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牛仔很忙tbc 090321 1-4

2009/03/21 21:11
牛仔很忙
Story by miratea

1
平心而论,酒吧绝对不是一个发展感情的最佳场所——光线时昏暗时明亮,气息糜烂而暧昧,人们和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亲吻拥抱。而这身与心绝对的open是因为确切了走出这地方之后的老死不相往来作前提的。
所以说:酒吧绝对不是一个发展感情的好地方。
然而金起范却是在拉斯维加斯一家叫做A.M.的酒吧遇到了崔始源。热情的酒保告诉每一个走进A.M.的客人,A.M.并不是早晨的意思,而是absent-minded的缩写,即心不在焉。如此地契合着赌城纸醉金迷的城市映像。
这是金起范第一次去酒吧,且是在朋友的盛邀之下。事实上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因为过分的混沌与喧闹彻底地背离了他的生活方式,然而这一夜,他却是莫名地就应了邀。
是说,有些相遇的发生是注定了的。
金起范和崔始源是彼此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明明是很远的关系,却因为是大片金发碧眼白肤中唯二黑发墨瞳的亚洲人,于是就生出了无法遏制和抵挡的亲近来。
是同一片土地上曾经孕育的气息让他们彼此吸引。与出生地远隔千山万水,甚至穿越了一整片大洋来相遇,这巧合是会叫人忍不住微笑的。
两个人就这么凑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崔始源话多,金起范却少言,可分明是崔始源一直在激烈音乐的拉扯下声嘶力竭地唱着独角戏,远看之下的景象却是两个好看的亚洲男孩相谈甚欢。大约是因了气场相合的关系。
崔始源说他是牛仔,金起范听了只是不置可否地微笑,崔始源于是就不乐意地撅起嘴,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小孩子吃不到糖的赌气表情,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不妥,而且,即使这样,他颊边的两个酒窝仍是盛满了笑意的。
“带手机了么?”崔始源吼了两遍才让金起范听清,金起范对崔始源的意图心下大约了然,却还是乖乖地摸出了手机递给眼前眉眼带笑的男子。
崔始源看到手机的时候先是一愣,嗫嚅着说了句什么,金起范没有听清,只看到他接过去噼里啪啦一阵猛按,手机被人捏着再回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金起范只看到幽暗中盈盈亮光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和一串号码。Siwon Choi。
原来他叫崔始源。
金起范刚想伸手拿,手机却又被收了回去,崔始源迅速按了下拨出键,才一脸得意地把手机放回金起范还悬在空中向上摊开的手里。
“下次我骑牛给你看!”这句话崔始源吼得超大声,金起范摸摸被震撼到的耳朵,下意识就一掌过去拍在崔始源健硕宽广的胸膛上,谁知那崔始源却是一点不为所动,还伸手拉了金起范滞在他胸口的手晃啊晃的,笑得像个孩子。
“下次我骑牛给你看!”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又是一声炸雷。
“干嘛呀!知道啦!”
看着眼前几乎是在对自己撒娇的英俊男子,金起范忍不住微笑。
2
金起范是卡森市的一个小律师,民事律师。起初他是想做刑事的,但大哥金希澈在知道他的这个念头之后,竟然鬼使神差地从首尔跑来美国偷走了他一切游戏设备,再加上韩庚每日一call用他特有的软糯韩语碎碎地说着“起范啊我和你黑车哥也是为你好啊…”的双重攻势之下,金起范只抵抗了两天就彻底缴械。
就这样,他正式开始了每天与美国民众的琐碎生活打交道的日子。
理论上说地球一家亲,但不同国家的人终究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区别的,比如金起范这个韩国人就永远无法理解美国人一些疯狂而诡异的想法。
只是尽管这样,在庭上他也只能为着一切他所认同或不认同的人事辩解,而这也直接导致一下法庭他就不再愿意多说话的习性。
金起范自己也知道这很奇怪,但习惯的发生毕竟来如山倒。
这日的案子是一个富有的农场主告一个少年偷了他的牛,在完全没有第三方见证的情况之下,法庭判了农场主胜诉,然而农场主提出的胜利赔偿竟然是让无家可归的少年到他的农场打工,还包吃包住。
我们的Lawyer Kim实在懒得揣测大胡子农场主的真实想法,毕竟对于这个小镇法庭每日上演的轻喜剧甚至闹剧他早就有些麻木了。
不过这次的官司还是有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牛?官司打到一半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某个伴随了重金属背景的大吼声:下次我骑牛给你看!
哦,是那个英俊可爱的牛仔么。
那天他的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崔始源。
回拨,两声忙音之后就传来了男子优雅绅士的声音,与记忆中的声嘶力竭有着南辕北辙的距离,金起范于是有了一个瞬间的踌躇,可下一秒电话那头的人就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兴奋起来:“啊啊,起范是你么?”
