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玛丽苏的精神世界tbc 090321 1-10

2009/03/21 21:09
玛丽苏的精神世界
story by miratea
1
难得的休假日,金起范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在翻遍寝室发现没有一点存货之后他决定出门采购,结果出小区大门左转沿上街沿走了不到十步就看到明明应该在上通告的崔始源搂着一个漂亮的小姐从马路对面嚣张地走过,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上涌,他不由得伸手抚了抚胸口,再迈步想往前走的时候竟一脚踏空落了下去,一时间天旋地转,待世界再安定下来时他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四下里看了看,OMO…好大一个坑。
然后周围人的议论声延迟了一样传来,金起范这才发现周围都是些女孩子,他心下一惊,一下就把方才崔始源搂着女人对他造成的shock甩了个干净。
可奇怪的是,那些女孩子似乎看不到他,而且没过多久便陆陆续续地一边碎碎念一边沿着看上去很光滑的坑壁爬上去走了。
金起范也试过往上爬,但唯一的结论就是这坑壁不仅看上去很光滑,事实上他真的是很光滑。
那么,那些女孩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正纠结,坑壁上突然打开91一个小门,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孩子从门后面探出头来,扫视的目光在触到金起范的瞬间一下暴出一个=口=的表情来,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伸手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后开始往外爬,等她终于站到地上金起范才看到她手里拿了一只巨大的笔。
她要干什么?
“同学你好毅力,居然还在蹲坑。”女孩子说完就蹲了下来,出于害死稀饭的好奇心,金起范忍不住凑上去看了一眼,发现她竟然握着手里的笔在刨土,有细小的声响随着她的动作在坑里响了起来。
蹲在那里的背影突然抽了一下,金起范见了也跟着一抖,那女孩然后很缓慢地回过头来,用大拇指和食指扶着镜框眯起了并不算大的双眼定定地看了金起范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你长得好像起范哦。”半响又兀自露出一副真相只有一个的表情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那个长得很像起范的仙后对不对!?”
金起范闻言眨了眨眼,话没过脑子就从嘴里吐了出来:“仙后?其实我不是很追神起,我只是和昌珉关系比较好。”
女孩显然是没有听出起范话中的重点,满是欣喜地说:“那你是妖精咯!”
为什么不是仙后就是妖精?这什么四次元逻辑?金起范感觉自己满脸黑线。
“你萌王道么?”
“还好。”
“那来萌源范吧!我超哈源范哦!爱生活爱源范~灭哈哈”
金起范闻言又是一头一脸的黑线,只不过这次的黑线后面藏了一点点可疑的红晕。“你在做什么?”他淡定地岔开话题。
“我在挖坑啊。”这么说的时候女孩已经回过头继续工作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好意思我已经看出来了。金起范忍不住朝天一个卫生球。
“哎?你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很想知道。”
“对了我叫米拉T,你呢?”金起范发现女孩岔开话题的功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金起范。”
女孩闻言小肩膀一耸,又是慢镜头一样回过头来,一脸=口=的表情。
2
“于是…其实你是金起范本尊?”
“是的。”
金起范看到这个有着怪异名字的女孩一脸纠结于是忍不住想其实比较应该感到纠结的是自己才对吧。
只是很显然坑里的两位都是淡定而适应力极强的人,因为不一会儿他们就接受了眼下正在发生的一切并排蹲在地上,米拉拿巨型笔刨土,金起范百无聊赖地在一边看着。
大约是因为终于闲下来的缘故,方才崔始源同学搂着女人招摇过市的情景慢慢被顶了上来,不爽袭来的同时金起范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某君的发型居然是个无比脱线的公主头。
好吧以金起范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个少女头很适合某人的。
呃…金起范望天又想了想,不过…真的是很漂亮哎。
“那么你是在写fanfic?”
“呃…是啊。”
“源范?”
