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源范]爱的十四行诗 end [dy吧杂志文=口=]

2009/01/09 21:25
爱的十四行诗
story by miratea

正是十二月出头一点的光景,S城难得地下起了雪,一片白茫笼着这个过分冰冷而淡定的城市,显得如此不真实。

家在本市的舍友们都回去过圣诞了,宿舍里于是只剩下金起范一人,有人曾向他发出过邀请,却被他一一回绝,理由之一是因为他从来都不习惯无端端地就介入别人的生活。

午夜梦回,万籁俱寂只剩下暖气机工作时发出的低沉而连续且几乎可以被忽略的声音。大约是映了雪的关系,窗外明亮得过分,不知什么在窗棂上闪着光,些微的刺眼。

一个背影坐在对床的写字台前,异常瘦弱的样子,发梢翘起成可爱的弧度,在冰凉的月色中显得透明。
对,透明。

以金起范5.3的视力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床李东海桌上的相框,他甚至可以看清相片上李东海和李赫在两人没心没肺的微笑。

等等…什么!?透明的!?

瞌睡虫在一瞬之间被彻底驱散,金起范下意识地闭眼,手摸到放在床头的手机按下一号快捷键。

这个快捷键号码的主人是崔始源,金起范的恋人。亦是他不和舍友一同回家过节的另外一个理由,最重要的理由。

之前听闻金起范宿舍只剩他一人,崔始源本来预备蹭过来陪他的,却被金起范硬生生地赶回了家。崔始源是本市某集团的少爷,又是个基督徒,哪有圣诞节不回家过的道理?最后在某少爷的软磨硬泡之下,金起范答应他假期里可以每日来学校找自己,崔始源这才恋恋不舍地坐上来接他的漂亮私家车离开。

其实金起范何尝不希望崔始源待在身边呢?只是他从来不会任性,亦不会对身边人做过多要求。而同样的,他也不曾对外界敞开心扉,崔始源自然除外。自两人相熟以来,金起范便已经完全地将自己交付于崔始源,他对崔始源的依赖没有人会懂得,之深甚至他自己都不够了解,比如此刻,当他在深夜的寝室发现了一个灵异的背影,他极自然地便选择拨出崔始源的号码,尽管将这个号码设为一号快捷键是号码主人所为,但如若真正要追根究底起来,这事实上也是契合了金起范本人意愿的。

听到电话里传来等待接听的忙音,金起范结束了呼叫。他终于再次睁开眼,黯淡的光线从上下眼帘撑开的缝隙中挤入,明灭之间在窗外白雪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晰,那个背影仍旧存在。

“你是谁?”金起范努力稳定自己的声线。谁料那背影听见声音却惊叫一声捂着脸向后一退,继而因为平衡不能而倒下,一坐到地上便蜷成一团,还在不停地发抖。整个过程除了尖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椅子也不曾动过,那人是穿过了椅背直直落下去的。

拜托,现在害怕到尖叫的应该是自己好不好..金起范看着此刻坐在寝室地板上发抖的少年感到有些无力。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他又问一遍。

大约是察觉到来人无害,那少年才瑟缩着移开遮住脸孔的手,于是一张清秀漂亮的脸就借着月光现了出来,大大的眼睛,颧骨略微有些高,唇瓣的形状非常好看。

“我不想再问第四遍…你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

“哈?”金起范感觉这回答很脱线,但转念一想,自己都撞了鬼了,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脱线的事情么?

这时候少年的身形开始变淡,原本稀薄的背景渐渐凸现,少年要消失了。

“啊…时间到了。”少年这时候倒是一脸习以为常。

“你该不会…每晚都来吧?”金起范扶住额头。

“没有啊…大概..大概也就几个月吧,还是几年?”少年说完就不见了。

金起范却还是愣愣地僵坐在床沿,一想到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一个幽灵每夜出现在自己的寝室中,哪怕那个幽灵长得再好看胆子再小,终究也是超自然的存在,这很大程度上彻底颠覆了他原本的认知。

眼前有些花,世界开始晃。这时门外响起沉稳的敲门声,然后就听到崔始源温柔的声音唤着:“起范?起范?”

