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宿命论end

2009/09/05 19:41
宿命论
Story by miratea

1
我认识金基范的时候是小四,那天班主任突然心血来潮换位子,我于是就和沉默寡言的小闷葫芦成了同桌,再然后因为学校是九年制的关系,初中时我们还是同班并RP地继续同桌,高中还是同校同班同桌这件事我都不好意思再用RP搪塞过去了。总之到现在我们俩不知不觉也认识很多年了。
以后很多人羡慕我见证了一个美少年的长成,但我不得不说,对这小子我实在是一点兴趣没有,要说一路长大在我眼中他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是从小闷葫芦变成了大闷葫芦。
我甚至很讨厌这个家伙,因为他抢走了我唯一喜欢的男人。
嗯?哦,忘了说了,我叫靡剪,男,金基范叫金基范,男,对,就是这个身为男性的金基范抢走了我唯一喜欢的男人。
2
我喜欢的男人叫崔始源,男性,为什么一定要说明这点呢,因为我现在的爱人叫颜舟,女性。总之我一直很相信宿命这东西,如果不是它在捣乱,为什么我们俩厮混那么久却没有RP地变成青梅竹马,绕了一大圈到最后他从直的变成弯的,我却从弯的变成直的了。
话说回到我喜欢过的男人。
崔始源是那种放哪里都会自己闪金光的角色,其发电量绝对比毛爷爷或天安门高,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在一个昏暗的后巷,然而明明是那样的环境里,我却无比确定这个男人值得我喜欢,他太值得我喜欢了。
可是我做了一件蠢事。
对,人在回想的时候常常会发现自己的某一个决定彻底改变了历史的发展进程,当然不是说穿越了,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儿。
是高二的秋天,我正巧和金基范一起回家——其实我们平时从来没有一起走过,甚至我们俩zen zen不顺路,那天他是因为要去买游戏才和我一起的——现在想起来那可真TM是宿命啊。
总之就是在高二秋天那个宿命的下午,我们遇到了宿命的人,然而在遇到这个宿命的人之前,我们宿命地被拗分了。
崔始源当然不是那个拗分我们的人,他是来英雄救美的,可是我慌过了头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事变动,一睁眼就看到崔始源高大的身影站在我们面前,我看着他用颤抖的声音说:“劫色…不能劫男人…”
真是太蠢了!
就在我话音将落未落之时,巷子外驶过一辆车,大光灯一晃,就在我看到崔始源的脸并决定喜欢他的同时,我听到他从善如流地说:“行,那我就不劫你了。”然后笑眯眯地抱起不知何时磕着脑袋的金基范离开了巷子,消失前还不忘对我说:“小朋友早点回家吧。”
那一刻我多么想叫出来:大哥,你还是劫我吧!!!可惜了我的眼前却只剩下风萧萧兮易水寒..
3
其实娇妻在怀,我对崔始源的怨念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在这里碎碎念不过是想要找人倾吐而已…
你说这事儿我能和谁说啊?和金基范说我对你男人心怀不轨很久了?对我老婆说我以前喜欢男人?还是对爸妈说您儿子其实是个同志?这情况不论是以前还是以后都是说不得啊!
好,接下来继续讲述崔始源和金基范宿命的故事。
那天晚上金基范到底被崔始源带去哪里了这并不难猜,磕着脑袋还流了血能去哪儿?但是为什么第二天他没有来上课这件事我就不知道了。
那天老师让我把作业带给他,也没问我和他家住的近不近= =+,然后我就去了。
金基范是个小海归,和他表哥住,爹妈都在大洋彼岸待着呢,可是我绕了一大圈路跑过去却吃了个闭门羹,就在我出离愤怒准备踢门泄愤之时,身后传来了金基范的声音,他说:“靡剪你干嘛呢?”
我说:“我没干嘛预备踢门呢。”
“……”
就在我们俩僵持不下的时候,崔始源出现了,他走过来自然而然地搂住金基范的腰对他说:“不是让你在楼下等我么?”回应是手被拍掉附加一句恶狠狠的:“你谁啊我等你!”