米拉艰难地咽了几口口水,最终还是开口了:“……..是啊。”
“怎么会喜欢这个王道?”强仁哥和特哥,恩赫和东海,还有庚哥和希澈哥,明明哪一对都比自己和那只辛巴粉红。
“因为…呃….”米拉停下刨土的动作,金起范本以为她在努力地组织语言,却不想竟然完全没有前因后果地突然暴起,一脸大爷我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表情对着愣住的金起范吼:“你和崔始源到底什么关系!?给个明白吧!”结果金起范喉结上下动了动正想开口米拉就萎了一样又蹲回去拿起巨型笔开始在地上画圈圈,小模样无比哀怨。
那么自己和崔始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金起范蹲在米拉身边开始思考。
是可以在他身边安心入睡的人,是可以把心情暴露在他眼前的人,是可以把脱下的重要戒指交由他保管的人,是可以和他一起戴情侣项链的人,是可以毫不顾忌微笑着牵着他手的人。
始源哥是天使呢。
金起范这时候想起自己说过的话,没来由红了脸。
“你们两个…总体来说都是闷骚型,嗯…确切来说也不算吧,尽管你肯定是的,始源对别人都很无所顾忌,但在你这里却像是很小心的样子,所以觉得你对他是不一样的,还有很多台下暗地角落里的小动作啊,嗯真的有很多啊,感觉你们有彼此关心依靠,而且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所以尽管很冷门但我们还是相信着..”女孩蹲在那里,把下巴搁在曲起的膝盖上絮絮叨叨地说着,“哎呀,和本人说这些话感觉真的超级无敌囧哎。”
“刚才,我是说掉进来之前,我看到始源搂着一个女孩走过去,和你有关么?”金起范又在岔话题,算是默认了。
米拉眨眨眼,又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那个..好像是上一章的结尾。”
“然后你准备写什么?”金起范耸耸肩,心里没来由松了一口气,于是好心情地继续,“我吃醋?”
“差不多啦。”一会儿又补充道,“其实也没有那么恶俗啦。”
“于是?”
“就是你也去找了一个女孩子来气他啊。”然后是一脸你看真的一点都不恶俗吧的表情。
同学,你这情节要是用恶俗来形容恶俗会哭的。金起范望天。
3
蹲久了有点累,金起范于是索性躺倒在地上,从坑底看天空的时候一点都分辨不出所在,他突然觉得其实井底那只青蛙也是很幸福的,因为空间的限制模糊了真正会杀人的时间。
“我应该怎么出去呢?”
“不知道啊。”
“那你呢?”
“关掉网页就出去了啊。”
“……”金起范伸手戳了下米拉,然后皱起眉头,搞什么明明是有触感的好不好。
米拉显然是对金起范的不信任有些微词,于是一瞬间人就钻进刚才的小门里不见了。金起范想她现在应该是关掉了网页。不一会儿米拉的小脑袋又从那门里探出来,看着金起范的时候一脸得意。
喂喂,拜托这有什么好high的?
“打电话给始源看看吧。”
“想看英雄救美?”
“呃…呵呵..呵呵。”米拉一阵干笑。
金起范动了动嘴却没有出声,只可惜某女不懂读口型这么高深的技艺,否则她一定会哭的。然而强弩之末的金起范还是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无法接通,换号,无法接通,再换,还是无法接通….
在试了无数个电话之后终于有一个接通了,金起范一看,崔始源呼叫中。
他于是抬头瞄了一眼凑过来一起看屏幕的米拉,意思说是你干的?女孩眨眨眼,然后开始玩命摇头。
金起范扶住额头,把接通了的电话放到耳边,无奈地一声叹息。
“始源?…我掉坑里了。”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我想你接的到我的电话或许你也进得了这个坑。”
“就出小区大门左转沿上街沿走十步左右。”
“嗯。挂了。”
抬头迎上米拉探寻的目光,金起范决定无视。米拉于是又蹲回去拿了笔继续刨土。
过了五分钟崔始源就出现在了坑里,金起范看到他的狼奔头之后又松一口气,开口第一句话是:“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跳了这坑就出不去了?”
