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武魂参上!end

2009/08/12 13:46
武魂参上!
Story by miratea

1
背山靠海的踢踢村,得名于村头李家后院茅厕挖出的一块写了踢字的陶土板,踢踢村非常小,沿着官道从头走到底就能两次看到村庄的界碑。
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是踢踢村出名的贤伉俪,两人在村庄官道的尽头摆了一个小摊卖烧饼,三天嘿咻两天摆摊,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自在。
一般的,我们说每一个路人甲的背后都有一段缠绵悱恻狗血肥皂的往事,作为故事的主角我们的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自然也是如此。
如果他们俩生得出孩子,那个孩子又为他们添了小孙子的话,小小朋友们的祖父爱心牌睡前故事一定是这样开头的——
宝贝你知道么?爷爷爷爷年轻的时候,是武士呢…
2
金起范子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个武士。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那时的某岛国,武士实在是一个趋近于鸡肋的存在,原因有二,其一彼时天下太平幕府掌权闭关锁国,天天杀啊杀啊的武士道精神已经变成了老爸老妈吓小孩子的鬼话,诸如:宝宝再不听话可怕的武士怪叔叔会拿可怕的刀刀来砍你哦,其二当时科技滞后,电影尚未发明,一身好功夫无处show,连一天二十块钱的龙套辛苦费都没处赚。
好吧以上言辞自然是出自毫无武士道精神的人,对于一个将武士道精神当做攻受一样重要属性的武士先生来说,情况..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严格来说,从遥远的海湾对面来到踢踢村的金起范子是一个海龟,至于他为什么要踏上这片大(?)陆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五个字:武士道精神,如果一定要复杂来说就很复杂了,事情其实是这个样子的:金起范原本与之相依为命的大表哥走在路上的时候吐了一块口香糖,口香糖被一只路过的小狗狗吃掉了,小狗狗吃了之后死了,关键这一系列事情全部发生完毕他的大表哥还没走远,小狗狗的主人就找上门来,两人天雷勾动地火,金起范子的大表哥在走之前的最后一刻迎风流泪道:我们曾经是武道世家,哪怕来到这南蛮之地也不能忘记武士道精神,我们要做最好的武士,为了站在最高处而战!——完毕。
于是金起范子就出现在了踢踢村。
3
金起范子遇到崔始源太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金起范子一直觉得,哪怕再过去多少多少年岁,他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清晨金色的海岸和摇曳而过的风,还有风中那个少年天下无双的笑颜,他一下船,那个少年便像是在那里等了千万年一样迎了上来——
——美好记忆到此为止,因为少年在迎上来之后便开口道:“你需要我为你引路么?引路费本来是十两银子的可最近全球金融危机幕府又加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税我们现在打9.999折还附送——”说到这里少年终于停顿了一下,然后从兜里摸出一串用海滩边随处可见的小贝壳串起来的挂饰晃了晃,说,“还附送这个哦!”
金起范子努力压住额头上跳舞的井字,好脾气地问:“这是什么?”
