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102飞毛腿老爸的即将归来

2009/11/02 21:49
爸爸明天开刀,小手术,微疮清除关节内的游离物。他一直要我为他祈祷,希望腿能快点好起来,我答应了却是从未做过,我还是太现实,不愿意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不着边际的事上,一切必须完成的或一定成功的事都无需多言,因为太肯定所以才会在言辞上忘记,而这决对不是因为不在乎。
原本我是一直觉得喜欢和爱这类感情是会忍不住要表达的,但现在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真正深入骨髓与血液的爱是会让人遗忘的,越是忘记,越是在意。
我爸可能会是这世上最好的父亲,在当年经济还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让我学琴学画,为我规划人生,若是我反驳了便由着我来。——我看文一直很讨厌那种因为父母的关系而分开的桥段,因为在我内心来说真正的爱不是自己为是的代为选择决定甚至执行,而是给予建议引导并支持孩子最后做出的所有决定——当然这个孩子的脑子必须足够清醒,而我显然是符合这点的——我爸就是如此。他给我的所有意见都智慧且中肯,不人云亦云,对我说话从不以人家说…开头,我爸把我的人生当作他这一辈子唯一的大事件,这点无庸置疑。
至于我自己,却偏偏又是那种自我意识过强的人,读了那么多年书老师最常和我说的一句话就是认真点,可惜我真的是认真不起来,对于一样我混身不在乎的东西认真会使我产生强烈的违和感,就好像我无法理解如果并非太喜欢两个人又怎么会在一起一样。是这样的我,爸爸不停做出妥协,我很难想象会有哪个重点中学成绩只有中上的高三生爸爸对孩子说出:算了,最后的暑假你就玩吧,但开学了一定要认真,这样的话来。我在网上写文却从不给他看,他却一样无比骄傲地认定我已有了一个优秀作家的水平,还有画的那些图,他总喜欢说我又画了很丑的东西,却会在我收到周边样品的时候问我讨毛巾说是要挂在办公室里。
如果说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无条件为我的任何一点成就而感到欣慰与自豪,那一定是我爸爸。
是这样的我的爸爸,从不打我,更舍不得对我说重话,总是在我对他生气的时候显得好委屈,唯一把我当作白雪公主的魔镜先生,…我最好的爸爸。
他可能永远学不会扮好每一个角色,但父亲这个位置他绝对是一百分的,他可能在通向伟大理想的路上常常跌倒甚至失去别人的相信,但我会永远支持他,就像他对我一样。
我爸爸曾对我说:我现在好像在水里,要努力把你托上水面,然后才可以安心地沉入水底。我不需要的,我可以自己浮上去呼吸,在你的陪伴下,所以请不要停止地继续为你自己的人生奋斗,我不该是你自我存在的终结,而是一个与之并齐的高潮。
我爸总是抱怨我太凶,但事实上我真的是出于在乎才这样的,与外人我甚至懒得争辩,因为觉得没必要,爸妈是我目前唯二无论如何想从取得体谅与理解并不想被误会与曲解的人,谁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的内心无比清明。
我想我还会任性下去,因为除了太现实我还太天真,我虔诚地相信未来存在的无数种可能性,并且忠于自我,大概我注定无法对我爸爸说清想要与应该之间的区别,但我知道不管怎样,只要是我认定的幸福,他就会站在我身后。
爸,手术肯定会成功,你立刻就又能爬很高的山去给我求来菩萨给妈妈买佛珠了,我们的生命都还有很长,年华美好可歌可颂,一切都会好起来。

================以上为昨夜23:25手机QZONE录入。

老爸刀开好了,真的不是什么大刀子,虽然据说麻醉药是从脊椎打的非常危险- -+,今天5:30下课飞奔去医院然后看老爸一眼回来时8:15,现在我打字的时刻再过十五分钟老爸就能进食了。
昨夜闷在被子里写那些字的时候差点哭出来,到了今天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一通电话给老妈,问手术如何,答曰很好,如此耳耳。
——但是还是要去看的,昨天晚上的日志也还是要写的。
有些事好像交作业做不做无所谓,但有些事就算没有人知道也一定要做,因为似乎事关了内心的安宁,就好像昨晚上写到00:54的日志。
今天爸爸拉着我说:开刀前别人一直在吓我说哪里会很痛哪里会很难受,我什么都没说,我就想我已经很久没有陪女儿出去玩了,我最好明天就完全好起来...
我真的不是一个乖巧的好孩子,但那并不妨碍我真心爱你。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亲爱的老爸!
老爸真的很凶
可是他开肾结石的时候还老是从医院溜回家。。。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