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凉夏异志end

2009/07/13 20:46
凉夏异志
story by miratea

1
起范毕业旅行的目的地是城市郊野一片名不见经传的森林,说是新开发的景区,很少人去,所以特别适合大群的学生狂欢。
大巴驶进山区的时候起范正把头靠在车窗上睡觉,车子避震性能很好,但仍是颠簸得厉害。前夜起范打了通宵的PSP,导致此刻睡意铺天盖地,即使是头不停地磕在窗玻璃上也仍是能睡得安稳。
睡梦中除了同学的笑闹,还隐隐夹杂着导游的介绍,大约是在讲这片森林的传说,导游是个老头,说起故事来玄玄乎乎听着甚是有趣,耳边原本嘈杂的聊天声渐止,可惜起范不感兴趣,他虽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却对神鬼并无太大执着。
2
合宿的地方躲在山林间,隐隐绰绰的一层斑驳树影笼着,漆成浅金色的外墙和橙红色的瓦顶倒像是成了这苍翠山林中一朵跳跃的花了。
在宿舍里放好行李,距离老师说的集合时间还有几个小时,起范所幸趁着尚未散尽的睡意和衣在床上小憩,却听到同寝的东海很兴奋的声音在说着:“我们等等去森林里找神兽吧?”
然后就是赫宰:“好啊好啊。”完全不过脑子便应和了的样子,突然的却又转向半躺在床上的起范:“起范也去吧?”这回轮到东海在一边应和“去吧去吧。”
起范拉掉随意盖在脸上的鸭舌帽,清清冷冷的视线在东海和赫宰之间来来回回数次,直到看得两人心中发毛,才悠悠地开口:“好啊。”
早听说合宿的地方连个充电的插座都没有,一整桩楼电视两台,电话一部,PSP自然是没有办法带来了,所以起范除了睡觉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好做,这才答应了赫海两只的邀约,什么神兽?他一点都不清楚,也不想了解。
约是导游之前在大巴上讲的传说吧。起范想。
3
少年似乎是天生的会对神秘的东西产生兴趣的,只是起范应算是个例外,跟在东海和赫宰的身后慢慢地踱着,偶尔举目四望,耳边有细碎的说话声和脚下碾碎树叶的声音,然后剩下的就是寂静,实在是太过安静了,和着这晚秋的日光,让人昏昏欲睡。
起范只觉得自己的眼皮一点点变沉,眼前的景物亦是随着眼帘不由自主的翕张而明灭着,恍惚中再张开眼,四周竟是只有自己一人。
“东海?”起范尝试开口呼唤,“赫宰?”低低沉沉的声音尚未传远便以被空气熔融,起范叹一口气,转身欲走,却听到一阵树叶摩挲的声音,很是剧烈的样子。
他脚步一顿,四下里看了看,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大树和低矮的灌木丛,然后就是墨绿色的阴影,和着零星灼眼的阳光,安静,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安静,安静到起范只感觉胸腔中的心跳声在无限地扩大。
他抬脚欲走,随即便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次起范决定不予理会,却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感到身后一阵疾风,来不及转过身便已被扑倒在地,整个世界顷刻间倒转摇摆,大约是过了两三秒钟光景才安定下来,于是起范终于看清了袭击自己的家伙,赫然是一只尚未成年的小狮子!
那小狮子的眼睛亮亮的,一瞬不瞬地盯着起范看,小爪子扒着起范身上的校服衬衫,尾巴却是垂着,不像是在挑衅,也不像是肚子饿,却让起范失去了思考力和行动力,他也不甘示弱地回瞪小狮子,渐渐地竟感到身上有些发凉。
过了好久,那小狮子突然软下来,结结实实地倒在了起范的怀里,起范一惊,忙抱着小东西坐起来,才发现方才的感觉并非因为害怕和紧张发冷,而是那小狮子的血!小狮子受伤了,腿上两排深可见骨的伤口,还有几块肉被生生扯下,不断涌出的血已经把腿上漂亮的栗色毛发染成了殷红色,起范心里一紧,想这可怜的小家伙大概是被猎人的捕兽夹给逮住了,不过他竟然自己咬掉了那个夹子!这该有多痛啊?
正想着,被起范抱在怀里的小狮子在昏迷中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似乎是疼得厉害,起范于是赶紧抱起小东西往合宿地赶。
跑到宿舍才想起自己目前这全身是血的样子一定会吓到别人,却是尚来不及想出对策便已被冷不防杀出来的人给撞了见,是个老先生,只是奇怪那老人只瞄了起范一眼就走开了,起范愣了下,然后看了眼怀中因为失血过多而半阖着眼陷入昏迷的小狮子,轻声说:“小家伙,似乎只有我看得到你呢。”
4
起范在合宿地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负责人,只有零零星星的学生,其间遇到班主任于是顺便向他请了假说自己不舒服,班主任顺口就准了。
最后他抱着侥幸的心里竟然真的从自己的行李里翻出一瓶双氧水来,想也知道一定是韩庚哥放的,自家大哥希澈除了单肩包夹层里那面粉红色的小镜子怕是不会再想得到别的东西了。
