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擦了一半的灰end

2010/02/18 02:05
擦了一半的灰
Story by miratea

1
崔始源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三刻光景,S城的冬天,因为过了立春的关系,较之三九时已暖和了不少。
金基范不在家。
崔始源有点小奇怪地歪歪头,然后伸手去裤袋里摸手机,可是没有摸到,又打开公文包翻了翻,还是没有,这才确定手机原来是被偷了,难得挤公车回家就被偷了手机,补卡麻烦死了…这么想着,崔始源走向厨房,发现吸在冰箱上的辛巴即时贴上没有新留言,最后一张还是半个月前的。然后他看到了厨房里被扔在流理台上、还是半湿的抹布,和窗台上擦了一半的灰,于是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想基范可能是去买菜了,或者去超市买日用品了,也有可能是去一条街外的书店看书了。
那家书店躲在一条小弄堂里,藏了许多市面上很少见的原版书和诗集,朝南的方向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边上放了几张小木桌,客人可以坐在阳光里一边喝店主人特制的手磨咖啡一边看书,基范最喜欢去那里。
只是…崔始源看了看窗外降落未落的日头,忍不住有点小委屈,我可是紧赶慢赶才把事情做完提早回家哎,范范你去哪儿啦?
2
崔始源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三刻光景,金基范坐在高中母校操场边的栏杆上远远地看年轻的高中生打篮球。
他不是喜欢运动的人,因为非常讨厌出汗,所以他宁愿在空调间里玩游戏。这一点上他和崔始源是完全不同的,那个大个子就算工作再忙,每周去健身房的行程也还是雷打不动的,他从大三的时候就开始这么练了,到现在那么多年下来,一身肌肉结实漂亮,一点都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他们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那个时候的金基范和崔始源都怀着对校园恋情的希冀,然后却是遇到了彼此,明明一开始的时候超不对盘,后来却不知怎么地在一起了,然后,一直没有分开过。
永恒啊、承诺啊,这些都是要经历了才能当真的东西,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口头许诺更像是空头支票,就算那张纸一直被藏得好好的,也还是空的、是没有意义的。
崔始源,金基范看了看拨不通的手机,我们的支票上有没有写字呢?
3
五点半的时候崔始源有点饿了,他为了赶工,午饭也没有吃——其实他常常不吃午饭,只为了晚上能回家吃金基范烧的晚餐,倒不是基范的手艺有多好,但是对于崔始源来说,这才是他每天辛苦工作的最高褒奖。
崔始源没有告诉过金基范,他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人生理想:找到一个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的女人,然后和她一辈子。之所以是“女人”,是因为他竖立这个目标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以后的事情。没有办法,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比如崔始源竟然会遇到金基范,比如两个人竟然会相爱,比如他们竟然能在一起生活如夫妻一般,一直过了那么久的时光。
熟门熟路地从柜子里拿出菜篓,然后把刚刚从冰箱里取出的新鲜蔬菜放进去水洗,其间崔始源还好心情地哼起了小调。
他不是不会烧菜,其实两个人最早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是说好了轮休的,可是后来崔始源完全接手了爸爸的公司,工作越来越忙,渐渐的就变成靠玩游戏赚钱的金基范全部包揽家务了,崔始源觉得很不好意思也很心疼,因为金基范虽然时间弹性比较大、也不用出门,可是因为职业需要,他常常要为了迎合国外服务器开放副本的时间半夜、凌晨工作,崔始源曾经提议请保姆,却被金基范以家庭构成特殊怕吓着别人拒绝了。
呵,想起金基范那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崔始源一边切着肉片,一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无论怎样,只要崔始源挤得出时间,他一定是会回家履行轮休职责的,因为,事实上那个“女人”只是他人生理想的一半,他的最高愿望,是找到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为他洗手作羹汤的人,然后和他一辈子。
4
五点半的时候金基范有点饿了,他抬手看了看表,想这个时候崔始源应该还没有回来。
崔始源公司五点钟下班,到家的时间应该是五点三刻,可是他通常要晚上三刻钟到一个小时左右,如果有应酬的话还会弄到更晚,直接睡在公司也是可能的。
他知道自己不该抱怨的,崔始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要感到不爽,他想要的是一个家,不一定要多富裕,但是每天晚上固定时间在一起吃晚餐,然后看电视,他甚至愿意每天为他做菜,但前提,这个人必须将自己放在心中的第一顺位。
看到一只篮球朝着自己飞来,金基范没有搭理,而是跳下栏杆径直朝着学校后门的方向走去,他好像听到来捡球的男孩子骂骂咧咧的声音,但他不在意。
翻遍这整个世界,真正能让金基范在乎的,也就那么几件事几个人,而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这个时间应该还没有回家的那位。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再那个家伙心里的位置,可是比较之下,他常常会觉得自己还比不上他的工作,哪怕是听着他一遍遍地说:我这么努力工作,只是想要让我们过得更好,只是想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别人不敢说三道四,不敢来干涉我们的爱情。
金基范在心里问自己:这样也不足够么?那么你还要什么呢?