崔始源眨了眨他硕大的眼睛老实地回答:“没有。”然后就走到金起范的身边扶着他的肩前后看了看确保人完好才明显彻底放松。
“这是哪里?”看着巨大的坑,“这是谁?”指着米拉。
那边被指的人已经彻底呆滞了。…哦买嘎,是本尊哎。
“我…我叫米拉T。”半响才开口,但魂灵显然还在脱壳状态。金起范开始明显地露出不悦的表情。
天有点暗下来了。初冬,城市微凉。
崔始源和米拉打过招呼就拉了拉起范的手,说着:“怎么这么冷?”就把起范一双手包入掌中捂着。起范脸红到冒烟,米拉的眼珠子已经快弹出来了。
突然响起低低的抽泣声,崔始源和金起范看过去发现抱着巨型笔的女孩竟然哭了。
“你怎么了?”绅士崔见女孩落泪不由愈发软声软气地发问,一张英俊的脸庞霎时间变得柔情似水。
估计是看到崔始源本尊太高兴了喜极而泣。金起范这么想着,却听到女孩说:“你们真的是这么要好,是真的感情好,是真的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源范是真的,不是为了couple而couple…我好高兴…”
4
米拉钻进小门已经有五分钟光景了,金起范和崔始源却还凝滞在她刚才突如其来的眼泪中没有回过神来。原来人真的可以为了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别个个体而哭得如此纯粹。明明看似是和自己无关的生活和幸福,却能无条件地牵连起本身的种种感知,还真是很神奇。
两个漂亮的少年相对无言地坐在坑底,金起范的手尚滞在崔始源掌中,体温流转,他们对看一眼,崔始源没来由紧了紧手上的力量。
才真切地感受到,原来他们正在经营和行进着的,真的不仅仅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而已。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呢。”不仅仅是奇怪的女孩,还有奇怪的事件,奇怪的经历,总之就是无比奇怪的一切。
崔始源仰头看天,彼时的天空已经是墨蓝一片,星光穿越了时空抵达他们的视线,此间模糊了的冗长旅途倒像是很契合他们眼下的状况。
“真是个奇怪的世界。”鉴定完毕。
小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探出了两个小脑袋,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对双胞胎——俩姑娘都扎个小辫戴副黑框眼镜。其中一个金起范和崔始源知道是米拉,那另外一个呢?
“这是我老婆小船~”米拉拉着女孩的手大方地介绍,米夫人小船却拉了拉身边老公的衣角凑过去难以置信地确认:“真的是本人?”
“如假包换,不信你可以去摸摸看!”米拉此言一出,崔始源登时伸手搂住受了刺激昏昏欲睡的起范把人往自己怀里用力一带,大眼睛里闪着不善的光。
这一回米拉和小船的眼珠一起弹了出来。
喜欢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就这样以着一个不可理喻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论唤作是谁都会被狠狠shock到的吧?更何况…嗷嗷嗷好多粉红泡泡!
“于是你们是真的couple?”
“……”对于女孩的直白,崔始源突然觉得金起范受了刺激就睡觉的特质实在是上帝给他最好的礼物。
然而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认真地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少年,若不是睡着了,他决计是不会如此温顺地任由自己把他揽在怀里的吧?要说couple啊什么的,要不是自己不管起范多淡漠都始终如一地坚持着,从旁人看来一定只是单方面的好感罢了。
哎,这是个一直被他刻意忽略的事实,如今不得不面对,心下是不可避免的一片失落。
“我也不知道。”崔始源一声叹息。
当大韩民国NO.1美型大少爷正陷入忧郁中不可自拔的当口,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毫不客气地搭上了他的手臂,轻轻摩挲两下之后拿开,小手的主人眨眨镜片后一双星星眼不无兴奋地回头对自家老公说:“真的是真的哎!”
就这样崔始源的满腹忧伤瞬时冻结成一束束黑线悬在脸上,他不由得在心中无声地呐喊着希澈哥你快来啊我找到你的同类了以后你再回火星探亲就有人陪了。
“哎哎你们两个口径不统一哦。”米拉突然说。
崔始源闻言迅速从迎风流泪的状态归位:“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立刻又跟上说,“起范是不是说了什么?”
“起范他…也没说什么。”米拉一边拉过小船好看的手在掌心玩,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着SJ封面模特迅速黯淡下去的一张俊脸,笑得无比狡黠,“想知道么?”话一出口那边少年的情绪倏地又高昂起来。
小船用另一只手拉拉老公衣角,问:“这真的是那个注重表情管理的崔始源么?”末了又补上一句,“简直就是你上礼拜买给我玩的那个翻脸娃娃。”
“亲爱的,这就叫关心则乱。”米拉推推眼镜,一脸老神在在,只是她无比厚道地没有继续玩弄自己的偶像,“始源,你告诉我你对起范的想法,我就告诉你起范对你的,这个交易还算公平吧?”
