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练琴是件痛苦的事情end

2009/06/21 21:20
练琴是件痛苦的事情
Story by miratea

一直到深夜二十三点五十九分金起范才感到:今天是个好日子。
为什么?因为他无意中获得了一把非常老X的锤子,怎么会获得的?他打BOSS的时候发了一个小呆因而在最后一刻被悲壮地踢出副本,在中央城复活之后想找传送NPC却发现身上的钱在副本失败后全部被黑,无奈之下只好动用11路,在经过城外1-11级新手训练区的时候他顺手砍倒了一只兔子,然后他的脚边就出现了一把未鉴定的锤子,他捡了锤子想反正没多少路就好心情地回城里去找人鉴定,最后发现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器!
嗷嗷!
你可知道这是一把怎样的锤子!?游戏打怪是会爆装备不错,可爆出这么一把锤子的几率实在小如牛毛,小到金起范都怀疑游戏是不是出了什么BUG!
……可惜,金起范练的吟游诗人用不上这么好的家伙,难道要他倒拿锤子当麦克风使么?不过,如果卖掉的话,还是能换来很可观的一笔收入啊,……尤其是对于他这种连传送都用不起的穷人来说。
有句话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还有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金起范在网上发布出售锤子的信息两分钟之后MSN上就收到了陌生人的信息,附言是我要买锤子。
一瞬间金起范仿佛看到大把大把的票子从电脑里飞了出来,他难得好心情地搭讪:你好!
答曰:你好。请问锤子有多大?
金起范愣了一下,努力回想在官网上看过的道具介绍之后回复:虽说是单手工具,但是两个手拿的。
对方很快又发来回复:好。破坏力够大么?
金起范想了想那把锤子满格的物理攻击:非常非常大。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对方很满意:好。多少钱?
金起范答:一口价一千块。
对方愣了一小下:现在的锤子都那么贵啊?
金起范也愣了一小下:很便宜了啊!你可以看看别人的开价!我没想赚太多钱的。
对方好像有点小委屈:可是我只看到你这里有卖锤子啊…
金起范想这可是世间少有的上古神器啊,当然只有我卖,于是就不无骄傲地说:那是!你诚心要的话便宜点九百五吧!
五十块可以买一个月的泡面呢!金起范皱皱鼻子。
这次对方倒是很爽快:好的。你帐号给我我汇钱给你。
金起范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我们到中央城交易,我的坐标是(59,34)。
对方愣了很久,就在金起范以为他已经掉线的时候才慢慢发过来一句话:你卖的锤子是游戏装备..?
金起范挑了下眉毛打下一个:是。
对方说:对不起,是我急着买锤子,只在你这里看到有出售信息太激动就跑过来了也没看清楚,打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金起范大囧,跑回去看自己开的买卖贴,居然真的忘了提是游戏装备的事,不过..因为是在游戏论坛发的他本以为不会有大问题,但看样子这个买家是通过百大叔乱入来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等金起范说没关系对方的头像就灰了。
这件事情暂且告一段落,金起范的心里却是留下了一个疙瘩。
——一个要买锤子的男人?他要干什么?对于这个问题,他思前想后也只得出一个结论:是要杀人么?
……一看就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星人,你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工匠干活也是需要锤子的么?不过我们的主角当然不是要用锤子干活了,你见过工匠上网买家伙的么。(整一行废话)
日子当然是要继续过,金起范捡到的上古神器第二天就卖了出去,因为有三个人同时要一来二去价格就被抬到了三千块,可是对于这个结果金起范却没有太HIGH,因为他老是隐隐约约地惦记着那个买锤子的男人,惦记到他上街会有意无意地留心哪里有锤子卖。
好在他身边没什么关系密切到一起逛街的朋友,否则向别人解释起这等奇怪的行为无疑又会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锤子事件之后一个月,金起范上街购置生活必需品:游戏软件。为什么他要放弃网上下载而去买正版呢?不是因为他支持正品,而是他有收集游戏包装的癖好。
“小起范,来了?”店主先生是个由内而外的典型OTAKU,见到起范就抓起一个游戏塞到金起范手里:“新上市的音乐游戏!SIWON代言的!”