听到他嗓音的刹那金起范感觉一瞬间力气都被抽走了,他开口嗫嚅一般说了句:“进来吧。”便无力地瘫倒在了床上。

于是崔始源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金起范呈大字型倒在窄小的单人上铺,一条手臂和一条长腿耷拉下来虚虚地悬空着,被子卷在一边。不知为何,崔始源只觉得气氛有些诡异,他于是关上门快步走到金起范床边,脱了羽绒外套和鞋子沿扶梯爬上床铺,先把金起范荡在外面已经有些发凉的手腿收拢进来,再拉过被子把人裹紧,最后直接塞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轻轻抵住金起范毛茸茸的头顶,低声地开始哼唱起小调来。

他也不问,事实上自从他们认识开始,只要金起范不说,他便从来不问,只是无条件地宠着疼着爱护着金起范,疼爱到为了他深夜一个未接起便已挂断的电话便风尘仆仆地从他在城市另一头的家里赶来。

感受到崔始源温暖的怀抱,金起范翻身伸出手抱住崔始源的腰,把脸埋入他的怀中。崔始源应是奔跑着来的,他气息有些不稳,起伏的胸脯带着熟悉的味道却给了金起范无尽的安全感。

谁都无法否认他们是彼此迷恋着的。

“我见鬼了。”金起范的声音闷闷的,他感到崔始源轻轻抚摸他背脊的手顿了一下。

“做恶梦了?”

“真的。”

崔始源踌躇了一下说:“..早点睡吧,我在这里。”

金起范想他并没有相信自己,又想听到这等事情只怕是没有人会相信的,他于是便不可遏止地生出了些沮丧和气馁来。

“我相信你的。”崔始源却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低声地说着,更紧地搂住了他,“早点睡吧,你累了。”他察觉到金起范肌肉的僵硬,于是手中施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替他放松着,崔始源永远是如此地体贴入微,这与他英俊的面容一样让人无法拒绝。

“你去边上床铺睡吧。”床铺太小,窝在恋人怀里的金起范睡得舒服,却也苦了崔始源,金起范自然是会心疼的。

“你赶我?”一点都没有要移动的意思,“睡吧,我陪着你。”

约是真的太累了,金起范的气息很快就渐趋平稳。那夜,崔始源和金起范就这么挤在学校宿舍窄小的单人上铺,相拥着过了一夜。

第二天崔始源再不顾金起范反对从家里搬来了金起范的宿舍。“圣诞节确实要和家人一起过,但起范难道不是我的家人么?”他是这么说的。金起范不想承认他心里其实开心得要死。

安顿好不多的行李,崔始源和金起范坐在各自的床铺上,悬空隔着一条不到两米的走廊一起努力回想一般鬼故事里的情节。

“那个幽灵…嗯..”崔始源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有一点踌躇,尽管他无条件相信金起范,但他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于是要完全接受这一现实仍不免是个极艰难的过程,“他一直在你的寝室里出没么?嗯..是不是很久以前死在这间寝室里的人?”

“不应该,那个幽灵的发型很时髦,好像还染过发,不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人,而且如果有什么自杀的传言..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

“哎…”两人一起叹一口气。金起范的推理正确,但同时也意味着否定了所有可能的线索,如今他们除了知道这个寝室有一只幽灵出没,其他的一无所知。

“他说他每晚都来?”

“嗯。”

“那我们晚上等他问问看吧。他应该是有什么愿望没有完成,才入不了轮回。”崔始源然后看着金起范,可怜兮兮地眨眨眼睛,“我能不能睡你边上那张床?我们现在好远。”

“不要。”金起范躺下去靠在床头,拿起枕边书开始翻起来,不再搭理崔始源,嘴角却在笑。

认识近三年,交往近一年,他们至今却还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对此崔始源偶尔会有所表示,却无一不被金起范搪塞过去,事实上他对经常拥抱间或接吻的现状非常满意,如果有人实在欲求不满,请自行解决。

