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作弊是件高端的事情end

2009/08/11 22:50
ATTENTION:整个故事开始的前提是崔始源金起范郎有情妹有意,天雷勾动地火只差东风谢谢。

作弊是件高端的事情
Story by miratea

前面的attention因为加在正文里会显得很突兀于是就放在了篇外标明。至于这段话为什么明明也和故事没有关系却放在了正文里……作者想这么干您老人家有意见?
故事的开始是在十一月末,T高某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学生之间风传:高材生金起范考试作弊被抓。
照理说这种事情老师广播里一嚷嚷或者打听打听立马就能确定,还能风传个毛?可关键是老师一点都没有提起这件事。
那么带着这样的疑问让我们看看众人所不知道的事件内幕——
话说那是第一场考试:数学。金起范同学坐在某信号良好的教室靠门的角落里,肩负为全年级发布答案的重任噼里啪啦地往爪机上打答案,原则是“用1234代替ABCD每五个选项之间打一个0。”
你知道为什么会发大水么?
因为掉以轻心啊!
“金起范同学~”
金起范只觉得耳边响起一道平地惊雷,然后手里就空了,抬头,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只有自己身边站着一个崔始源居高临下地笑。
坐着的那个我们已经介绍过了,站着的那个是T高新来的高人气实习老师,大三,比金起范大四岁。
“快做题啊,看着我干什么~”相比于前一句几乎唇语的台词,这句话的分贝拿捏得恰到好处,非常暧昧,但足够飘进距离金起范座位直线距离最远的同学的耳朵。
金起范倒是无所谓手机被收,只是在心里很郑重地替各个考场里等答案的各位同学默哀道:活该。
——金起范同学其实很厌恶作弊这种行为。…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答案网的最顶端不是么?
五天之后考试结束,最后那天的下午金起范被请到了崔始源的办公室——一个紧靠着两个大办公室的类似于储物间的小屋子,据说是因为这批实习老师正好多了一个人出来,所以崔始源就主动提出要来这里办公。明明是占了便宜却骗得一大票诸如这孩子真无私之类的褒奖。
照金起范的说法:他看这个男人很不爽,带回家养着连黄油都不用买了。那么为什么要突出照金起范的说法这点呢?请看正文之外的attention谢谢。
金起范走进办公室,关上门拉把椅子在崔始源办公桌旁边坐好,没有说话。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么?”
“我不该作弊。”
崔始源于是竖起一根修长的食指,以单摆的幅度左右摇了摇,并且学北斗神拳自行配音道:“NONONO。”
金起范的眉毛挑了挑。
崔始源说:“看过高考1977么?”
金起范无语,不鸟他。
于是崔始源自得其乐地说下去:“里面有句话说得很好,我把它改了改送给你:作弊失败比作弊本身更错。”
“……”金起范冷冷地瞪了崔始源一眼,站起来转身就走,留下崔始源坐在他的小储物室里看着金起范纤长消瘦的背影笑得阴恻恻阴恻恻。
考试结束是愉快的双休,金起范在家时PSP时DOTA过得甚为惬意,好吧..他有花一咪咪的时间来担心崔始源会不会告到他班主任那里然后一个电话直接把教育孩子的大权移交自家老爸,但事实证明他的这一咪咪时间也是白花了的——因为完全没动静。
没有当场收掉手机,又没有利用双休进行教育,就这样,不大不小的作弊事件被金起范彻底扔进可无视的冷宫——其实他从最开始就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崔始源同学的动机完全可以用一句中国的老古话来概括,即醉翁之意不在酒。
金起范班级周一的第一节课就是崔始源的物理课,对于此项安排金起范的态度向来是不置可否,但就民调显示,他班上大多数(女)同学对此感到非常满意,甚至表示崔老师是支撑自己克服周一综合症的唯一理由。而每当听到此类言论的时候,金起范同学大多会明确表现出自己的嗤之以鼻,并在心中腹诽之:真是只无节操的花蝴蝶。
——不过我们可爱的金同学,人家有没有节操关你毛事?
