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如是我闻end

2009/09/05 19:39
如是我闻
Story by miratea

四十岁的崔始源站在中国最西边的荒野上细细调整跟随了他多年的单反,据说这个地方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日全食。
这原本是一片广袤的草原。韩庚哥曾与他说起过,而那个时候他们都还身在韩国,可如今沙漠以每年五米的速度飞速推进着,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就将逼近这个国家的首府,这个韩庚哥只要一提起就会流泪的地方。
之后他去到很多国家,站在不同的土地上呼吸不同的空气,他开始理解了韩庚那些流在过去时光里的泪,并不是他的国家有多么好,然而那始终是他唯一的家,是唯一可以回去的地方。
然后崔始源就开始想:自己的家在哪里。
他想起记忆中有一个叫金基范的人,他对自己说:有自己心爱人在的地方,就是家。他还定定地看着自己说:我一直把宿舍当成家。
过去多久了?很久了么?一定是很久了。否则又怎么会只记得对白而忘记了所有的其他呢,甚至那双永远璨若星辰的眸子,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忘记的一片星光。
那是一场爱情,还是只是一段过往。
好像凝住的水滴沿着玻璃杯的外沿落下一样安静,崔始源看着这片望不到边际的天空,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身边停着他十五年前买的越野吉普,脚下的沙地冰凉而柔软,像是那人的唇。
想起了,又想起了,关于金基范的除了声音以外的东西。
他笑着对自己说:小的时候读过一篇课文叫《火烧云》,之后完全期待真正的火烧云,结果有一天爸爸指着天空说这就是了,才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他还说:所以,不能轻易相信啊!
崔始源原本也是认同的,韩国的天空漂亮得一成不变,却似乎总是透着一种无可挖掘的轻浮。但直到很久以后关于那个组合的一切都已经作了古了,他才晓得原来金基范映像中的课文并没有欺骗他们——他在美国的大峡谷上见过他说起的火烧云——其实很多地方都有,只是年少的他们总是习惯站定在一个地方,以为那样便能成了一棵树,成了一辈子。
金基范曾经对他说的:一辈子是很短的时光。
崔始源点点头,垂下头去继续研究手里的剧本,在那部戏中他扮演了一个科学家,从少年一直演到迟暮。他说:一部水木剧,就说尽了一个人的一辈子。
然而年少时候的错失总是要等待时光的流逝去验证,隔着无法跨越的洪流终究是明白了自己曾经认定的东西不过是谬误而已,然后再用十几二十年平息那份懊悔。
说到底,行进的时候有好多瞬间会变成一万年,然而当一步一步走过去以后再回过头来看,他说的对,一辈子确实是很短的时光。
短到可以用十年忘记,再用十秒钟记起。
然而这十年与十秒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崔始源看着天边遥遥地亮起的一线光,想起前几日和韩庚通的电话,韩庚的声音有点凉,他说:希澈换了手机,我再也找不到他了。却不想就是没有换又如何?有些事情纠结得时间长了,连自己都忘记了原因,却还是放不开,其实都是无所谓了的。
想到这里,崔始源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摩挲了半天却还是重又放回原处,抬头继续看着在暗沉中期待破晓的天幕发呆,心里在想:我把自己的心丢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记性是会一直一直变差的,他以前不相信,但现在终于是不得不服了,那些关于年少时光的琐事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记得一辈子,然而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巨细了,掌声欢呼灯光,那些为自己疯狂过的女孩子们纷纷长大结婚生子,然后开始阻拦她们的孩子去追逐新的偶像,或是跟着她们的孩子一起。
然而又怎样呢?过去的或者与自己无关的,都是飘渺虚无无从抓住的。
哪怕是曾经与自己有关的,渐渐的也会变成了陌路。这个世界有太多岔路,一个不小心就会走失,走失的人或东西有几个是找得回来的,那一次他在宿舍门口看到蹲坐在门廊下的人,只觉得胸口那股失而复得的情感无从宣泄,他对他说:只要回了家,总会找到彼此的。
一个月前,崔始源回到韩国看望父母,顺便去了他们曾经住过的宿舍,却发现那幢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了,只剩下一片漂亮的绿地,有白色的蝴蝶在飞。
那时候他就想,这才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吧,哪怕是人去楼空了,也要结束个彻底的,这个残忍的世界。
太阳一点点爬升,紧接着就看到一线黑影缓慢移动过来,崔始源按着手里的单反,咔嚓咔嚓,照相机的发展日新月异,不过是二十年前的机子已经有人当做古董问他收购了。
那么距离年轻的时候已经过去二十年的自己,是不是也已经变成老不可见的古董了呢。
是几几年的事情了?2009年么?他们回归的时候,金基范在电话里对他说:一起去看日全食么?
他说:好。
记忆中的那天,他们在靠近了日全食带的韩国,看着灰暗的天幕,金基范说:有点失望。又说:但是下次一定要看到完美的日全食!
崔始源一直盯着相机,突然觉得眼睛有点酸,躲在屏幕里的太阳和黑影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不真实感,他略一歪头,开始用力地回忆那天他回答了什么,好?说定了?还是哥会一直陪着你的?
最完美的日全食,现在自己看到了,可是,那个曾经对自己说下次一定要看的人在哪里呢。
这大概都是些无意义的事情吧。
面对着三百年一遇的天象奇观,似乎再去回想那些零碎的事情,不论曾经把他看得再重要,现在都免不了变得有些无聊了。
于是崔始源摸出手机,打下一个通讯录里并不存在却一直烂熟于心的号码,也不知他有没有更换,却还是这么做了,大约那话是要给曾经的某个人的吧。
——金基范,我是你的火烧云,可是,你却是我的日全食呢。
合上手机盖他不由得在心里想:这个世界不知所云,可我却偏偏认真地相信了一个笑话。
End 090820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動人的文章

很寂寥,很傷感~
大人的文筆很好,敘寫感情令人動容。



Re: No title

哈哈,我最喜欢看人赞我文笔好-v-
谢谢-v-



大人文笔很好呐!别打脸谢谢…
我喜欢庚澈那样,纠结纠结就不纠结了,疼着疼着就不疼了…



Re: No title

老婆,我能不能说- -,庚澈那还纠结么? 那完全就是夫妻情趣啊 ... 那完全就无人插足啊...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