当然,这一纯洁关系的保持也有崔始源一份功劳,作为一个英俊帅气温柔绅士的优秀小攻,他从不强迫金起范做任何事,其实金起范心里也清楚,如果崔始源以他一身肌肉相要挟,自己绝对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而这也正是金起范能安心喜欢崔始源的重要理由之一。

晚饭的时候崔始源把金起范带出去下的馆子,他不在金起范身边的时候一日Ncall只为阻止金起范每日与泡面亲密接触,但这种措施的效果实在是惨不忍睹的,所以只要饭点的时候崔始源在金起范身边,他就会拉着金起范到处吃好吃的,他可不希望金起范漂亮可爱的小包子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偷偷消瘦下来。

吃完饭,崔始源抓着金起范的手放在大衣口袋里,沿着铺满了皑皑白雪的道路默默地散步回学校,S市冬日的天气阴冷入骨,两个人相连的体温却足够温暖一整个世界。

因为金起范性格偏冷的关系,两人在一起时少说话,常是崔始源断断续续地说些什么,金起范则在一边看着崔始源好看的侧脸微笑着倾听,并不时应着无意义的单音节,他们的交往方式很多时候是闷的,却符合他们的叠加气场,这才是感情中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回到宿舍以后,两个人用宿舍自带的浴室冲了澡,崔始源硬是蹭到了金起范的床铺上,又因为地方实在太小的关系而不得不亲密无间地紧靠着,就如同昨晚一样。金起范一边碎碎念一样说着“谁让你过来的”一边心安理得地躲入崔始源宽广而温暖的怀抱,还不时地蹭蹭,不自觉的动作,却让崔始源愈发地心生爱怜。

一个吻落在金起范的额头上。

寝室里只开了金起范夹在床头的一盏小夜灯,柔和的橙黄色灯光把两人粘连在一起几乎重合的影子投在墙上,暗色的影子边缘摩挲着墙面显得暧昧不清。暖气开得很足。

吻落在了眼睫上。金起范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可爱地颤了颤。

吻落在了唇上。一触即发。

“啊!!!”却听到一声惊叫,金起范只觉得耳熟非常。

鬼来了。

崔始源暗自抹泪,此刻他对于鬼的怨念远甚于害怕。金起范比他略好一些。那鬼却又是一副委屈到死的样子伸手捂了小脸,半晌才拿开,弱弱地说了声:“对不起…”真是让人不知该作出如何回应的道歉。

“那个..你好我是崔始源,起范的老公。”崔始源伸手圈住金起范正不着痕迹地往边上挪的小身板。

“…起范?”少年纯真地眨眨眼,一脸茫然。

“你们原来没有自我介绍哦?”

“时间那么急…我的反应已经超常了好不好。”金起范不悦地皱了皱小鼻子,崔始源忍不住又落下一个吻,然后直接被脸红的某人拍到了墙上,某人若无其事地转头开问,“你知道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拼命摇手,模样煞是可爱。

金起范无力。这个少年看上去不经世事,但似乎今天看来..他对感情方面的事情非常敏感。

为情所困么?他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起范是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关于你自己的事情呢?”崔始源不怕死地又蹭过来把金起范圈进怀中,不过这一次他很识相地再没有别他动作。

“不记得了。”

“哎…”两声重叠在一起的叹息。

“但是..我记得钟云哥。”少年弱弱地开口。

情绪几乎坐了回过山车的两人立刻吼回去:“怎么不早说!!!!!”