早上七点五十五分整,距正式上课还有五分钟光景的时候,崔始源崔老师就在胳膊下夹着期末考卷笑眯眯地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虽然热爱帅哥,但同学们还是不由得默默埋怨:怎么一向迟到早退的崔老师居然变得这么没有师德(指提前进班级)?然而这么长的一句抱怨还没念完,当看到“没有师德”的崔老师开始亲自分发试卷并拿到试卷的瞬间,抱怨立时变成了感动——这么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分数要是被人看到并传阅…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啊不堪设想。
“这次考试考得不好呢。”崔始源在台上站定顿时笑成一朵大喇叭花(金起范语),而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台下却是全然的鸦雀无声,所有人动作统一地拿笔袋压住卷子顶端的分数,齐刷刷地调整到自欺欺人状态。
崔始源看着台下一群小鬼,顿生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慨叹,却还是强压下爽快之情沉痛道:“我特意去查了之前的考试成绩,发现大家这次集体退步得厉害。”说到这里他面带哀怨地扫了一眼教室,结果发现举目所及皆是黑压压的一片脑袋顶,唯一看得到脸的就是无表情加无感的金起范,他不假思索地立时抛了一个媚眼过去,然后满意地看到金起范的小脸上一片姹紫嫣红,这才继续开口,“我在家反省了很久。我是在前次考试之后来的,所以,是我造成了大家的退步,真是太对不起了。”
此言一出,还在因为之前的被视奸(?)而感到愤怒的金起范不由想:你个破人收了我的手机,他们考得不好确实是你的关系,哼哼。
然而由于真相只被极少数人(独金起范一人)所知,大部分人闻言立刻感到负罪感排山倒海般涌来,捶胸顿足间后悔于自己的无知行为竟造成了英俊善良的崔老师的难过和伤心,并决定不好好学习誓不为人,虽然此刻教室内仍旧是鸦雀无声,但如果把镜头切到众人内心的话,就可以看到一派熊熊烈焰干柴烈火噼里啪啦了。
又扫一眼教室,崔始源忍不住在心里笑得猥琐,抬起头来却是一脸道貌岸然:“不过呢,有一件事我还是很高兴的。”
热血的众人于是翘首以盼。
“带我的物理老师,也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告诉我说他怀疑你们考试有作弊现象,我当时就反驳说怎么可能呢!?现在看来,我相信你们是对的,呵呵。我一直觉得不管成绩怎么样,诚信才是最重要的。没必要为了一次小考的分数而机关算尽嘛,是不是?”
这段话说的众人是冷汗涔涔,——表面上虽然人畜无害,但我们的孩子冰雪聪明,话一入耳立时被翻译成以下两层含义,其—是:你们这群小鬼干过的勾当我都知道!其二是:我把话放这儿了你们以后给我放乖一点否则你不仁莫怪我不义!
事后,看着午休时间努力做题的孩子们,金起范班级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无比感激地拍着实习副班导——崔始源——的肩膀说:“小崔啊你真有办法啊哦呵呵呵~~~有前途有前途~~”
不着痕迹地把同学们逼到自我谴责的道德边缘之后,崔始源终于宅心仁厚地开始讲评卷子,然而讲台下的众人看着卷子上数不胜数的红叉,却是无比悲情地迎来了第二轮折磨。
——就这样,一节物理课在煎熬中缓慢地过去。
走出教室前崔始源突然脚步一顿,回头开口的瞬间又顺利地吓倒一众人等,他却是嫣然一笑道:“请课代表同学中午来我办公室一下。”——课代表即是我们的金起范同学,而我们的小崔老师一直装作记不住课代表同学的名字,至于他此举的动机,也完全可以用一句中国的老古话来概括,即此地无银三百两。
中午的时候,金起范照例是跑到空调大开的图书馆睡饱午觉,才慢慢吞吞地去到崔老师的小储物间,原计划是在用一句诚恳的“对不起来晚了。”把等到焦躁的崔始源堵回去,结果预想中应该因为自己的迟到而不爽的人居然靠在窗边用油腻到让人毛骨悚然(金起范语)的声音讲电话。
我们的金起范同学一点都不想承认:崔始源的侧面好看得要死,崔始源背光而立的样子高大英俊,崔始源笑成那样一副温柔的模样让人心动。
对的,他死也不会承认的。于是——
“喂。”这就是不承认的待遇。
“啊?起范。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崔始源冲着金起范委屈地扁扁嘴,然后挥挥手招呼他坐下,这一系列的话和动作让金起范愈发不爽:等我好久?我看你调情调得很开心嘛。
起范小朋友一脸不快地坐下,又听到那边崔始源轻声说:“呵呵,不是不是,放心啦,是我一个小朋友而已。”
小朋友!?金起范一挑眉,你个怪大叔!