我发誓!那绝对是我和金基范同学同桌那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他用那么…娇羞的表情骂人,无论是形容词还是动词都是我第一次看到在他身上发生,所以非常识时务的,我把到了嘴边的他不等你我等你给咽了下去。
哎,谁让朋友的男人不能抢呢!
好了小船不要抽打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老公我了!
金基范的表哥当然不在家,他只好摸出钥匙开门进屋,很不巧我错过了他对我说别让崔始源进门的话,于是很乖巧地留了门给身后英俊的男人。
为此崔绅士温柔地对着我笑了笑,一时间春暖那个花开…
三人挤进金基范的房间之后,我把作业一本本拿出来放在他的写字台上,崔始源则优雅地在金基范的床上坐下,然后我就看到金基范脸红了,可是他却故作镇定,完全无视身后已经躺倒的某人,咬牙切齿地听我说完作业,就一手推着我一手拖着他往门外扔。
我一边嘴里叫着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一边在心里暗爽:这样就能和崔始源单独相处了,结果像是听到我不良的OS了一般,出门的最后一刻金基范居然一把抓住因为惯性前冲的崔始源,顺手将我推出门外甩上门。
……看着紧闭的大门,我不由地在心里想:金基范,原来你用两个不同的动作是埋下了一个伏笔= =+。
4
如果崔始源君有什么纠结的身家背景,可能故事会说得很长,但可惜没有,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只是因为生相比较老——没错,他就是那种二十岁是三十岁的脸,三十岁是三十岁的脸,四十岁还是三十岁的脸的人,有可能到了五十岁也还是老样子——而让人觉得深不可测,但我以我的RP发誓,崔始源的城府绝对没有他那双酒窝深。
所以没有城府的崔始源才会将约会地点选在嘉年华,而让我们愈发确信此人无城府的,是他居然同时邀请了我和金基范两个人。
我说=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好了,不提这个,我知道你不知道= =+。
说起来,那是嘉年华第一次到这个城市来开园,他无疑完美地诠释了一个古老的中华成语:人山人海。
现在再回想起那日攒动的人头,我不由在心里默默地想,如果当日是金基范被冲散,那故事的结果就是源靡,如果被冲散的是我,那故事的结果就是源范,如果被冲散的好死不死是崔始源,那我们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显而易见的,可能一和可能三都被现实无情地叉掉了。历史的洪流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他成就了这个故事的结局。
那天在嘉年华,崔始源始终拉着金基范的手,我看到我们别扭的闷葫芦君试图挣脱无望,然后心安理得地靠进了崔始源的怀里,后来人越来越多,崔始源索性把金基范揽在了胸前,用身体折出一个角落护他周全,而我呢?只能咬着牙死死跟在两人后面,看着金基范的身影从六分之五到四分之三到二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到完全看不见,以至最后产生幻觉现在只有我和崔始源两个人。
你问我为什么死命跟着他们电灯泡?屁!我不跟着他们你们有八卦看!?
话说因为人实在太多,大型游艺机前的队伍几乎排成花卷,崔始源于是决定去鬼屋,然而事实证明天下小攻一般黑,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铁证是:鬼屋前的队伍之长登峰造极。
地点转移的整个过程里,金基范几乎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我说你倒是挺享受啊…
在鬼屋前排队的时候崔始源问我们要不要喝什么东西,终于出现的金基范同学小脸通红地说不用了,我说我要喝咖啡,崔始源于是笑着离开了,我强压下自己跟着他去的念头,心想我和金基范在一起总比放他们俩独处要好,可是世事难料,我身边某以别扭著称的闷葫芦居然拉住崔始源的衣角,说:“我和你一起去。”
就这样,我被人为地冲散了。
难道在谈恋爱的人眼里,人类和坨坨是没有区别的么= =+?
后来我们排了二十分钟的队才进的鬼屋,我死死地踩着崔始源的步子低头走,不怕告诉你我其实是那种胆子很小很小的人,然而这样的后果就是我清晰地目睹了崔始源的爪子调戏金基范的全过程!