你明知道那个男人不是池中之物,你明知道他为了你已经放弃很多,你明知道…你心里通通都清楚,为什么却心里却还是对他感到不满,难道是不爱了?
…怎么可能?
金基范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希望他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二十个小时是和自己有关联的,这难道很过分么?
5
崔始源把最后一道菜在餐桌上放好,窗外的日头也彻底没入了地平线。金基范还没有回来。崔始源在围裙上擦擦手,拿起挂在厨房墙壁上的移动电话想打给金基范,可是还没有拨号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是李东海。
李东海和他的同居人李赫宰是崔始源金基范的高中同学,他们都是在高中认识的,当年可都是学校里叱咤风云的大众情人,谁料最后竟是两两凑做了对。然后分别上了同样的大学,毕业后都留在S城工作,都同居了。
两对的窝隔得挺远,本来是想买近一点的,可崔始源为了住得靠近公司,所以才买了现在的公寓,这里原本是法租界,李家两口子无力承担这里的房价,两家这才住开的,可是尽管这样,他们还是约好了每个月聚一次。李东海估计就是打电话来提醒的。
“喂?”
“始源啊。这礼拜我们家请客啊,别忘了。”
“蹭吃蹭喝的事哪能忘呢。”崔始源有点意兴阑珊地和李东海开玩笑,然后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李赫宰无奈的骂声:小海,别动!待会儿坐下吃,都是你的!
“哼!小气鬼!”紧接着李东海就爆出一声怒喝,立刻又缓了口气,虽然还是气呼呼的,“始源,我没和你说话呢。哎,不说了,我们开饭了!”
崔始源笑笑,挂断了电话,也没放回去,就这么拿在手里走到餐桌边上坐下,看着一桌子菜,一个一个地开始按金基范的电话号码。
范范,我们也开饭了,你怎么还没回来?
6
六点钟的时候,金基范在天边最后一抹夕阳里看到了沈昌珉跑得极狼狈的身影,等到沈昌珉到了眼前,金基范忍不住对着他一头的汗皱了皱眉头,然后从兜里摸出餐巾纸抽了一张给他,说:“擦擦汗。”
沈昌珉好像被金基范嫌弃的表情伤到了,立刻哇哇大叫起来:“基范你怎么这样!?你那么嫌弃我出汗,始源哥你就不嫌啊,人比人比死人!”
被这么一顶,金基范一时间竟然也找不出话来驳了,沈昌珉说的是真的,崔始源超容易出汗,可是他现在回想起两人欢爱时崔始源汗涔涔的背脊,竟然一点都不觉得讨厌,反而哪怕是赤身裸体地和他紧紧纠缠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适。
站在S城夜生活甫将开始的大街上、面对着认识多年的好朋友,金基范竟然认真地想起他和崔始源的床弟之事,只是他却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还有点沮丧。
“吃饭去啦。”
“始源哥呢?我老早就想问了,你怎么没在家陪始源哥吃饭?”
“你始源哥忙的要死,昨天七点到家,前天六点半到家,大前天出去吃饭干脆没回来。”
沈昌珉听了却很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怨夫!”
“你才怨夫呢!”金基范恼羞成怒。
“始源哥这么卖力工作你还不高兴啊?你个懒人,天天在家里打游戏,有本事你也去找个日理万机的差事让始源哥守空闺啊!”
金基范嘟起嘴,不说话了。
7
晚上七点钟整,崔始源开始在S城的卫星电视台看全国新闻,饭厅里就开了一盏仿烛火的壁灯,灯光摇摇曳曳的,映着一桌子菜,都用塑料保鲜膜小心地封上了。
崔始源有预感金基范今晚不会早回来,但是他也有预感金基范一定会回来。这么想着,崔始源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金基范不在,所以他喝的是速溶咖啡,三合一的咖啡甜得有点腻,但似乎和他高中时提神喝的比起来已经改良过了。
新闻播到海地地震的时候,金基范拿起木桌上的啤酒猛地灌了一口,沈昌珉想拦,顿了顿还是收了手,自己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你说两个人在一起是不是会麻木啊?”