5
崔始源霎那间便沉浸到自己的崔次元里去了,急着赶回学校报道的小船无奈之下只好先行打道回府。
又过了半分多钟光景,崔少爷才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好吧尽管我知道你有着商人的精明但这么利弊明显的交易你也不用思考那么久吧你到底要我说你聪明好还是迟钝好?米拉OTL。
“其实吧…我其实..有点喜欢起范的。”崔少爷一张俊脸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米拉无意间穿过崔始源看到他身后金起范纤长的睫毛以着一个不寻常的频率疯狂闪动,于是霎那间恶从胆边生:“只是有点?”过了一会儿又语重心长道:“崔童鞋你不诚实哦。”
崔始源于是便像是被戳了软肋,本就并不强大的气焰顿时又消去了大半,说着:“好吧,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他了。”
“你看过叉叉叉奇遇记么?”米拉倾身过去凑近了看向崔始源,同时伸出爪子拍拍少爷宽广的肩膀,满意地看到金起范身后升腾起的阵阵戾气,自然,这一切背对着金起范的崔始源是看不到的,于是他抬起头来,主动缩小了他和米拉之间所剩不多的距离,歪了头无比纯真地问:“那是什么?”
OMG,现在我和我亲爱的票子只有三分之一根手指的距离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米拉忍住冲到墙角抹泪的冲动不自然地坐回安全距离,小心翼翼地又看一眼崔始源背后,果然收到一切活物死光死光杀人专用视线一双,她悄悄安抚一下自己受了惊吓的小心脏继续对崔始源的循循善诱。
“不知道没关系啦,关键是呢,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哦。”
“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眨眼了?”
形象啊OTL。米拉望天。
“于是你的愿望是什么?”
“起范的世界里除了PSP还可以留给我一点点位子…”
=口=本以为票子会说想让起范爱上自己的某人瞬间倒地不起。[某茶插花:阿票票其实我已经满足你的愿望了,你看起范掉进坑的时候都没有带PSP囧]
“始源?”某人无比正直的声音从崔始源身后缓缓飘来,为了营造出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效果他还加了一点点细微的颤音,那低低的小嗓音于是有了些微的沙哑,可爱中不失性感。
果然是SJ的演技派啊啊啊!这么想着的米拉还不忘在心底里腹诽一句,包子君您可真会挑时候=口=
于是可见肥皂剧里每每在关键时刻颤抖着睫毛挣扎醒来的梦中人其实都是隐形的FH嗯。
可是,难道您不希望票子的愿望成真?
米拉于是瞬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就是PSP其实是包子的体外灵,离了PSP包子会死!!OMG!!!电光火石间,一道闪电自她头顶劈下,轰隆隆!!轰隆隆!!这真是个惊天大秘密!!!!
这时,一片阴影突然挡住了闪电的灼眼白光,并迅速地上下晃了晃,紧接着崔始源焦急甚至带点慌张的声音幽幽地从远方飘来,终于把彻底穿越到自己的异次元无法自拔的米拉给带了回来。
他说:“小姐你没事吧?”
想着我当然没事的米拉自然不会知道,就在刚才她Y得很HIGH的时候坑里骤起一片电闪雷鸣,再加上她一脸发现地球明天就要毁灭了这个惊天秘密的可怕表情,自然是生生煞到了源范二人。
6
金起范看着0.001秒之前还漫天小猫小狗的大坑一瞬间回复宁静,巨大的刺激之下终于是又睡了过去。
“你没事吧?”绅士又问一次。
“没事没事。来,我们回归正题。”米拉咳嗽两声清清喉咙,“你知道我最喜欢干什么么?”
闻言崔始源尽管有在努力地进行表情管理,却还是流露出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的带有强烈鄙夷色彩的神情,但无意崔少爷家自小的绅士教育是成效惊人的,因为尽管这样他还是很配合地问道:“是什么?”
“挖坑!!”
崔始源感到自己被打倒了。
自己明明也就二十代出头而已,怎么代沟这么严重?而且,这种无力的感觉似乎有点熟悉,嗯…就像是,对,就像是在和希澈哥说话一样= =。
“你也是火星来的吧?”
