉锯中少年的心事往往被放在了最次。偶尔换练习室,不停换宿舍,又远离的父母,情感上的需求很多时候是不得不被放在一边的,但即使如此,很深的心底里还是会存在细小的希冀,希望能有一个极要好的人,一个哪怕身边再人走人留沧海变了桑田也还是不会疏远了的朋友。
沈昌珉在房间另一边自己的单人床上和衣躺下,告诉自己不要再多想,然后闭了眼开始努力入睡。
崔始源酒品好,喝多了又发烧却也没怎么闹腾,再加之身体素质好,多睡睡也就好了,当然前提是多睡睡。
于是第二天早上当他忍受着剧烈头痛转醒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窗外阳光尚好,有稀疏的鸟叫,床头柜的电子钟显示现在时间上午十点,闹铃被调到了静音,下面还压了一张纸条,是沈昌珉的字迹,写着:始源哥好好休息,公司那边我和赫宰哥帮你请假。
崔始源不无感激地笑笑,然后把纸条放回到床头柜上用闹钟压好,伸手揉揉暗暗发涨的太阳穴,低吟一声重新躺倒回床上,闭了眼像是隐约间就想起了昨夜两个室友为他操劳的样子,同时奇异于自己竟然都有映像。
等他们回来了要好好谢他们,要不还是去喝酒吧?他在心里暗暗地这么想着,一边还在思考,宿醉的钝痛就一阵阵袭来,很快便卷着他又入了梦。




2005年9月12日上午十一点钟光景,崔始源在SJ小宿舍的某一张床上转醒,意识甫一回归就感到太阳穴突突地在跳,睁眼成了费力的动作,明明举目所及只有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却感到仿佛所有的色彩都在眼前翻滚来去,安静的上午时分,耳边山呼海啸般席卷着少女们的尖叫,听不清名字的尖叫,不知是为了谁。
然后才慢慢地想起一些片段,舞台,灯光,音乐,黑压压的人群,色彩混杂的荧光棒,尖叫,歌迷….那大约是他们曾经希望了很久的一切。
——昨天,确切是昨夜,05年9月11日,super junior的第一次showcase。
分明是确实地经历过,此刻想起却还是好像梦回一般。哪怕只是不属于自己的舞台,也仍在心底里不可遏制地激昂着。
“嗯..”身边突然传来熟悉的低沉声音,崔始源想要转身,一抬手就碰上了边上人温软的身体,单人床终究是太小,他于是不敢再有过大的动作,只好努力转动头部,就看到了那张好看的包子脸。
他原来是在金起范的床上过的夜。可…明明记忆停止的时候,他应该是在小宿舍客厅的沙发上的啊。
宿醉的钝痛让他无法继续思考,只好闭上了双眼,却竟然依稀地就又有一些零散的记忆陆陆续续地回来,比如夜里无比难受地蜷缩身体,腰背传来的不适,意识不清的时候被人不耐地搬运至某处,然后突然变得容易入睡的柔软触感,还有少年的体香,和暗夜里低迷的呼吸声。
忍不住就微笑了起来。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意外

亲爱
这是我看了这么多博客最最最有感觉的一个博客了
文太多
来不及看
不过
我会漫漫分享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