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爱痴end

2009/03/27 21:48
爱痴
story by miratea
醉鸟纪六十三年,崔将军的囧字军灭圣上禁林,终夺天下,定国号大囧。
登基当日,仰天宫内,崔始源黄袍加身,头顶龙冠,立于满朝文武之前,大手一挥,于是黄袍长袖上的滚金长龙似是要腾空而出。
“朕要娶国母!”
大殿里一时间鸦雀无声,百官纠结欲死,国师曺奎贤满头黑线,上前一步,轻声说:“皇上,注意您的表情管理。”
崔始源斜眼看他,眉头微皱,天子怒。
叉腰回头“朕要娶国母!速速准备!!”
这一回,不知哪个极聪明的大臣起了个头高声叫“千秋大囧”,于是百官齐鸣,大殿里声浪滚涌,几欲掀顶。

三日后,圣上迎娶皇后。
从皇城大门到祭天广场一路上被闻言赶来观礼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众人议论纷纷,喜形于色,都说当今圣上是真天子,江山美人皆入怀,国家前景大好,定是一片坦途,又说圣上如此迅速地办纳后大典,那女子定是貌若天仙,也许在圣上在还是将军的时代便一直追随将军,有生死之情,不禁叹圣上不仅擅武,亦是个专一的情种。
崔始源身影出现的时候,百姓自发行跪拜大礼,高呼“吾皇万岁”,一时间山呼海啸,蔚为壮观。他在祭天广场中心的祭天亭里坐定,一辆龙辇终于从皇城里缓缓而出,唢呐一声冲天,加之编钟广袤空灵袅袅婷婷,最后响起震天鼓点,由远及近。
纳后大典正式开始。
龙辇停罢,有宫人掀开垂帘,众人屏息。
好生白净漂亮的妙人!可爱的包子脸,一双眸子里像是缀满了星光,穿华丽红袍,一头青丝束起,露出白皙柔软的脖颈,顶戴凤冠。
只是,为何这女子之英气竟如此逼人,有点像…男人?
有人臆测,说国母当初定是如木兰从军,与圣上于军营中日久生情,于是恍然间又是一段佳话传奇。

崔始源走到美人眼前,伸手,美人将手放入崔始源掌中,握紧。
美人缓缓开口,“让我在上面可好?”
崔始源挑眉,仍是笑,“你说呢?我的皇后。”
美人抿嘴,嗔怒。
崔始源一手牵着美人,另一只手绕过美人的腰,轻轻揽住,略微施力,似揉捏似轻挠,正中最敏感的要害,美人一声娇嗔险些出口,几乎浑身瘫软,一下倒入崔始源怀里,无奈只好任由他的气息尽数喷洒在自己的耳后,脸红心跳。
两人走上祭坛,行祭天大礼,喝酒,泼洒圣水,然后在喧天锣鼓中,在所有臣民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

礼后,美人一言不发疾步回到寝宫,赌气一般撅着嘴,坐下在床沿,一把扯掉头上的顶戴和身上有精致滚金刺绣的袍子,只剩下一身上好的白绸衬衣,于是一头青丝飘落垂于肩头,墨河般流洒,有发梢掠过白皙的脸,生出些性感。
美人的脸上还留有方才所施的淡妆,一双好看的眸子里眼波流转,颈中纤细的喉结上下滚动,只是胸部平坦。
也许那些观礼的百姓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国母虽看上去像男人,但其实..就是个男人。
崔始源尾随美人进了寝宫,见到这般光景,一时间邪火攻心,忙将门在身后关上,开口时声音略低,只剩沉吟,“起范…”

pause
And now my dear, I will give u the power to change their fate.
Let’s make the decision now.
Remember , whatever u choose will lead to one end.
A. Go on
B. stop
Have u already made up ur mind? Now let’s come back to the story…