“这是手机链,如果你活得够长能看到手机被造出来的话到时候就可以用咯!”——用脚指头想都是在骗钱的吧。——可偏偏我们冰雪聪明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的金起范子答应了。
这就叫——色令智昏。
照理说踢踢村发展了三十年还是那么小,三十年前应该更小啊,不管怎么说都用不着什么引路人这种东西吧,可是在崔始源太郎带着金起范子走两步退三步的情况下,一条街竟然让他们走了整整五天。
——好吧,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路上金起范子逢人就砍的关系。
诚如我们所知,金起范子是为了成为最高武士才来到这个国家的,抱着这个指导思想他当然是见人就挑衅。
话说他到的第一天遇到崔始源太郎,两人腻腻歪歪从海滩走到村里,几步路的功夫已经把身家档案私人信息全部交流完毕,结果HIGH过头了还没踏上铺了石头的踢踢村主干道就见一道黑影斜掠过来,崔始源太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伸手把身边的金起范子勾进怀中一侧身一扬手那道黑影就按照他原本的轨迹又飞了回去,可惜他的动力不足以支撑他飞回二楼。
就在崔始源太郎温香软玉抱满怀并且在心底里忏悔庚哥我对不起你的时候,“刺客!”从崔始源太郎怀里跳出来的金起范子来不及脸红就高声叫起来,一边叫一边拔刀,整个过程实在太快,以至崔始源太郎回过神的时候金起范子已经摆好一个攻击的姿势冲将过去了。
“OH NO…”崔始源太郎忍不住伸手掩面,他可害怕血腥场面了…尤其是熟人的血腥。
结果打斗似乎在意思意思地铛铛铛了几声之后就停下了,崔始源太郎于是小心翼翼地分开两根修长的手指,从指缝里悄悄看过去看过去…搞什么飞机?为什么金起范子居然和韩庚庚一郎勾肩搭背相见恨晚!?
虽然说看到金起范子那么快就投奔别人怀抱有些不爽,但其实我们厚道的崔始源太郎主要还是为他的把兄弟韩庚庚一郎在担心的,刚刚被扔出来就跑出来乱搭,庚哥你就不怕你家女王陛下暴走么…都本垒打了还想试试COMBO的滋味…不愧是来自伟大的中华民族的韩庚庚啊。
“哎,过来啊!”金起范子扬起小手一挥,崔始源太郎立刻停止膜拜飞扑过去,一如猛虎扑食又如乳燕归林。
韩庚庚一郎勾着金起范子笑笑笑:“始源!这是你朋友啊?”
崔始源太郎把人勾回来也笑笑笑:“是啊!”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像:这是女朋友啊?思及此一股爽快滋味走遍全身,崔始源太郎想韩庚哥兄弟我也让你爽一把哦呵呵呵,于是对着身边一家居酒屋的二楼叫道:“希澈哥早晨啊~~~韩庚哥要介绍你朋友认识呢~~”
话音未落,一个红色人影就从那扇窗后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正是韩庚庚一郎的夫人金希澈子,金希澈子的话和他的人一样轻飘飘轻飘飘:“哟,你丫胆肥了,还要介绍女朋友给我认识?”
韩庚庚一郎汗如雨下:“没没、没、没有有有、有。”
女王陛下一抬头,月亮流泪花儿羞,好一个妙人!妙人妩媚一笑,一脚踩在趴在他腿边蹭蹭蹭的韩庚庚一郎的背上,说:“嗯?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吐气如兰!巧笑倩兮!当真是天上没有地上有的冰山美人希大人!
那边厢家教还没做好,这边厢金起范子已经再一次抽出刀架在了金希澈子的脖子上,崔始源太郎这次连捂脸都忘记了…拜托我还在看戏啊不要那么快跳转好不好…还有你啊你不要那么愣头青好不好好不好?我才收你十两银子这么下去十条命都不够散的啦TAT。
看你身手那么好一定也是武士了,如果是武士的话那么“我要和你决斗。”
此言一出,韩庚庚一郎解释了大半天的成果完全破裂。
“哼!”金希澈子怒不可遏地拔出自家男人腰间的佩刀之后一脚把他踢开,然后握着刀慢慢斜在了身前,“都要和我决斗啦?以前没见过你嘛,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和我希大人抢男人?嗯?”
为什么岛国容易刮台风?因为金希澈子源源不断的斗气…
谁要和你抢男人,说起男人我身边不是已经有一个了么,但是不管怎样“我要和你决斗。”
——看出问题了吧,金起范子说话的时候吃句子很严重,常常会漏掉很多关键的细节,但是他不说的话,鬼知道他这句话的前因后果有多么的复杂。
同样不知道的金希澈子已经完全出离愤怒了。
韩庚庚一郎躲在墙角哭,崔始源太郎小范围暴走。
终于,有人出手了!
