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不能说的秘密end -WS慎入-

2009/03/10 21:16
不能说的秘密
Story by miratea

1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样算来一刻春宵大概能换得一千光阴,但如若是对热恋中的人来说,只怕就是用三分之二的生命去换一夜春风共度也在所不惜。
崔始源密密匝匝地吻着金起范,一手搂着金起范的腰,另一只大手在金起范白嫩的胸脯上四处点火,惹得身下人嗯嗯啊啊娇喘连连,一时间满室春光。
随着情事进程的深入,崔始源的手终于是顺着金起范略微凹陷出好看线条的脊椎滑至下身,然而修长的手指在探向小菊花的时候却是遇上了什么而停住了。
“嗯…?”崔始源挑眉,手中略一施力轻轻捏了下。
“…怎么了?”金起范不悦地皱起好看的眉头,下意识的就伸手围住崔始源的脖子把人拉向自己,唇贴上去的同时下身也向着崔始源的蹭了蹭,当小小包遇上小小票,便上演了传说中的一幕天雷勾动地火。
崔始源一个挺身没入,拉锯战一触即发。

2
金起范素来浅眠,所以第二天一早崔始源准备抱着金起范去浴室清洗的时候不管他再怎么放轻手脚还是弄醒了怀里的人,不过金起范没有醒彻底,索性就偎入崔始源的怀抱里去舒舒服服地企图补眠。
崔始源之前已经放好热水,到浴室脱了衣服之后就直接抱着金起范坐进了硕大的浴缸,毕竟昨夜刚刚欢好,此时身体在温水刺激下的亲密接触倒也没有再引起什么不良事件,崔始源手上揩了沐浴乳探向金起范的小菊花,于是便又遇到了昨夜的那个东西。
他又捏了捏。
“起范,有件事我昨天晚上就想说了。”
金起范半梦半醒间让崔始源伺候得很是惬意,一边嗯嗯哈哈无意识的就伸手扯起崔始源胸口的乳头,叫崔始源忍不住一声闷哼,若不是迫于精力有限,他真恨不得再大战三百回合。
可惜金起范还做着春秋大梦,也不知今夕何夕,却是听到了崔始源的话,就口齿不清地问道:“什么事?”
崔始源的手指又在原地动了动,说:“亲爱的,你好像长痔疮了。”

3
晚上八点钟光景,崔始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正在直播一期金起范出演的类访谈节目。
看着那张淡漠却生动的包子脸闪闪发光,崔始源的心里却是生出了一个奇异的念头,他于是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金起范,然后一边想着下通告之后看到短信时金起范的表情一边笑的奸诈。
谁料电视里竟然立时传来金起范手机短信的铃声,金起范若无其事,倒是MC抓住时机调笑着说起范君没有关手机么?起范君是谁来的短信呢?
此话一出边上一众无良前辈也都跟着起哄起来。
金起范无奈只好拿出手机,打开短信查看,一张小脸力持镇定却还是让电视前的崔始源看出了破绽,他左边眉毛的眉角在轻轻的颤。
——亲爱的,痔疮会痛么?
其实只是一个玩笑,却是开在了错误的时机。崔始源是以为金起范一定把手机调到静音才会发短信过去的。
看着前辈们探询的目光金起范迅速打开另一条短信,一本正经地念出口:“起范哥你是不是把我的零食藏起来了?”念完金起范不由得又是满头满脸的黑线,可转念一想虽然一样窘迫,却总好过之前那条“爱的问候”,金起范忍不住暗自咬牙。

4
这天夜里的厅长担当崔始源自然是逃不掉了,只是一众哥哥弟弟的车轮“安慰”仍是让他不由得在心底里感叹了一声果然世风日下。
大概是一二点钟光景的时候,差不多整个城市都已经安静下来了,金起范的房门却被人轻轻推开,一个清瘦的身影从房间里闪到沙发前蹲下。
自然是金起范。
崔始源漂亮的脸在月光依稀之下显得愈发英俊,线条太过俊朗好看,于是只略微的光影就营造出了雕刻一样的效果,看多了就失了神。
“….起范?”
睡美人突然发声,也不知是真的转醒还是在梦呓,总之王子是迅速地又闪回了房间,客厅里铺了一层冰凉的月光,万籁俱寂,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5
洗澡的时候金起范自己伸手摸了下身后的小菊花,手指果然触到一团软软的东西,他一抖,下意识就开口叫崔始源,被召唤的人却很不争气的还在上通告,于是过了两分钟都没有得到回复的金起范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不是召唤术失效而是式神今天休息。
晚上他借崔始源蹭进房里求欢的机会别别扭扭地赦了他的厅长事业,崔始源又稍微哄了一下两个人很快就和好如初,一阵云雨之后睡不着就窝在一起靠床上看同一本时尚杂志,封面模特是英俊的崔始源先生。
“你说那个怎么办啊?”金起范突然故作随意地开了口。
崔始源于是也很随意地回了句:“什么?”
“….痔疮啊。”半天又说,“如果不去管他会怎样?”
“不注意的话好像会越长越大。”崔始源低首吻了吻金起范的发旋,因为是刚刚进行了重体力劳动于是就有点汗味,但还是很好闻的,他于是索性就一直埋首在他的发里了。
“越长越大?”
“就是可能会堵住小菊花的意思。”崔始源笑得恶质。
“那只好我插你了。”金起范一挑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
崔始源愣一下,然后扔掉手里的杂志抱着金起范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垂首以唇贴住金起范的唇,望着金起范一双好看到人神共愤的眸子嗫嚅着开口:“那趁小菊花提前退休之前让我再来一次吧。”
又是一夜春宵荡漾。