掐头去尾的一句,还突兀地爆出了自己的名字,尽管金起范明明是在高兴着两人的心有灵犀,突然地却又想逗逗他:“你是?”
“啊?..我是崔始源啊!”
“崔…什么?”
“崔始源啊!”
“崔始源是谁?”
金起范偶尔的无理取闹显然是被识破了,因为电话那头原本焦急的声音明显松散了下来,决定陪伴着进行了这个游戏。
“崔始源就是酒吧里的那个帅哥啊~”
“哦。”
“那你记起来了?”
“没。”
然后金起范就感到有人拍了他的肩膀,回头,竟对上了一双带笑的眸子,问着:“这下记起来了么?”
3
对于崔始源对自己生活的强势入侵,金起范其实是有一点受宠若惊的,只是他并不打算让崔始源知道罢了。
不去纠结了他从朋友的朋友那里碾转获得自己信息的理由,同时掩藏了自己碾转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打听他的真相。
金起范从来都是这样,看似防守型,其实心底异常强势。
“找我干什么?”
“骑牛给你看啊!”
“哦。”
“走啊。”
“我又没答应。”
崔始源一张俊脸瞬间就跨下来了,还像那日在酒吧中一样微微撅起嘴,一脸委屈到死的可爱表情:“为什么不答应啊?”
“因为我很饿啊。”
闻言崔始源大喜,立刻说:“好,我先请你吃饭,然后再带你去骑牛场!”
看着眼前男子变幻莫测的脸,金起范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他甚至施施然上了崔始源黑色二手DUCATI的后座,这在以前来说绝对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崔始源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陌生人。坐在非正式陌生人的机车后座,抱着非正式陌生人的腰,金起范这么告诉自己。
晚餐地点在邻区一家中国餐馆——整个内华达州亚裔人口只占1.3%,而其中又以华裔居多,于是这里的韩国人只要见到黄皮肤的人便权当作同胞处理了。况且金起范又因为韩庚的关系对中国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便十分满意崔始源的这一安排。
席间崔始源点了两份蛋炒饭,金起范一挑眉,一下就想起了韩庚的招牌菜北京炒饭,此时再看向对座的男子,金起范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微妙起来。大约是因了和崔始源之间已经存在的太多惊喜与契合,金起范第一次生出了探寻的冲动:“怎么会选在这里?”
“因为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哥哥,是中国人。”
“中国哥哥?我也认识一个。”正好服务员送来了蛋炒饭,金起范于是就补上一句,“很会烧蛋炒饭。”
崔始源突然就睁大了眼睛:“哇,起范起范,你那个哥哥不会正好叫韩庚吧?”
金起范也愣住了,虽然想过巧合发生的可能性,但眼下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个,就是归入到奇迹里去也不过分吧?
看着包子脸少年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崔始源大约是猜到了答案,他于是笑弯了一双大眼睛,两个酒窝轻轻地凹陷,却怎么也盛不满他的神采飞扬。
“哎呀。”崔始源突然一拍脑袋,“没有酒啊。我本来还想干杯的。”
金起范也笑起来,伸手端了装满炒饭的盘子到崔始源面前:“干盘好了。”
然后那天傍晚去中国餐馆吃饭的客人们,就看到两个好看的韩国少年傻呵呵地相视而笑,端着装满了蛋炒饭的盘子当做酒杯轻轻碰撞,有饭粒跳跃着洒出来,于是两人笑得愈发开怀。
4
离开餐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后座上的金起范明显感到崔始源放慢了车速,他猜想大约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却还是忍不住迎风大喊:“怎么开那么慢?”
“安全第一啊!”
