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无可奈何三行诗end

2009/09/05 19:40
无可奈何三行诗
Story by miratea

某日SUJU内部外部皆公认的女王金希澈突然急下诏令,将假期中四散全韩各地的十三子叫回宿舍集合,原因未明。大家虽然觉得金希澈平日里起伏脱线,但料想他不会拿假期这关系民生的大事开玩笑,便尽数在指定时间回到指定地点。
而在这十三人中,远在济州岛的崔始源回来最晚,他一进宿舍,和已经在客厅里坐了一圈的哥哥弟弟们打过招呼便直奔厨房,自然是因为此乃庚澈二人之所在了。
“哥,回来什么事啊?”崔始源左手金希澈右手韩庚热情地打着招呼,韩庚身体被勒后手还努力地用锅铲够着锅子着实不易,可惜身边一个女王殿一个王子殿都不是体贴的主儿,他只好在内心里默默哀叹自己的遇人不淑。
金希澈斜崔始源一眼:“上次我们去吃饭,你干嘛去了?”
“哈?”崔始源眨眨不输金希澈的大眼睛,在女王的威慑力下只好强逼大脑加快转速,立刻说,“哦哦哦,那次我不是和朋友打桌球去了嘛。”
“朋友?男的女的?”
——插播,完全被排斥在对话外的韩庚却仍然痛苦地保持被崔始源勒住的姿势,zen zen苦不堪言。
“男的女的都有啊,呵呵,是联谊啊。”
“呵呵,联谊哦。”金希澈笑笑,突然一个巴掌拍在崔始源脑门上,“联你个头啊!难得我们有空基范也有空聚餐你去联谊!?脑子坏了么!?”
听到某个名字,崔始源楞了一下,终于松开了禁锢住韩庚的手,捧着脑袋陷入了沉思。金希澈也不理他,拍拍韩庚被勒痛的脖子就出去了。
半天,韩庚终于语重心长地说上了今天的第一句话:“始源啊,帮我把菜端出去吧。”
大宿舍的桌子坐不下十三个人,于是共用座椅者有之、人叠人者有之,虽然场面比较混乱。
怎么个混乱法呢?因为某些人的矜持,常常出现如下对话——
A:小海,我们挤一张椅子吧?
B:谁要和你这笨蛋坐一张椅子!
A:那算了。(转向)晟敏,圭贤身体不好,你和我挤一张椅子吧。
C(天真):好啊好啊。
B、D:……
还有——
A:正洙哥,这边还有张空位,你坐吧。
B:好。哎?钟云?
C:这是我的位子哎。
B(天真):那我们挤一挤吧。
C(天真):好啊好啊。
A、D:……
不过庚澈源范没有加入混乱,庚澈不言而喻,源范嘛…“基范,你坐这里。”崔始源看着从房间里走出来错过了抢位子大战的金基范笑,“我坐沙发上就可以了。”
李东海冷冷地斜视身边的李赫宰,然后对崔始源说:“你过来吧,我们俩挤。”
曺圭贤在一边也热情地笑:“始源哥,和我挤也可以,要不要坐我腿上?”
曺君此言一出,众人的眼前都不由闪过某二人在M活动时以及泰国12+广告拍摄时不加掩饰的种种行为。崔始源看看背对自己却明显气压变低的金基范,还有愣住的李赫宰李晟敏,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黑线,笑着说:“不用了。”并且立刻转移话题:“希澈哥,今天是为什么要聚会呢?人家还特意扔下朋友从济州岛过来的。”一瞬间某背影周围的气压又低了一倍,范围也扩大了一圈。
金希澈挑眉,一脸崔始源我都不惜得理你的表情,好整以暇地问韩庚:“最近的节日是什么?”
韩庚眨眨眼,掏出手机看看万年历,遂答曰:“七夕。”
“好,那就庆祝七夕!”
