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H地点大赛后传- 城乡结合部 end

2009/03/10 21:13
-H地点大赛后传- 城乡结合部

story by miratea


环球旅游其实是跟团的,但因为耗资巨大所以团里人很少,只有七个人,除去包括了崔氏夫夫的两对,剩下一个寸头艺术家,一个长发披肩cos索马里海盗的科学家,还有一个行迹诡秘眼神飘忽性别不定的神秘人。

不过,虽然旅伴的设定很脱线,但对于崔家两口子来说旅行总体上还是很愉快的。——有无坚不摧的夫夫气场在,来一个pia一个,来两个pia一双。

旅行开始两个月后他们抵达提拉米共和国,入住当地唯一的超五星豪华酒店,那天晚上,就在两人嘿咻到HIGH的时候,崔金氏抱着他家LG的脖子一边呻吟一边说:“亲爱的...我们..嗯嗯..我们..自己出去玩..啊啊..嗯..好不好..啊啊啊啊..”

崔始源一边挥汗如雨奋力挺进一边一口答应下来:“好..LP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才说欲望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倒不是说这当口小攻什么都答应,关键是受君这时候提出来的话往往不过脑子。

这就叫色令智昏。

于是当两天后两人手拉手托着LV的大皮箱站在某个不知名城镇的街道上,看着眼前萧索凄凉一如金融危机过境的华尔街的景象,耳边仿佛突然就响起了一首放慢了节奏的背景音乐:欢迎你到天涯海角来...

崔金氏挑起一边眉毛,伸手拉拉LG的衣袖:“你干嘛带我来这里。”

崔始源一手拉住LP一手猛擦汗,不由地就想起了两天前那个月黑风高的杀人夜——VCR回放——

引用
马赛克A君:“亲爱的...我们..嗯嗯..我们..自己出去玩..啊啊..嗯..好不好..啊啊啊啊..”

马赛克B君:“好..LP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两人就跳上头班火车,本想来个浪漫的freestyle列车游,却忘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们行程所到的城市是提拉米最繁华的地方,这就说明它虽然能代表提拉米最先进的生产力,却不能就这样推广到一般情况,这就说明这里的市民会说英语不代表全提拉米人都会说,同理可证这里的治安良好城市建设出色不代表提拉米就能立时摆脱第三世界的行列一跃成为超级大国。

突然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群面色不善的黑人,崔始源立刻挡到LP身前,然后看着为首的家伙两片香肠唇不断上下翻飞,却无奈一句话都没有听懂。

虽然我也知道增进国际交流是很重要...但前提是全世界人都说韩语啊啊啊!!!!崔始源的OS抱头仰天长啸。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地球村面孔,和那句微笑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崔始源又安心了一点,他于是努力对着眼前一帮人露出他最和善的微笑,够华丽够闪亮,good,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可接收到崔始源的微笑,眼前的黑人兄弟却爆出一脸被激怒的表情,然后他就作了一个真正全世界通用的手势——手一挥:上!

作者在年轻的时候曾一度感到很奇怪,为什么电视里明明是群殴,反派们却总是一个一个上呢?仗着人多势众一起冲上去就算功夫再不济一朝泰山压顶也够呛了吧?对此,小背心大裤衩塑胶拖鞋look的火云邪神大人坐在马桶盖上一边抠鼻屎一边道破天机: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真理啊!!!

可惜,我们的崔始源童鞋虽然身手很好,体育细胞尤为出众,但他不是在拍戏。所以,就在作者回想起很多年轻时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他不幸被K.O.了。

再然后,崔始源和崔金氏就被打包扔进了一个巨大的仓库,并且待遇很好地有人时刻把守,一小时换一班。

这与电影里如出一辙的情景让崔始源不禁偷偷对他LP感叹道:“如今连恐怖分子都这么注重加强国际交流,我们开超市的就更不能懈怠了,慢点一回去就写一份和百思买开交流研讨会的报告嗯...”

“喂,你们俩嘀嘀咕咕说啥呢!?”黑人兄弟怒了。当然了这是为了便利读者才提供的友情翻译,崔氏两口子还是只能欣赏两片上下翻飞的香肠唇。

嗯...既然这里提供了友情翻译,那索性刚才那句也一起翻译掉好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黑人兄弟见崔始源和他家那口子看着镇子一脸受惊的表情就问:“你们看到什么了?”

