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执事和大狗幸福的一天end

2009/07/21 14:45
执事和大狗幸福的一天
Story by miratea

1
崔始源,现任金家执事,每天清晨五点三十分准时醒来,准备早点、叫醒仆人,然后叫醒少爷、替少爷穿衣、服侍少爷进餐、安排少爷一日作息。
——总的来说,除了每天最初的半个小时,崔始源剩余的时间全部是和他家少爷——金起范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呢。崔始源在清晨五点三十分准时醒来,无意识地把修长的食指点在性感的下唇上,迷迷糊糊地想着,啊…是了,少爷今天要和秀珍小姐约会,似乎秀珍小姐还特别指出:不希望看到你的那个跟班,所以,今天有很多空余时间是么?
想到这里,全年无休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崔始源忍不住笑起来。
——其实心里是很不爽的,理由嘛,我们心照不宣。
2
“你可以下去了哦,小普鲁。”崔始源对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形大狗一歪头,露出一个人神共愤的微笑,没有梳理过的发丝擦过他好看的下颚线条,看呆了银白色头发的大狗。
哈~哈~哈~,大狗发出这样愉快的声音,非但没有受到崔始源眼神的影响,还俯下身来把毛茸茸的脑袋凑到崔始源的颈窝处一阵蹭蹭蹭。
“哎哎,小普鲁,你这样我很难做哦。”崔始源无奈地皱起眉头,一边威胁着一边却是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见大狗仍是完全没有要离开自己身体的意思,这才伸出手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大狗的脑袋,引得大狗发出满足的哼哼声,然后冷不防伸出食指一弹,继而就觉得身上一轻,然后是——咚!!重物落地的声音。
刚刚解决压身的大狗,那边少爷安置在仆人房的铃铛就开始死命响起来,崔始源无奈:少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然后起床开始穿衣。似乎今次的少爷特别执着,铃声从响起开始就没有停顿。
崔始源不由得心里一紧,也顾不得打歪的领结,出了门就直奔少爷的卧室。
“少爷!”结果一开门,崔始源就觉得下腹一紧,心口乱跳,喉咙干涩。——他家少爷睡觉时当成睡衣穿的大衬衫开了三粒扣子,领口下滑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肩,胸口粉红色的小点在衬衫的边缘处若隐若现,下摆上撩,露出两条细长的腿,交叠出无限诱惑。如此尤物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论是谁人不会动心?
“你好慢啊。”金起范也不看闯进来的崔始源,只是无意识地换了一下腿的姿势,这么做的结果是——下一秒就被人扑倒在床。
崔始源把头凑过去吻着金起范细长的脖子,用唇细细摩挲自家少爷细嫩的皮肤,感受着他身上清淡的奶香,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笑意地叫:“少爷…”
少爷伸手环住执事的脖子,却还是不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太魅了——其实两个人的眼睛都是那么的漂亮,一双如红莲,一双如深海,混合在一起便成了暧昧妖娆的紫——突然的,少爷动了动可爱的小鼻子,然后猛地把压在身上的人推了开去,然后完全不爽地说:“你身上有那只大狗的味道。”像是一下想起崔始源从一开始进门时就不整的衣衫,本以为是因为来得急而没有穿好,现在却是又有了新的解释似的。
“你你你!!!”少爷出离愤怒。
执事先生无奈地叹一口气,重又向前倾身吻住自家愤怒的小少爷,一边压制住少爷乱挥的手十指相扣着压在两侧,一边伸出舌细细地描绘少爷漂亮的唇线,然后趁着少爷张口呼吸的瞬间游入他的口中,勾过少爷柔软的舌含住一点点吮吸,像是在吮着世界上最后一点甘露。
“嗯…”少爷的眸子变得浑浊,执事先生于是体贴地松开紧贴的唇舌,随之一条细长的银线牵扯开,连接着他们已经分开的唇。
“真漂亮呢。果然是接吻美学的必备。”执事先生笑得温柔,轻轻舔干净少爷唇角的水渍,“决定把小普鲁带回来的也是少爷你吧,不希望小普鲁睡在外面弄坏花园的也是少爷你吧,明明比较可怜的是我这个不得不和小普鲁同寝的人,为什么结果还是少爷你看上去更委屈一点呢?”
