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LETS START FROM HERE end

2009/03/27 21:55
LET’S START FROM HERE
story by miratea

1
崔始源抱着一捧香水百合站在金起范的病房门口,深呼吸无数次,开门的手抬起又放下,却终是没有进去。
透过病房门的舷窗可以看到病床的床尾,有清淡的阳光浅浅地铺洒在屋子里,素色的房间晕着一点极淡的金,像是定格住的时光绽放出一朵卡萨布兰卡。
突然他看到床尾的被子像是动了一下,于是低呼一声起范下意识一般开门进屋,把花随手放在一边的柜子上便扑到了病床边。
“起范。”见人没事便绽开一枚人神共愤的微笑,颊边两个酒窝温柔地凹陷。
金起范其实醒了有一会儿,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来关心他这可怜的病号,思想斗争半天还是决定就这么渴着吧,然后崔始源就进来了,明显是强压下过于热情的本性而划出了一道明确的界线,欲盖弥彰的样子让金起范想笑。
只是以金起范的性格来说,他从来都不是怎么想就怎么做的人。
“呃…”结果隐隐的憋笑牵扯到了伤口,他忍不住一声呻吟,“我渴…”
金起范虚弱地眨着一双好看的眸子,包子脸上的线条轻巧地舒展开来,嘴角还含着一枚若有似无的笑,崔始源见了脸上不禁一阵红,忙转身到床头的柜子上找热水瓶给金起范倒水喝,想到刚才那张可怜兮兮的包子脸,崔始源一个走神撒出来的水就泼到了扶着杯子的手上,他忍不住叫出声:“嘶…”
开水约是值早班的小护士新换上的,烫得要死。
“怎么了?”
“没事。”崔始源端了水杯过来坐在病床边上,“我给你吹一吹,烫。”
然后崔始源就双手交换着捏杯子,撅着嘴不停往杯子里呼呼地吹气,大约是三四分钟以后水温热下来,崔始源于是伸手把杯子递过去给金起范,金起范大伤初愈,仍是有些虚弱的,拿着杯子的手抖得厉害,崔始源无奈只好坐到床沿上,一手搂住金起范,一手拿过杯子,小心翼翼地喂他。
身体上安全而温暖的接触,体温流转间,气旋清浅流动。
金起范喝了两口就不喝了,崔始源于是把杯子拿开放到床头柜上,正想坐回床边的凳子上去,金起范却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身子轻轻颤抖着,过了许久开始有极细微的呜咽声溢出来。
崔始源忍不住揪起眉头,浑身僵硬着任由金起范抓住他外套的前襟,扬起的手悬空着犹豫了一下,才几不可闻地落在了金起范的背上,一下一下地抚着。
起范,我已经长成和庚哥一样可以让人依靠的大树了。
他想说,张了张嘴,却终是没有说出口。
2
崔始源出医院的时候顺道回了趟他家老屋。他世代贵族,从小住着的老屋追溯回几百年前是皇上他老人家的行宫,住腻了以后赐给他祖宗的,几年前被政府收了去作文化遗产圈起来了,崔始源要去的地方是他家老屋的后花园,很小的时候他在那里挖了一个洞,把不敢说出来的心愿都埋在里面,只是没想到这个幼稚的习惯竟然跟了他那么久。
大约也是惯性使然。
那个洞藏在一片高高矮矮的树林里,一般人决计是找不到的,崔始源走过去靠着一颗小树坐下,悄悄地把自己藏在四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中,闭上眼睛发了一会儿呆,结果黑暗中满世界都是金起范眯眼咧嘴笑成三片月亮的包子脸,他长叹一口气,从包里翻出圆珠笔和便签,刷刷刷写了几个字,折好了小心翼翼地塞到洞里。
虽说明知不可能有人找到,他还是把洞遮了个天衣无缝,才安心地起身离开。
他写,愿起范早日康复。
3
几天前,难得的十三人通告结束,大家在广电大厦的后门排着队上大巴,突然的就有一个帽子墨镜全副武装的女孩子从不知哪个角落里杀出来冲金希澈而去。
落在队尾的金起范最先看到女孩手里的刀子,一霎那他竟是先想到了韩庚,下一秒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怀着不能让希澈哥受伤的心情猛地向金希澈扑了过去,接着就听到了人声,轰鸣的人声,掩盖了刀口划破皮肉声音的人声。他知道自己的身上破了一个口子,隐约能感到温热的血浸湿了赞助商华丽的礼服。
金起范倒在金希澈的怀里,闭上眼前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一向温柔的崔始源红了眼睛像一头兽似的冲上去一拳打晕了那个anti饭。
耳边却是韩庚压低了却仍然清晰的声音,对,就算全世界都没听到,就算金希澈都没听到,就算韩庚自己都没听到,金起范也听到了,韩庚说:“希澈你没事吧?”
4
金起范已经在医院里住了三个礼拜了,医嘱却说至少还要静养一个月,伤在左腰,略有点深,又因为是腰这么柔软的地方于是愈发严重。
于是崔始源每天通告结束后就先到医院报道,给金起范打完饭之后在床边坐一会儿,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吃饭,吃完帮他把饭盒拿去洗,然后再回来坐在病床边上看着金起范打PSP。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面对金起范的崔始源整个人都变了一样。以前的时候,他总喜欢抱抱这个哥哥BOBO那个弟弟,却每每在金起范这里踌躇不前,如今踌躇不见了,却生出一点坚定来。
