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3好久不见的小三日记

2010/01/23 02:21
一模考高出一模一本线十分,囧,让我感叹下:老娘就是有前途啊!
什么人生目标都是浮云,富与贵才是人之所欲也,至于这个富与贵具体到现实生活就是实在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人当粪土有的人当黄金,我盯着一本线考基本上就是把人家的粪土当宝贝,个么我也有我的道理的(……)。
我这人没什么追求,属于九零后中典型的胸无大志,小时候还做做梦,现在满脑子就希望清风明月咖啡小说白纸电脑了,当然还要钱了,于是嫁个有钱人也是必须的。
过一辈子就这么过呗,没什么太在意的东西,就不至于失望,基本上我对分数都没什么持续时间太长的怨念,因为内心放了一杆秤,我用了多少功夫收获多少分数,以我目前的状态能考着这个分只能说我...真是太BH啦!(自抽)

小学入学还在眼前,一晃高中都要毕业了,读了那么多年书人却越来越堕落,不由感叹中国教育制度的...BH。腐化过程是很神奇的存在,看不见摸不找,至于催化剂则蔓延在周遭每一个空气分子中,基本上你只有迎接结果的份,说具体的话我就不由想起了当年入蓝家如今淡出的经历,毕竟折腾这种事情不适合我,我太懒了,跟着别人颠沛流离那不是我的性格啊。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真理,郑重点头。

刚才把个性签名改成不整容的棒子不是好棒子,我不是一下从哈韩变成反韩,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高丽棒子这个称呼(认真),多么喜感的名字啊!何况那话确实符合客观事实,关于李赫宰有没有整容我纠结了很久至今未果,虽然我用年纪大了长开了这种说辞来安慰自己,但...怎么听都很扯。
我不是反对他们整容,只是数学题做多了习惯把问题推广到一般化...好吧虽然通常最后一大题的最后一小题我都是直接跳过的= =,说回到一般化,我不是反对他们整容,我只是觉得我喜欢了半天的是个假人这点有点难以接受。
暑假的时候写了如是我闻,最后那句我认真地相信了一个笑话是抄了人家的个性签名,貌似是暗粉的姑娘?大概吧。很喜欢这句话,没道理的,大概内心里对世界有一份不宣的认知,潜移默化着不停重构着对世界的认识,而重构的过程中便开始渐渐疏离与不再相信。
哎,是我白痴,是我贱,去相信摄像机拍出来的东西。

历史考得太差,老师愤怒了,这几天天天沉浸在历史的海洋中...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军事和司法的权利渐渐回归中央,等级代表会议则掌握了国家赋税的批准权和分摊全,市民阶层的要求和利益开始受到重视...之类的。每天背,我们班选政治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每天折腾到晚上十二点,一边听脑残们打电话到越夜越动听讲述自己的恋爱史一边背君主立宪和启蒙思想,何其销魂的人生...
回归到主题,我果然是贱,不逼着我我根本不会去背书= =
我的理想状态是有人对我专制,然后我半推半就着完成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如果不管我...后果不堪设想,当然这种情况下我也会过得非常爽就是。总之我就是能让自己哈皮到,不论日子多么无聊,摊手。

顺带便:这两天看蜗居,主流意识形态的价值观被彻底颠覆,精分中。
我啥都不想干怎么办?
有好的耽美文请告知,手机号码熟悉的人都知道。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