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110大多数和安乐

2009/11/10 20:24
今天看到黄舸的新闻,突然就悲从中来,我老爸看着我一副用眼泪下饭的样子安慰(?)我说这世上可怜的人多了,然后就说他住院的时候对面病房住了一个二十岁不到的男孩子,骨癌,一整条腿都被切掉了,他妈妈本来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那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不在,我老爸经过的时候看到他坐在没有开灯的病房里发呆,就瘸着腿过去帮他开了灯,结果那个男孩子却用很轻的声音说:叔叔,我不要开灯..
老爸说那个男孩子的瞳孔好像没有聚焦了一样,死气沉沉的。
总结是:这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

我还是感觉很难过。
黄舸的新闻前面就滚动播出过,但吃饭时放的那一段多加了对他的采访,那个男孩子坐在轮椅里说我对身边的一切都怀抱感恩的心,感谢让我又度过了一天,又看到了日出,又看到了新一天的风景,他还说我一直想对爸爸说对不起,可能要选择一个时机大方地说出来,还说我想要给爸爸一个交待,让他知道他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
我真的是无法想象他的心情,连想到死亡都会害怕的我要怎么去理解他的心情呢?明明是那样的身体了却还想着道歉,来到这个世界上变成了如今的模样,究竟是谁欠了谁的?
还有那个失去了一条腿的爸爸的病友,我爸爸从关节病严重到走路都很困难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常常抱怨,如今从医院回来却是好了很多,腿好了是一点,但我总觉得去过那样的地方大约对很多事情也就安心了。
人类就是如此自私的动物,没有办法的,只要想着还有人比自己苦,心情就会平复。

三联新闻周刊这期的封面专题是打盹一族,一群养鱼养花弹古琴做蛋糕的非典型城市人,我是一直想过这样的生活的,那个蛋糕师说在之前的三十年生命里我已经经历了所有应该经历的事,现在也是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

我好像一直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没有办法,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一点得天独厚,毕竟天才太多,我不过是普通人之一——顶多是一个自以为不普通的普通人。我能做什么呢?何德何能呢?那时候我对船说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一直都这样想的,但是又矛盾了:如果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谁又来看重你呢?所以,还是傻子最好吧。
容易认真是不好的,太不容易认真也是不好的,我总是相信不该相信的东西,却无论如何无法对所谓的注定动心,我的语文老师在批阅我随笔的时候说:人的命运常常是注定的,只是你看不见罢了。
我大概其实是知道的。

哎...好好读书呀!女人!抱头。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在我看来,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才是正确的,或许会太不客观,可是,自己总是最了解自己的,所以啊,你要相信自己!决定的理想就要完成他,人生是自己的。



= = 你要坚信人发挥一定的主管能动性是可以改造世界的……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