“……”
“其实和希澈哥是亲戚吧。”
“……”米拉擦掉额头上密密匝匝的黑线,默默地从口袋里套出一面小镜子看了一眼,像是下一秒黑车女王就会从不知道哪个角落跳出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长成这样还好意思和我攀亲带故!?的样子,不由得抖了抖。
“好吧,挖坑是什么?”看着米拉明显一戳就碎的石化状态,崔始源终于正襟危坐,一改之前脱线的模样,转而笑眯眯地看着米拉。于是米拉禁不住在心底泣血,为什么造物你要弄那么多FH出来谋害苍生呢?我们过日子多不容易啊TAT
“就是写FANFIC。”米拉擦擦不存在的眼泪,仰起头来看着崔始源笑得可爱。
可眼前身材高大的男人却非常不给面子地露出失望的表情,继而还低下头去对着手指哀怨地嘟囔:“就fanfic啊…”
“嗷嗷嗷,老娘我可以赋予你在某个次元的幸福这就足够好了不是么!!你庚哥没告诉你在中国知足常乐才是王道么!!??”
“王道…?知足和长乐?那是两个人么?”
“……”米拉伸手猛挫脸,正色“您就说吧,您要是不要?”
“要。”崔始源于是也变回了原来那个儒雅而周正的模样来。
你看,涉及到幸福的话题终究过于庞杂与巨大,是渺小的我们所不敢企及的,哪怕只是在闲谈之中聊起,也仍会自心底里萌生出惶恐,所以拼命地顾左右而言他,开着无聊的玩笑,却永远无法遮蔽掉心底里最真实的情感。
是了,偶尔会幻想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不管那是真实还是虚假,至少请允许我相信着,在这个庞大宇宙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我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
那便好了。
这样微小的愿望,应是契合了那华夏大地上的王道了吧?
米拉看着崔始源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啊?得不到的哀伤?退而求其次的无奈?还是明知自欺却仍勇往直前的绝望?我是如此地不希望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你英俊的脸上,我希望你的幸福,我希望你的幸福,那便是我的幸福了。
我的愿望也不算过分,是不是?
“要怎么写呢?在这个坑里?”崔始源一歪脑袋,变身好奇宝宝。
米拉嘿嘿一笑,不知从哪里又找来了先前的那支大笔开始蹲在地上刨啊刨啊刨,细细碎碎的声响一下便充斥了硕大的坑洞,米拉于是回过头来问:“你想要自己的fanfic是什么名字?”
“你定吧。”崔始源摸摸脑袋,“本来就全部都是你创作的不是么?”
“好。”米拉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那就叫玛丽苏的精神世界了。”
7
崔始源忍不住想:人都是奇异的动物,比如眼前这个有着奇怪名字的女孩,会突然的哭突然的笑,会说和希澈哥有着相同属性的惊人语言,可工作起来的模样却是虔诚而严肃的。
工作?好吧我是说她刨土的样子看上去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崔始源望天,继而吸引力又被满坑跑的俩孩子给吸引过去了。
您一定又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事实上米拉刨了大约有一刻钟的土了,在这个过程中一只小票子和一只小包子始终在坑里上演着一幕幕可爱的肥皂剧,像是全息投影的样子,真实感很强,却分明又是虚拟的,单看那生生缩了两号的size就知道。
米拉刨了一刻钟,崔始源看戏看了一刻钟,平日里因为通告的关系他其实很少看电视,但此刻看着小女孩有点抽风却层次感明晰的故事他突然又觉得或许下通告之后看看肥皂剧或fanfic作放松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破T你居然又开坑你搞什么飞机啊啊啊啊啊啊!!!???”这时一个震撼力惊人的声音传来,耐挫力显然没有通过国家认证的坑壁上于是开始窸窸窣窣地往下掉碎土,紧接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就以着另萝卜丝汗颜的非人速度俯冲到米拉的面前,爱妻男崔飞速平移到后方金起范的位置将小包子密实地护在怀里,同时也很不巧地移出了某乱入美女的视线。
而此刻的米拉正一边拍着掉了满身满脸的土,一边一脸虔诚地看着深坑上方那一小片天空,嘴里碎碎念着:“塌方吧山体塌陷吧泥石流滚滚而来吧!就这样把我的坑都填了吧…!”完全忽略一脸黑线的美女。
“破T!!!!”美女于是无力地再嚎一声,却看到回神的米拉对着她身后的某个角落眨了眨眼,她于是皱了眉狐疑地回过头,终于看到了一直躲在画面外抱着的两只,那可是她儿子和儿婿!?OMG昨晚上的睡前许愿终于成真了么!!!
