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聚光灯下没有永恒与忧伤tbc091025

2009/10/25 22:59
然而这个渐进过程的太过细微,直接导致了我一直到看见沈昌珉空降练习室,坐在我平时一直坐的位置和金基范聊的愉快,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金基范对话超过五个字了。
“始源你呆在这里干什么,哎?那不是沈昌珉么?”突然有人勾住了我的肩膀,我略一回头,是同练习室和我关系算很好的一个练习生。
“他也是我们练习室的?”
很奇怪,他眨眨眼睛看着我:“原来你不知道?”
我也眨眨眼睛:“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他很能吃,很聪明,很帅,音很高,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哎!”他一拍脑袋,“漏了关键部分呢!他去忙考试了,请了一个半月的假,正好和你进公司的时间错开。”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个瞬间眼角捕捉到了金基范投来的目光,可当我随着他的目光追回去的时候,他又低下头一边游戏一边和身旁的沈昌珉说话了。
我楞了一下,呼吸有了一个瞬间的滞停。
我并不了解这种感情的缘由与来去,自然无法将其命名,只是在这一刻突然承受着的时候感到了巨大的不适,虽然这不适从发生到结束大约连一秒钟光景都不到。
我长舒一口气,再看向金基范沈昌珉的时候心绪已经没有了先前那样巨大的波动,我于是迈开步子准备往远离金基范的角落走去,却在半路经过希澈哥身边的时候被叫住,希澈哥盘腿坐在地上仰着头看向我说:“你准备跑去哪里?”
我略有些尴尬地顿住脚步,下意识就向金基范那里瞟一眼,却发现后者并没有对这里发生的对话报以任何的注意,仍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和沈昌珉说着话,我确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可又忍不住觉得心里有点酸。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到S.M.练习一个多月,最长久在一起的人应该就是金基范了,现在毫无征兆地就被赶到了局外人的位置上,像是被击碎了大梦的堂吉诃德。
我在希澈哥身边坐下,希澈哥立刻就不客气地把我当做沙发靠了过来。
“喂喂,是不是觉得自己被甩了?”
“啊?”
“不要和我装傻。”脑袋被敲了一下。
我委屈地看着希澈哥:“哪有什么甩不甩的,人家只怕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让我上位的意思吧。”
“哟,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听着希澈哥肯定了我自暴自弃的话,原本已经被压下去的委屈一波一波地涌上来。
“我看你过得挺好啊,抱抱这个抱抱那个,不缺基范一个嘛。”
“什么呀…”
“那你这么委屈干什么?啊?就是小孩子的独占欲!快给我过去打招呼!蔫在这里像什么样子!”说着就伸手将我一把推开,我好不容易稳住重心,转身看看希澈哥,又看看那边的两个人,再回过头来看看希澈哥,犹豫间希澈哥眼里的光竟已凛冽到骇人的地步,我被吓到呛,咳嗽两声立刻起身朝金基范那里走去。
哎,我这又算是什么事呢。