好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金起范一样的少言,他也不多话,每次等金起范开始PSP他就再坐个十分钟然后退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发呆,说发呆也不尽然,他的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手里还握着胸口挂着的十字架——原来是在祷告。
小护士进出病房的时候他就对着人家女孩子笑笑,笑得春冰融雪百花盛开,生生把人家的疑问都给堵了回去,连带着看到美男时一颗涌动羞涩的芳心。
夜很深的时候,崔始源看到金起范睡着了就悄悄地进屋去守在他床边上,累极了也不敢趴在床沿,就怕弄醒金起范,只是斜靠在椅子上,然后清晨的时候趁金起范还没醒又跑回去赶通告了。
整整三个星期,崔始源日日如此。
金起范认床又素来浅眠,崔始源天天这般来来去去他怎会不察觉?他心若明镜,只是忍住什么都不说罢了。
断了一种相思,是无法轻易地转眼就续上另一个人的。而已死的感情,像是一定要经历过一个慎重的悼念仪式,才算聊表尊重一样。
金起范这样想,崔始源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不给金起范压力,所以他几乎不说什么,所以他会为了金起范眼不见心不烦日日在病房门口蹲守,所以他会在深夜的时候仍是不放心离去,却又在翌日清晨悄悄地走开。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会让我的爱变成你的负担。
崔始源这样想,金起范亦不是不知。
5
金起范看着崔始源日渐消瘦的俊脸和一双眸子下隐约的黑眼圈,终是忍不住了。
他临出院前三天,崔始源仍是如金起范重病之初一般悉心照料,然多日以来,他晚上不能好好休息白天却仍是一个通告不拉,身体总也不是铁打的,毕竟熬不住。
这天清晨他朦朦胧胧地自梦中醒来,起身欲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一转头,便看到金起范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边上看着他。
“早上好。”金起范笑眯眯,抢在崔始源之前开了口。
“起范…”崔始源皱皱眉头,有一点惊慌,伸手撑起身子坐起来,“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话一出口曲曲折折却全部都是担心。
他要下床,却被金起范伸手挡回了床上。
“每天一点钟睡四点钟醒,你以为自己是神仙么?”金起范撇撇嘴,“好好睡,六点钟的时候我叫你。”
“那你呢?”
“我就这么坐着将就一下咯。”
“别!坐着睡难受!”崔始源急了。
“是么?可是据我所知..有的人就这样…睡了快两个月哎..”金起范看着崔始源眨眼睛,一双从来好看的眸子亮得厉害,清晨稀疏的光芒碎碎的像是统统落在了他的眼里。
崔始源不禁看得有点痴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是又闭上。
他仰身躺下拉了被子把脸盖住,睡觉。
金起范就坐在那儿,看着他轻轻地笑。
6
今天金起范出院,公司给SJ全员放大假,金希澈便做主把人都召集到小宿舍,让韩庚掌勺给金起范好好补补,也让剩下的几只饱饱口福。
席间崔始源不停地给坐在他对面的金起范夹菜,同时对身边一群八卦公的嗤笑视若无物,半响他突然对金起范说:“起范,周末你没通告,去我家吃饭好不好?”
金起范往嘴里夹了一筷子肉,挑挑眉毛:“怎么?”
“我爸妈环球旅行回来。”
“哦…”金起范垂下眼专心嚼嘴里那块肉,对崔始源的话像是根本没上心,崔始源看看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然后任命地继续往金起范碗里添菜。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啊?”崔始源把一筷子金针菇放在金起范碗里,抬头看着他,先是愣了一下立刻就接上一枚巨大的微笑,说:“我就说组合里要好的成员放假来玩。”
金起范心下不由得一怒,扔了筷子,凉凉地说:“找特哥去吧,我没空,哥也是你组合里要好的成员。”说完就起身对着一大桌子已经呆掉的人说了句慢吃就回房间了,崔始源眼睛突然一亮,嘴角弯起一个狡黠的弧度,上前两步拉住别扭的小孩一把塞进怀里,嘴里还撒娇一样叫着:“起范起范..”
金起范看他一眼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虽然心里很甜却不准备就这么算了,便哼一声,转身就跑。
小房间门一关,客厅里一帮哥哥弟弟们就爆发出阵阵大笑,差不多笑完了开始继续哄抢一桌子好菜,鼎沸的人声中能听到金英云的抱怨和大家对崔始源无情的揶揄。
下午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到FULL HOUSE时期去过的那家武馆,换了道服第一场对决崔始源和金起范就被无情看戏的群众推到了场地中央,结果金起范手下一点没留情,把完全舍不得对他下手的崔始源摔得一身青。