“基范你就是日子过得太安生了。”沈昌珉的评论很客观,但金基范就是听着心里不舒服。
“怎么安生了?我以前不会有这种想法啊,有这种想法就说明出问题了。”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沈昌珉夹了一筷子酸辣土豆丝放进嘴里。
“七年之痒。”
“你说什么?”刚刚过去一辆卡车,沈昌珉倒是真没听清楚。
“我说,大概是时候到了。”这么说出口的时候,金基范觉得心里紧了紧。
崔始源手抖了抖,撒了自己一身冷咖啡。
8
七点半新闻结束,崔始源又给金基范打了个电话,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他有点担心。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他开始无聊地猜想金基范可能在干什么。
可是一直到电话从绵长的嘟声跳转到急促的嘟声,他也没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平心而论,金基范不是一个任性的人,他几乎不和崔始源撒娇,也不会向他提要求,若不是崔始源很了解很了解他,真要以为金基范是勉强和自己在一起了。
想起金基范别别扭扭的表情,崔始源忍不住就笑了。
胸口的一大块咖啡渍已经干了,冰冷的僵成了一片,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但他不高兴去换,好像金基范不在的时候,他就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可是他却甘之如饴了很多年。
金基范是崔始源做很多事情的理由,几乎是他全部的理由。
他工作的时候经常会觉得倦怠,崔始源哪里是会安心办公桌写字楼的人,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坐在教堂的长椅上,闭上眼睛跟着唱诗班念诵圣经,那些故事几乎成为了嘴巴的记忆,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读到了哪里,可是心里却清楚得很,这就像他对金基范的感情,心照不宣的。
崔始源突然想起和金基范在一起的无数个缠绵的夜晚,气息不见急促,在空调间里也一样冰冷的四肢却渐渐回暖起来。
9
饭吃好已经是晚上八点,夜凉如水,不过在眼下确切来说是如冰,金基范刚刚喝了三瓶啤酒,沈昌珉想拦的,没拦住。
S城夜党茂盛,夜生活躲在角落里喧嚣,低调得不像这座城市的气质,金基范在这里待了很多年也不见适应,大约只有土生土长才能真正融入,至少他怎么都学不会哪怕一句这里的方言。
可是崔始源就不一样,他一直觉得崔始源是那种无论到哪里都能风生水起的人物,当年在故土如是,如今在S城亦如是。
有时候金基范会恐慌,毕竟身在他乡,但是只要有崔始源在,他就什么都不担心、不害怕了。
他不喜欢自己这么依赖别人,却无能为力地每日依赖者,以至于八个小时的分离就让他寝食难安,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他有时候会找沈昌珉曺圭贤他们出去压马路,多数时候是埋首于工作,但是什么都无法改变:只要他一闲下来,就会想到崔始源,就会想见崔始源。
“沈昌珉。”金基范站在马路上,“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他分开一段时间,我觉得崔始源老说干什么都是为了我,就是为了给自己像白痴一样替人干活找个理由。”
“你喝高了吧?”
“沈昌珉。”金基范往后退了一步,“他居然没给我打过电话!”
沈昌珉觉得自己非常不想搭理眼前的酒鬼。
“沈昌珉。”金基范再往后退了一步,“你干嘛不理我?”
沈昌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10
“喂?”
“昌珉啊,我是始源。”
“啊,始源哥,基范刚刚还…基范!!!!”
然后是轮胎剧烈摩擦柏油路面的声响,崔始源听到的只有这个。“昌珉。昌珉。基范怎么了?”他努力压低声音,不敢把嘴张得太大,生怕心从嗓子眼掉出来。
幸好昌珉没有把手机甩掉,崔始源想可能问题还不算太严重。
“我草。”沈昌珉缓过神来先骂了一句,“太没天理了,出了车祸还要自费打车去医院。始源哥,我们现在去中心医院,基范没事,就有点擦伤,你别担心啊。”沈昌珉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痛,“你得给我报销医药费啊,我保护嫂夫人有功!”
“沈昌珉!你去死!”