“始源哥是吧?”谁知我一走过去,那边被我腹诽很久的沈昌珉就笑着和我打起了招呼,身边的金基范则瞄了我一眼,可是我一看过去,他的眼神却又立刻移开了。
“啊?是。”
“我叫沈昌珉。”我能感觉到金基范又在看我,可惜察觉到他目光的时候我正看着沈昌珉说话,等追回去的时候他却又在玩游戏了。
“噢噢,我知道。昌珉你好。”又是一眼,这一次我不管了,死瞪回去。
“基范和我说这两天一直和你在一起,我还在想你怎么都不过来,笑他自作多情呢。哈哈哈。”
沈昌珉说这话的时候金基范正好抬眼瞄我,于是就对上了我瞪着他的视线,目光相接的瞬间我看到他一张可爱漂亮的包子脸稀稀疏疏地红起来,突然地,好像阴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天终于放晴一样。
谁料到之后却是事态直转,金基范埋头游戏,我和沈昌珉反倒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就熟悉起来,到最后竟脱线地以元彬金城武相称,至于这一双封号一直沿用到很久以后,东方神起和SUJU相继出道。
午休的时候,隔壁练习室一个长的极漂亮的男孩子跑来找沈昌珉,走到半路却好像是因为希澈哥说了一句什么话,眉毛一挑就停转脚步朝向了他,开掐前还不忘给沈昌珉扔一个眼神过来。
“哎,在中哥真是…平时挺和气的人,一见希澈哥就吵架。”沈昌珉笑得无奈,摇摇头起身,“你和基范玩啊。”然后就向两个女王走去。
我朝着他点点头,见他转身才忍不住耸了耸肩,倒不是冲着他前面那句话,而是因为后一句,——和金基范…真的玩的起来么?抱着这样无奈的想法,我略一转头偷偷瞄一眼身边的人,却谁料竟是直直地撞上了他探究的目光。
我一直从内心里觉得,金基范有着一双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那是和金希澈金在中的猫眼不同的,一双不大然却清澈安宁的眼睛,他的双眼皮微微隐匿在眼睑下,虽不似钟云哥凤眼上挑,却一样有着叫人欲罢而不能的风情——至少叫我。
这样的一个男孩子,配上这样的一双眼睛,仿佛是再妥帖不过了的,我常常在他的眸光里静默下来,那是和圣经一样能让我的整个世界归于无声的存在。
金基范看着我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很快又低下头去开始玩手里的掌机。看着重新出现在眼前的小半个发旋,我不由为自己内心涌起的强烈地想与他讲话的念头而叹息,并未经过多剧烈的思想斗争,我便缓慢地挪动了身体朝他略靠近过去,这种内心里的愿望介于潜意识与明确意志之间,从我们初见便一直陪伴着我。
——真不知究竟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基范…”
“嗯?”
其实开口的瞬间我并不清楚自己想要说什么,然而金基范过快的反应更加噎住了我,接下去谁都没有说话,我们之间的气氛于是又安静下来。
金在中还在和金希澈对掐,声音完全被淹没在练习室的喧嚣中,被忽略的沈昌珉只好笑着作陪,至于韩庚则一脸迷茫地左看看右看看,我暗自想象他此刻内心的纠结或许并不少于我,然而他是在为异地求生而纠结,我呢?
抱住腿,侧头靠在膝盖上,我看着金基范漂亮的侧脸微微地思考着:我内心庞杂而细小的纠结其实来自于何方?
“怎么了?”金基范大约是一个ROUND结束,竟大慈大悲地抬起头来把时间匀给了我,这让我不由有些受宠若惊。
“没事。”
“……”
“基范啊…”
“嗯?”
“我怎么觉得…”我看着他一双好看的眼睛,“我们好久没有说话了呢?”