少年显然是被吓到了,眨了眨眼睛,眼看泪水就掉要下来,绅士教育深入骨髓的崔始源一个箭步冲下床铺蹲到少年身边,一边哄小孩一样说着:“不哭不哭。”一边安慰似地悬空拍拍少年的肩,手心里似有些微的温度,并不真实,但确切存在。结果少年却像是被崔始源一声不哭不哭给彻底地扩大了委屈一样,索性直接扑入崔始源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登时崔始源只觉得背后一凉,他知道他的宝贝起范开始放射死光死光射线了。

“给我们说说钟云哥的事情吧。”崔始源企图力挽狂澜。

这个叫做钟云的人像是成了少年的开关,能轻易地开启他,亦能轻易地停止。少年的眼泪渐消,孱弱的肩膀却依旧抽动,我见犹怜。

宿舍里一点点安静下来,崔始源和金起范的情绪都被带得有些伤感。

又过了大约两三分钟光景,少年才开始他的故事:“钟云哥是我的恋人..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在医院,医生告诉我我得了很重的病,大概活不过一年,我躲在天台哭的时候,被钟云哥发现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不哭..不哭…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说到很多事的时候,少年清秀漂亮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期限一年的爱情,掺杂了关于生死的话题,于是变得如此沉重。

“钟云哥…钟云哥很帅哦,人很温柔,唱歌很好听,还会写歌哦。…钟云哥还说要为我写歌呢。”少年说完身体又开始变淡,他皱着眉头,“怎么这么快啊?以前都不会这样的啊..”

“可能是因为..你说话的时候用掉了很多灵魂力量的关系吧。”崔始源觉得自己有点胡诌的意思,但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人,以至于连带着思维方式也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那我…是不是会消失啊?”

崔始源和金起范都知道少年说的消失是不会再回来的那种,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并不清楚,只知道可能性很大。

“好可惜..我的愿望..还没有完成啊。”少年今夜的最后一句。

少年的到来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这让一直蹲在少年身边的崔始源感到有些晕眩,前一刻还在手中的身形一点点隐去,他突然很想找找看这个宿舍的某一个地方是不是有一个全息影像的投影仪。

“睡吧。”金起范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崔始源,说完就脱了外套径自躺下去。很快,寝室里就响起了金起范绵长而安宁的呼吸声,不到六坪的小房间于是变得愈发静谧。

过了很久,崔始源才有了一点动静,一直躺在床上装睡实际上却悬着心的金起范不由轻轻抒了一口气,下一秒就感到独属于崔始源的熟悉气味铺天盖地,旋即便是一个温柔的吻轻轻落在自己的额头。

啪地一声,床头一直亮着的小夜灯被关上,崔始源爬上对面的床铺睡觉。寝室里于是只剩下窗外白色的月光冷冷清清地铺着一层,暖风机仍在工作,还有两个少年交替着的鼻息声,浅浅地在暗夜之中翕张。

“始源…你睡了么?”良久,金起范突然开口,声音低哑,吐字含糊不清,音节尽数粘连在一起。

“没有。”

“你说…他的愿望是什么..?”

“…大概…大概是和他的爱人有关吧,那个叫做钟云哥的人。”

“嗯。而且我想..应该就是那首歌。”

良久崔始源才开口:“起范你决定要帮他了对么?”

“…嗯。”

“我和你一起。现在先睡吧,乖。深更半夜不要胡思乱想。”

“嘁,你不也是。”

然后金起范就睡着了。

往往一个人的时候会害怕到崩溃,可一旦有了同伴,事情便再不相同,好像是激活了内心深处的力量一样,凭空地就勇敢起来,仿佛无往而不利。

地球上每日发生着无数的生老病死草木枯荣,如若是在有生之年觅得那个能让自己变得勇敢的人,那当真是造物赐予最好的礼物,我会永远心存感激。

崔始源在亮色的黑暗中轻声做着祷告:“主啊,感谢您带我到起范身边,请让我一直陪伴在他左右。阿门。”同时,金起范把手掌轻轻放在胸前,许下了一样的诺言。

第二天一早两人在学校食堂吃了早饭便开始讨论起少年的事情来,最终决定先从钟云哥入手,其实线索仍旧是少得可怜,但无论怎样聊胜于无,他们决定先在本校碰碰运气。

学院的人员资料一式两份,其一在校长的电脑里,其二在学生会办公室的电脑里。前者的脑筋肯定是没有必要去动的,至于后者,极巧,本校学生会主席,正是某崔姓少爷崔始源同学是也。

