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凉见灰败 end

2008/11/21 22:03
凉见灰败
story by miratea


1

金起范站在三十六层高楼天台边缘,半个身子探向那虚悬的高空,是仰了头张了臂膀啸叫着的,彼时崔始源就立在他身后十米处,眉头深锁,想要上前,却终是让双手握了拳狠狠地插进了裤袋里。

从来都无所畏惧地行进至此,眼前却是被生生扼了去路的,无法后退也无法向前,于是便只能止于原地等待那天荒地老了。


2

在叫做凉见的酒吧里,崔始源救下被身材肥大而相貌丑陋的大叔压在身下的金起范,替了那大叔的位置压制了好看的少年,直直望入他一双剔透的眸子里去,是说着若要游戏不如和我一起便霸道地吻了上去的。

酒吧拐角走道,被纸醉金迷隔离了一墙的空间,靠近了地狱又靠近了天堂。少年躲在明亮的灯光下亲吻,唇舌纠缠间登时就生出了野蛮的意味来,他们的first kiss,金起范咬破崔始源的唇,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英俊到无以复加的男子说滚。

崔始源于是伸手抹掉嘴角的血,微笑着倾身一口咬破金起范有些微红肿的唇,又用额头顶了他的以最近的距离对望着,一句低哑的我们扯平了之后就又侧了头吻上去,暴风骤雨般席卷着,亲吻中掺了血腥,一片肃杀。


3

小巷子四通八达,像是第二世界的迷宫,隐了一半的身子在黑暗里,却又有一半是通体明亮着的。

崔始源拉着金起范无目的地飞奔,碰散了小阿飞抽烟时垒好的啤酒罐,踢飞了one night stay过后带着男人体味的安全套,身后的脚步声凌乱着远离,连带着一整个世界了。

金起范终于甩掉崔始源的手,一拳上去,怨愤地说着滚。

崔始源皱了眉头。摊开掌心,赫然是金起范方才一直握在掌心的一小包白粉,少年的脸躲在小巷的阴影里刷地惨白,他几乎声嘶力竭地吼出声:

滚!!!!!!!!

吼累了金起范扑上去就想抢走那包粉,崔始源却收拢了手掌,那眸子里的光顿时生出无数尖刺和刃来,扎得金起范体无完肤。他用掌力压爆那包粉,仰首吃下,满眼戾气地看着金起范说:若要游戏,不如和我一起。


4

灰暗的灯光下,崔始源和金起范在床上做爱。

是将这世上极致的抽象具体化了的,男性肉体间的纠缠充斥了痛苦和隐忍,毫无美感得像是一场拉锯,却又是无端沉溺着的。

他们的游戏终于Level up,可惜他们选择的游戏存在着一个永远无法补完的巨大bug,除非停止。


5

u r my fate that I can not quit。


6

金起范躲在自己只有十坪的小房间里,手边是打翻了的水杯,沾了污渍的硬币,零星的粉,还有被扯得破败的圣经。

崔始源在门外疯了一样敲打他的门,金起范用足了力气却终究只吼出一句:滚!!!!!!!!!!
门外的男人终于放弃压抑,揣了门便冲入那气息糜烂的小屋,打横抱起缩在地板上浑身抽搐不止的男子冲出了这阴暗的巷道。

两个世界的抵触与交锋,终是被生生撕裂了一道口子了,奔跑中崔始源对怀中的金起范说:已经开始,便无法停止。


7

男人间的爱恋似乎更趋向于一种温柔而委婉的暴力,凶狠地喜爱着,剧烈地伤害着,却亦是决绝地否定了退路的,他们注定相遇,注定属于彼此,并拥了青春韶华与一腔热血斗胆地面对了一整个世界,说着任性的承诺,固执地不放弃纠缠。


8

大宅子是频繁出现在故事里的那种,立在郊野的边缘,却没有历经了兴衰的腐朽和不堪,金起范的房间坐北朝南,每日艳阳满铺,崔始源日日伴在他身边,笑得大败阳光。他们拥抱,亲吻,做爱,一切都朝了一个失控的方向进行着,这冒险和疯狂却又包了甜蜜的外衣,于是让人无法拒绝。

崔始源与父亲作对,并不多言语,只日日在他面前横行着,是有了断了所有的决绝的,这可怕的情感吓到了崔父,两人常常争吵,声音不大,却字字如利刃,激烈的对峙稀薄了宅子里的空气,却独金起范的屋子永远宁谧。

金起范第二十五次在深夜里发作,他咬了自己的舌,疼痛让他清醒,却又夺去他的语言,在崔始源不顾一切的怀抱中,他说:滚….


9

医院的白是带着冷静和肃杀的色彩,鲜血一遍遍被不留痕迹地擦去,有人诞生有人死亡,是不经了任何当事人同意的,医者仁心,却总是忤逆了很多人心底里暗藏的意愿,只出于一种所谓的正直便兀自替别人作着决定,而金起范的死亡便也是成了那许多不被允许的其中一件。

崔始源守在金起范床边,床头一束百合开得凄然。他握了金起范的手在掌中,不间断地亲吻着,说着:这次,你终于不能再叫我滚了…

金起范于是扭过头去不看崔始源,许久身体开始有了细微的抽搐。


10

三日后,护士看着眼圈深陷的崔始源公式化地说:金病人不见了。


11

金起范站在三十六层高楼天台边缘,半个身子探向那虚悬的高空,是仰了头张了臂膀啸叫着的,彼时崔始源就立在他身后十米处,眉头深锁,想要上前,却终是让双手握了拳狠狠地插进了裤袋里。

那啸叫声躲藏在风里散去,穿白底蓝条病号服的男子转身,脸上是一道道生生吹干了的泪痕,他张嘴想说滚,却被突然冲上来的崔始源凶猛地吻住。

受了伤的舌传来剧烈而庞大的疼痛,金起范却是甘之如饴了,他抬手拥了崔始源的肩背,突然就感到身后的空虚,于是一切终止。


12

暴力的开始与结束,始于血腥,终于血腥。

无法极致地拥有,无法放纵地享乐,这游戏的bug便是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13

直到生命终结。



End 08112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