“起范啊…”
“金起范。”
“起范啊…”
“金起范。”= =++++
“范范啊…”
“……好吧你要说什么。”
结果这么折腾了几个回合——“金起范同学,回去有没有反省过呢?”
“哈?”听着叫范范听顺耳了突然变回去还真有点不习惯。
——不过我们可爱的金同学,人家才叫了两次你不习惯个毛线,哦?
“还是没有思考过么?错在哪里。”
“……”
“那就请回去继续吧。”崔老师说罢可爱极地一歪头,对着金同学粲然一笑,金同学见了非但不为所动,反而还一脸嫌恶地一挑眉,撂下一声:“再见。”就面无表情地甩了门出去。崔始源看着第二次摔门而去的小朋友,忍不住掏了掏被震到的耳朵,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生气了呢,这么容易就生气,生什么气呢?我可爱的范范~”
这一次不怎么愉快的会晤过后,崔始源似乎是放弃了对金起范同学的思想再教育,至于我们的物理课代表同学金起范,在终于过上没人叨扰的清净日子后却不由地生出了一点点(金起范语)奇怪的心念,尤其是在第无数次听到去办公室回来的同学八卦说:你知道么,我听到崔老师在讲电话哦,笑得超甜蜜,声音超温柔。
= =+
要知道,阶级矛盾就是这样诞生的,关键词通常是道听途说和主观臆测。
可是通常从主观臆测到八卦到桃色新闻到盖棺定论不会需要太长时间,于是当往事作古的时候,人们就会老神在在地说:果然是无风不起浪啊。
而这一次八卦成真的见证人,就是金起范同学。——屁话,当然要让他看,让路人甲看到没意义啊。
话说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二,崔始源病在教师宿舍里躺着,金起范代表全体同学前去慰问。
——等等,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以崔始源在学生中的人气,大家肯定是恨不得全部冲过去——至少女孩子——除了金起范,那么,为什么最终中奖的居然是我们唯一不想去的金同学呢?很遗憾,以作者的受教育水平暂时还无法和大家在这里扯关于辩证法的问题,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告诉大家实情,那么事实就是,慈祥的班主任笑眯眯地告诉一群蠢蠢欲动想把探病当春游的孩子说:“崔老师卧病在床,人去多了会影响休息哦,所以只能派一个人去~”
那么,还是有一个问题,如果只能去一个人,大家秉持公平公正尽量公开的原则进行选举,这个名额怎么也落不到金起范头上不是?于是,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崔始源指名了。
哦哦哦,停止尖叫吧各位,这确实貌似可以证明JQ,但问题在于,不要忘记我们金起范同学可是崔始源老师的物理课代表啊。
就这样,此二人名正言顺地暗度了陈仓。
(好了金起范你不要抽我了- -+)
午休的时候,金起范抱着一堆作业去教师宿舍,教师宿舍就在学校边上的一栋居民楼里,和教学楼隔了十分钟脚程,金起范在路上还拐进超市买了一杯咖啡喝,实情就是那么巧,如果不是他这一拐,可能也就看不到后来的激情戏了。
咳咳,其实也不是很激情,就是好死不死金起范到的时候发现门没有锁,然后跑进去就看到一个美人倒在崔始源身上。
金起范惊声尖叫:“哥!?”
——啊咧,引发争端的美人原来是熟人啊,那估计是没戏看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洗洗睡吧...可是,等等——
“范范!”
“范范?”
惊叹号是崔始源,问号是金希澈。
什么?你问我金希澈是谁?金希澈就是金起范他哥啊,巴啵。
“你怎么叫他范范?”
“你叫我什么范范!”