是金起范子么?不是!
是金希澈子么?不是!
是崔始源太郎!
他张开手臂挡在金起范子面前,壮士断腕一般看着金希澈子说:“希澈哥,这都是误会,这孩子是今天刚从外国来的,说不来本地话,你别和他一般见识。韩庚哥那么爱你,你千万不要怀疑他啊。”韩庚庚一郎在一边含泪拼命点头。
金希澈子将信将疑,半晌刷地举起刀对准崔始源太郎…身后的金起范子,又因为崔始源太郎完全把金起范子护在身后,所以视觉效果上是一样的,金希澈子说:“那他干嘛找我决斗!?”说话间竟放出一股强大的气场来。
崔始源太郎冷汗滴滴,回想了一下刚才两人交流个人信息时候的情景,发现居然没有提及,只好颤声道:“小、小的不知道。”
“因为我要做最高武士。”金起范子说。
轰隆隆一声,一条小街上的三个人尽数倒塌。
金起范子看着飞扬起的尘土,伸手压住额头上跳跳跳的井字说:“怎么,有意见么?”
金希澈子索性无视他了,站起身拍拍灰,走两步拉起自家男人把小手伸到他臂弯里勾好,然后甜甜蜜蜜地往居酒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行了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大早上的,还没睡醒呢。”
这时候崔始源太郎也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拉过金起范子的手把他手里的刀小心翼翼地抽出来,又小心翼翼地插回刀鞘里去,最后伸手拍拍他的头:“饿了么?我们去吃早饭吧。”
4
踢踢村地方小与世隔绝,自然经济自给自足,钟表又有没有发明,这一切都直接导致了踢踢村民的一大特性——懒。
而这就导致了清晨到达的金起范子没早饭吃,于是——
“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吃吧?我会做好吃的奶油蘑菇浓汤哦。”就差拿出一根逗猫棒来甩了。
奶油!金起范子星星眼。可是——
“我不要吃蘑菇> <!”
“呵呵,那就不放蘑菇~”
“HOORAY~~I LOVE BUTTER~~~”
崔始源太郎其实是当地的一个大户,大户的意思就是住的房子很大,再加上踢踢村虽地处沿海但极少外来人口,于是便没有旅馆这种东西——什么?你说情侣旅馆?不好意思您穿越了,我们现在在民风质朴的古岛国谢谢——于是崔始源太郎理所应当地尽地主之意道:“不如住我家?”
——那么事实上,金起范子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洗手间就在那里。”崔始源太郎伸手指着一个方向,“把洗漱用品什么的放过去,然后我带你去房间。”
“洗漱用品?”
“牙刷牙膏啊什么的啊。”
“我们都穿到江户时代了哪里有牙刷牙膏啊?”
崔始源太郎闻言显然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说:“怎么你穿越的时候都不收拾好行李的么?”半晌看着金起范子歪着头一脸纠结的表情他僵硬地问,“你该不会连PSP都没带吧?”
“PSP是什么?”
“……”崔始源太郎默默地转身带着金起范子往楼梯走,“那算了你先用我的吧。”
“为什么不去超市买?”
“……江户时代哪有超市。”
“可是这不是穿越么?”
“……”崔始源太郎于是回过头继续默默地带着金起范子往楼梯走,恍然间好像是十秒钟的功夫就老了十年一样。
金起范子把简单的行李收拾好就握住腰间的佩刀往外走,说是要去找高手决斗,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脚步顿了一下,转身对跟出来的崔始源太郎说:“在家做好饭等我回来。”
“……”崔始源太郎开始怀疑自己的言语能力,半天才应了一声,“好。”
金起范子一出门,崔始源太郎就转身往楼上走,结果还没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居然是李赫宰太郎!?再一看,什么状况?李赫宰太郎左手李东海子右手金起范子?