然而某人一脸了然的微笑让刚刚作奸犯科完毕的黑人兄弟毅然决定让他们好好体会提拉米共和国城乡结合部的恐怖分子文化。

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过,某两人freestyle自助行来到的地方其实是提拉米某发展中的城乡结合部,城市在建,居民很少,硬件设施跟不上什么都跟不上,于是这里的本土恐怖主义能得其神韵已经非常值得嘉奖了,来,大家鼓掌。

那么城乡结合部还能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在国家首领哦不首脑的施政纲领之下,这里本就为数不多的人民都在一心实现四个现代化抓建设搞工业努力提高生产力,也就无暇顾及SM这种高精神层面的身体需求,所以即使崔始源和金起范很不幸地被绑了票,却没有遇到通常虐心虐身欲虐还休虐了还虐否则就内分泌失调的文里出镜率很高的刑罚。

当然,从另一个侧面看这个问题,也说明在提拉米,以人文主义人权思想等等为主的精神文明建设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毕竟,素质就是第一生产力嘛。

崔始源搂着金起范窝在大仓库的角落里,百无聊赖。

于是崔始源开始严肃地思考自家超市和百思买交流研讨会的报告,至于金起范则在无聊时左看右看心想这么大个仓库改成loft应该还蛮不错的。

这么想着,他就略一抬头看着自家LG好看的下颚线条说:“哎,我们回去也买个大仓库改loft住好不好?然后弄一大堆钢管玩parkour,这比瑜伽那种女人玩的东西适合我多了。”

金起范此言一出,爱妻为上的崔始源便低头吻了吻金起范的唇说:“听你的。”同时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韩庚把突然暴走的金希澈搂在怀里吻了吻:“亲爱的啊你不要抽了啊最近怎么会老是觉得有人说你像女人呢...是不是休息太少了?走走走我们睡觉去啊..乖...”OOXXXXOO...

结果崔始源的华丽一吻因为我们无法理解的理由使看管他们的黑人兄弟怒了,那哥们儿跳起来戳着搂在一起散发夫妻气场的两人就开口了:“¥¥…&#¥#……@@¥%¥%&**¥&…(*%%##@!~¥&*()..”由于对白比较没有营养我们就不翻译了,大体内容就是我饿着肚子吹着凉风在这里看着你们家里有老婆不能抱外面有情人不能BO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坚守岗位你们俩就这么嚣张在我面前卿卿我我有没有搞错丫的严肃点好歹我们也是在绑票的你给点面子好伐啦!?我靠!

就在小两口看着黑人兄弟面目狰狞的原地走了十五圈以为他要扑上来泄愤的时候,他却悲从中来捂着脸跑出了仓库。

= =||||

又过了两分钟接班的人才出现,是个年纪很小的孩子,只是香肠唇的厚度和成年人不相上下。少年在看到金起范的时候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犹豫再三还是扑了上来握住金起范的手两眼放光,嘴里喃喃地念着“撒狼黑撒狼黑...”本来光线晦暗的工厂因为少年的关系突然就飘满了爱心和气泡。

什么状况!?被shock到的崔始源还没回过神来就怒从胆边身冲上去猛地pia掉吃他LP豆腐的俩焦炭爪子。靠,大爷我的男人你也敢动,不要命了是怎么D!那可怜的孩子就这样被火云邪神附体的崔大人给踹边儿上了,怀里揣着的东西掉了一地。

看着眼前LG因为愤怒而有些战栗的背影,金起范忍不住笑得甜蜜,他小手拉拉LG衣角,递上刚才掉在递上的东西,崔始源回身先把LP用力搂在怀里然后才接过。

=口=

这..这这..不是起范出演电影的宣传卡片么。

崔始源石化。——没想到这里都有我的隐性情敌。

崔金氏则趴在LG的怀里偷笑到内伤。——没想到这里都有我的影迷。

总结下来就是:提拉米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娱乐业也发展得不错。

看看趴地上的少年又看看敞开的仓库大门,崔始源和金起范不由地同时想起一件事: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逃出去?不过目前来看好像也不用想什么办法,直接冲就是了。

但是直接往外跑好像也太嚣张了,人家黑人兄弟好歹也是在做绑票这么tough的事啊,何况蹲这片儿估计平时也逮不到什么人,多不容易啊。

“所以我们配合他们一下吧。”

“好,听LP的。”

“把他们的工作服拔下来吧。”

“好,你坐着,我去。”

说到这里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这小地方的恐怖主义不光在形式上很规范,连着装都是一身统一的连体工装加一双牛筋底的高帮皮靴。

....虽然怎么看都像是工人阶级。

....果然劳动人民的愤怒是最可怕的么!?