问号还是金希澈,惊叹号是金起范。
崔始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惊得一捂嘴,立马躺回床上挺尸,可问题在于他身上还挂着个金希澈啊,于是乎,俩人一起呼啦一下倒在了床上。
金起范站门口看得眉毛猛跳GEE,跳着跳着就觉得一股怒气往上窜,最后冷着脸冲进去把作业往崔始源身边的床头柜上一扔就出了寝室,留下两个哥哥大眼瞪大眼。
“我说,你觉不觉得范范刚才那样子…像捉了自己男人奸的怨妇?”
“有你这么说弟弟的么,希澈哥。”
金希澈仍然压在崔始源身上,突然伸手揪住他的领子,一双大眼睛恶狠狠地瞪住他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崔始源见状连忙伸出手掌立在胸前作无辜状:“我没有啊,我还想有呢,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你都和我上床了!”
“希澈哥…OTL”崔始源现在只想一头撞死在床柱上,因为他看到金起范又绕回来了。
那天回去以后,同学纷纷问起发生了什么事,金起范淡然曰:“我看到崔老师和一个美人在床上,我就出来了。”一瞬间,漫天八卦皆成真。
果真是——无风不起浪啊!

到这里,可能因为作者受教育水平的关系,很多人都误会了金希澈君那句“你都和我上床了!”
同学们,正确的教育可以诱导人脑内的神经元变成CP,不正确的教育…嗯,其实这不是作者想要表达的重点,作者想要说的是随着受教育的增加,人们思考问题的深度也在等比地扩大着,这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无数出现爱因斯坦的可能,但是,有时候问题并没有我们想想的那么纠结,比如这一句:你都和我上床了!
试问金希澈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状况?——他压在崔始源身上,两人倒在床上。
——他们不是在床上么?
上床,其实就只是一个简单的动宾结构而已,完全不是如大家(包括金起范同学)所想的那个有特殊含义的赋义动词。
但是有鉴于误会是发展剧情的必要,虽然这是一部关于青少年行为规范的正直的文,但为了凑字数哦不,但为了让文章更有内涵,我们还是很有必要请误先生出场的。
(人家都误会上了你还在这里扯什么!?)
金起范在目睹激情戏之后,完全恪守捉奸君的本分,对被捉奸君崔始源彻底不闻不问,两人的交流本来就不多,如今更是形同陌路。
可能有人会说,明明还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他们发生高频交集啊——他们不是一个物理老师一个物理课代表么?那么让作者告诉各位已经远离高中多年或者还距离高中多年的同学们:物理对于已经确定分科的高二生来说已经脱离了主科的范畴,作业原本就是能少布置则少布置,更何况我们的崔老师是T高师生鱼水情排行榜第一名的史上最高园丁,他更不可能多布置作业了,为了和金起范同学搭讪而残害无辜同学这种事情,连崔老师本人都是光想都会唾弃的。
那怎么办啊!?
啊哈哈,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大家不要忘记崔老师的另一个身份——副班导!!!
副班导是什么概念?就是想搭讪谁搭讪谁,想调戏谁调戏谁,如果谁敢反抗就以打电话告诉你家长哦为由进行无耻威胁。——等等,为什么这描述似乎有点像怪大叔呢?嗯,没关系,老师告诉我们:要学会融会贯通。
这天清早,金起范踏进教室的时候居然发现有人比他到得更早——金起范同学由于受了刺激就睡觉的关系每天累计睡眠时间非常之长,所以他夜晚都睡得很少,所以他早上通常到校很早——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小崔老师就是看准金起范的这点,在床头放了五个闹钟硬是在五点钟醒来,早早地在教室里坐下等好。
于是,就这样,金起范这一天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崔始源了。
金起范挑眉:“你在这里干嘛?”
崔始源嘟嘟嘴:“我是副班导啊。”
金起范不爽:“我管你是谁。”
崔始源笑眯眯:“你别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谁就可以了。”
——撒花!金同学又被调戏了!
——这是你在YY!