少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半晌又转回来伸手勾住自家执事的脖子,把人拉近吻了上去。
——哎,今天要出门去应付那个大小姐秀珍呢,当然要把一天的份都提前完成啊。
3
八点整送少爷出门,走之前又偷了一个吻,结果一回头大狗就扑了上来对着崔始源的脸一阵狂舔,——关键,还是人类的形态。
伙夫钟云无奈地遮住脸,只在指缝间留下一道缝隙,受不了地说着:“你你你好歹也给我穿件衣服吧?”被园艺师正洙火眼晶晶地发掘正在偷窥的本意而被无情的揪住耳朵拖走。
杂役东海无奈地看着小两口每日上演的闹剧,托着自己养的bada也去干活了。
“呵呵,那我们也走吧。”崔始源拍拍小普鲁的头,英俊少年模样的大狗于是蜷着上臂眯缝着眼睛惬意地贴上来又是一阵乱蹭。
如果少爷在的话,每天的第一项工作是为少爷泡茶,但少爷现在出去了,所以第二项工作——整理书房——就被提了上来,崔始源拉着大狗的手走到书房里,把大狗安置在柔软的墨绿色沙发上,摸摸他的头,笑着说:“乖乖的哦。”然后就拿起家伙开始干活了。
扫地,擦灰,书橱里的书也是每一本都必须一尘不染,擦到第五个书橱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大狗呜呜的叫声,崔始源于是无奈地回头向沙发上的少年走去,在他蹲坐的小沙发前蹲下,摸了摸他的下巴,问着:“怎么了?”
大狗于是就着崔始源抚摸他下巴的大手蹭了蹭,立刻就满意得笑开了。
——嘛,果然还是只需要主人爱抚的大狗啊。
崔始源看着大狗狗晶晶亮的眼神,没来由就想起了自家少爷每日清晨初醒来的样子,躺在大床上冲着自己张开手臂的模样和眼前的大狗似乎别无二致呢。
“喏。乖哦。”崔始源突然从身后变出一根牛奶味的磨牙骨棒递到大狗的面前,看着大狗一脸兴奋地开始啃骨头,这才放心地走回去继续打扫。
把最后一朵玫瑰插入窗台上精致的琉璃花瓶,崔始源看一眼怀表,满意道:正好。然后就走向大狗,拉过他的手走出了房间,结果一拉开房门钟云正洙东海bada四个叠加的脑袋就跌了进来。
崔始源皱皱眉头:“怎么?”
“不不不是少爷让我们来监视你的真的不是的!!!”东海慌乱地叫着,叫到一半就被身边的正洙捂住了嘴,可惜小东海概括的能力实在太强,几个字就搞定了正洙可能要说上半个小时的话。
“好了好了始源你继续工作我们走了。”钟云抱着正洙托着东海拽着bada四个家伙连成一条瞬间就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汪~”狗狗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崔始源。
“你今天要不要变回去?是决定一直这样么?”崔始源摸摸大狗的头。
大狗不置可否地看着崔始源。
“如果不变回去的话,我可得替你找一套衣服穿上啊。”
大狗的眼睛瞬间变亮了,拉住崔始源的手就往他们的房间跑,被拉的家伙看着墙角处四双贼亮的眼睛,又看看自己被拖住的手,最后眼前就剩下了少爷回来后别扭的样子。
呵呵,我的少爷啊。
4
大狗没有衣服,因为他主要是以狗狗的形态出现的,而唯一能让他变回人的就是崔始源,可惜平日里少爷在家的话执事先生都会伴在少爷身边寸步不离,所以小普鲁——也就是我们的狗狗——都不会变身,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为他准备衣服了。
所以,今次是小普鲁来到金家后第一次穿衣服。
崔始源哗啦一下拉开自己的衣橱,跟在他身后把爪子扒在他肩上的大狗就发出嗷呜的一声低呼。
——崔始源崔执事的衣橱里衣服不少,可是…为什么全部是金家配发的燕尾服呢?
