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only4miratea]世间如梦非实end

2009/08/01 23:06
世间如梦非实
Story by green

金起范站在S城繁忙庸碌的街道上看到马路对面的英俊男人对着自己微笑。
呆愣大约只持续了一毫秒,在那一瞬仿佛周遭的所有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女巫做了羽化处理,教人听不分明也看不分明,然而——就剩下街对面的那张笑颜。
他想他应该是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的。
极致周正的一张脸,明明是方正的样子却线条圆润饱满,看似没有任何突兀的地方却又和所有的路人完全不同,剑眉飞斜,眼眸明亮,鼻梁高挺,立体而美好的唇线和漂亮的人们特有的深长人中。
看得那么清楚,似乎都不是在用看的,而是印刻在了脑中的模样。
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一定是见过的。
起范,走了。想到头痛的时候耳边李东海的声音却如平地惊雷炸响,只一个回头的功夫,人群回复流动,喧嚣渐次盛开,却不再有了那张脸。
“见到熟人了么?”
“大概吧。”
“啊..受不了你,那是什么回答。”
“…大概吧。”

再见到,是在咖啡杯里。
S城遍地开花的舶来咖啡店,柔软的皮沙发似乎也确实有让人流连忘返的理由,金起范端着盛了咖啡的纸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对面李东海端着盘子在吃一块漂亮的草莓蛋糕。
“你还是那么喜欢草莓蛋糕。”
你还是那么喜欢拿铁。
前一句话确实是自己对李东海说的,可是后一句呢?
金起范转头四下张望,所见皆是人们闲淡的面目,咖啡厅柔软的灯光下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缓慢,想起某个明星MV里倒转的一切,光影重迭间仿佛时光回溯,或者停留。
头有一点痛。
隐约间应该是听到李东海在说着什么的,大约又是关于李赫宰了——全世界都爱李东海,李东海眼里只有李赫宰——一心异体的两个少年,亲密到让人羡慕的牵绊与关联,只是这份欣羡,金起范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那么,就偷偷地躲进世界的角落里去吧,你们幸福你们的,我羡慕我的。
不开心么。
是谁在与我说话?是你么?李东海眯起来的一双眸子仿佛在告诉金起范不是自己。那么,是谁呢?
于是低头的时候便在咖啡杯里见到了那张笑颜,英俊到见过一眼便无法忘怀的男人,变成了咖啡色的,就躲在自己手中的纸杯里。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我很羡慕东海。
嗯,我知道。
也想有很好很好的…朋友。
嗯,我知道。
...或许是一个爱人。
嗯,我知道。
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再看向对座李东海压抑住兴奋的样子时,心里似乎也不再那么阴郁了。

应该是见过的,一定在哪里见过,而却绝不只是第二次见面,也绝不只是第三次、第四次,可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就好像很久以前,自己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坐在考场里。
从小就相信着,作为考场的教室有着巫婆释放的结界,把正常的思想隔绝在外,把氧气隔绝在外,所以一坐进那个安静的教室里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心就止不住地乱跳,哪怕前夜再怎样复习,也不可避免地要失去三四成甚至五六成的功力。
戴着平时不怎么戴的眼镜,看着白纸黑字的考卷,渐渐的就觉得眉心开始痛起来,这种细小的疼痛会随着时间的延长扩散开,一直痛到太阳穴、耳朵、脖子的后面,然后在这种几不可闻的疼痛中思想开始游离,甚至发起了呆,忘记了自己正身处的境地。
哪怕是最后的高考也是一样的,听着英语听力,莫名地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开始想去了国外的KEN现在在做什么。
思维像是一盘散沙,抓起又散开,抓起又散开,哪怕找了容器盛起,也一样是聚不到一起的,一阵风吹来便复又飞扬起来。
然后耳边就会想起一个声音,低醇的好听的男声,说着,这个选A,下一道选C,再下一道是AB…也不去看,也不去想,只下意识地就选择了相信,笔尖刷刷地写着,明明发了半场考试的呆,却一样能填满试卷,并获得让人羡慕的分数。
一直在想,那样一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有着极致英俊的面容和挺拔修长的身形。
一直在想。

因为李赫宰出差而拖一个半月未见的金起范出去逛街,李东海就是这样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并且毫不掩饰,但又恰恰因为这种毫不掩饰而让人心生好感。这个世界缺少真诚,哪怕是真诚的轻视与欺骗。
周一的时候看着桌上垒起的文档头又开始痛起来。
吹穿堂风会偏头痛。
很久以前,不知是谁这么对自己说过,然后像是心理作用又大约是真的生了病了,偏头痛就这样一直似有似无地伴着自己长到那么大,至于有没有吹过穿堂风,早便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了。
到茶水间泡咖啡喝,端着瓷白的马克杯盯着咖啡发呆,想着他会不会出现,想看到那张脸,很想。
可是不会说出来。
他总是不会把心中想要的欲求与愿景放到嘴边,只一个人暗暗地期待着时间冲淡那份愿望。
不想给人添麻烦在别人的眼里和疏远冷淡是画着等号的,只是金起范不会知道。
你是世界上最后的一朵花,如此安静淡然,让人忍不住采撷,却又害怕着自己的肮脏会污了你的美。
又是谁在说话?
茶水间橱柜的玻璃橱门上,金起范看到自己身后的脸,英俊至极的一张面容,他知道回头的话便会消失,于是只歪了头直直盯着橱门看,手中咖啡的温度略有些高,但他感觉不到。
期待着相遇,期待着下一次相遇。这种感觉很陌生,但又明明很熟悉。
我很累。
嗯。
工作好多。
嗯。
昨天其实不想出去逛街的。
可是你更重视你的朋友,不是么?
…嗯。
闭上眼,感到有人从背后环抱住自己,金起范觉得手中咖啡杯的温度传到了全身,仿佛了整个世界。
寂寞在远离,哪怕是虚假的远离。