事实上,金起范进教室之后直接选择性无视崔始源,径直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为什么不说下去了?因为崔始源君占据了有利地形,他没有坐在别的地方,他就坐在金起范身边的位子上。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金起范把书包往椅子上一扔,转身就往教室外面走。
“起范啊~”
“……”我不鸟你。继续走。
“起范啊~”
“……”我就是不鸟你。继续走。
“范范~”
“……”打死你我也不鸟你。继续走。
等等,从金起范的位子走到门口居然能走那么久?哇,原来金起范绕回来了耶!
在小崔老师爱的注目下,金起范走回了他的桌子,从书包里抽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往崔始源脸上一甩,扭头就走,却是被站起来的崔始源一手拉住。
崔始源比金起范高了将近十公分,为了压制住金起范挣扎的手脚,他长臂一伸几乎把人圈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拿着那个粉红色的信封,一句“你给我的情书?”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信封上金希澈手书的崔马脸收四个字,这一下把我们可怜的小崔老师给吓得哟,连圈着人的手臂松开了都不知道。
桎梏一放松,金起范立刻跳出崔始源可以触及的范围,抬手戳着人家鼻梁就骂:“你搞屁啊!”
崔始源还处在震惊中,下意识就回了一句:“我是想搞你PP啊。”——你看,转了一大圈金同学还是被调戏了。
让我们一起感叹:这就是命啊!
金起范听到这句话完全出离愤怒,冲上去——两个耳光?这不是台产肥皂剧哟~一个狼吻?这不是韩产肥皂剧哟~金起范冲上去,非常淡定地问:“你想怎样?”
崔始源其实很想说:想搞你PP啊…但他很理智地没有说出口。让我们感动下小崔老师的及时回神吧,主在看着他!
“来我办公室吧。”崔始源突然笑得很温柔。
“关于作弊的问题,你想上报就上报,如果你只是为了找一个搭讪我的借口,我告诉你,我就是跟我们秃顶班也不会考虑你!”
崔始源定定地看住金起范一张好看的小脸,看着他气出来的红晕渐渐消退,不一会儿又在自己的盯视下一点点浮现,这才小心翼翼地问:“…起范你,还在生那天的气啊?”
“屁话!”
——不要怀疑,金起范真的这么说了。
同样不要怀疑的,虽然就金同学内心来说,他觉得自己会为了说出这句话而后悔一辈子,但事实上,如果他不这么说才会后悔一辈子。…好吧其实就是他不这么说也不至于后悔一辈子,顶多是他一句放屁让故事的进程快了很多,完全的electricity、light、fire and stone(电光火石)。
崔始源笑得很愉快,他拉过金起范坐在自己腿上、伸手把人环住、然后刷刷刷撕开了信,之所以这一系列动作之间用顿号隔开,是因为崔始源完成他们用去的时间实在太短,短到作者认为逗号无法表现出他的速度,短到金起范完全反应不能。
等到金起范回神的时候,信上的几行字又彻底把他给刺激到昏睡过去。
那么信上写了什么呢?曰——我同意你搬过来了,不过我家没别的房间,你就在范范房里打地铺吧!以上!
然后那天早上之后,学生中风传:崔老师抱着一个人进了办公室。
既然前文都留下过铺垫了:无风不起浪,这自然就是真的了!
话说崔始源一个公主抱把睡着的某人抱回自己的小储物间,当然了,他是想作奸犯科来着,毕竟在他的意识中两人已经是互诉衷肠的关系了,可就算猪也是这么想的,金起范不这么想啊。
金起范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某个人的怀抱中,先是闻到了熟悉的好闻味道,继而一抬头便看到了崔始源。金起范的脸靠在崔始源的胸口,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胸肌的线条,还有内里蓬勃有力的心跳。
“你干嘛啊?”
“范范,你喜欢我么?”
“白痴才喜欢你!”
“范范,虽然不想你变成白痴,我还是希望你喜欢我,不过呢,就算你变成白痴我也不在乎。”崔始源笑眯眯。
进了储物室哦不办公室,崔始源用脚踢上门,走过去把金起范轻轻放在写字台上,然后拉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双手拉住他的手,仰头看住他。
眸光闪烁,满目含情。
“你干嘛啊。”
“范范,我喜欢你。”
“谁信你。”
“你信我啊。”
“谁要信你!”