起范之前一个人在美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高中以后才被大哥希澈接回了首尔,所以对于生活上一些必要的常识性操作还是有所了解的,比如包扎。
他把小狮子抱在怀里,一手轻轻抓住他受伤的后脚,小心翼翼地撒了一点双氧水上去,很快地就看到有细碎的气泡涌出来,而怀中本来昏沉的小家伙也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激得一下转醒,抬眼看了看起范,两只前爪重又扒上了起范的衣襟,眉目流转间像是在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的宿舍。”起范简单回答之。
小狮子倒没有太大的惶恐,只是立刻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于是起范脱口而出:“痛么?”
那小狮子竟然是点了点头。
起范把双氧水放在一边,无奈地一歪头:“那怎么办?”
小狮子于是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起范一把抱过,起范只说了一句:“带路。”便大步走出了宿舍。
在几乎是心灵感应的力量下,起范很快就找到了小狮子要去的地方——森林里的某个角落。
之所以说某个角落,是因为绕了半天此刻起范也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四周是树和灌木丛,有零星小花和艳丽的毒蘑菇,还有淡金色的阳光,四面八方的景色叠合在一起几乎看不出异同,若不是被小狮子指使着来到了这里,起范一定会认为自己又迷路了,只不过面对眼下这明显的窘境,他倒是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这和方才小狮子身处合宿地却并不在乎的样子实在是如出一辙的。
小狮子挣扎着要跳出起范的怀抱,突然的动作让起范一滞,并未作出反映就看到小东西已经落在了地上,伤腿因借不上力而使原本灵巧的身体显得有些平衡不能,歪歪扭扭的样子煞是可爱。
起范看到小狮子咬下了地上的一株植物,在嘴里咀嚼了一会儿后尽数吐在了自己的伤口上,还用鼻子拱了拱以求均匀,却是生生地碰上了伤口,一时间痛得不自禁地便抽搐几下,看得一边的起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然后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只看到那被敷上草药的地方生出了一点一点的绿色光芒,以着一个格外温柔的姿态迷蒙了可怕的伤口和鲜血的颜色,待起范从震惊中剥离出来那后腿已看不出曾经受伤了。
神兽。
起范脑海中剩下的唯一一个词。
5
再醒来起范已经回到了宿舍,睁眼便看到邻床上坐在一起的东海和赫宰低着头很仔细地在研究着什么,起范起身一看发现竟然是排列成矩阵的四张牌,二十四点?呃..
“起范你醒啦?”还是东海先发现的起范,同一时刻赫宰一边叫“我算出来啦!”一边正直地拍了一下床。
起范还有点迷糊,伸手揉了揉眼睛。
“身体好点了么?”东海把赫宰甩在一边跑到起范床头蹲下。
“还有一点肚子痛..”起范下意识地开口,甫一说完就感到胃部一阵轻微的抽搐,大约是痛觉让处于睡醒之初迷蒙状态的大脑一下变了清醒,柔软的毛发,冰冷的血液,黑亮的眸子…他几乎脱口而出,“小狮子呢?”
“做梦了?”这边赫宰也感兴趣地凑了过来。
“大概吧…”
“刚才你去哪里了?头一回人就不见了。”东海起身之后拉起也蹲在床头的赫宰往另一张床边上走,看样子是打算继续牌局,走到一半还半真不假地问了一句“你玩不?”
起范摇摇头,半晌看他们玩得正HIGH,摸摸终于安静下来的胃,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宿舍。
前面醒来的时候看了看窗外发现天已经黑了,也懒得去思考自己有没有错过什么活动,除去本身就不怎么在意的关系,主要还是因为他现在几乎满脑子都是那只小狮子。其实从在森林里撞见小狮子一直到现在他重新再宿舍里独身醒来不过是一个下午的时间,或许他只是作了一个古怪的梦也说不定,原本应该染了血的衣服也是干净的,可他就是觉得确实发生过什么。
一边皱着眉头胡思乱想一边绕着合宿地的墙根绕,走了两圈之后他挑了一个看得见月亮的地方坐下,没多久身边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老者。
“孩子,这片森林的传说不是假的哦。”
“哎?”
“靠近人群的地方,容易造出谎言,但在这里..”老人仰首看了看挂在黑色天空里的月亮,原本应该散发光芒的玉盘此刻正躲在浮云背后,然后他笑着回过头来看着起范说,“这里靠近自然,靠近天,也靠近..另一个世界。”
“小狮子是哪里来的?”起范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现在他太需要有人告诉自己:你所经历的并不是梦境了。