6
如果可以的话,所有皇帝都不会让篡位这种事情变成现实,作为一个优秀的攻君,崔始源自然也不会让逆味这种事情真实发生。
攻受这种东西一旦从最开始的时候定下,之后再反转对与攻方来说就会显得很没有面子,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下层阶级如果真的要反抗起来不抵制是不行的。
不过这一次阻止金起范翻身的关键无论如何都显得有点不上台面——即为他治好痔疮。
说起来这虽然是个小毛病,但根治的方法却很麻烦——手术,不到逼不得已崔始源自然不会考虑这一点,所以他隐姓埋名寻遍神医找来几管膏药,晚餐一结束就把金起范拉进房间压倒在床顺势扒下他的裤子,结果自然被突然压倒的人一脚踹下床。
他只好爬回床边盘腿坐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看着高高在上的金起范女王:“起范啊,我给你弄了涂痔疮的药,很灵的啊。”
金起范正在穿裤子,闻言一挑眉,明显的不相信。
“我怎么会害你呢?是中药配方的,就算用处不大至少不会有副作用啊,就算有副作用也…”
金起范打断崔始源:“中药?”你该不会是问韩庚哥弄来的吧,你要是承认你把这事散播出去你就完了。
一看金起范的表情崔始源就知道他的在想什么了,于是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怎么能是问韩庚哥的呢?…”之后就开始了洋洋洒洒的痔疮秘方捕获记。
金起范一边听一边无语地揉着太阳穴,半天才无力地对崔始源招招手示意人上床来,然后虽然扭捏但还是自觉地脱了裤子趴在床上。
春光乍泄啊!崔始源看着金起范因为感到被盯而轻微收缩的小菊花咽了咽口水,喉结剧烈滚动,他非常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扑上去的冲动,摸出痔疮膏挖了一坨往金起范的小菊花涂去。
虽然这是一个严肃的治疗过程,但方式毕竟太过色情,金起范敏感的小菊花被熟悉的手指侵犯着终究是没忍住轻声哼了下。
“你以为这是润滑剂么?”对于自己的失态他有点恼羞成怒。
“你以为我们在做爱么?”崔始源尽心尽责地抹好药膏,拍拍金起范挺翘的屁股示意他完毕,然后华丽丽地被踹下床去。
“今晚给我去睡客厅。”
崔始源难以置信地睁大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对着金起范眨了半天,最终在诸多解决模式中选择了示弱,他一边噘着嘴一边凑近金起范通红的脸,用气声说:“乱说话是我不对,原谅我好不好?”
金起范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关了床头一盏台灯拉过崔始源双双倒在了床上。

7
治疗过程如此乐趣无穷。

8
药膏用到第一个礼拜过去的时候金起范有点泄气地问崔始源:“有没有用啊?好像没有用啊。”
崔始源搂紧怀里的金起范,细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过程,嘴唇…锁骨…乳头…腹肌…小小包…蛋蛋…啊,似乎可爱的菊花上确实有一个软软的小东西。
“再用一阵吧?”这么说着,他的呼吸却是有点急促起来,怎么今夜似乎体力特别好的样子。
紧贴的身体让金起范感到了小小票的涌动,他于是伸手戳戳戳崔始源的胸肌:“你是野兽么?”
“是你太美好啦,亲爱的…”
马赛克君请继续工作谢谢。

9
接下去的一个月金起范过得无比纠结,通告多到塌方,脑子里还老惦记着痔疮的事,虽说崔始源非常体贴地减少了至少一半做爱的次数,但他还是感到身体有点虚,具体来说就是经常会无意识地发呆,然后走路的时候左脚拌右脚。
这天新剧拍摄进入最后一部分,全组人都很HIGH地加班拍到夜里九点全面收工,之后导演又请主要演职人员一起去吃了夜宵,于是从金起范正常下班时间就开始等着的崔始源百无聊赖地度过了至少四个小时,可金起范提前结束夜宵出来看到崔始源,非但没有露出非常欣喜的表情还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好在崔始源冲上去把人给抱住,第一反应是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确定没有发烧后看看四下无人索性一个公主抱把金起范安安稳稳地放进车里。
崔始源绕到另一边上车发动,问:“怎么了?”
“累。”
“接下去通告就少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结果过了半天金起范突然弱弱地冒出一句:“痔疮要一直好不了是不是要去开刀啊?”他竟然一直纠结于此。
“没事的,那药一直涂着,再注意饮食什么的,应该没事的。”
金起范突然就回过头去,声音很轻很轻地开口,但在密闭的安静车厢里崔始源还是听到了,他说:“怎么没事,难道真的要我压你么…不痛死你才怪。”
崔始源突然就有点心疼。
也不是之前不心疼,只是积累了很多年的心疼在这一刻像是突然就迸发了出来,他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侧身把副驾驶座上的人揽进怀里紧紧抱住,半响才感到金起范的手也环上了自己的背脊。
他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却听到金起范埋首在他怀里闷闷地开口道:“去医院吧。”