崔始源和他怀里的金起范眼看着一只优质美女作猛虎下山状朝自己飞扑而来,都不由得抖了抖,说时迟那时快刚转醒的金起范又正直地会周公去了,闭眼之前还不忘把小脑袋埋崔始源怀里蹭了蹭。
“你你你你…你真的是崔始源!?”
“呃…我是,小姐你好。”看着眼前的少女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眸子,崔始源下意识地圈紧了怀抱。
这时米拉终于蹭了上来,指着身边长发大眼的美女说着:“这是面包头子。”
“……”
“……”
闻言两人一起沉默。
“她是中国源范站华丽丽的admin,佳佳。”米拉在心底里嘿嘿笑两声,终于亲眼见到人探里崔始源那副纯天然呆的表情了,“1122的时候她会去的嗯。”
Admin大人像是终于满意了米拉的介绍,霎时间就笑成了一朵大花的样子,不住地点着头,目光却一直黏在某睡美人的包子脸上。
像是从来都只会在梦里出现的情景,待真的遇到了,却连伸手掐手臂的力气都失去了一样,梦想成真的时候,谁会舍得去打破呢?哪怕只有一半的几率一切烟消云散,也完全是没有那个勇气去尝试的。
Admin突然盘腿在两人面前坐下,什么都没说,只托了腮细细地看着两个少年,能在这样的距离之下放肆地欣赏你们,我何德何能?
“破T,我说过,只要相信就好。你看…”
“是啊,是啊,只要相信着便是存在的,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不是么?”
两个女孩子之间貌似深沉的谈话,崔始源和隐约在睡梦中的金起范却是有着莫名地懂得的,那应是与他们有关的认真心情。
“谢谢。”于是便有了这一声周正的感谢。
8
“于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佳佳回头看米拉。
“穿越了。”
“……”佳佳用手扶头,“我知道= =+。”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比较明显的是他们掉我坑里了。”
佳佳举目四望,果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自圆其说地在发生着,可他们却分明是存在的。
“把他们送回去吧。”佳佳又看一眼崔始源怀里的金起范。
“您真的以为我是大神仙么= =|||||”看着佳佳抽搐的一道柳眉,米拉正色,“我会的。我会努力的。”
“哎,周边还没弄完啊,我要回去啦。”佳佳说着一拍头,“啊,说到周边!”美女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一条蓝白相间的毛巾递给崔始源,“留个纪念吧!不过1122的时候你可能也会看到的。BH的中国面包军团瓦咔咔。”
这时候金起范醒了,一看到毛巾他的包子脸蹭地就红了,待发现自己正窝在崔始源的怀抱里一张小脸更是直接成了个火烧云的炫目样子。
admin佳不由地看痴了。
她忍不住凑过去,却仍是在距离缩到一臂的时候停下,先是嗫嚅一声几不可闻的“儿子啊..”接着又说,“看到上面的字了么?那是我们最真诚的心愿,不管你们是选择在一起幸福,还是分开各自的幸福,总之…请一定要幸福。”
然后佳佳就消失了。
只剩下源范二人还沉浸在美女恳切的目光之中,却只有米拉知道自家BOSS的真实面目,admin走之前在米拉耳边阴阴地留下一句“要能把人拐回来就尽力!知道么!”
= =|||||||好可怕的狼子野心。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对了,1122是什么?”起范突然发声了。
“哈?”米拉愣住。
“对啊,那是什么?你们提了两次的东西,通关密码么?”崔始源也一脸疑惑。
“是你们的亚洲巡回super show啊,上海站的日期,所以我们叫它1122。”
“啊!我听说过,好像还在商议阶段,原来已经定下来了?”崔始源一张俊脸一下笑开了花,转头看看不知何时退到一边的起范,那少年从来淡漠的脸上亦是有着难以掩饰的惊喜。
米拉却奇怪了:“….怎么,你们不知道么?”不是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
“二辑都还在企划啊,怎么会那么快开亚洲巡回呢?我们还以为只是风传呢。”
=口=二辑还在企划….!?米拉低头看看自己腕上的odm,是公元2008年不错,“于是…现在是几几年?”