大狗奇怪地歪歪头,继而拿毛茸茸的脑袋去蹭了蹭崔始源的脖子,执事先生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从衣橱中成排的燕尾服里拿出一套来放在大狗身前比了比,眯起眼上下一扫,自顾自地眯起眼摸摸下巴,说:“应该可以穿哦。”
就这样,狗狗执事新鲜出炉。
换上执事制服的大狗跟着崔始源在大宅里走,走着走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汪汪地叫着扑上去扒拉住崔始源的胳膊,然后把爪子硬是伸到了崔始源的大手里放好,崔始源无奈地看着这只大狗,笑着用空余的手摸摸他的头,这才拉着狗爪子往前走去。
“现在呢我们要去厨房准备午餐了,你想吃什么呢?”
大狗嗷呜一声看住崔始源,眼睛亮晶晶亮晶晶,我们的执事先生于是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家可爱的少爷,极偶尔的,当喝到喜欢的咖啡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嘛,如果金小少爷知道他的执事先生常常把自己当成宠物来喂养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我都忘了你不会说话。”崔始源笑着一拍头,然后说,“我们去问问看其他人吧。”
大狗汪汪地叫了两声,继而又凑上来蹭蹭蹭。崔始源于是想:如果自家少爷少点别扭,也像小普鲁一样直率该多好?不过看样子是不太可能呢,但是呢,如果真的变成了乖顺的少爷,也就不是自己热爱的少爷了吧。
两人(一人一狗?)走到下人间的时候,就看到钟云把正洙压在硕大的橡木桌上吻着,崔始源见了忍不住眉角抽搐,然后把手握成松松的拳头放到嘴边咳嗽几声,身边的大狗狗却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喂喂没看到人家在办事么。”..钟云居然还有工夫说出那么长的句子?
崔始源闻言忍不住违背自己的管家美学朝天一个大白眼,道:“第一,正洙的腰经不起你这么折腾,第二,精液如果弄在了木头桌子上擦不干净还会留下味道。第三,那张桌子是吃饭用的。第四,那个位置就是你自己坐的地方。”
= =||||||||||||||||
金钟云不得不停下正在进行的动作,小心地帮正洙理好衣服然后把人扶起来搂在怀里,恶狠狠地瞪一眼崔始源:“生孩子没屁眼!”(轻声)
“什么?”
“…小心长针眼!”
“我和少爷以后肯定是生不出孩子的。”
= =|||||||||
“少爷还不定和你呢!”(轻声)
“什么?”
“…不知道少爷现在和秀珍小姐在做什么哦。”
看着崔始源顿时死灰的脸色,钟云也顾不上担心后果,脑海中只剩下怀里的美人和戳到崔始源崔执事痛处的强烈快感,若不是现下气氛实在古怪,他真忍不住想仰天长啸三声:哈!哈!哈!
CHU~!突然的,大狗扑上来对着崔始源的嘴就是一口。
一瞬间所有人=口=!!??“亲亲亲上去了亲上去了!?始源和小普!!!”这一声则来自刚进门的东海。我万能的主啊,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崔始源强忍住扁人(狗)的冲动,毕竟中国有句老古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狗(人)。他冷静地在脑海中作出一系列分析,记忆立刻定格在不久以前,他带着小普鲁进门的瞬间,那个时候,没错——金钟云正在和朴正洙接吻。
“钟云哥~”崔始源笑得灿烂,“如果你告诉少爷的话..哼哼哼~”
“可是,少爷已经知道了啊…”这一声晴天霹雳仍旧来自东海小朋友。
闻言我们执事先生的眉毛又忍不住开始抽搐起来,他艰难回转身道:“谁告诉我怎、么、回、事?”
谁(东海)立刻听话地扬起手上的手机,歪着脑袋一脸无辜地看向执事先生,然后老实交代道:“刚才少爷打电话来说要找…你啊..”话音未落就见一向绅士稳重的执事先生一个猛虎扑食朝着东海飞扑而去,等到被扑的那个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的手机已经不见了,就看到崔始源听着手机里传来电话已挂断的忙音满脸黑线。
“始..始源你没事吧?”