10
其实崔始源真的是很不想让金起范去医院的,尤其是看痔疮。
之前说什么攻受问题大体上是个玩笑,如果真要翻转过来崔始源也不是不肯,他很早就对全世界说他可以为金起范做所有事情。
接下去的日子崔始源每天都尽量快地完成通告,剩下的时间就陪着金起范,不是陪着他玩,更多的是看着他好好吃饭然后坐在床边守着他睡觉。金起范太敬业了,人气高通告多,身体相应地就不好,可是他自己不心疼自然有人替他心疼。
拖着拖着又拖了一个月。
夜里原本抱着金起范睡觉的崔始源突然感到有人在啃自己的脖子,睁开眼果然看到一只小包子哼哼唧唧地在努力。
“怎么了?”欲求不满了?这句话他没敢问。
“啃你。”
“想做么?”
“嗯。”
崔始源一下就醒了,翻身压上,一边脱两人的衣服一边让掠夺性的吻落在金起范的唇上脖子上锁骨上。
算起来也忍了有一个多月了。
按九倍法来算崔始源和金起范科学合理的做爱频率差不多是一点几天一次,所以忍得够呛。
干柴烈火。
崔始源挖了一坨润滑剂探向金起范的小菊花,看着身下人一脸意乱情迷却仍然力持清醒的表情他的心里有剧烈的感情汹涌而出,手指贯穿甬道,然后小小票迅速挺进,抽插之间身体已然彻底契合,没有痛楚只有快乐。
千金难买良宵一夜啊。
之后金起范缩在崔始源怀里,崔始源搂着他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按摩着金起范的背脊,突然地就想起了什么:“起范…”
被伺候得非常舒服的金起范有点睡意朦胧,嗯嗯啊啊地应一声:“什么?”
“痔疮好像没有了。”
睡意全无,金起范伸手探向自己的菊花,果然干干净净,只能摸到细小的褶皱。
“我说过没事的吧?”崔始源吻了吻金起范的发,搂紧他双双入睡。

11
不过出于保全考虑金起范还是偷偷去咨询了下,通过先进的网络。
终端另一头老神在在的医生推一推眼睛说:“可能只是太过疲劳引起的症状,每个人都不同的。”
也就是说不是痔疮。
那么那个秘方药膏呢?
“嗯嗯…啊…”崔始源只是抚着金起范小菊花上的花瓣,后者就忍不住叫了出来,虽然声线隐忍但还是起足了魅惑人心的功用。
崔始源一边用手指抠着金起范的甬道一边激烈地啃咬他的脖子,金起范的手则时轻时重地揉搓着他胸口的乳头,昏暗的卧室里喘息声此起彼伏。
“亲爱的..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好像变得..敏..感了?”崔始源一边重复机械运动一边发问,出口的语句也变得凌乱。
“我..怎么..知道..”金起范原本咬着的下唇因为回答问题而张开,呻吟就这样流泻了出来。
大概就是那个神秘药膏不为人知的副作用了。

end 09.02.15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噗 原来你的也是废材 (笑)
在某人那里看到你的连接的但一直没点 (为什么呢?)

好把好把 来连连接的
猜猜我是谁 (继续笑)



Re: No title

> 噗 原来你的也是废材 (笑)
> 在某人那里看到你的连接的但一直没点 (为什么呢?)
>
> 好把好把 来连连接的
> 猜猜我是谁 (继续笑)

-口- 我第一反应是新 擦汗 估计是又错了 于是亲爱的你是?



Re:靡安茶

阿哈 笑
你继续猜 好玩



No title

我来揭发下
是某M童鞋
猜到了咩?



No title

我坐下来慢慢看你这篇源范文(3P)

MS有H

XDDDDDDD



Re: No title

> 我来揭发下
> 是某M童鞋
> 猜到了咩?

我没有猜到-口- 是麦琪么
擦汗。。 我穿越了 穿到很久以前认识的人了 掩面



No title

TO某人:
你揭发我! 指
再玩下嘛 - -
不好玩了 - -+
你赔我兴致

TO:某茶
你真是迟钝 啧啧
于是我被揭发了才猜到是我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