“2006年。”你白痴啊。米拉分明听到了两人字正腔圆的集体BS。
…果然如果时光不倒退就不是血统纯正地穿越么。OTL
如果现在还是2006年,那他们应该正在拍摄FULL HOUSE咯,13人还是在一起的吧?米拉突然生出了一种造物神奇的感觉来。
她萌上SJ的时候这个超大组合已经被拆得七七八八打包扔到亚洲各地开始活蹦乱跳了,她只能成日看着他们曾经的视频然后无比哀怨地在心底里默默祈祷13人能早日重在一起。
只是那是一种多么无助的心愿,从一开始热爱上这群和自己相隔千山万水的少年并无法自拔开始,她的一颗心便像是不再属于她了,为了别人的生命而感动和激昂,是多么彻底而纯粹的交付,亦是如此的让人感到无力,催人苍老。
可是,眼前的他们,是正在幸福着的对么?
那么是不是该告诉他们自己知道的一切呢?像是无意中掌握了异世界的入口,拥了改变世界的能力和机会,米拉却茫然了。
那么眼前的人,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呢?他们眼中的自己呢?
思前想后,脑海中终于只剩下佳佳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请一定要幸福…
[admin插花:明明是“要能把人拐回来就尽力!知道么!”。茶:那是上不了台面的非官方好不好…]
9
看着眼前女孩一脸纠结欲死的表情,崔始源和金起范不由得有些心慌,是不是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精神错乱的事实有些无法接受?
这时自崔始源到来后便一直处于睡睡醒醒的迷蒙状态下的金起范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那个…米拉,之前,我是说我掉坑里之前,看到了始源,嗯,始源长头发的样子。”
米拉把目光从手表上显示的2008移回来看着金起范,眨眨眼,努力捕捉金起范的意思。
金起范见了女孩疑惑的表情一张包子脸复又涨得通红,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么说着究竟是要达到怎样的目的,语言组织不能,意思表达不能,金起范觉得自己快疯了。
崔始源看着金起范的样子心里也有点急,可他完全帮不上忙,对于金起范刚才提起的自己长发look的话题他又是非常感兴趣的,一时间坑里的情形就成了两个少年相对纠结,从视觉上来说就是一只血糯米包子加RMB一百块一张= =[红色的票子嘛…领会精神]。
对于金起范提出的问题其实米拉大约是明白的,只是不愿意说罢了,难道要告诉他这是崔始源两年以后的造型,并且那个时侯你们已经分开了?
哦不不不,不能说。
“那个发型好帅吧?动心了吧?”米拉眨眨眼,满脸邪恶地凑上去,满意地看到包子变脸的好戏。
像是豁出去了一样,金起范昂了昂头,脸上还有些没有退去的红晕,说着:“是又如何。”
这下反而是米拉呆住了,还有边上一直状况外的一百块同学。
说起来源范好像是三无CP之一吧?是的吧是的吧?怎么会HIGH成这样?这样放肆地说着是又如何的任性小孩,真的是金起范本人么?眼前眉目流转,时时相拥的两个少年,真的是她一直所认识的崔始源和金起范么?
她一直所痴迷着的两人之间的暗流和气场呢?
如此高调着亲密的两人,好像是假的一样呢…
米拉看了看身处的大坑,突然地就冒出这个想法来。她皱了眉,痴痴呆呆地又拿起抱在怀里的巨型笔看了看,继而轻轻刨了刨脚下的土,没来由就想起刚才崔始源的话:本来就全部都是你创作的不是么?
是我创作的么?这个世界,还有眼前的两个人也是我杜撰的么?
希望着你们的幸福,只因为这个念想太过执着和强大,于是才生生插入了你们的世界,甚至在无意中扭曲了事实真相,真的是这样的么?
那该有多么的可怕!
约是感受到了米拉脸上恍惚表情的缘由,金起范忍不住叹一口气,说:“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么,只要相信便好,可是你看你,明明是如此的不坚定,分明时时刻刻都在摇摆着。”
他竟然如此懂得!
米拉定定地看着金起范,她不喜欢这个少年淡定冷然的样子,或许只是害怕着他让人无所遁形的眸子,果然还是被看穿了啊。
“你们自己呢?有没有像你说的一样坚定呢?”