“你心里。”老者伸手隔空戳了戳起范的胸膛,“你想见到他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的。”
然后老者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同时,一声类似于野兽的吼叫从森林深处传来。是他!起范这么想着,甚至顾不上思考那老者的由来便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漆黑的森林。
6
起范的视力很好,但也只是普通的好,让他引以为傲的是他的夜视力,可惜对于一个朝九晚五家学校两点一线的普通学生来说夜视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用武之处。
但事实证明:上帝既然给了你钥匙,肯定已经为你留好了一扇门,——只是你还没有找到罢了。
深夜的森林漆黑一片,树干树叶还有脚下的泥土,起范很艰难才没有在高速奔跑中摔倒,眼前的景物一点点变得清晰,耳边则只剩下那个野兽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最开始的吼叫渐低,现在已经变得像是小孩子哭泣时候发出的呜咽声了。
怎么,是伤口在痛么?不是明明都已经好了么?
画面从眼角两旁削过去,然后终于看到了早上去到的那片平地,月光从平地上方枝叶的空隙里落下来,树叶堆上一团栗色的小东西显得格外显眼。
“喂。”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声像打鼓一样,他努力平复呼吸向着那只小狮子走去,出声打着意味不明的招呼。
“唔~~~TAT”小东西抬起头来看着起范,黑曜石一样的眸子在月光下显得水汪汪水汪汪,没来由让人笃定他现在一定很委屈,好像一个可爱的孩子在央着大人说抱抱我好不好。
察觉到内心突然涌起的柔软情感,起范不由叹息一声,却还是认命地走过去把小东西抱在怀里。小狮子的毛皮柔软光滑,在月光下带着迷人的光泽,身材矫健,瘦但结实,哪怕是在深夜里也很温暖,一进到起范的怀里就开始死命拱,漏在怀抱之外的尾巴摇来晃去,尾巴尖上的穗子还常常扫过起范裸露的手臂,怪痒的。
“你怎么了?”起范安抚一样抚摸着小狮子的头背,看着小东西在他怀里像只猫儿似的蹭来蹭去只觉得好可爱。
“呜呜~~~~(>_<)~~~~ 呜呜~~呜呜呜呜~~呜~~~~~”
= =||||||||||||||为什么会忘记他不会说话。
“这样,我问你问题,是的话就点头,不是的话就摇头好不好?”
小狮子闻言伸出舌头舔了舔起范的手指,顿时一阵热热麻麻的感觉从指间传上来,起范忍不住抖了抖,努力稳住怀里的小东西,佯怒瞪他一眼,说:“给我乖一点!”回应他的是又一阵酥麻感觉从指间传来。
…好吧我明白了舔手指是“是”的意思。起范忍不住望天。显然他已经忘记了这只狮子其实是会点头的。
“你是神兽么?”
没有动作。
“是‘不是’的意思么?”
舔舔舔。
>/////////<脸红到不行的起范想起老者的话,于是又问:“你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
舔舔舔。
“回不去么?”
舔舔舔。
“需要我帮忙么?”
没有动作。
这一次起范没有笨到改变问题让小狮子有机会继续调戏自己,果然,小狮子睁着大眼睛巴巴地望着起范,显然是在等他问‘是不需要我帮忙么?’,然后就可以舔舔舔了。
色狮子!起范心想。
“你刚才是想叫我来么?”
小狮子似乎是陷入了纠结,伸爪子抱住起范的手拿小脸无意识地蹭蹭,半晌才抬起头没有任何动作地望向起范,呃..毛色似乎有些发红?是害羞了?想掩饰什么?起范一挑眉毛。
“既然不是叫我也帮不了忙我就走了啊。”甩了小东西就要起身,结果…
——被嗷呜一声扑上来的小狮子扑倒在地。
7
其实起范除了夜视力引以为傲,还有一点天赋秉异,就是他可以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记住东西,看似是没有听过后如果需要的话却可以倒带。
早上在大巴里导游BALABALA地说了一大堆,他都说了什么?
“…这片森林里有神兽出没..”
“…传说最原始的地方会接近某些世界的接口与通道…”
“…可能你会在某个瞬间见到神兽..
——又或许..他们在下一个瞬间就回去了他们的世界..”
起范伸手抱着身上的小东西,虽然知道他不会笨到从自己身上摔下去,但还是会因为想到他毕竟受过那么重的伤,于是处处下意识地护着。
看着小狮子明亮的眼眸,起范突然觉得这应该是一双少年的眸子,而且是一个好看的少年。
“你该不是要在月圆之夜回去的吧?”
舔舔舔。
然后黑暗的森林突然就明亮起来了,原本遮住月亮的云层渐渐被风拨开,小狮子嗷呜了几声之后,起范只觉得压在身上的分量一点点变重。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起范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他简直无法相信,他竟然看到身上的小狮子在拉长身形,最终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