早上九点半光景,崔始源和金起范出现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

这不是金起范第一次来,学生会工作很忙,所以平时几乎每天放学他都会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边玩PSP一边等崔始源处理完工作一起回家,学生会的几个巨头是唯一知道两人关系的人,所以他们也从不避讳,平时总是索性把金起范当成摆设,直接在边上开关系全学院学生幸福生活的重要会议,他们都以为反正金起范也不会听。

金起范确实对会议内容不感兴趣,但他却喜欢看崔始源开会时候认真的样子。他的脸本身就生得过分英俊,线条完美而匀称,利落却不失柔和,快及肩的长发在后脑懒懒地束着一条细细的小辫,明明是很少女的公主头,在他的身上却俊帅无比。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何况是他那样本身就发光体一样的人?当然这些话,他自然是不会告诉崔始源的。

“找到了!”崔始源一声欣喜的叫声打断了金起范的神游,他目光仍有些迷离地看着眼前的崔始源,脸有些微微的红,崔始源看着眼前莫名熟了的包子,突然就感到一种超越饱和的幸福感自心底里爆炸开来,他拉过金起范坐在自己腿上,把人收在怀里,又吻他一下才重拾话题:“你看,我找到了。”声音温柔带笑,曲曲折折婉婉转转到处透着爱意。

金起范羞得厉害,他转过头避开崔始源灼人的目光看向电脑屏幕,便看到一个少年眯着一双精致好看的丹凤眼在屏幕上对着自己微笑,资料显示——声乐系,金钟云。

条件一下就全都对上了。

“你老公我是不是很厉害?”看得出金起范心情好极,崔始源于是也愉快地调笑。

“凑合。”

“那…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品鼓励鼓励啊?”崔始源纯良而正直地一歪脑袋。

“嗯?”也不知是真心诚意地疑问,还是变相的邀请,崔始源于是乖巧地吻上去,缠缠绵绵甜甜蜜蜜,柔软的唇舌相恋,交换彼此吐纳的气息,一息间好像是在用生命认真地谈着这场恋爱。

崔始源的换气功力出神入化,最终还是金起范败下阵来,因了两人此刻暧昧的坐姿,又因了那个情到深处的吻,为了不越界,尽管金起范再留恋,也还是努力推开崔始源的怀抱跳了出来。

“找人去。”

“哎..?人家搞不好回家了啊。”

“我不也是待在学校里?”

显然是没得商量。崔始源于是无比怨念。

走了大半个小时,两个人才穿越一整个学院来到金钟云教室门口,声乐系也不知是有什么特殊情况,竟然人头济济。崔始源于是随便拉住一个正要进教室的女孩笑眯眯地说:“同学你好,请替我叫一下金钟云同学。”女孩哪受得了这么大一枚美男子的近距离突袭,登时就摔了声乐系美人多清高的牌子,脸红成一片羞羞答答点了点头就进去了。

身后的金起范不着痕迹地掐了崔始源一把,换来一声甜腻的:“老婆。”于是再接再厉又是一把,崔始源终于哀怨地噤声,回过头去却是一脸得逞。

能忍受金起范的冷淡是因为完全地了解他,知道他对自己的爱情,所以才敢大胆地投入进这段感情,崔始源毕竟是商人的儿子,自然精明,亦不会做赔本买卖,只是最开始的时候他和自己打了一个赌,筹码他几乎压上全部,好在金起范最终没有让他空手而归。

感情若是在两个人同时付出的情况下,是会呈几何倍数增长的。它不是等价的交易,亦不是高风险的赌博,因为人类不是用有限的大脑在爱,而是用无边际的真心。

有如神助,十几秒以后方才那个在屏幕上微笑的少年便出现在了两人眼前,金钟云本人比起照片上要更成熟也更俊美,一双丹凤仍旧漂亮得摄人,却失了温度。那气质上的巨大落差,一定是因了那个少年的关系。两人如此笃定地想。

“金钟云同学?”