金起范接过游戏后直接忽略封面上硕大的帅哥代言照就翻过去看简介,然后迅速地下结论道:“不就是太鼓达人么?”一会儿又明显BS地加上一句,“可能还没太鼓达人好玩。”
这时候有一群小女生推门进到店里,一看金起范手里的游戏就两眼放光地拉着老板说要买,大概是封面上帅哥的魅力指数实在太高了,女孩子们就像金起范之前忽略帅哥一样忽略了他,付了账就一阵风似地旋了出去。
“大叔,你这游戏的供应对象…”是花痴小女生吧?金起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OTAKU先生的腐男潜质首次露出水面:“我以为你会喜欢这样的攻君呢> <。”
金起范顺利上钩:“你的意思是我是受!?”
OTAKU先生得意地笑,得意地笑,金起范脸黑了又黑,语气不善地甩了游戏,顺便鬼使神差地问了句:“这男人谁啊?带回家养着黄油都不用买了。”(作者语:好主意!)
“SIWON啊!钢琴王子!”
“谁啊。”然后耸了耸肩,“算了,和我没关系,我走了,拜。”
——忘了买游戏。
——因为SIWON先生的关系(间接)。
没有买到游戏又懒得改变计划出门,金起范索性天天泡在网上搜锤子的信息。他其实很容易被影响,这一点在他很久以前因为某忘了名字的室友而喜欢上PSP之后就已经得到了证实。
MSN上有人呼叫,竟然是那个买锤子的男人。
出于一种奇异且微妙的心理金起范手忙脚乱地关了正在浏览的关于锤子的网页,小脸红红地打开对话框。
那人说:你好。
金起范说:你好。
那人说:我找到一个地方有卖锤子,你陪我去好不好?
金起范无语:干嘛找我去,我们又不熟。
那人又有点小委屈了:…那个,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想来想去..也只认识你了..不行就算了,对不起啊,打扰了。
金起范默,鬼使神差地打下三个字:那好吧。
——然后第二天他就莫名其妙地改变了每月出门一次的计划站在本市的某条五金街上了。关键是这地方他从没来过,所以就算是本市人也完全起不到引路的作用。
金起范望着那天特别干净的天空在心里默默地想:到时候迷路了可别怪我。是你自找的。
“是金起范么?”一个低低的说不上醇厚但很好听很温柔的声音传来,金起范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张英俊到风生水起的脸。
“你..你好。崔先生。”金起范只问了对方贵姓,所以没有办法像他一样熟络地叫出对方的名字,倒不是不想知道,只是他不太习惯问陌生人的信息。
“呵呵,叫我始源就好了。”
“嗯。”金起范心想叫我起范就好。……可是没有说出口。他常常会忘记说一些话,这是除了容易被影响之外金起范同学的第二大毛病。
“我们走吧,金起范。”然后就带头往前走去,金起范被他对自己的称谓弄得愣了一下,死也想不通一点:怎么我都说了叫我起范他还叫得那么生疏呢?他是不是很讨厌我啊。——死活没想起来自己根本没那么说过。
因为觉得对方可能不太喜欢自己,又因为初见,所以金起范几乎没怎么说话,甚至买锤子的时候也只是躲在崔始源身后看东看西,任由笑得绅士正直的崔始源花了比金起范那把上古神器更多的钱买了一把真的锤子。
一直到两人坐在饭点里开始午餐,金起范才嗫嚅一样说:“这铁块值那么多钱么..”
崔始源却是听到了,他优雅地放下手里的刀叉,说:“我刚才一直看着你想问你意见,可是你都没有看我。”金起范一边在心里心虚,结果又听到了爆炸性发言,“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哈?”怎么可能!?明明是你讨厌我好不好?
后面那句话金起范一个没注意真的说出来了,结果就变成了两个人两两相觑的状态,半天,他们默契一百分地同时笑出声来。
什么叫乌龙呀!
“你为什么要买锤子啊?”这是金起范憋了快两个月的问题。
崔始源答:“呵呵,有用啊。”
“哦…”金起范听了有点泄气,垂下头去吃牛排,心里想他果然还是把自己当成外人。然后他这一低头正好方便了崔始源同学细细地观察。金起范本就天生丽质,今天把一头栗色小卷弄成了狼奔,鬓角以后的头发全部软软地垂下来,露出了好看光洁的额头,让人见了就想大BO一口。
崔始源同学死命忍住BO上去的念头,说:“下午去我家好不好?”