如果生活是一幕剧,那剧本出自谁手?如果我偶尔忘记了与你对手戏的台词,那你是不是可以主动加戏来到我面前呢?很久以前在中国的时候,教授教给我一首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我是很喜欢的,中国人从来有一种让人焦躁的含蓄,像是宁愿把一句话含在嘴里藏在胸口捂到发霉也好过将之剖白,很久以来,我一直无法理解这种做法,所以格外喜欢这首诗的难得直白,——直到遇见金基范。
2003年的春天,希澈哥在大排档的灯光里说:分离是一直在发生的,而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却是一直到2005年的秋天,我才清楚地了解到其中的涵义。
那个秋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当然这是在别人的眼里,对我来说那些大事在发生之前其实已经经历了非常漫长的蛰伏期,这个蛰伏期有着巨大的消耗力,生生消磨完了最后事件爆炸的威力。
是在05年的头上,公司第一次把我们12人聚集在一起,宣布我们将以super junior的名字组合出道,可以预见超大型男子组合的名号会为我们带来多大的注目度,这是一个难以形容的重压,然而对于彼时的我们却实在不值一提,太长久的忍耐与摇摆已经把所有多余的心情扫到了一边,于是剩下的心无旁骛足够帮助我们对抗所有的一切。
那之后经历过换人风波,因为俊英的事韩庚哥还消沉过一阵子,我试图安慰,却深知这言辞无论如何都无法到达心底——有些感情无法与人分享也无法凭空假设——看着韩庚哥那时落寞的样子,我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俊英的事还没彻底过去,我就再一次被叫去了老师的办公室,与上一次不同的,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那时候东方神起出道已经一年有余,因为是公司为萧条的娱乐界打入的强心针,所以一直重视有加,迅速成长的他们早已不能用一句小有名气来形容了,也正因如此,当时的练习生们知道我们要出道后,看我们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混杂的情感,好多次我想告诉他们不用这样焦躁,却深知若是说出了一定会被当成卖乖,便索性缄口不言,好在确定出道后我们换了练习室,否则若是让人知道我一周内连着两次被召去老师办公室,势必会掀起流言蜚语的又一轮高潮了。
“始源啊,会不会是通知你要换人啊?”走出练习室之前东海笑嘻嘻地搭上我的肩。
一边的英云哥一拍东海的脑袋,说:“你小子说的什么话啊?”话锋一转,“肯定是这样的嘛!”
我没往心里去地笑笑,继续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去上厕所回来的基范,他不知道我被叫去办公室的事情,于是歪着头有些奇怪地看看我,大概是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轻声问我怎么了。
我扬手指指几乎要消失在走廊转角的老师,耸耸肩。
“哦…”他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这时隔壁练习室的门被人打开,两个男孩子说着话走出来,一个人见到我们就噤了口,另一个素来口无遮拦,以前倒是和我关系不错的,一挑眉道:“哟,小两口说话呢?”
我第一反应是去看金基范,同时他也抬起头来看向我,两双眸子撞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出现太大波澜,我心里突然一热,动作快过意志地伸手揽过基范,对着那人微笑道:“既然知道,那还不快回避一下?”话音未落一阵痛感就从腰部袭来,我死撑到那两人彻底走开,才放开箍着金基范的胳膊,委屈地撅起嘴看向他。
“哼。”金基范看都不看我,一侧身就要进练习室,原本豪迈的脚步却是立刻就停下了,我奇怪地回头,便发现练习室里一众哥哥弟弟都定定地看着我们俩,我忍不住因为他们的八卦之心而失笑,结果是又被金基范瞪了一眼。
他估计永远不会知道,那时被瞪的我其实很不合时宜地在想:哎,这小孩瞪人的时候真是好可爱。
那一次我被通知去中国参加电影《墨攻》的试镜,原本只要负责老师告诉我就好的,却因为是一部中日韩集体参与的大制作,对打向亚洲市场非常有利,所以李秀满老师才特意找我去亲自说。
利弊权衡在我心里自然是有着一把尺的,我常常笑着并不是因为不明白,只是觉得内心里的挣扎没必要统统告诉别人知晓罢了。
回到练习室的时候大家还在学习TWINS的舞步,我照例是站在基范边上,默默地跟着老师跳起来,基范跳着跳着就挪近了我的身边,看了看我却不说话,我知道他是想问我什么事。
我用口型告诉他,我要去试镜。
因为是和演戏有关系的词语,所以哪怕是口型也能轻易了解,我们两个都想成为演员,私下里谈过很多相关的问题,各自也接拍了一些剧,所以有一点心照不宣的意思。
他眨眨眼,问我什么剧。
“金基范崔始源!你们俩干嘛呢眉来眼去的!”结果我还没回答,老师就一声骂劈头盖脸地下来,把我们俩一下就砸蔫了,至于我们亲爱的未来的队友们则一个不差地都在偷笑,啊西…真是的。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哎哟。。。
话说高三考试天天有
但是我还是要向你哭诉
我要考试了555
上帝保佑
阿门
昂。。。
要降温了。。。
添衣服啊。。。



Re: No title

摸头,我能不能幸灾乐祸地笑几声先?
噗,不要抽我...

今天寒潮标志也出来了,好神奇,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囧

你也要注意保暖,虽然有猫皮大衣-v-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