“只有一套哎。”

“那就再等一个呗。”

“好,听LP的。”说完崔始源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仓库门口把门关上然后在边上安安静静地蹲好。大概又过了一个半钟头差不多是在崔始源两条长腿彻底麻掉的前一秒换班的人终于推开了仓库大门,同时还大叫着莫名奇妙的鸟语:“*%*(%¥##@!!*()#&…&*&—+(”本来就有怨气的票子君暴起一记肘击干净利落地把本来准备放人的黑人兄弟给放倒了。

两分钟后两个穿一样制服的亚洲少年就出现在了仓库外一条僻静的小马路上,看着蓝天白云稻香扑鼻还有小马驹鼻孔出气地到处撒欢不由地感叹还是大自然好啊。

...好什么好- -。这鬼地方居然连个车都没有。

“有马哎!”金起范突然就HIGH了,一回头若有所指地看着自家LG,“马哎马哎!!”

崔始源只觉得自己一头一脸的黑线。然后他猛地揪过一匹翻身上马,另一手捞了金起范的腰也一并拐带上来让他和自己面对面而坐,如预料中引来金起范一声低呼:“你干嘛啦!”

“不干嘛呀,你不是很喜欢马——么?”马字刻意拉长,还把自己一张垂直方向发育良好的俊脸凑得极尽,趁金起范仍惊魂未定上去就是一个轻吻,结果好死不死人刚上的时候这破马没反映这会儿居然撒丫子跑起来了...

崔金氏一时间忘了两人唇齿相依的现状猛地上去抱紧自家LG,逼得崔始源只好把没地儿放的舌头向更广阔的空间拓展。就这样...干柴烈火了...

= =

“等等。”金起范突然伸手用力推开崔始源,然后又回头四下里看了看,却发现眯了几次眼都看不清景物于是猛地甩了甩头心想怎么回事接个吻而已还眼花缭乱了,看得崔始源是心惊胆战生怕自己的宝贝包子抽着抽着把自己给抽下马去了。

奋斗了十几秒崔金氏终于在LG臂弯的保护下稳住身子,方才被颠出壳的魂灵瞬间归位,这才想起自己对焦不能是因为此刻正和自家LG面对面坐在一匹移动的小马驹身上。

至于崔始源童鞋的一颗小心肝则是被他家LP难得的状况外惊得死命颤,见小祖宗终于安定下来才敢弱弱地问:“怎么停下了啊?”结果招来崔金氏结结实实大白眼一枚:“我们干嘛要在这种地方H啊?”

就说你们两个有默契嘛!果然是FQ嘛!!小面君都没有说停下什么崔金氏就一针见血直入主题!!真是令人感动的FQ(YD)思维啊!!

“是你的参赛内容啊..用按摩椅模仿车震马震。”无辜大眼模式启动,“因为不是试过的,所以是你的理想地点吧?”

金起范闻言一挑眉,面目不善,白白嫩嫩一看就很好捏的小脸却是羞羞涩涩红成了一片。

“何况...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作者答应了写制服+按摩椅的番外啊。”说完又急急忙忙补了一句,“正文前的碎碎念里就有提到啊。”

“对啊。”证据凿凿金包子却不为所动。

“所以我们要H嘛...”眨眼眨眼努力放松秋波。

“作者是答应了写制服+按摩椅的番外没错。....哪里答应写H了。”= =

崔始源还在努力开合的一双大眼睛一下定住,俄而才又眨了眨,懵懵懂懂地说:“对哦...”

崔金氏于是继续循循善诱:“更何况如果她要我们H我们就H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你说对不对啊?LG?”

“对哦...!”一声酥酥软软的LG让某人的妻奴模式在不知不觉中启动,“LP,听你的。”

就在FQ俩严肃讨论外表重要还是内涵重要的问题的时候,让我们关心一下被两人当成代步工具的小马驹。

话说曾几何时当崔氏两口子胯下的小畜生还是个马宝宝的时候,妈妈疼爸爸爱哥哥姐姐惯,因为是幺子在家里连家务都不做,可是有一天当它怀着叛逆的心情决定离家闯荡江湖,父母虽然舍不得但想着在这个提拉米城乡结合部民风质朴便含泪挥别了自己的孩子,不想天降大任于斯马,让这小马初出茅庐就遇上两个得到火星人真传的亚洲少年,莫名其妙骑了它不说还坐在它身上扭来扭曲OOXXXXOO,驮着俩人在乡间漫步的小马越想越不爽越想越不爽,想自己一代少年英雄怎么能就这样被骑了呢怎么能这样就被制服了呢!?我还有我远大的马生追求啊!——环球旅行!!!