只是少年身体稀薄透明,是因为要回去了么?
因为天气突变,所以错过了月圆,只好等下一个晴朗的夜晚么?于是就让自己遇到了?
“你要走了啊?”
舔舔舔。
…湿湿热热,温温软软…等等,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对呢?
——“喂!你都变成人了还舔什么啊舔!!而且…而且还舔在嘴巴上!?色狮子!!!”
可是相比于这个,眼前的人要走了,那是不是再见不到了呢?对于这种刚刚认识就要说再见并且可能后会无期的怅然,似乎比被调戏的愤怒来得更加猛烈。
起范忍不住可怜兮兮地又确认道:“要走了啊?”——再次被舔。
小狮子,哦不,少年压在起范身上,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起范的唇,起范只觉得一阵麻痒,不由得张口小小地啊了一声,却被某只小狮子趁机把舌头伸进了嘴里,然后自己的舌头就被含住了,被人非常珍惜地吮起来,像是在吮着世界上最后一点甘露。
好不容易被放开,起范很脱线地先是把在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始源。”
“始源..?”
然后始源又吻了他一次,吻完似乎还伏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可惜他只觉得自己大脑严重缺氧,什么都没听到,等到大段的念白结束,就只剩下低低沉沉的一句:“…愿意么?愿意的话,就叫我的名字..”
起范想自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地:“始源…”
“契约生效。”
8
合宿原定的就是三天两夜,原始森林除了凉快并无什么吸引人之处,对于少年们来说:连插座都没有的地方怎么能生活呢?
不过,公认(其实也就是东海和赫宰)最待不住的起范反而安安静静地在这里住了三天,而且在走的时候还露出了这么快就离开的惊讶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嘛…此中种种起范当然是不会和他们说的。
其实那天晚上从森林回来之后,起范就一直怀疑关于始源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春秋大梦,可是手掌心一个奇怪的图腾却是无时无刻不告诉着他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之后他又想起了很多事,比如导游和那天抱着始源时撞到的人和那个月夜的老人其实是同一个人,比如传说里的内容——神兽若是与人签订契约,便能成为与之形影不离的守护神之类,比如始源那天在他耳边梦呓一样的念白当中夹杂着的我喜欢你,然后心情就…愈发郁闷了。
哇,签的什么契约!?签好了就跑路了?有无搞错?还喜欢我!?色狮子!扑了我两次舔了我二十次就这么算了!?你回来看我不压死你!
然后就又低落下去:….臭狮子你到底是回不回来啊?
一路起伏着回到家,继续过百无聊赖的暑假,然后每日在拒绝东海出去哈皮的邀约和拒绝东海下一次出去哈皮的邀约当中过去。
直到有一天…好吧其实就是起范回到家三天以后,他早上起来发现房间里除了空调运行的低沉轰鸣还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用爪子在刮玻璃…爪子!?玻璃!?思及此起范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飞奔到与阳台相通的玻璃门前刷地一拉,一只小东西扑通一声就倒在了自己的脚边。
起范不想承认此刻自己的心情突然好得像夏天的太阳。
他踢踢小狮子,说:“喂,你谁啊?”
谁料小狮子先是抬起头睁着那双BLINGBLING的大眼睛看了自己一会儿,看得起范心下柔软心境荡漾感觉周围都飘起了久别重逢的粉红泡泡的时候,小狮子突然撒欢似的嗷呜一声扑了上来。
——关键是还不忘变成人形。
“臭狮子!”在刚醒来起床气满格但攻击力为零的情况下被扑倒的起范惊叫一声,“你压我第三次了!”
然后就没办法再说出完整的话了。
9
起范的结束语:这个色狮子!
End 090706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最好的结论是。
没事不要在晚上去森林。
除了遇到可爱的蚊子之外。
可能还会遇到一只色狮子。= _____,=
当然。
一般人可能没有这个福气。



No title

很好
喜欢这个
尤其最后
啊哈哈哈
多么美好啊



No title

偶然路过的 =-=

噗。森林里的辛巴~

结局很有爱,wuli金受包。



No title

这里什么时候好的...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 0 -



Re: No title

所以说你来的不够勤快啊哈哈~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