…咳咳,我好像有点鸡冻。蛋腚,蛋腚。
他们俩一开始是拉着手的,然后先是上演了金基范消失的全过程,持续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又上演了完整的逆过程,原因自然是某人突然发现这样不太和谐的关系,但是随着某只鬼怪的出现,金基范又开始向崔始源怀中移动,而这时也是崔始源的爪子第一次搭上金基范的腰,至于他的另一只爪子,虽然我看不到,但我觉得应该是护在金基范眼前,甚至有可能盖着他的眼睛,就这么走了一阵,我突然看到崔始源放在金基范腰上的手开始了小幅度的揉捏,对,就是揉捏,就是色情的揉捏!咳咳..不好意思我又鸡冻了。崔始源揉捏的时候金基范明显抖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又往崔始源身上靠了靠,其实他们已经完全黏在一起了,但他真的又靠进去了一点,真神奇啊…
再往前走了一点路,崔始源本来放在金基范后腰的爪子一点点移到了侧部,然后我就看到金基范的爪子突然出现了,搭在了崔始源的大手上,然后…十指相扣。
再然后,再然后我们就走出来了。
不好,貌似我同人男的本性流露出来了…
5
游乐园事件之后崔始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当然了,没有出现在我面前不代表他没有出现在金基范面前不是。
我怀疑是我的同桌闷葫芦君对崔始源下达禁令不许他来学校,可惜了我少了那么多近水楼台的机会…
嗯?为什么说少了?因为还是有的啊=v=。
在说近水楼台之前,不得不提的是我和金基范之间发生的一次谈话。
在叙述的过程当中,我始终没有隐藏自己对崔始源的热爱,我也并不想掩饰挖角的企图与动机,然而我这人就好在有自知之明,所以在看到金基范貌似若即若离实际恶狠狠的眼神之后,我完全地收起了自己的狼子野心。
可是那一天,我忍不住了。
我们俩在一起吃午饭,我问他,我说:“金基范你不打算来个纠结?”
他说:“啥纠结。”
我说:“比如离开崔始源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比如他爸妈不爽你了你跑去国外躲起来,比如你找个女人男人试试他真心…”
闻言金基范很冷静地打断我:“然后呢?我走了你上位?”
一瞬间好像衣服被人扒光站在寒风瑟瑟当中一样尴尬,我看着金基范用力扯动嘴角干笑三声呵呵呵,然后说:“哪有啊,我们俩关系那么好何必为了一个男人..”
“是没必要。”金基范往嘴里塞一口萝卜,问我,“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
我大窘,这么难以启齿的秘密都被他看穿了,闷葫芦果然是闷葫芦,卖的都是些惊天动地和普通葫芦不同的药。
“你以为我和崔始源才认识没几天?”
“不是咩!?”暴露了…
然后金基范就对我说起了他们的故事,其实也没什么,就说崔始源其实是金基范他哥的朋友,金基范他哥为了赚外快把房间租给了崔始源,自己则去情人家呆着,就这样,金基范和崔始源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这么没料!?”
金基范很鼻屎地看着我:“你果然肥皂剧看多了。”
于是这下你们知道为什么这次谈话不得不提了吧?因为谈话的结果zenzen扼杀了我近水楼台挖墙角的计划。
好吧,我是正直的人。
6
后来我才知道,什么宿命啊,那天金基范本来就和崔始源约好要去买游戏的,我们被拗分被他找到也是必然的事情,毕竟我们被拗的巷子就在游戏机店隔壁,而且一眼望穿。
但似乎又不是这样的。
就好像我注定要和金基范在一起长大,然后金基范注定会遇到崔始源并和他相爱,最后注定要由我来告诉你们他们俩的故事,还有很久以后注定我会遇到我亲爱的老婆颜舟。
都是宿命啊…
不能继续往下说了,要是让金基范看到我照实情把他写的那么受,他会抽飞我的。
就这样吧,各位回见。
End 090824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