“……”
结果崔始源还是被李东海和曺圭贤拉到餐桌边坐下,俩人拼了椅子让某大个坐中间,一时间气氛诡异非常。
空间狭小的后果就是:李东海一个不小心碰翻杯子,半杯红酒尽数洒到崔始源的衬衫上,金希澈见状看都没看就一挥手道:“白雪公主陪辛巴去换件衣服,你这两天住我屋,你熟悉的。”
金基范和金希澈一个德行,闻言眼睛都没抬一下就站起了身,率先往房间里走去。
关上门,一室寂静,隐约还能闻到崔始源衬衣上的红酒味道,两个人好像很久没有独处了,谁都没有说话,好像空气都僵持住了一样让人难受。
崔始源站在门边看金基范打开衣橱翻找衣服,这个房间原本是金希澈的,因为金基范在这里小住的关系去了隔壁和韩庚合睡,衣橱里虽然挂了几件金基范的衣服,但大多数都是粉色系的公主用,普通人自然是穿不得,于是金基范纠结了半天还是摸出一件自己的衣服递给崔始源,说:“太小的话我去英云哥屋里看看。”
“嗯。”说着,崔始源就脱下衬衣露出一身精壮漂亮的肌肉,他注意到金基范红着脸侧过头去,于是笑了笑立刻把手里干净的衣服套上,因为金基范买衣服常常买大一号的关系,他穿得虽然略有些紧,但还算合身,只是一身肌肉线条愈发突出。
金基范看了看突然说:“我还是去隔壁看看吧。”却被人拉住,说:“不用了。有你就可以了。”
一句话说的低低沉沉百转千回,不知究竟指的什么。
突然感到心里一阵委屈,金基范回身盯住崔始源,一脸豁出去的可爱表情,眯起眼睛恶狠狠道:“你想怎样?”
“我怎样了?”崔始源无辜。
“哼!”金基范打开门就冲了出去,留下崔始源一个人站在房间中央。
半天,他对着关了一半的门无奈地叹一口气,转身却突然看到开着的电脑屏幕上定格住的介绍明星的朋友,鼠标垫边上还随意地扔了一张纸。
节目正放到李赫宰说三行诗的部分,屏幕上打出一行彩色的字:无可奈何三行诗,所有人都笑爆的样子,又因为被定格而显得异常滑稽。崔始源拿起那张纸,是金基范的笔迹,写着——
崔——崔始源你这个大混蛋。
始——SHI去吧!
源——原来我比自己想象的更爱你…
最后那句被涂掉过,边上重新写了一句:原来我没有自己以为地那么爱你。
他看了一遍便忍不住温柔地笑出来,继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说:“我们来作三行诗吧?”
闻言,看过介绍明星朋友的众人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某些人于是暗自开始在心中摩拳擦掌,势要夺回颓势并加以打击报复同态复仇,一时间OS世界一片腥风血雨。
最开始的是金希澈,他指着韩庚说:“韩——韩庚是受!”一片喷水声。
“庚——更受的没有!”
“……”
女王被压的强烈怨念啊…庚哥咱们同情你,但是庚哥咱们更惊叹于你竟然能把女王压在身下的魄力与勇气。
看着金基范一张黑掉的小脸,崔始源还是乖乖地坐回他椅子背后的沙发上,他突然伸手偷偷戳了戳金基范的腰,见某人决定无视自己于是轻轻摩挲起来,然后愉快地感到手下的身体不自然地痉挛一下,还有耳边几不可闻的一声呻吟。
金基范回头瞪他一样,可是那头卷卷的长发配上愈发美丽的脸,只显得风情万种,崔始源着迷了一样地看着他,说:“坐过来吧?”
“不要。”
崔始源苦笑。
那边韩庚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开始了弱弱地反击:“金——金子都没有你珍贵。”
众人内心:庚哥你好肉麻…
“希——希望你只看到我一个人。”四周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澈——厕所你刷攻我做。”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
“噗——唔——”这一声来自M的几位成员,金希澈对他们的反应报以狐疑的眼神,可惜没有人搭理,无奈之下他只好挑眉问韩庚:“你说了什么?用中文!?”一想觉得不对,又转头指着曺圭贤:“圭贤,你来说!”
曺圭贤对着韩庚不着痕迹地眨眨眼,说:“庚哥是说,彻底的爱只给你一个人。”
韩庚躲在满意的金希澈背后对着曺圭贤笑,心里却在悲鸣:完了…欠下一个人情,希澈你真是太狠了…
趁着混乱,金基范突然回头看一眼崔始源,可是后者却斜靠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不知在思考什么,那样子英俊地让人无法侧目,脸红了的某人只好立刻回过头去,不想手却被人握住包入掌心。
“我在吃醋,你知道么。”
“啊?”
“看不到你,碰不到你。可是你的身边却总是有人一直陪着。”
见金基范不说话,他于是继续说下去:“回国了也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也从来没有和我一起去看电影,还是午夜场…”
“你在吃昌珉的醋啊?”