“要你信我啊~”崔始源笑眯眯,“我只要你信~”
金起范看住崔始源,挑起一边眉毛,半晌抽出手跳下写字台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那你喜欢你的,我回教室了。”
又被拉住,崔始源一个拥抱箍住金起范,把嘴凑到他耳边道:“范范,我喜欢你。我和希澈哥什么事都没有。还有,你明明喜欢我的。”
金起范背靠在崔始源怀里,耳边是崔始源的声音和鼻息。没有搭话,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真的?”
“嗯。”
金起范回过身来盯住崔始源看:“是你提出来的。”
“嗯。”
“我不喜欢你的。”
崔始源委屈地扁起嘴。
金起范见状又想了想,眼光往边上不自然地瞥了下,改口道:“我没有你喜欢我那么喜欢你。”
崔始源立时眉开眼笑,说:“我最喜欢范范了。”
“别打岔。”金起范脸红了红,咳嗽一声,结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只好挥了挥手说,“完了,我走了。”手却被捉住拉到嘴边吻了一下,金起范几乎落荒而逃。
就这样,崔始源和金起范奇迹般地确立了互相喜欢的情人关系。

两人告白之后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大事,金起范每天偷偷期待崔始源会搬来,结果却是一直都没有动静,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会去问的,倒是金希澈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不客气地说:“你盼什么呢天天看星星看月亮。”
金起范也不回嘴,算是默认了。
这天中午,崔始源难得比金起范晚来食堂,见他和一个同学坐在食堂中央的座位上吃饭,就领了饭大刺刺地走过去坐下,那同学见崔始源来了很兴奋地起身要走,原来他早就解决了午饭,正等金起范等到不耐烦。
怎么,又要撒花了?撒什么?庆祝难得的两人世界?拜托,这是在食堂哎…
其实崔始源和金起范提过中午一起吃饭,可每次崔始源都来的早,一旦是他先坐下吃,金起范铁定是不会主动过去和他一起的,所以遇上今天的情况实在是难得。
两人默默地吃着饭,也不说话。
崔始源突然想起一件事:“关于作弊的事情,有没有想过?”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不行么,干嘛一定要绕弯子。”
“呵呵,我希望你自己想嘛。”
“有什么好想的,我把答案给人家,自己还是有好好读书啊。”
“耶,你不吃蓬蒿菜么?”崔始源突然绕开话题。
“很苦。”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很好,又绕回来了。
“你的忠言我至今没有听到。”
“领会精神领会精神。”
金起范突然把那一大坨蓬蒿菜全部夹到崔始源的餐盘里,然后继续慢条斯理地埋头吃饭。是不是有人觉得慢条斯理和埋头放在一起很矛盾?我们之前说过了,埋头只是在形容一个动作,并没有过多其他意思。
什么?你说为什么吃饭要埋头?对脊椎不好?
这还不好想象吗?金起范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崔始源行为亲密哎,虽然是下意识的行为,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还不羞羞?
崔始源甘之如饴地吃着金起范给他的蓬蒿菜,正陶醉地享受着两人之间的气场流动和金起范通红的耳朵,突然就有滚烫的液体倾倒而下,紧接着就是一声尖细的:“对不起——!”
炮灰女猪出现了!?
怎么可能!这只是一个路人甲罢了,唯一的区别就是作用比大树小草要多一点。
金起范一抬头就看到崔始源白衬衫的前襟都是汤渍,而且看上去就很烫的样子,他立时就恨不能拍案而起,当然了,他只是恨不能,因为他不能,我们爱护…老师的金起范同学怒视路人女,路人女被金起范看得眼睛都红了,却听到崔始源在边上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衬衫脏了,要不你替我洗?”
明眼人都看得出崔始源其实是在给路人女找台阶下,可这话听在金起范耳里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在他看来崔始源又在搭讪了!哇,有无搞错?你的正牌情人还在边上哎!盛怒之下,金起范很不理智地拿起自己的空汤碗往崔始源身上一泼,仅剩的几滴汤非常配合地飞溅到崔始源身上。
其实,当金起范和崔始源坐在一起,周围就时不时有目光瞟来,直到路人女把汤倒在崔始源身上,整个食堂正式以他们为中心渐次安静开去,直到金起范作出泼汤的动作,硕大的食堂已经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了。
就是在这样满分的背景下,响起金起范同学清清冷冷的声音:“我弄脏了你的衬衫,我帮你洗。”
学生风传再次更新:崔老师和金同学,有!奸!情!