崔始源太郎还没来得及问出怎么了,就看到李赫宰太郎无比帅气地一甩手,还在叫着“为什么不让我们打!”的金起范子就一头撞进了崔始源太郎的怀里。
“怎么了?”崔始源太郎伸手把人稳住搂紧,然后侧身一让,道,“进来坐吧。”
李赫宰太郎和李东海子也不客气,拉着手就往里走,留下崔始源太郎关门善后、准备茶水糕点,又过了一会儿才在客厅里坐下。
回忆开始——
几分钟前,金起范子像一去兮不复返的壮士一样对崔始源太郎说:“在家做好饭等我回来。”就出了门,由于踢踢村实在是太小了,小到一条街道只一眼就能望到尾,金起范子花了几秒钟思考为什么没有人呢,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影冲了出来。
一瞬间金起范子感到自己宿命的敌人出现了,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他足尖点地一个略身就到了那人影眼前,拔刀相对,声音却仍然淡定,道:“我要和你决斗。”
理论上,大清早的就碰见这种触霉头的事情谁都不会搭理,搞不好还会骂两句,可是金起范子等人正身处的这个踢踢村本就不是一个单用理论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存在,所以,理论上应该说一句脑子有病然后拂袖而去的同学听了金起范子的话居然眼睛一亮,立刻抽出刀来:“好!”
——突然的一阵风过,掠起飞沙走石尘土飞扬,远处传来袅袅梵音,天边现出几线光亮来,大战开始在即,就在这时——
“东海!说了不要玩我的刀!”一个既不属于李东海子也不属于金起范子的声音凭空响起,又因为飞沙走石的关系只能看到人影绰绰,金起范子拿着刀站在原地,非常状况外地一歪头,睁大眼想努力看清沙土背后发生的事,一个不小心就被呛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路人甲当然不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他就是李赫宰太郎,李东海子的男人。
“你是谁?”李赫宰太郎问金起范子。
金起范子扬眉:“你又是谁。”
可惜李赫宰太郎完全不打算像崔始源太郎那样把自己的身家信息倾囊相告,他于是换了个问题:“你住哪儿?”
金起范子回头看了看,立刻就指出了崔始源太郎家,那栋大房子在这个踢踢村还真不是一般的显眼。
然后就是崔始源太郎知道的事情了。
“始源,我还不知道你居然和这种好战分子做朋友。”
崔始源太郎看一眼坐在身边的金起范子,道:“我和他是今天才认识的。”
金起范子突然不悦道:“我不是好战分子,我来是为了成为最高武士。”
一时间整个大屋子里鸦雀无声,就连一直哼哼唧唧和李赫宰太郎纠结的李东海子也愣住了,只知道看着金起范子扑闪他那双大眼睛,仿佛有一阵阴风扫过,吹起一片孤零零的叶子。
虽然崔始源太郎不是第一次听到金起范子这句台词,他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他这一次的反应比前一次已经淡定许多了。
“说起来,”崔始源喝一口茶,打算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刚才东海怎么会在街上?”
李东海子闻言眼眶立刻湿润红透,指着李赫宰太郎的鼻子大叫:“他昨晚一直做一直做弄痛我了!!”
——“喂喂喂干嘛呀!”这句话还是李东海子叫的,他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崔始源太郎不客气地把他和他家那口子往门外推。
“私事自己回家解决。”这是崔始源太郎对李东海子问题的答案。
关门落锁,崔始源太郎不由得长吁一口气: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多呢,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金起范子奇怪地看着自己,无比纯真地问:“做什么?什么弄痛?”
“你真的不知道?”