_________A. GO ON____________

崔始源知道自己体内住着一头兽,只是很多时候,或者说在他生命顺利平坦的前半程,它一直是安宁的,然,在遇到金起范以后,这兽终于一点点睁开了它惺忪的睡眼,此时此刻,它彻底醒来。
初遇的时候金起范还太小,如此纤细如瓷,让人不忍心伤害,于是他始终克制,然而现在,很好,你长大了,而我尚未苍老。
冗长的生命终于等来交集,我心怀感激。
金起范长发披散,领口下滑,露出一点点雪白的肩,脸上没有表情,却是明显带着气的,突见崔始源眼中深沉,这才意识到目前的状况,大窘,面有潮红不自然地涌动,但仍是直直地看到崔始源的眼里去,两人眼神胶着痴缠,撕开粘稠的宿命和时光,一瞬间世和界分崩离析,甚至宇宙都似不曾存在。
一眼万年,我和你,即是全部。
崔始源几步向前,步子渐快,无限逼近,最后一记猛虎扑食,这时竟突然亮起一个奇异的光,瞬间迸发,不停扩散,最后床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两人似乎是坠入了一个诡秘的甬道,两边有模糊的影像,霎那间时光向后,记忆向前,有细长的光拉成一片,碎裂在身后。再醒来的时候,大脑里一片空白——

其实崔始源想过金起范是不是变了,毕竟两人整整三年未见,然最终他仍是放下了这个想法,只因为再见时少年那个日月失色的笑。
对的,就是那枚笑,像是开启了时间的轮转,眼前的一切一下子和心底里的影像重叠在了一起。
像是做了一个梦,转眼,梦就醒了。
听着此刻耳边少年低低的呻吟,却像是又入了梦。
崔始源吻着金起范的锁骨,安静地舔舐着,偶尔吮吸。起范的皮肤实在太过白皙,吹弹可破的样子,让人舍不得伤害,却又该死地引人犯罪。
沿路种下一片草莓,氤氲着很清淡的朱红色,有点淫靡的味道。
在崔始源咬住金起范胸前那枚突起的时候,金起范终于受不了地拱起了身子,嘴里有很细碎的呻吟溢出,断断续续的,有点甜腻过了头,渐次生出叫人无端沉溺的诱惑。
“起范…”崔始源细细地咬着金起范胸前在挑逗下已然硬挺的粉红色蓓蕾,舌尖似有若无地打着旋,触感柔软和润,却带着惊人的热度,让崔始源没来由想起两人曾经一起去吃过的火烧冰淇淋。
几乎是欲罢不能的。
但他仍是依依不舍地向下,轻轻地吻着金起范平坦的小腹,那些精致而好看的肌肉在他的亲吻下瑟缩,所有的力量霎那间土崩瓦解。
两个男人的爱情,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亦不仅仅是交付那么简单。
要违背自己遵循了前半生的伦理道德,推翻所有的游戏规则,与家人亲友为敌,与全世界为敌。
只是尽管这样,我还是要和你在一起,因为,我不想与自己为敌,不要与你为敌。
失去了你,就算拥有整个宇宙,亦是空幻。
不能没有你。
因为我爱你。
吻上金起范下体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很安静的奶香,崔始源顿时感到自己又高昂了一点,神啊,他怎么连这地方都有香味?
于是张口,吞入。
听到金起范惊呼出口,想要制止,出口却变成了呻吟。
“始….啊……哈…始源…..…….”
崔始源轻轻地舔舐金起范的分身,偶尔逗弄顶部的小口,须臾便有粘液喷薄而出,亦是带着淡淡的香甜,于是崔始源尽数吞下,甘之如贻,有如品尝琼浆玉液。
这就是爱人的味道。
“始源…..”
崔始源抬头,见金起范脸红得不行,有点不好意思地起身,便也撑起身子。
金起范一点点爬过来,崔始源见状,有些奇怪,然情景实在过于少儿不宜,于是奇怪的同时,突然觉得下身肿胀得快要爆掉。
坐起来。
金起范看到崔始源粗大高昂的分身不由小脸通红,却仍是坚持爬过来,坐在崔始源身上,两条小细腿缠上崔始源的腰。
赤裸裸的勾引。
崔始源看着金起范,下身顶着他身后的幽口,呼吸急促。
“这样的话,算不算我在上面…?”金起范说罢伸手勾了崔始源的脖子,欺近,胸口紧贴,乳头碰到一起,滑过,擦燃了火柴,低首吻上去,一边吻着,一边对着崔始源的硬挺一点点坐了下去。
天崩地裂。
撑开一点点,便已然痛得不能自已。
亲吻一点点变得咸涩,崔始源的下身却愈发高昂。
他伸手扶了金起范的腰,制止他的胡闹。
“会受伤的…”他皱眉,声音嘶哑。
金起范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着动作。
上面还是下面,并非不曾纠结,偶尔金起范也幻想过要反扑,但却因为承受过那痛,所以愈发没有办法将这想法实现。
不想你受伤,我知道你也不想我受伤。
可是为了你,就是死亡,我也甘之如贻。
因为爱让我无比强大。
我爱你。
“我爱你…”金起范猛地往下,尽根没入。
被剧烈收缩的幽口包裹,金起范的甬道,温暖而柔软,像是回到了母亲的子宫,有一种很静谧的爱。
“起范..!?”尽管震惊于金起范突然的告白,崔始源却仍是知道金起范痛得要死,他于是伸手小心地揉搓金起范的下体,带着安抚的性质,嘴则继续啃咬金起范胸前方才未能尝尽的蓓蕾。
痛并快乐着。
鲜血腥甜,却温暖。带着肃杀,却是如此张扬而热烈的红。
生命亦是如此。
此刻,金起范以为自己要死在崔始源的身上了。
但快感终是阵阵袭来,尽管珊珊来迟。
“我爱你…”他喃喃地,继而开始尝试扭动腰肢,有撕裂的痛,但欲仙欲死。
崔始源惊呼,手上加力,想制止,却被金起范伸手按住。
金起范低头看着崔始源,然后吻他,舌尖从他的嘴里一点点碾过,很小心很小心,吻得缺氧,于是恍惚间地动山摇。
他把崔始源的脸按在胸膛里,有很深沉的温度。
然后开始动。
体内属于崔始源的那一部分直直地抵着甬道尽头,敏感点暴露无遗,快感如山呼海啸将人吞没,疼痛一点点消失,又或许一直是疼的,只是太过幸福,便忘了疼。
生命里总有那么多忧伤,但只需某一刹那的快乐,便可将之前的愁苦尽数掩盖。
崔始源受不了金起范试探性的主动,低吼一声,终于将人压在身下,然后开始剧烈地抽送。
两个男人的爱情。
因为得不到神的祝福,因为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所以每一刻都像是末日,每一个点,都是绝望。
因为,绝望,于是爱得更加浓烈。
去他的世界末日,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地老天荒。