午餐事件过后,路人女功德圆满退居幕后,某小两口躲进储物室腻腻歪歪间就和好如初,当然了,他们的和好如初常人是看不出来的,因为金起范同学没有崔始源喜欢他那么喜欢他,所以从视觉效果来说,一直是崔始源追着金起范跑。
当然关于这一点,金起范没多久就发现问题了,因为当所有人都把这两个人当成一对之后,越来越多的女同学男同学跑来对崔始源说:“崔老师,你爱的人不爱你是很痛苦,所以,让我来爱你吧!”
打住!居然敢动小爷金起范的人!?
第二天崔始源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个深红色的小点,呃..你问我怎么回事?如果我说是金起范抓来一只超级大蚊子咬了崔始源一口你相信么?如果我说是金起范这只超级大蚊子咬了崔始源一口你相信么?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啦,大家心照不宣。
小红点之后就风平浪静了么?没有没有,只是都转为地下了而已,大家开始绕着金起范走,然后一看到金起范走远立刻冲着反方向飞奔至崔始源面前进行求爱大作战,当然统统以失败告终。
对此金起范的奖励是…不好意思这属于私人问题作者也不知道。(抽飞)
这天放学,崔始源跑来教室说:“物理课代表出来下。”——在众人面前崔始源还是坚持以物理课代表称呼金起范,真不知他是想要隐瞒还是欲盖弥彰。
“干嘛?”
“放学过来帮我理东西吧。”
“嗯?”
“我要搬去你家啊。”
“哦..哦哦。”
“呵呵,之前一直不搬是因为学校的宿舍有收我租啦,不住够本岂不是很浪费?而且我也没想到希澈哥那么快就答应我。”
金起范别扭:“解释什么…”
“我喜欢解释。”崔始源左看右看确定四下无人,探身过去在金起范脸上CHU了一下,笑着走开了。
——哎,又被调戏了。
放学的时候金起范乖乖地到崔始源宿舍报道——这是不可能的,要不是崔始源早早地跑来等着,金起范早溜号了。
趁着学校里人都走光了——呃,别乱想,我是说人都回家了(谁乱想了- -),崔始源硬是拉着金起范的手从五楼一路晃到校门口。
一进宿舍,崔始源就关了门捧着金起范的脸吻起来,金起范先是例行公事地哼哼唧唧着反抗几下,没多久就乖顺地回应起崔始源的亲吻。
吻得很漫长,也很慢长,一边呼吸一边接吻,这两人估计是第一对了。
唇分开之后,崔始源又吻了下金起范的额头,说:“乖乖在这儿等着,我进去拿行李。”
“你整理好了?”那叫我来干嘛。
崔始源笑眯眯:骗个吻而已。

因为家离T高太远,金家家长就决定让金希澈带着金起范到学校附近租房子住,金起范虽然还小,但有个哥哥在照应着也就没什么担心了。
你看,这短短两行字不仅交代了金家兄弟目前的住宿情况,还道出了一个困扰了几代人的大问题——代沟。以金希澈的女王脾气,你怎么能指望他照应别人呢?这点地球人都知道了,金家爸妈却一无所知,真是大问题啊大问题。
“希澈哥。”一进门,崔始源立刻乖巧地和金家的临时大家长打招呼。
顶着一张面膜的金希澈只含含糊糊地嗯一声,抬了抬下巴,算是回应了,金起范也和金希澈打了个招呼,就拉着崔始源往自己屋里走去。
“哥哥他不太在家,所以你可以睡隔壁。”
“可是希澈哥不喜欢别人睡他的床啊。”
这都知道?关系很好嘛..金起范眯起眼睛。
崔始源一个劲地赔笑。
好吧这是事实。
“我没有地铺给你打。睡席子。”
“冬天么!?”