金起范子突然眨了下眼睛,又轻轻耸了耸肩。
崔始源太郎见他这副模样心里突然禁不住荡漾起来,伸手拦住金起范子的小肩膀就往楼上主卧走:“我们去补眠吧,好累啊。”
5
金起范子到踢踢村的第一天拔了两次刀,紧接着就被崔始源太郎硬揽在家里呆着,吃吃东西看看杂志聊聊天…啥的,到了第二天好不容易熬到日上三竿出了门,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粉红色的人影蹲在地上玩着一个橘黄色的南瓜。
既然南瓜都出场了,这个同学自然就是李晟敏子了。
金起范子照样是走过去拔刀指向李晟敏子——哎,为什么他今天用走的了呢?昨天不是略身过去么,嗯,这个理由我们就不细说了——谁知那李晟敏子听到有人来了竟无比欢欣地起身迎上来,手速奇快地拉住金起范的胳膊往放了南瓜的地方拉,拉到那里就一手指着南瓜抬头看住金起范,大眼睛一眨一眨小嘴一扁,道:“帮我切南瓜好不好,我的刀坏掉了。”
“刀怎么会坏掉的?”
“切南瓜,一直切一直切,”李晟敏子伸出小手作出剁菜的动作,“南瓜汁粘在刀上,锈了。”
“……”
“好不好?”
也许金起范子从拿到这柄刀的那一刻就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把刀竟然会沾上南瓜汁,但是…人生总是充满了奇遇的。
“好不好?”李晟敏子再接再厉。
金起范子无奈地望天,继而一直握住刀鞘的手上拇指一弹——刀出鞘,他双手握住刀把抽搐刀举过头顶,眯起眼凝视眼前的大南瓜,突然地就用力劈下,那动作如行云流水快到想不到!
“铛——!”
这是一个金属与金属相碰才会发出的声音。
李晟敏子看了看南瓜,又看了看金起范子,一张小脸快要哭出来了:“没有开哎,怎么办?”
也许金起范子从拿到这柄刀的那一刻就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把刀竟然连一个南瓜都切不开,但是我们已经说过了…人生总是充满了奇遇的。
仿佛被激起了本就高昂的斗志,其实也不光是斗志了,败给南瓜这种事情说出去未免太过丢人,要成为最高武士,必须跨过这道坎!
就这样,金起范子陪着李晟敏子纠结了一天大南瓜,当太阳缓慢移动至西边的山头落下,皇天不负有心人,金起范子终于成功地与李晟敏子合力将这个举世无双的铁南瓜切成了南瓜泥。
之后李晟敏子找来两个大碗,分了一大半给金起范子,两人道了别就各回各家了。
于是大约十几分钟后,当金起范子瘫倒在崔始源太郎家的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散架了,他可是砍了一整天的大铁块啊!
可问题是为什么自己都这样了那个死人还不给好脸色看?
——真奇怪呢!原本对金起范子温柔体贴入微的崔始源太郎今天居然转性了,从给金起范子开门起就板着一张俊脸,只撂下一句晚饭在桌上就上楼去了。
怎么回事?
不过呢,对于我们冰雪聪明的金起范子来说,这问题的答案可不难想,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陪李晟敏子切南瓜,崔始源太郎是不是生气了?一定是这样!
话说虽然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才认识两天,可是这世上存在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对拉动情感进程有着巨巨巨巨巨巨大的推动力,而这两人基本上就是这样,所以虽然金起范子天性偏淡,对崔始源太郎还是很上心的,更何况一个原本对自己那么好的人突然不理自己了,谁都会难过吧?
金起范子蹬蹬蹬跑上楼敲开卧室的门,果然看到崔始源太郎背对着门口侧躺在床上,灯光落下来打出一大片阴影,显得格外萧条。
“始源,始源。”
“嗯?”
“你生气了?”
“没。”
金起范子跪在床上,双手扒住崔始源的肩把小脸凑过去,故意对着他的耳朵说话:“明明就生气了。”
谁料崔始源太郎竟然一如老僧入定,完全不理会金起范子的动作。
这怎么可以!金起范子顿时觉得自己又看到了一个铁南瓜,可是斗志是有限的,燃烧了一整天的小宇宙到现在俨然已是强弩之末,他于是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在崔始源太郎身后躺下,抱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蹭了蹭,闻着熟悉的气味,疲倦一阵阵袭来,没多久金起范子就睡着了。
所谓一物降一物就是这么个道理,崔始源太郎本来是非常生气的,早上醒来看到金起范子又不知跑到哪里去打架了,他心里那个担心啊,踢踢村的村民虽然天性温和,却也有一挑衅就把持不住的人,万一遇上了怎么办?