崔始源听到金基范的骂声,心终于放下来了。
金基范感觉刚才自己的头发丝擦过了汽车锃亮的外壳,那好像是一辆别克,没有崔始源的宝马好看,他想。
整个人被沈昌珉猛地推了出去,心却落地了。
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是在想崔始源,金基范于是不由得要开始怀疑,自己出门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忘记把心带出来了。
他想:崔始源,我对你的爱,原来就是擦了一半的灰。
11
医院没什么人的外科走廊上,崔始源搂着金基范的肩对沈昌珉不停道谢,沈昌珉手上打着石膏脸上却笑呵呵的,因为崔始源不仅替他报销了医药费,还送给他一张游戏展览的门票,附带一个新游戏千金难买的内测账号。
金基范在走神,分开的时候连再见都忘记和救命恩人说,他想尽快确认崔始源的宝马的模样,是不是比前面那辆别克漂亮很多倍,他好像有轻微的强迫症,思想会逗留在奇怪的地方很久,并且超乎寻常地执着,如果答案得不到解释或者执念得不到抒发,就会心情郁闷,不过这是在崔始源不在的时候。
“崔始源,你怎么没开车来?”左手拉着扶手,右手牵着崔始源的左手,金基范一边随着公交车车身的摇晃一边问。
“太急了,就没开车。”
“明明开车更快。”金基范就着食指相交的状态曲起一根手指,轻轻搔着崔始源的掌心。
“我拦了一辆摩的过来的。”
他们小区外的十字路口一直有几辆摩的在拉客的,大多是退役军人,穿着过了时的迷彩服每天风尘仆仆,金基范觉得很危险,不过因为他觉得崔始源不可能有机会去坐那个,所以从来没有告诉他自己的这个想法。
他本来想骂,心思转了几圈却收了下去,最后凉凉地说:“下次别再坐那个了,很危险的。”
崔始源也没多说什么,就简简单单地嗯了一声。
回到家后崔始源把满满一桌子菜原封不动地全部放进冰箱,金基范见了愣了愣,问他怎么不吃。
崔始源说你不是吃过了么。
金基范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崔始源笑笑,说:“你身上有股油烟味。”然后就关上冰箱门,“去洗澡吧,洗了早点睡。”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你手机呢?”
“被偷了。”
金基范有点心虚,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
“有点。”
“哼。”金基范不乐意了,“敷衍我。”然后就去浴室洗澡了。
12
金基范洗澡的时候崔始源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抽烟,他们家阳台在夜里看出去是一片黑压压的梧桐,小路上点了几盏路灯,车不多的,很安静。
他抽完一根烟,就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又抽一根。
崔始源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因为金基范不喜欢。你看,金基范真的是崔始源全部生活与生命的理由,可是现在,这一点却遭到了另一个当事人的怀疑。
他不禁感到有点沮丧。
“始源,进来吧,外面冷。”
崔始源转身过去就看到金基范站在卧室里,卧室温暖的灯光从他背后打过来,他看不清他的眉眼,于是就又有点恍惚了,不知不觉间已经回答了他:“你先睡吧,我再吹会儿风。”
这气氛有点奇怪,好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尘埃落定了一样,先怀疑的那个如今确定了心情,却轮到被怀疑的开始二次怀疑了。
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不管是大的角落还是小的角落,都在不停地循环往复着,纠结着相同的事情,烦躁着一样的心情,而这就是生活。
那天晚上崔始源在阳台上站了很久,金基范就躺在被子里,看着崔始源修长挺拔的背影发呆,发呆的时候他又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遇见他之前的,回忆中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想了很久才恍然发现,那些他觉得少掉的,竟然是对于过去的自己来说,要出现在将来的某一个人。
13
什么才是喜欢,什么才是爱,什么才是陪伴,什么才是幸福。
这些问题曾经纠缠了很多人,而一缠就是一辈子。
站在S城刚过立春冰冷的夜风里,崔始源的心安安静静地跳着,这天他提前下班烧了一桌子菜,全部一口未动,现在在冰箱里。
对于金基范的莫名出走,他有点不高兴,可是又生不起气来。
那天晚上崔始源在阳台上待了很久,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遇见他之前的,回忆中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想了很久才恍然发现,那些他觉得少掉的,竟然是对于过去的自己来说,要出现在将来的某一个人。
早上金基范一睁开眼,就看到崔始源在对着自己微笑。
“早点起来吧,今天要去东海家。”
“啊?…啊。”
“厨房的灰我帮你擦完啦。”崔始源咬了一口金基范的鼻尖,“居然活干了一半就逃家,胆子挺大啊。”
金基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脸红了。
End 100217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