可惜了这批小马驹没法参加由米拉踢想象力有限公司举办的H地点大赛,于是为了向他的目标奋进,我们可爱的少年小马撒开蹄子开始向着未来奔跑而去——

只可惜...因为缺乏运动关键是负重太大的原因,小马驹的速度非常艰难地才突破每分钟五米。

不过不要忘记他们的位置,他们在一个城乡结合部,这里除了民风质朴,地方也小啊!而这也是马爹马娘放心自家宝宝出去闯荡的另外一个重要理由。

因为地方小,所以即使小马驹几乎是以爬行的速度在前进,也足以达到转换场景的效果了。

等马上的两口子从两人世界里回过神来,远远的就看到稻田里有一堆影子在动,仔细一看黑影身上那套连体工装裤+高帮靴的造型赫然就是黑人兄弟的同盟没错。

.....=口=!

发现这件事情的崔始源伸手就要拍马屁股企图让这可爱的小东西速速带他们逃离是非之地以免对上一越狱就被抓包的尴尬境地,那边黑人兄弟却是已经看到了他们俩,还非常友好地朝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过去,嘴里叽里咕噜大叫着什么。

“我们穿着他们的制服。”金起范这么解释他们诡异的友好态度。

“可是...肤色...很明显的蹊跷啊。”= =||||||

“...我们要关心一部分脑子不大好用的人士。”

“...好,听LP的。”崔始源说完就抱着金起范下马,然后自己也翻身下地,刚想转身招呼小马驹留在原地不要乱跑那可怜的孩子就轰地一声倒地不起,鼻子还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于是我们说,既然说了是小马驹那就真的是一匹小马驹,一匹身长刚一米出头的未成年马驮着俩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孩子还能走那么多路已经是赶超许三多的水准了,更何况这孩子初入江湖的豪迈心情已经被乱入的崔氏二人打击得片甲不留,身心双重重击之下它终于不堪重负被KNOCK DOWN。

金起范突然就母性泛滥,蹲下身抚着小马驹棕色的毛,柔情似水地说:“刚才也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就回来。”

闻言小马驹本来对着崔金氏泛出的星星眼瞬间裂了一地,嘶鸣一声再次倒塌。

言归正传,纵是隶属恐怖主义编制,作为一个提拉米人淳朴的民风也还是掩盖不了的。就比如崔氏二人眼前的这位黑人兄弟,立时就凭两人的着装断定此二位是自己人,而这位仁兄也并不如某两只腹诽的那般脑残,他有注意到两人的肤色,只是丝毫没有往入侵者的方面去考虑,而是认定他们是自家组织在加大国际联系中跨出的第一步。

本着组织至上,且要尽地主之宜的普遍思想,黑人微笑着对两人叽里呱啦了一大通。

崔始源只觉得满脸黑线快把自己遮得和眼前这位差不多了,谁料身边的金起范居然面不改色地开口也是一通叽里呱啦。

不过请不要误会,这里的叽里呱啦并不是象声词,而是本着艺术来源于生活也再创造自生活的负责心态而作的写实记录,——崔金氏真正确实是在说着叽里呱啦啦呱唧哩叽呱啦哩...

哇!不愧是在坊间以淡定著称的金起范!但在感叹的同时,我们心中某一个细小的角落也感到了隐隐有些不安,毕竟金起范眼下正在做的事情无异于王八和蛇关于马甲的论证关系,可就在这个全世界都以为山雨欲来的时候,眼前的黑人兄弟却石化了。

哦,作者又开始脱线了。肯定会有人这么说。但还是那句话,这是我本着艺术来源于生活也再创造自生活的负责心态而作的写实记录。老古话说得好:无巧不成书,金起范脱口而出的奇异语言恰巧和提拉米中央城的语言相近。而我们知道口音素来是城市迁移人口的一大困扰,而方言的学习有时比学习第二门语言更难,因为方言还带有语言本地的文化和它独一无二的气息,就是在他城生活了大半辈子也不一定能学利落当地方言,而本身的语言习惯也几乎是改不了的。

学不会的城里话和去不了的乡音是这位黑人兄弟永远的痛,可他因着自己深入骨髓的职业操守没有抛下组织的国际友人(他是这么想的)转去寻找一个墙角画圈,而是忍着痛将手里刚割下来的一大袋稻米放在了崔始源的手里,至于为什么要放在崔始源的手里而不是和他对话的金起范手里嘛...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崔始源是户主了。