崔始源调整着抽搐的嘴角,努力管理表情,半晌笑道:“作为金家的管家,这能算什么事呢。”
“可..可是始源你的表情好僵硬哦..”这话自然还是出自我们纯天然的小东海之口,为什么这次没有人捂住他祸从口出的嘴呢?因为能完成这个动作的钟云正洙早就溜之大吉了。
大狗普鲁托看着一屋子的人跑进跑出,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异常乖巧地蹭在崔始源身边,看着面对自己汪汪乱叫的小普鲁,我们对大型犬完全没有免疫能力的执事先生也只能无奈地大叹一口气了。
5
有鉴于引起了巨大的混乱,钟云正洙东海bada四只众无情地受到了吃不到料理圣手崔始源SAMA牌美味午餐的惩罚。
崔始源今天做了美味清新的海鲜面,他把完成的料理放在托盘里,然后单手举着托盘拉着小普鲁就回了两人的房间。
蹲坐在崔始源为他准备的地铺上,普鲁端着面呼噜呼噜吃得格外的香——明显是好吃到没有空表示他对崔始源的感激与佩服与倾慕之情的样子——是与别扭的金少爷完全相反的直率。
哎,这是今天第几次想起少爷了呢?我们的执事先生无奈地撑住额头,而关键之中的关键却是那被思念了一整日的少爷正在美丽的莱茵河畔和美丽的小姐喝着咖啡,这就更让人无法忍受了。
“小普鲁,好吃么?”
“汪~汪~”好吃好吃~
“喜欢就好~”低下头,崔始源不禁有些怅然:想听到起范对自己说喜欢呢…
就在执事先生因为得不到别扭爱人的告白而第N次伤心的时候,管家居室的门被人毫不客气地打了开,——自然又是我们不经世事的小东海了,至于让我们可爱但羞涩的小东海如此不矜持的原因嘛自然石只有一个的——
“赫宰,哦不,李少爷说要来拜访!!”
崔始源摸摸大狗的头,轻声让他继续吃面,继而抬起头来对着东海粲然一笑道:“可是少爷不在家,李少爷来做什么呢?通知他改日再来吧。”——完全是赤裸裸的报复。
看着东海因为见不到情郎而泫然欲涕的可怜表情,崔始源无动于衷地往门外走,边走边说:“我去打电话——”眼见小东海的嘴撅得都能挂上一壶红茶了,这才偷笑着继续道,“给少爷问问李少爷来了需不需要带话。”
“啊啊始源始源始源你最好了!!”果然是可爱的小东海啊。
李赫宰李少爷,李家幺子,李家与金家世代交好,不但节假日就是平时也常常往来走动,两家的少爷小姐青梅竹马,连仆人间也都有着不俗的交情,当然了,少爷和仆人也是可以有着特殊的关系的,比如李赫宰李少爷和杂役小东海。
看着客厅里几乎挂在李少爷身上不肯下来的东海,崔始源无奈地望天,虽然作为一个管家的美学告诉他此刻应该走出去阻止东海完全不合礼数的行为,但就之前的经验来看,他这么说的话作为回应李少爷一定会笑出牙龈道:“没事没事,我也喜欢抱着东海的。”——和正直的外表完全相反的属于奸臣的内心世界。
“小普鲁,你要不要学说话呢?”
“汪~汪~”要的要的~虽然可能完全不明白执事先生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忠犬就是这样:无论如何,主人的话永远是对的。
崔始源带着普鲁托在大宅子里走,下午的任务是打扫房间,他决定一边打扫一边用实物进行教学。其实李少爷来他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这样东海就不会闲到跟在自己身后跑动跑西然后和少爷打电话了。
——想起之前和少爷的那个电话,执事先生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少爷,李少爷要来拜访。”
“哦。”女孩子的声音:“起范起范,是谁的电话?”压低了的:“家里的执事。”
“少爷,你没有什么话要交代的么?”
“好好招待。”女孩子的声音:“好了啦,我们要去游湖了,可以挂电话咯。”压低了的:“知道了。”然后大概是把捂住听筒的手拿开,声音一下就清晰起来:“再见。哦对了,让东海乖一点。就这样。”
挂断——。
少爷啊少爷,你就不能稍微不那么冷淡一点么?去之前明明还说什么麻烦的大小姐一点都不想去之类的,结果还不是玩的很开心么?