“崔始源你不是空手道高手么?”因为刚才自家小队莫名奇妙被占了口头便宜而记恨到现在的金英云完全挑衅,结果被身边的朴正洙抽了一巴掌拽边上了。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崔始源却是歪着嘴角笑得一脸坦然,站起来理理衣服又摆好架势,引得金起范几乎要以为自己住院时一直来看自己的那个温驯无害的家伙其实是外星人假扮的了,这么一想他突然就生出了委屈,好你个崔始源,我刚一示好你真实嘴脸就露出来了!看招!!
最后还是金希澈满嘴辛巴辛巴叫得亲热无比把人托走才解得围,留下金起范站在场地中央挑根小眉毛暗暗地咬牙切齿。
晚上大家都到小宿舍玩,金起范扫一圈独独不见崔始源,就听到耳边金希澈不知有意无意的一句:“庚啊你干嘛让辛巴在我们宿舍涂药酒?那个味道我超讨厌!”闻言他心里一紧,胡掐个理由就跑回大宿舍,推开门看到崔始源坐椅子上拗了个无比别扭的姿势在往身上抹药酒,见金起范回来了,愣了一下旋即微笑着打个招呼就开始继续努力。
金起范也没搭理他,冷着一张脸坐沙发上看电视,可没多久就忍不住了,跑过去抢了崔始源手上的药酒让他跨坐在椅子上,自己拉了把椅子坐在他背后帮他上药。
看着崔始源一身斑驳的青紫,金起范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还有些心疼。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起范,你和我回家么?”崔始源问,口气里听不出波澜。
“你说呢?”金起范把药酒涂在一块硕大的乌青上,手下略微施力,很温柔地按摩着。
崔始源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儿金起范轻轻拍崔始源的背,说:“好了。”
崔始源刷地一下回过身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金起范,直看得他一张小包子脸面泛潮红,拿着药酒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崔始源就迅速地起身反转,其间还踢翻了坐了一晚上的椅子,金属质地的椅子倒在地板上,发出突兀而沉闷的声响。
宿舍里只亮了厨房一盏灯,弥漫着清冷的青白色灯光。
崔始源赤裸上身站在坐在椅子上的金起范面前,定定地看着金起范的眼睛,半晌,他一点点,一点点,慢慢地倾身,吻住了他,又过了不知多久,金起范才把手轻轻环住崔始源的背,怕碰到他的伤口,终是没有落下。
7
崔始源带金起范回家之前先是去了老屋。
他拉着金起范猫着腰穿越了一大片高高矮矮的树林找到那个心愿洞,走过去靠着一棵树坐下,两只手紧紧扣住轻轻搁在地上。
金起范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把头靠在崔始源的肩上。
崔始源从包里摸出两只圆珠笔和便签,撕下一张把它和圆珠笔一起递给金起范:“许愿么?”
金起范抬头,正好看到崔始源认真写心愿的侧脸,线条明朗清晰,英俊到让人无法侧目,于是他也心满意足地低头开始写自己的心愿。
不一会儿崔始源就写好了,他把便签纸小心翼翼地折好,刚想塞进洞去就被观望许久的金起范抢了过去,崔始源没有争,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金起范极讨厌崔始源这幅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笑脸,便白他一眼才展开黄色的便签纸,就看到上面用蓝色的圆珠笔写了一句话:“希望起范永远幸福。”
金起范突然就觉得眼睛有点涩,喉咙有点堵,他于是问:“你怎么不问问我写了什么?”
“你写了什么?”
金起范忍不住又是一个白眼抛过去:“你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聊。”然后乖巧地把便签递过去。
崔始源笑笑,喉结却不自然地滚动一下泄露了他的紧张和忐忑,展开金起范的便签,他写的是:“希望自己找对了大树,做他一辈子的年轮。”
心下一热,崔始源转头去看金起范,金起范却已经红着脸垂下头,他于是单手捧起金起范的脸无比温柔无比郑重地落下一个吻,然后才把两张便签都叠好,小心翼翼地埋在洞里。
“这办法灵么?”
“我觉得挺灵的。”
“那就好。”金起范侧过身仰倒在崔始源怀里,找了个极舒服的姿势,让斑斑驳驳的阳光映在他脸上,闭上眼假寐。
崔始源看着日光下金起范精致的脸,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他。
8
庆幸终是在最好的时光遇上了对的人。
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树,你是我的年轮。
从这里开始。
End 09.2.7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俺又来咯~~~

这篇看着好温暖啊~~~
希望自己找对了大树,做他一辈子的年轮
这句话真好



Re: No title

> 俺又来咯~~~
>
> 这篇看着好温暖啊~~~
> 希望自己找对了大树,做他一辈子的年轮
> 这句话真好

噗 欢迎你一直来~
这篇文是我以前写别的CP的,因为真的非常喜欢,所以作了巨大的改动弄成了源范~

喜欢就好~看文愉快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