都说艺术建立在生活之上,却实在是非奸即盗的一句假话。
一直到中考的那天,金起范都不曾相信关键时刻会出现拯救世界的英雄,他看着一切在眼中腐化,甚至做梦时会见到自己发臭的肉身,可是无力改变。
他想起来了。
中考的那天,天气很好,他看着身边坐着的同学,大家按照老师的要求穿着校服,说是为了让人安心,他却仍旧慌乱。
巫婆又出来作祟了,他这么想。
接着就听到了那个声音,指引着他在考卷上写下答案,并且事后证明都是正确的答案。
英雄。
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烦闷的时候寂寞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出现的英雄。大概拯救不了世界,却拯救了年少的自己的英雄。
你有名字么?
我叫崔始源。

主管把金起范叫到办公室,傲慢地看着他说你的企划案和别人的重复了。
重复?是在指控自己抄袭么?
想起了学生时代的教导主任,曾经那么讨厌的脸,现在却觉到亲切,至少与眼前的人比起来,那是多么的和蔼可亲,仿佛记忆都变得温暖起来了。
“我的企划案,是自己写的。”是自己熬了三天的夜写的。
一刀装订好的A4纸被扔到金起范面前,金起范拿起来粗略地翻了一下,发现整份企划案与自己的换汤不换药,继而他的脑海中开始掠过同僚一张张冷漠的脸,可惜无从定格。
想起从小到大,每次玩梭哈都是失败的,记忆中只剩下自己从投入口扔进硬币的声音,只期待着哪一次摇动手柄后能听到硬币落下来的喧哗声,却是从未有过,所以会讨厌类似的游戏,可是每次看到又都忍不住上前,刻意地承受着可以预知的失落,像是在确认自己的存在感。
多么幼稚。
“我没有抄袭。”这么说着,金起范转身就出了主管的办公室。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金起范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度地在意过什么,唯一期待的,便是那个英俊的男人,这应该并不过分。而此刻,他坐在天台上,头顶是浅色的天空,眼前站着那个人。
会没事的。
大概吧。
相信我。
嗯。
相信你的一切,从相信你的存在那一刻便这么决定了。
三天后,同僚偷窃金起范企划案的录像被发现,金起范沉冤昭雪,成功升职,而他的同僚,只剩下一个抱着纸盒子离开的背影。
这大概是他玩老虎机的第一次胜利。

李东海大刺刺地躺在金起范的床上,翘着二郎腿,手里在看的是金起范很久以前随手扔在床底下的游戏攻略。
“你这床这么硬,估计除了你没人能在这上面睡着了。”
金起范闻言,手中的笔略微顿了顿,继而立刻又继续写下去,轻声道:“谁说的。”
对的,曾经也有一个人这么躺在他的床上,睡得安宁恬然,仿佛了世界上最美好的摇篮。

那日金起范做功课到深夜,突然听到有人敲打玻璃窗的声音,转头便见到了那张英俊的脸。
他放下手中演算到一半的公式,去开窗,然后又回到桌前一句做题,结果一做便又是一个半小时,等到他收拾好书包准备睡觉的时候,英俊的不速之客已经在他的床上睡着了。
自己的床对于他一米八几的身材来说似乎小了点,修长的双腿一条曲起、一条则歪斜着耷拉到地板上,写字台上台灯的灯光柔软地散射着,他细长的睫毛于是在颧骨上投下了一圈细密的影子,整张脸光影明灭,线条干净漂亮,像是一尊希腊神像。
他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人,英俊到只消一眼便永远无法忘记。
金起范走过去蹲在床边,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忍不住想伸手抚摸他的脸。
他却醒了。
睡了么?
嗯。
那一起睡吧。
那一夜,是金起范自初中以后,第一次在别人的怀抱里睡着,那人温暖的胸膛与臂弯,还有身上好闻的阳光香味,一切混合在一起,仿佛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摇篮。

“你觉得有UFO么?”
“大概吧。”
“受不了你,又是大概吧。”李东海看着金起范的眸子道,“你有什么不大概的么。”
“有的。”
关于那个叫崔始源的人的一切,都是自己唯一能确定的。
这个世界如梦非实,他却一直存在,就这样不远不近时远时近地站在自己身边,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烦闷的时候寂寞的时候难过的时候,突然出现。他也许拯救不了世界,却拯救了年少的自己。
他叫崔始源。
金起范常常在镜子里看到他,虚拟的映像却是世界上唯一让他安心的存在。
所以,请继续陪伴着我吧,作为朋友、作为爱人、作为引导者。
——是我唯一说出口的愿望。
End 09080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是我穿越了还是啥子...
这这到底是谁写的...



No title

。。。
一开开来还不习惯了
好绿。。。

这文昂。。。

555
突然心情有点down



Re: No title

这文其实是甜的啊,真的=口=
呵呵,其实我很喜欢绿色啊。这模板越来越喜欢,呼呼~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