金起范低下头不自然地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金希澈的声音突然传来:“范范,听说你弄脏了始源的衣服?”
哇,为什么金家临时大家长连这都知道!?都别问了,这属于私人问题,作者也不知道。
金起范一眼瞪住崔始源:你说的?
崔始源慌忙摇头:不是不是。
金起范继续瞪:那是怎么回事?
崔始源无辜扁嘴:我也不知道啊范范宝贝…
你看我们小崔老师有多可怜,范范宝贝这种爱称平时肯定是被封印的,口头便宜占不着(你那还叫没占着?而且不光口头便宜了吧。),只好在OS里叫叫过过小瘾,哎,真是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你给我闭嘴!)
“你们俩明天给我逛街去!”金希澈一声令下,崔始源和金起范周末的日程就这么神奇地定下了。

脱线是什么?脱线就是作者买的那种售价三十块一件进价三十块一斤的衣服上到处都是的没有收口的线头被拉出来的情况。
金起范看着崔始源好看的侧脸认真地觉得自己居然和崔始源在这里逛街就属于很脱线的一件事。
于是为了更符合脱线这个定义,金起范想到了一件事:“你那时候在和谁打电话?”
“嗯?”虽然不太清楚金起范具体指的哪一次,但他还是很认真地说,“我不太打电话的,一般性都是希澈哥要我做事或者我拜托希澈哥做事才会通电话,偶尔也会拜托学校的同学。”
“你说我是你的小朋友?”
这下崔始源知道怎么回事了:“我要是和希澈哥说你在我身边,他肯定又会说很久了。”
金起范低下头停止问话,算是认可了崔始源的回答。
“范范。”
“嗯?”
“我一直追究你作弊的那件事情,一是想要搭讪没错啦,其实更主要的还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说到这里崔始源突然笑出来,金起范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在问怎么了,崔始源道,“好像每次要说这个问题,都会被岔开。”
金起范耸耸肩。
“我是想说啊,要学会拒绝哦。”
“啊?”
“虽然说你是有好好读书,只是把答案给别人,但是这件事如果不是我看到结果会怎样?现在还是小事啦,可以后呢?”崔始源指一指远处在乞讨的乞丐,说,“那个人腿上的肌肉完全没有萎缩,他明显是装成瘸腿的样子想博得同情,大家还是会掏出钱给他。怎么,一旦有人露出可怜的样子对着你,你就没有办法了么?”
金起范沉吟着。
崔始源委屈道:“为什么对别人那么温柔,却只会凶我啊。”
“你和别人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
金起范斜崔始源一眼:“和你不用客气啊。”
“呵呵,但是客气不代表可以抛弃原则哦。”崔始源捏了捏金起范垂在身侧的手,“我也不是就事论事,就只是这么提醒你罢了。”
“有大事我会和你说的。”
“可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你身边啊。”
“为什么不能?”
崔始源停下脚步看住金起范,认真地问他:“你是认真的么?”
金起范不自然地看向别处:“大概吧。”再然后,手就被握住了。
得到双方确认盖章的情感,不好好炫耀一下怎么可以!

故事到这里就暂告一段落了,因为作者受教育程度的关系,可能有很多人会觉得这篇东西文不对题,其实不然。
作弊自然是一件高端的事情,那试问它究竟高端在哪里?关键就在一点:神不知鬼不觉。而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必须掌握另一个重要技能,即贼喊捉贼,说好听点也可以叫转移注意力。
作者绕了那么大一圈,就是为了说出一个名字——崔始源君。
你看,这个故事说白了就是崔始源在追金起范,那么从最开始利用身份优势接近、借作弊题发挥、协同金希澈制造外遇假象以激发事情进展(虽然是个意外)、无数次故意引开话题以延长搭讪周期、利用与被追对象父兄关系长驱直入,这一系列动作下来,崔始源军只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顺利拿下金起范高地,其实他才是作弊的那个啊!
当然了,这件事金起范不会知道,我们也不会告诉他,你问我原因?这么私人的事情,作者也不知道啦。
End 09081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呃。。。
那。。。
作弊么
俺承认俺也是作了不少昂

诶嘿嘿
这个作弊的结果很好昂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