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带走了那些青春过往

2009/02/06 23:21
说起来今天看BL肥皂剧看着看着就想起了很多年轻时候的事情,好吧我们说很多事在发生关联的时候其实是不存在所谓的必然的。就比如我年轻的时候其实是一个正直的BG拥护者,可是几个小时前却被一篇BL肥皂剧勾起了回忆。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忆了,说什么人老了就会无意识地开始频繁使用诸如“记得以前的时候我和那个OOXX到XXOO去作了OOXX的事。。”的句式碎碎念,在早几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这种症状,那会儿还觉得玩沧桑是一件非常TOUGH非常有FEEL的事情,现在真正上了年纪才发现不过是小LOLI喜欢做的饭后活动罢了,要多狗血有多狗血。

好吧虽然我并不否认狗血其实正是我人生的一个巨大组成部分。

为了逃避我已经老去的事实,我尝试积极地投入到我的生活中去,不管它有多令人沮丧甚至曾经让我在深夜里听着电视里的相声和熟识的御姐严肃地讨论关于自杀的话题。

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细细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再看看如今的自己,突然就生出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慨来。只是如若不同的是身边人我大约没有感觉,而今不同的却是经历了生活的自己。反而开始无能为力起来。

很久以前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学会妥协和迁就,抛弃不必要的原则和底线,于是就发现原来很多事情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去纠结的。争吵辩解拒绝等等等等,只消一句不在乎便彻底地过去了。而这一切发生的最终结果就是营造出我这人脾气很好的假象,但真正归结起来就是一个懒字。

再追根究底一下其实就是一个宅字。摊手。

可是年轻时候的我不是这样的啊。

很久以前的时候,我们会在周五的夜里一家一家的去召集人,然后就六七个小家伙在灯光昏暗的小区里招摇过市,笑声在夜色里大约能一直一直传到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吧,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个失意的读书人认真记录下我们彼时的年少轻狂。

一直记得有一个元旦的夜里,我们跑出去说是要一起过零点,那天真是很冷啊,我们却是爬上了顶楼,站在完全黑暗的二十四层顶楼天台,低下头看不到月光也看不到脚尖,吹着冷风,恶劣的男孩子说着“曾经有人在这里自杀。。”之类的鬼话吓唬小姑娘,和在他们身后遥远的彼方绽放的迎接新年的烟花那样的不般配。

那大团大团漂亮的火光崩裂开来,映红了冰冷的夜,却让我看不见眼前一张张年轻的脸。连带着很多年以后我的记忆也一并模糊了。

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为什么那些年轻时候的狂想曲要用烟花这么寂寞的东西做背景呢?多不吉利!只是那才是真实的姿态吧?

我想念你们,真正想念你们。。。。

但我说不出。

我不知道这想念可以剧烈成一种什么模样,我只知道我曾经以为会伴随了我的成长的那些友情随着一次次分别终于是稀薄到我再想起时甚至会自问“那真的曾经发生过么?。。”的程度。才发现原来当真是春冰薄,人情更薄。不是我不想守护,也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

害怕着如果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坚持太过凄惨,索性什么都说不在乎。那么也就不会失望不会伤心不会遗憾了吧。

从小到大唯一不变的理想是找到一个知己,慢慢的发现这其实是最困难的事情,如今却知道其实别提知己,连普通朋友要维系都是不容易的。如若不是生命将我眼前的人们带来或带走,我又曾争取过什么呢?要知道我从来都是不喜欢做选择题的。

如今似乎还是年轻的,心却感觉已经老了。

疯狂的时候想着冷清,快乐的时候想着伤心,热爱的时候想着退温之后的恨。患得患失,犹豫,踌躇,徘徊,轻易地沮丧甚至落泪,没有理由地发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幸福是商店里的宝石,昂贵而美丽,等着有人来将它带走。

只可惜我们都是贫穷的孩子。。

无力奢侈。”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