“瞎说。”金起范刚吼完这句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突然就停止了,机车煞在一栋高大却有些破败的建筑之前。
崔始源伸手握了扔环住他腰的金起范的手,回头说:“因为车上载了起范啊。”说罢拉开金起范扣在他腹上的双手,牵着他下车,然后自己再一跨长腿也跟着下了车。
大约是被眼前建筑的气场给摄到了,金起范没有意识到两人垂下来的手还牵着。
“骑牛场!我的秘密基地!”崔始源放开金起范的手向前走几步,然后背对着巨大的建筑物展开双臂无不骄傲地向新来的客人做着介绍。
金起范只是笑,然后上前两步一拳擂在崔始源的胸口,说着:“话真多。”就率先向入口处走去,被甩在后面的崔始源傻笑着摸摸鼻梁,长腿一迈两步就又走到金起范前面,用力推开了骑牛场的大门。
骑牛运动对金起范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世界,装备规则场地等等等等自然是一无所知的,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人的存在,所以才会在崔始源第一次对他说我是牛仔的时候笑得那样不置可否,然而在知道他所言属实之后,金起范是不可遏止地开始了想象的,随着眼前大门吱——呀——地缓慢打开,金起范却只看到了黑暗。
紧接着眼前崔始源宽广的背影就没入了浓重的黑暗中去,他心里一紧,下意识就叫出声:“喂。”
眼前依稀留下的轮廓于是一顿,崔始源一脸抱歉地迅速走回到金起范身边拉了他的手,金起范一皱眉,甩手就要挣脱,崔始源以为他生气了,就露出那种可怜兮兮的讨好表情伸手又去拉金起范的手。
身后大门外涌入的冰凉光线描摹着崔始源好看的脸,光影明灭间像是走出了神话的男子。只是这张英俊的脸庞生动而可爱,连带着冷色的月光都温暖起来。
“你以为我是女人么。”金起范挑眉。
“不是呀..”崔始源有点慌,“这里面黑,我怕你摔着。”还担心你怕黑,担心你一个人会怕。
“所以说,你以为我是女人么。”嘴上明明是这么说着,手却拉紧了崔始源想要松开的掌。
体温流转,金起范不自然地低头,崔始源却是忍不住微笑。他乖巧地不再解释,而是拉着金起范轻车熟路地绕开障碍走到电闸前伸手拉开电闸,啪啪啪几声,硕大的空间一点点亮起来,顷刻间便如同了白昼。
一瞬间眼前骤然明亮,黑暗中凸显出的陌生世界让金起范下意识倒吸一口气,他挣开崔始源的手走到场地中央,六层楼高的环形建筑完全是中空的,有点像古罗马的竞技场,四周是环绕的看台,黑压压一片向外延伸,中央大概是直径五十米的一块圆形空地,地上铺了浅浅一层柔软的细沙,紧贴着看台的是一圈一格格分开的围栏,每一格都是正好容下一头公牛的空间。
金起范仰头,于是就感受到了虔诚者的匍匐姿态了,他像是能觉到时光的倒退前进,周围的空气声光挤压变换,胸腔里有什么喷薄而出。
只是这么站着,就像是能感受到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的一切一样——好像能感受到公牛用四蹄疯狂踩踏大地的震动,好像能听到观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好像见证了牛仔们兴奋的歌唱和遗憾的痛哭。
是一个如此不同的世界,仅仅只是一处被废弃了的赛场也让初来的金起范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魅力,是疯狂着暴力着投入着且义无反顾着的冒险,并从这极其危险的游戏中汲取了无上的快乐的。
转过身,却见到崔始源一脸懊恼地看着自己,半响又无比窘迫地挠了挠头:“哎呀,一心想骑牛给你看,居然忘记这里没有牛了…”
金起范有点失望有点生气地皱起鼻子,走上前又是一拳擂在崔始源的胸口,威胁一样说:“那下次一定要骑给我看!”
崔始源一愣,金起范突然的积极让他感到了不适应,但马上又笑开了。
“好!”他大声答应着。
5
牛仔先生的话言犹在耳,三天时间却是刷刷刷就过去了,其间Lawyer Kim一共接了五个案子,最严重的是四个少年酒后打群架,其中两个的妈妈硬是要上法庭,结果到了开庭的那天两个妈妈面对面貌似争吵实则拉瓜,四个孩子坐在庭下讨论待会儿上哪儿喝酒。
所以说金起范这两天很闲,所以他会有空经常检查手机已防漏掉任何一个未接电话。就在他看了三天之后,手机终于不负众望地接到一个来电,自然是牛仔先生的。
金起范一看,顿时笑得三分窘迫三分埋怨四分欣喜,却是坐在一边生生听着手机把一首MARY HAS A LITTLE LAMP唱得婉转起伏整整三遍,直到屏幕上跳出一个未接电话的小框才施施然离开办公室往事务所自带的BAR走去,在喝完一杯咖啡看完两张报纸之后他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回拨。
那头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牛仔先生的声音一如往常的中气十足:“起范起范?”
“嗯。”
“咖啡味道怎么样?”
金起范一挑眉,不是没有被戳穿的尴尬,更多的是说不上来的惊喜,于是施施然开口道:“纯正的手磨咖啡豆。”
谁料电话那头的人却受伤地大叫起来:“啊啊起范你真的故意不接我电话去喝咖啡啊?”半晌又接了句,“起范你讨厌我么?”
金起范朝天一个白眼,没有说话,乖巧的崔始源于是接着开口了,用讨好的口吻说着:“起范啊,明天有没有空呢?我骑牛给你看啊!”
无疑全然陌生的世界对一个人的吸引力是惊人的,于是金起范虽然对崔始源只提前一天约自己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的吃定而感到一点点不爽,却还是答应了下来,对,是因为陌生世界对一个人的吸引力。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