送完干粮,那黑人兄弟看了眼他们身后将近过劳死的小马驹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又跑开了,不一会儿推了一辆自行车回来,通体黑色,前杠上一个巨大的LOGO,怎么看怎么眼熟。

“那个牌子我好像在庚哥家里看过。”崔金氏摸摸自己光滑的小尖下巴说。

“嗯..我也觉得眼熟。”崔始源一边伸手搂上自家LP的腰摸了两把一边又仔细看了看那个商标:粗看是两个圆,大概是要表现自行车的样子,特别复杂。

这个话题最后不了了之,崔始源载着金起范在告别了黑人兄弟和小马驹之后骑着车扬长而去。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那个商标的本尊其实是他们庚哥国家特产的永久牌自行车。永久作为上海驰名商标曾经试图申请国际知名商标,却因为LOGO由两个中文字组成,不具备全球性和普适性而被拒绝,眼下竟然被提拉米人民拿来作了山寨版,大概也就是因为那个图案实在太纠结,不识(中国)字的还以为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图腾的关系了。

其实这件事如果告知了中国江浙一带的山寨厂家们他们一定会喜极而泣,因为这让他们知道:全世界并非只此一家奋斗在将山寨做大做细做全的道路上,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通往山寨殿堂的路上他们并不孤独。

其实说到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被主角二人忽略掉了,那就是为什么恐怖分子会在麦田里割稻子,还顺手像农民看到共产党一样献上自己的收成。答案很简单——其实这就是他们作奸犯科的具体内容,如果你要问怎么能做如此0创意的事,答案也很简单,因为这里是提拉米——这个地图上都不存在国家的城乡结合部,这里民风淳朴,不光恐怖主义,一切事业都处于起步阶段,自然是无法弄出什么惊人的计划。

而事实上恐怖主义的精髓其实是通过各种途径造成人民恐慌,而对于这里的人民来说,地里的稻子突然被割空已经足够大条了。

言归正传,且说崔氏二人此刻正骑个小破山寨自行车在他国的田埂上前行着。空气清醒,天蓝水清山绿,田埂不平整却有着泥土的气味,两边金黄色的稻田一望无际,身边是自己最爱的人,整个世界安静到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过耳的风声,还有远处的鸟鸣和偶尔的虫叫,崔始源和金起范二人此刻不约而同地想着:如果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那该多好!

....只是根据山寨产品的平均寿命来说,他们胯下的坐骑肯定是撑不到那个时候的。

美景当前,美人在怀(其实是在美人怀),怎能不高歌一曲!

“蓝天六必治!”崔始源突然叫。

“……”金起范望天...这天确实是挺蓝的。

半天崔始源又叫:“青山刚昌!”

“……”金起范远目...这小山丘也是挺青的。

= =||||||||||||||

从表象看本质,足见恶俗广告和万年连载漫画对青少年身心造成的危害,看什么都是脑白金,一抒情就是我不喜欢男人我就是喜欢你而已。拜托你喜欢的是个男人你还不喜欢男人难不成你喜欢的哥们儿其实是个娘们儿?

脱线完毕的崔始源突然停下自行车回过身来抱住金起范,他说:“哎呀亲爱的,本来是想趁我生日带你出来玩的,谁知道跑来这个鬼地方碰上这事儿,文的说不来提拉米话武打不过提拉米拳..我很自责啊..就算这里风景再好也无法掩盖我无法保护你还险些把你带入险境的事实啊...这令我太沮丧了...”

崔金氏闻言顿时就笑得见牙不见眼了,他把本来环在崔始源腰上的手移到他背上轻拍几下,说:“你看我们这不是没遇到什么危险么?”

“那是作者誓不写无营养虐文才挑这么个地儿的啊...”崔始源收紧怀抱,在金起范香香的脖子里蹭啊蹭。

“那不是也很好么,不管再怎么折腾,至少她总会保我们一片清净...”半晌金起范又说,“就算她哪天爬墙不写源范了,你不是也一直在么?我们一直在一起的话,到哪里都是好的。”

在提拉米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国家,蓝天白云,远方的青山连绵起伏,空气清醒到让人只是呼吸都觉会得活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田埂从很遥远的地方而来,两边是大片大片绵延成色块的稻田,两个少年在一辆黑色的仿古自行车上拥抱,一瞬间仿佛天都矮了,所有的光芒都围绕到他们的周身,气旋回转间,停止了时间。

他们的环球旅行最终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停止在了提拉米,却又因为这个并不存在的国度使得他们的旅行没有了终点。

——同样没有终点的,还有他们的爱情和幸福。

end 090307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