_________A. GO ON____________PAUSE







_________B.STOP____________

崔始源知道自己体内住着一头兽,只是很多时候,或者说在他生命顺利平坦的前半程,它一直是安宁的,然,在遇到金起范以后,这兽终于一点点睁开了它惺忪的睡眼,但他仍是制住了兽。
抵制心魔很难,但因为真切地在爱着,所以任何事都变得简单。
“你先休息,我处理完国事再来看你。”崔始源转身欲走。
金起范虽然没有出声,却是皱起了精致的眉头。
为什么自己就算这样洗净去皮放在他面前他仍是可以若无其事地离开?莫不是不想要自己?这算什么!
“我们说好的,我出席纳后大典,你就让我在上面。”金起范冷冷地开口,赌气一样地提起了这床第间的约定。
崔始源显然身形一顿,回头的时候,金起范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汹涌的欲望。
他不由瑟缩一下,点着了。
气氛僵硬而暧昧。
竟突兀地响起开门声。
“皇上,臣给您送些必要的什物进来。”是国师曺奎贤波澜不惊的声音,必要二字念得格外重且暧昧,隐约的,还有一句小小声的“这样不好吧..”,是崔始源的副官,如今已是兵部尚书的李晟敏。
崔始源看一眼金起范,走近,金起范于是往后缩了缩,哪知崔始源只是拉开被子把金起范裹起来,然后便去开门。
“皇上。”曺奎贤的声音仍是波澜不惊。
曺奎贤昂着头站在门外,身后跟着略微有些瑟缩的李晟敏,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是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状元,却总是一副童叟无欺弱不禁风的样子,欺骗性堪比曺奎贤的道貌岸然失色。
曺奎贤直接跨过门槛走进寝宫,把手上一个漂亮精致的香炉放在离床不远的八仙桌上,焚香,然后退出,行过礼,拉着李晟敏走了。
崔始源就这么看着他目不斜视地完成了所有动作,于是头上青筋直跳。
想了想,他还是对门外几个侍卫吩咐了几句,然后才进屋想拿了顶戴去大殿,结果眼前的光景让他几乎发狂。
被子已经被扯掉了,金起范蜷缩在床上,满头大汗,脸通红,一手探入自己的衣襟里轻轻揉搓,另一只手则赫然停留在自己的下体,他就摆着这么个人神共愤的造型,衣服被扯开,斜在肩上,遮了一点,却像是遇迎还拒。
大脑充血,正要爆发,突觉有一股奇怪的香味骚人心神,这才发现了罪魁祸事,正是方才国师大人带进来的东西,怪不得说是“必要的什物”,竟是西域的迷香!国师,你狠的!
刚才崔始源安排人那会儿,香味已经弥漫了整个房间,至于金起范,已经受不了了。
事实上,崔始源虽说内力深厚,这会儿闻着香,看着金起范,身体亦是迅速地起了反应。
“….我热….”金起范的声音没了调,酥麻,暗哑,有如呻吟一般。
崔始源想自己这下完了,然后几乎是作猛虎扑食状向前的。他一上床,金起范就缠了上来,顺便伸手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推搡中,崔始源的衣服也被退了一半。
金起范身体滚烫,呼吸灼热,痴缠着就上前吻住了崔始源,唇若花瓣,柔软,带着香。
崔始源无奈地开始安抚金起范已经硬挺的分身,纤细,却坚韧,有惊人的温度,偶尔揉捏顶部,顺带安抚小巧的囊袋,到底是未经人事的青涩身体,不一会儿便泻了。
崔始源吁一口气,伸手想擦汗,凑近了却发现手上沾到的粘液带着一股清淡的奶香,这香似乎比国师的道具还好用,直捣黄龙,一瞬间便挑飞了崔始源所有的壁垒。