可虽然急到头上冒烟,以两人现在这半吊子关系,崔始源太郎又完全找不到理由出去找人,越想越觉得憋屈,一直到傍晚看到金起范子捧着一碗奇怪的东西回来,继而什么都不说就浑身无力地往沙发上一摊,他只觉得火气蹭蹭蹭往上冒。
他觉得金起范子的行为像是大刺刺地在说:你没理由管我!
好啊,那我不管你就是了!
——这就是YY的坏处!人金起范子说什么了没有?你一个人在那儿烦躁个什么劲啊!
可是现在,那个让他烦躁的人就躺在身后搂着自己,温暖的气息缓缓拂过脊背,崔始源太郎只觉得所有的火气都没有了,半晌,他翻身把人搂进怀里,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算了,我认了…”
6
话说金起范来到踢踢村的第一天拔了两次刀,第二天拔了一次刀,第三天没有拔刀,怎么会没有拔的呢?
我们还是从头说起。
话说这天一早,崔始源太郎和金起范子都是被肚子的咕咕声吵醒的,两人醒来发现竟然相拥而眠一整夜都不免有些羞赧,可是谁都没有起身,于是两只胃受不了地发出了抗议:我靠,调什么情调什么情!?调情能当饭吃么?脸红能当饭吃呢?谈恋爱能当饭吃么!?
——胃兄弟们,你们这点就不对了,俗话说有情饮水饱,当心你们的主人HIGH起来真的把你们彻底抛弃掉!
崔始源太郎还是搂着金起范子,一点都不打算松手的样子,半天开口说:“你什么时候走?”
“你要我走啊?”金起范窝在崔始源怀里不悦地一挑眉。
“不走么?”说出这三个字的崔始源太郎感觉自己简直听到了天使的号角。
“嗯。”
“一直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金起范子没有回答,只是又往崔始源太郎怀里缩了缩。
一瞬间崔始源太郎突然觉得,仿佛自己活了二十几年,就只是为了这一刻。
白也告了床也上了,两人终于想到了自己的五脏庙,崔始源太郎伺候着金起范子穿衣洗脸刷牙,金起范子突然想起什么,道:“我昨天带了南瓜泥回来。”
“哈?”崔始源眼前闪过金起范子昨晚进门时捧着的装了奇怪东西的碗,心想:怪不得会觉得有点眼熟呢…
“那破南瓜砍死我了。”金起范子不悦地瞪一眼崔始源太郎,投诉他昨天对自己的冷淡。
崔始源太郎笑着把金起范子的手拉到嘴边,一下一下地吻着,直到金起范子的脸完全红透了才放下他的手拉着往楼下走。
“你昨天和晟敏哥在一起?”
“嗯。你认识啊?”
“踢踢村那么小,大家都是认识的。”
“哦。”
“晟敏哥的南瓜可不是普通的南瓜哦。”
“啊?”
“他的南瓜啊,与其说是食物还不如说是武器呢。”
“…那还能吃么。”
“听圭贤说出奇的好吃呢。”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放着南瓜泥的餐桌前,崔始源太郎笑眯眯地拿起那个装了南瓜泥的大碗,伸出手指沾了一点伸到金起范子嘴边,金起范子看了崔始源太郎一眼,张开嘴包住眼前的爪指,吃干净南瓜泥之后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结果自然是被崔始源太郎抓过去吻了一通,南瓜泥彻底食不知味。
早饭就是南瓜泥,被两人这么一折腾到底是不是真的出奇的好吃也不知道了。
不过…崔始源太郎第一天承诺的奶油蘑菇浓汤似乎至今没有出现?