“是。”

然后气氛就陷入了尴尬,此刻面对少年口中的钟云哥,无论是金起范还是崔始源竟都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要和一个完全不知情的人说起一个幽灵的心愿,终究是一件太过荒唐的事,甚至此刻站在冬日的阳光里,他们自己都自嘲一般开始怀疑起曾经经历的一切。

但是,如果是金钟云的话,应该不算是完全不知情的人吧?

“我们是…呃…为了一个男孩子来的。”

金钟云皱起眉头,抱臂靠在门框上等他们继续。

“那个男孩..头发翘翘的,颧骨..颧骨略微有点高,很瘦小,说话声音细细的,很明亮,胆子很小..”崔始源认命地硬着头皮向金钟云描述着少年的样子,谁让那个小幽灵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却独独只记得钟云哥呢?

一直站在崔始源身后的金起范注意到原本板着脸浑身冰冷的金钟云表情开始变化,他想就快要成功了。

果然,崔始源一说完,金钟云的表情也临近爆发,他抓住崔始源的手臂连珠炮一样发问:“小旭还活着!?他在哪里!?你们怎么会遇到他的?他怎么样了?..”

他原来叫做小旭。想起少年脸上含蓄温润的笑,果然是很适合这个名字。

小旭啊,你的钟云哥也一直都记得你呢。

“不…他应该是已经死了,但他的…呃..灵魂,还在,在我们宿舍。”边上有人走过,崔始源于是压低了声音,谁料金钟云却是完全无法再冷静,原本就一直抓住崔始源的手力气变得更大起来,不容置疑地说:“走。”

从声乐系走回金起范的宿舍大概要半个钟头,但如果是疾走如金钟云,那么十五分钟也是可以的。

而在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内,崔始源和金起范第二次听到金钟云和金丽旭也就是小旭的故事,大致相同的情节内容,从另一个人口中说出,不变的是其中深沉而绝望的感情。

只是金钟云的版本还补全了故事的结局——金丽旭四个月前死去,最终也没有听到金钟云答应了要写给他的歌。

哦,这便是那个未完的愿望了。

听着金钟云的诉说,落在他后面的崔始源不由地紧紧拉住了身边金起范的手,而金起范也用力地回握了他。

交握的十指里,除了最初时悸动的爱,还有更庞大的东西,比如承诺。

大约是被金钟云的感情感染到了,崔始源和金起范都忘记了金丽旭只有在深夜才会出现这件事,当他们想起的时候,金钟云已经推门而入了。

“小旭?!”尚落在门外的两人一声惊呼。

房内阳光铺满,金丽旭原本便透明的身体显得愈发稀薄,此刻看到金钟云,他竟是泪流满面,嘴里不迭地唤着:“钟云哥,钟云哥,钟云哥,钟云哥…”

金钟云却茫然地后退一步,四下里看了看,最终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过了几秒钟,脚步反而变得坚定起来,直直地走向房间中央的金丽旭。

“小旭…我感受到你了。你在这里..你在这里对不对?”

原来金钟云是看不到金丽旭的。

崔始源叹一口气,伸手搂住金起范,为屋里的人轻轻带上门,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快要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他们听到一阵歌声响起,应该是金钟云的嗓音,有些微的沙,摩挲玻璃一般擦过人心,低沉而婉转,是极其好听的中音,此刻浸润了爱意,让人忍不住落泪。

唱第二段的时候,他们听到金丽旭的声音似有若无地响起,轻轻地和着金钟云的歌声,清丽而高亢的嗓音此刻委婉如低吟,和金钟云的声线有着惊人的契合。

崔始源拉着金起范的手走在街上,旁人偶尔对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却立刻又移开去,这个城市总是过分冰冷而淡定,在雪中只有显得愈发不真实起来。

“你说..小旭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寝室里呢。”金起范看着脚下有点脏却依旧明亮的白雪自言自语一般说着。

“我猜啊…我猜哦,你有没有听说过灵魂契合点?”

“嗯?”