虽然我曾经是提醒过你要礼貌地对待大小姐,却也不是这样的吧。
啊,算了算了,崔始源伸手摸摸身边大狗狗的脑袋,说:“还是你比较乖呢,小普鲁。”
“汪~汪~”是啊是啊~
6
李少爷在金家待了一个下午,听东海说少爷晚餐也不会回来吃于是就邀请大家一起回李家吃饭。
东海很兴奋这自然是不用说的了,钟云正洙也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崔始源看着眼前好几双充满渴望的眼睛,只好把手放在胸前一欠身道:“那就劳烦李少爷了。我留下等我家少爷,就不去了。”
知道崔始源和金起范的关系有多好,李赫宰也不强求:“那我就不留你了。”说完还暧昧地冲着崔始源眨了眨眼睛。
李少爷告辞之后宅子里就只剩下崔始源和普鲁托,天也一点点暗下来了,崔始源拉着大狗走到厨房,作了一份从金起范的中国朋友韩庚那里学来的东坡肉递给普鲁,看着他开吃自己就在他边上的大橡木桌子边坐了下来。
厨房里,整个宅子里,都变得异常安静,就只剩下普鲁嚼肉的声音了。
“小普鲁,好像和我在一起反而比较无聊呢。否则的话,东海他们会带着你在草坪上跑来跑去的玩吧?”
大狗狗突然就停下了吃肉,伸出爪子大致地擦了擦油光水滑的嘴,抬起头来看着崔始源,一双黑色眼睛突然星光四射,道:“作为一个恶魔的话,停留在人类的身边做着琐碎的管家工作的你,不也会觉得很无聊么?”
“…呵呵,那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彼此彼此。”眸子里星光未有褪去,却不再是刚才那副睿智深沉的模样,好像一瞬间又变回了可爱的人形大狗。
“在地狱的时候也经受了了不起的事情吧,所以愿意变成这幅模样待在我的身边,并且听我的话,是么?”崔始源在普鲁托面前蹲下,伸手一下一下温柔地抚摸着他漂亮的银色头发,说,“我们果然是一样的呢。”然后突然站起身来,把手放到胸口对着半掩的木门一欠身,道:“少爷,欢迎回来。”
拉开门,门外那个纤细修长的身影不是金家少爷金起范又能是谁呢?
“相处的不错嘛。”
“是,少爷。”
“以前和我说讨厌狗的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呢?”
“少爷,用词不该这么无礼。”
“哼。”转身就走。
——虽然看上去是一副挑衅的模样,但就那漂亮面容上红晕的情况来看,我们别扭的少爷应该是听到了什么的——类似于告白的话。
夜,崔始源把毛巾放在臂弯里守在金起范的浴室门外,听到里面的阵阵水声,不由得有些难耐。
“进来。”
“少爷?”
“…我不说第二遍。”
崔始源低笑一声,转身扭开门把手走进雾气缭绕的浴室,穿越雾霭准确地走到自家少爷身边,单膝跪下,将手放到胸前,一欠身道:“少爷。”
“帮我擦背。”
“是。”执事先生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手扶住少爷柔嫩的肩,一手用毛巾细细地擦拭着他的皮肤。
“今天家里没什么事吧?”
“大事来说没有,小事的话,我教会普鲁说话了。”
“那只大狗,你和他关系很好嘛。”
“呵呵。”笑声迂回而暧昧,“少爷,明明都已经听到了,但你如果执意要作出一无所知的样子的话,我不介意当着您的面再重复一遍。”
金起范漂亮的耳廓一点点红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明显是默许了的样子。
——“我爱你。并将会永远陪伴着你,直到地狱的尽头。”
看着金起范害羞的样子,崔始源又低声叫道:“少爷…”说罢手指已经是从毛巾后脱离开来,直接抚摸上金起范缎子一样滑腻的肌肤,在轻微凹陷着的性感脊椎上来回摩挲,“留了门,让我进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别扭的你的回应呢?或者是…暗示?”
“…烦死了。”
——以吻封缄。
就这样,陪伴着彼此,直到地狱的尽头吧。我爱你。
End 09072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大沙发
躺个四仰八叉
这故事
难得见有10服侍别人的
不过这也不是别人啦~

茶啊
最近真是热啊。。。
还好不



No title

诶..
如果始源君真的演了黑执事我会囧的...
似乎说夏尔是跳团的小光出演..

少爷啊不要让我囧到...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