崔始源眯起眼睛:“你说呢?”
然后金基范就被身边毫不知情的金丽旭说着快看快看拉回身去,两人的目光却是又痴缠了一会儿。
原来是李赫宰开始作诗了。
“李——离开你让人难以忍受。”哦…肉麻。
“晟——盛饭的勺子离开了饭盆一样让人难以忍受。”果然肉麻…只不过,等等,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敏——明天给我做美味的泡菜锅吧!”
看戏多于义气的众人哄堂大笑,一笑李赫宰借机揩油蹭饭,二笑李赫宰粗线条地忽略了某位小女王的心情并且不着痕迹地得罪了无底洞一样不可测的曺圭贤,当然后者占多。
李东海闻言在李晟敏甜甜的笑里出离愤怒,他指着李赫宰说:“李——李赫宰你是个白痴!”
“赫——和猪一样白痴的白痴!”
“宰——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说罢夺门而出,发现玩笑开过头的李赫宰心内警铃大作立刻尾随其后。
气氛突然有些低沉,曺圭贤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笑着开始作诗:“李——李家专门出美人。”李晟敏很期待,金希澈很愤怒。
“东——东方家也有一个美人。”金希澈出离愤怒。
“海——还是晟敏最好看。”
众人:“……”为什么老幺的笑让他们感到有些凉意呢…为什么晟敏笑得那么甜完全没有影响呢?…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崔始源借着走了两个人本想坐到桌子边上来的,可是金钟云朴正洙迅速分开,金丽旭申东熙也迅速分开,一时间又是一桌子人其乐融融的景象。
金基范看了看大狮子纠结的脸色,心里突然笑得开心,于是从善如流地走到崔始源身边坐下,说着:“我吃饱了。”
那边金丽旭规规矩矩的做着诗,申东熙对着五花肉大放厥词,崔始源借故伸手搂住金基范的腰,轻声说着:“我嫉妒死了。”
“白痴。”金基范看看身边的男人,放肆地呼吸一口属于他的味道,说:“你行程那么多,跳舞唱歌上节目拍广告做代言参、加、联、谊,身边天天绕着不同的人,你还好意思说我!?”
大概是愤怒实在积聚太久,平时都不太表露感情的金基范连珠炮一样说起来:“我在美国的时候一个礼拜一条短信,回国前我打你电话人都找不到了,看电影?你那么忙,昌珉他们家三个人在打官司通告都停了,我们两个闲人才会跑去看电影的,哼!”
崔始源好像这才发现真相一样,内心里充满了悔恨,一是悔恨自己冷落了金基范,二是悔恨自己误会了他,三是悔恨自己做的这些事势必导致将来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磕磕碰碰大小悲剧…
一时间他的脑海中划过四个大字:天要亡我。
可是现在金基范在怀,他突然又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吃醋啊抱怨啊什么的都是因为喜欢没有中断才会发生的不是么?可是…
“我真的非常不喜欢看到你和沈昌珉那小子在一起!”
剖白的结果是被赏了一巴掌,附赠一句:“白痴!你以为人人都喜欢男人啊!昌珉可是出了名的花蝴蝶!”
“呵呵,我才不管他花蝴蝶草蝴蝶呢,我只知道,我这辈子只会盯住你这一朵花了。”
每朵花都是一只蝴蝶的灵魂,而飞回来的蝴蝶,其实是在寻找他遗失了的灵魂。
金基范锁在崔始源怀里,抬头吻一下他的下巴,说:“看到那张纸条了?”
“你是故意的吧?”
“呵呵,你说呢。”
崔始源低头吻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作诗:“金——今生今世都别想摆脱我了。”
“基——机缘巧合或者命中注定都无关紧要。”
“范——泛泛人海,我只看得到你一个人…”
“我爱你。”
“我也是。”
愉快的七夕聚会之后源范二人的纠结平息了,可是剩下的几对却扑朔迷离起来,至于金希澈则开始努力学习中文,因为他女王的直觉告诉他韩庚那句话似乎没那么简单。
不久就是金基范的生日,他先是抱着一大堆礼物招摇过市,和金希澈去美容院消费,又和李东海拍合照并撺掇他上传CY,留下最后的时间在公司里等待崔始源的赴约。
可是他们明明已经做得很隐秘了,为什么第二天还是看到FAN在naver上更新说——
劲爆!0821源范公司夜会!
End 090822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