正纠结,却一下天旋地转,定下来才发现自己是被压在了床上。
金起范脸通红,长发乱了,沿身体线条向下,就这么跨坐在崔始源的腰上,崔始源的分身已然高昂,贴着金起范的臀,立着。
金起范其实尚有知觉,只是不愿动用内力去抵抗这迷香的作用,对于崔始源表露出对自己的意兴阑珊他是怒的,于是急需一个出口,不管是宣泄还是别的,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怨愤。他找到了,尽管这法子实在有点羞。
意乱情迷,事态发展完全脱离掌控,终于意识到自己仍是无法掌控什么,哪怕一个瞬间。
浑身滚烫,第一次的释放过后是第二轮的疯狂,金起范伸手轻轻分开自己收缩着已然完全湿润的后庭,对着崔始源的硬挺便坐了下去。
迷香当真是个好东西,让他能正大光明地抛弃往日即使在崔始源面前也不曾轻易卸下的面具。
而且..似乎并不怎么痛,也许是被麻痹了,于是只剩下掀顶的快感。
金起范开始扭动腰肢,崔始源的分身含在体内,尽数贴和,顶着花心。
生命便是这么个奇妙的东西,有让人绝望的黑暗,也有让人迷醉的光明,痛得越深,幸福便越浓郁。这是造物的厚礼么?
身体不像是自己的,只随着感觉而动,有奇异的感觉,像是要把全部身体从世界剥离,然终是徒劳,只因为自己和你相连,不论走到哪里,我们之间,永远存在一个亘古不变的契合点。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
曾经穿越鲜血和死亡,看到箭射向自己,看到刀刃在眼前闪光,看到一起出征的兄弟最终马革裹尸,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便是——
幸好,你还活着。
你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牵挂。
为了你,就是赴死,我亦是心甘情愿,只是,去到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怕是会不舍。
然而,终会再见。
我笃信。
之前答应过金起范若是愿意出席纳后大典,便让他在上面,现在果真是在上面了,却仍是受伤的那一个,于是崔始源的心里,五味陈杂。
也许,当真是你爱的更多一点罢。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愿让我受伤。
只是,你可知道,我也不愿看到你伤。
爱情是一个环,陷进去,便是一世,牵扯,拉锯,得到或失去,爱与被爱,明媚与忧伤,统统对立存在,平行却永远并存。
是两个人的游戏,亦是赌。只是没有输赢。
不知过了多久,只能感到无法言说的快感一阵阵袭来。终于,崔始源低吼一声,泻在了金起范的体内。
金起范脱力倒下,奄奄一息地趴在崔始源胸前。
崔始源伸手安抚似地抚摸他的头。
“皇上还要去处理国事么…?”
“不去了。”
“还走么?”
“不走了。”
“真的?”
“真的。”
“好..”
香焚尽。寝宫内一室旖旎。

_________B.STOP____________PAUSE



_________ENDLESS___2 IN 1_________

偶尔会想,是不是有前世今生。
如果有前世,那末上辈子一定是没有爱够,于是今生重遇。
如果有来世,那末这辈子我们仍是没有爱够,可否来生再见。

时光催人老,造物最大。然,爱让我无敌。
庆幸遇到你,能对你说我爱你。

=完= 08.11.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