好吧,我们不再提起就是了。
早餐过后,崔始源太郎和金起范子相携往外走,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两个可怜的孩子蹲在路边哭,定睛一看,那个粉红色不是李晟敏子又是谁?
金起范子正想上去说南瓜泥很好吃,就看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金起范子还在思考这人是来干嘛的,就看到他居然也加入了蹲在地上的行列,只不过没有哭罢了。
“他们搞什么?”
“三角恋。”
“哈?”
“很多年了,每天来一次。”
“其实呢?”
“贤敏才是官配啦…”
“只是你以为吧?”
崔始源太郎摸摸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事情。”
金起范子想了想拉着崔始源就往三人蹲着的地方冲,紧接着圭贤十三郎李晟敏子金丽旭子——即蹲街三人组,就感到一片阴影说着:“决斗吧!”突然飘来,抬头一看,李晟敏子顿时喜笑颜开:“范范!”
“范范!?”
“范范!?”
这两声一模一样带着不爽的呼唤分别来自崔始源太郎和圭贤十三郎,再然后发出叫声的两人就把自家受君拖到身后,留下一个金丽旭蹲在地上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儿,就站起来抹抹眼泪拍拍屁股走人了。
“搞什么?”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目瞪口呆。
“我在和小旭玩啊。”李晟敏子笑眯眯。
“哈?”
“否则很无聊嘛。我们这里就始源带了电脑,又买不到,他都不借我们啦!”李晟敏子说到这里圭贤十三郎开始频频点头,可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他嘴角的一个FH笑。
为什么他要FH笑呢?——“耶,圭贤也有的啊。”
闻崔始源太郎言愤怒的李晟敏子于是追着圭贤十三郎迎日而去,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点点缩小的背影顿时感慨万千:果然发展城市精神文明建设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啊,市民缺少娱乐竟然会导致恶性事件呢!
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上崔始源太郎的肩,回头一看竟是李赫宰太郎,说着:“哎哎,金家两兄弟终于要为谁是总攻决斗了!”就拉着李东海子跑了。
崔始源太郎看一眼身边的金起范子:“要去围观么?”
金起范子望望天,拉拉崔始源的手,说:“还是回家吧。既然你家有电脑我还做什么武士啊真是的。”
就这样,金起范子的最高武士达成之路结束了。
远远的就看到两条靠在一起的身影消失在踢踢村官道的尽头,隐约还能听到两人无营养的对话——
“有电脑怎么不说?”
“你又没问…”
“哟,胆肥了!?”
“没有啦亲爱的…”
7
背山靠海的踢踢村,得名于村头李家后院茅厕挖出的一块写了踢字的陶土板,踢踢村非常小,沿着官道从头走到底就能两次看到村庄的界碑。
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是踢踢村出名的贤伉俪,两人在村庄官道的尽头摆了一个小摊卖烧饼,三天嘿咻两天摆摊,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自在。
一般的,我们说每一个路人甲的背后都有一段缠绵悱恻狗血肥皂的往事,而金起范子和崔始源太郎相遇的狗血往事我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
如果他们俩生得出孩子,那个孩子又为他们添了小孙子的话,小小朋友们听了祖父爱心牌睡前故事一定会说:好无聊啊…或者说:这都什么啊…
然而年轻的他们不会知道,每一段往事在经历的时候都是激越的,或许回想起来会觉得无聊并且不靠谱,但对于拥有的人来说却是弥足珍贵的东西。
武士道精神不是简单的喊打喊杀,所谓仁者无敌,只有怀着爱的刀才能劈开天下。
而踢踢村的村民们便统统都是如此的有爱之人。
——这其实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你就胡扯吧你。= =+)
End 090812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昂哈哈哈哈哈
沙发
几么有爱的穿越

这真的是穿越么。。。

阿茶你选历史么?
开头看起来好亲切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