“就是共性,交集,你身上藏着一股很强烈的很执着的爱,它和金丽旭死后灵魂上留下的印迹重合,于是…他就来了。”

“什么啊。”金起范脸红,“你这个基督徒,不是应该说:主是为了完成小旭的心愿,所以特意把他带来了我们这里,并指引着我们两个为他了了那个愿望么。”

“那些都不重要。”崔始源突然停下脚步,和金起范对面对站好,异常严肃地看着金起范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的生命有着契合点,我们两个的内心都有执着的爱,我想说的是:主引领我们认识钟云哥和小旭,是为了坚定我们两个的爱情,也让我们看清自己的心。”

金起范看着崔始源的眸子,突然感觉心里湿湿热热,连带着周围的雪都要化开的样子。

“金钟云和金丽旭的爱情再怎样,那也是别人的爱情,你应该在意的,是我们的爱情。崔始源爱金起范,金起范呢?”

崔始源的告白换来一个吻,和一句“你说呢?”

你说呢?其实我们彼此心照不宣,但再好的默契也仍是会有不确定性相伴,所以会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想要真真切切地听到你说爱,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他们再回到寝室的时候,金丽旭不在了,金钟云也不在了,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到金钟云。

直到很久以后,歌谣界出现了一个叫做艺声的男子,醇醇的嗓音,温柔的微笑,还有一双精致好看的丹凤,当崔始源和金起范相拥着在电视前看到艺声说着“这首歌,献给我最爱的小旭”的时候,他们才确信,那两个人其实也是幸福的。

圣诞夜崔始源还是被金起范推回家去了,早上还好,深夜里一个人的寝室就显得格外孤寂,尤其是听着远处依依稀稀传来的圣诞歌声,和映得白雪一片霓彩的灯光,金起范仍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最后他索性扔了PSP躺在床上拉过被子闷头就睡。

教堂的大钟敲响十二点,欢快的人们在广场上互道圣诞快乐,崔始源却是沿着学院外安静的小路小跑着进了学院的宿舍楼。

推开寝室门的时候,只听到金起范轻轻的鼾声,很小声的样子,似乎带着一点委屈的鼻音,他小心翼翼地关了门走过去,竟然没有惊醒素来浅眠的金起范,看来他的起范今夜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圣诞夜睡掉了。这么想着,崔始源不由有些心疼。

他的起范永远是这样,表面上冷淡,却是完全地为别人着想着的,情绪也极易被人左右,甚至在他的心底,金起范永远排在第二第三第四顺位。

不过,今次崔始源亦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金起范虚度这个夜晚。

他拧亮床头的小夜灯,伸手轻拍金起范熟睡的小脸,温柔地唤着:“起范,起范。”金起范伸手不悦地拍掉崔始源的爪子,嘟囔着说:“讨厌啦..我刚梦到和始源…”话没说完就醒了,睁大双眼,满脸红云,“始源!?”

“你梦到什么了?”崔始源无比恶质地笑。

金起范小脸一板,鼓起包子脸说:“没有。”崔始源见状便也不再追究,他从来不会让金起范难堪,也不舍得。

崔始源从口袋里套出一个精致的天鹅绒小盒子,打开,金起范便看到一对好看的指环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

“圣诞礼物。”崔始源拿出戒指,指着上面的一串铭文说,“你的是siwon,我的是kibum。十指连心,心心相印,崔始源希望能和金起范一直在一起,不知金起范意下如何?”

金起范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手,崔始源像是为了确认又看一眼金起范的眸子,才郑重地将戒指套在金起范的中指上,握着戒指的手竟有些颤抖。金起范定定地看了戒指一会儿,才拿过另一枚刻了自己名字的指环,亦是郑重其事地将它套在了崔始源的中指上。

两只手紧紧相握。

崔始源伸手轻轻按住金起范的后脑把他往下一带,仰首吻上去。

究竟是何等的好运气,让我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你,我们从此心手相连,相依相伴。你可知道,最好的圣诞礼物,便是那你给我的爱了。

End081015





碎碎念=口=

这文根据邀文童鞋的要求是一口气写完的=口= 好长啊好长啊好长啊。。 望天
初写完老HIGH地看了好几遍,然后直接就觉得无趣了 再望天。。

呃。无意识碎碎念么=口= 看文愉快OJZ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