金起范看看崔始源,崔始源也看看金起范。
崔始源说:“其实谈不上坚定,也不用说长久,只是在努力地实现着自己此刻的想法,相信着自己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一直下去,便好了。”
那么你们究竟是不是相爱的呢?米拉想问,却是没有。
太长久的在一起,已经把这份感情稀释成了一个过于寻常的样子了,无法巨细地理清,只因为她过分的庞杂。
谁说他们在爱着,谁说他们没有在爱着。
只要义无反顾地相信你所经历的一切,就会变成了长久。
10
崔始源和金起范窝在坑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米拉则背对他们蹲在坑中央抱着大笔刨土。
“你刚才怎么那么快?”不是在上通告么?金起范说话向来掐头去尾恨不能主谓宾一字搞定定状补直接忽略,但对于他如此近似神交的谈话方式崔始源却颇得要领,此中缘由大约也只能用气场这么个无定形的存在来解释了。
“啊啊,在休息呢,就接到了你的电话,然后突然的就到这里了。”
“哈?”又开始脱线了。
“这么说起来,确实是很奇异的事情,之前大概是太震惊了,都没有意识到呢。”
金起范受不了地扶住头。
“不过在这里的时候,外面的时间应该是没有变化的吧?”崔始源抬头,“没有变过呢。”
金起范于是也抬起头来,坑顶的一小方天空仍旧是最初的浅蓝色,看得到云朵飘过,还有充足的阳光,显然是上午十点钟左右的光景。
“那就后,否则大家会担心的吧。”算是肯定了崔始源的判断。
然后就沉默了。
一边的小始源和小起范打打闹闹好不热闹,一会儿黏黏糊糊地抱在一起,一会儿又一前一后满世界乱跑,不用看也猜得出大致情节。
金起范对米拉编故事的能力早就打好不及格的吊车尾分数了。
“啊!”女孩子却突然跳起来,大笔被扔在一边。崔始源下意识就冲了过去,问着怎么了怎么了。
米拉惊恐地看着身后赶来的崔始源,哆哆嗦嗦地开口道:“好多血,好多血!”
崔始源眨眨眼,一脸状况外的表情:“哪里?”说完又四下里看了看,在确定除了正向自己走来的金起范以外什么都没有之后神色纠结地咽了咽口水。
女孩于是张开两条细细的手臂在空中一阵乱挥:“没有看到么!?好多狗血,好多好多狗血!漫天狗血D干活!”
呃…就如今的状况来看的话,漫天黑线倒是真的。
金起范的目光一直落在崔始源揽在米拉背后的手臂上,好看的眉毛一抽一抽。
“你给我快点写,否则我用PSP敲死你。”有火气= =++++++++++。
米拉闻言小肩膀一抖,终于停止抽风,她转头弱弱地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金起范,又看了看不知何时已经退到金起范身边的崔少爷,终于还是把那句包子君PSP要坏了你舍得么吞回了肚子里,同时在心底里默默地想将来一定得嫁个有钱人。
“不过话说回来,起范君您要我写什么?”
“玛丽苏啊。”话一出口金起范就囧了,无比小媳妇地伸手捂了闯祸的小嘴,一仰头作45°角CJ状望天。
我看我看我看看看,我看不死你我。
“起范君您怎么会知道的?不是在睡觉么?”米拉却不打算放过金起范,无奈的崔金氏于是忍不住朝天一个kingsize的巨无霸白眼,半响才偷偷瞄了身边的崔始源一眼,少爷却转了头只顾着面额蹭蹭蹭往上跳,瞬间就变成无数刀一百块了,待他回过头去看金起范的时候金起范早又回头继续望天大业。
嗷嗷嗷,别扭啊!情趣啊!指源针指范针啊!暗中关心啊!你看我我不看你我看你你不看我啊!米拉在心底嚎叫,一排一座的VIP嗷嗷嗷,人生真美好嗷嗷嗷嗷嗷嗷!!!
“起范君你也很想看么?”初步判断BOXING少年金起范战斗力严重受挫,米拉T却是攒足SP准备放大绝招了。
“……”
“哎哎,你加油啊!”崔始源也是掐头去尾的一句乱入没来由煞了米拉的凝气,功一下就散了,始作俑者却伸手搂了金起范的小身板就往坑边上冲,只留下米拉一个人在坑中央看着他们的背影笑得且DY且YD。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