“哎!?”金起范抬起头瞪大了一双眼睛,完全可爱到死的样子,看的崔始源食指大动。
“放完锤子,再带我出去逛逛啊,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呢。”
“哦哦。”金起范的心思完全放在为什么这个男人要特意来这个城市买一把锤子这个问题上,于是就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的反应有点像被吃了口头豆腐的女人。
崔始源口里的家其实是一处五星级宾馆,而且严加把守,两个人还是从后门偷偷进去的,猫着腰跑来跑去的后果就是他们不过是进去放了把锤子,出来时就已经一身汗。
金起范用崔始源体贴地递上来的纸巾抹着自己的小额头,非常不满:“你是不是栽赃啊?”
“啊?”
“干嘛偷偷摸摸的!?”
“那个…”
“切,不说就不说。”金起范怒,想你这个死人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还巴巴地跟着你跑来跑去真是白瞎了嗷嗷!
正在使小性子的某人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是男人的手,可明明同样是男人的手却比自己的要man得多,手很大很温暖很细腻,手指修长,指节有些微的粗大,但并不粗鲁,指甲很小,修剪得非常整齐,可以感受到手背上一条条明晰的血管。
为什么能看到指甲和手背?因为金起范同学在发小脾气的间隙回头偷瞄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不要生气啦。”男人摇了摇他的手。
“哼。”
“好不好?”又摇。
“切。”
“啵!”
“嗷!?”O///////O此刻金起范的第一反应不是:被亲了!而是:这男人是GAY!?大哥,这男人是GAY你兴奋个什么劲啊?
拉手BOBO,搞什么?金起范的眼里明确地向崔始源传达出一个信息:给我个名分!…好吧这是崔始源的想法,其实金起范想表达的是:给我个解释!对此崔少爷的说法是:反正没差啦。
崔始源当然没有给金起范名分,…好吧是解释,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在一起厮混了一天,分开的时候崔始源塞给金起范一张门票,又在他嘴巴上啃了口就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写到这里我们的故事里还没有出现炮灰,于是作者思前想之后决定:就炮灰这张票子吧!(此票子非彼票子)反正月黑风高的也没有镜头,你不炮灰谁炮灰!?
金起范回家后并没有把炮灰君随手放,对于这张有着接近于定情信物意义的门票他还是很珍视的,他只是..他只是忘了把它从裤子里拿出来罢了,然后很不巧金起范同学有一个很好的品质就是勤洗衣,…于是这张票子就随着他的裤子进了洗衣机。
这个月接下来的时间崔始源都没有联系他,金起范当然也拉不下脸去找人家了,他带着一种接近于怨妇的心情在家窝了两个礼拜,然后在下个月的月初去了游戏机店,于是就看到了崔始源…的照片。
“你说这是谁来着!?”
“SIWON啊。”
“谁!?”
“SIWON啊。”
“SIWON是谁!?”
“钢琴王子啊。”
“嗷!?=口=这张游戏我买了!”
“这是我的!不卖的!”ACG可是OTAKU的命根子啊命根子嗷嗷!
“那再给我拿一张!”
“卖光了!”老板OTAKU君无奈地推了推新买的框架眼镜,“你知道女孩子有多疯狂,SIWON人气太高了,她们就是当照片也一样买啊。”
金起范怒!一阵风似地旋出了游戏店。小旋风心里想:亏我还在家像朱丽叶等罗密欧一样等,个死人却在外面招蜂引蝶!个死人居然是钢琴王子!个死人是钢琴王子还来招惹我!
……大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趁着金氏陈醋流水线开工的当口,容作者默默地说一句:炮灰君身上其实写了崔始源的电话…
小旋风一路扫荡的进程突然停下了,因为一张钢琴王子演奏会的海报。然后他环顾四周,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其实全城都是崔始源钢琴演奏会的海报。啊…像个白痴一样自己,他的脸红了白白了红。
海报上是崔始源英俊到风生水起的脸,——个死人你以为你是卖肉的么居然这么嚣张哪有弹钢琴的人放个大脸在海报上的嗷!?
“喂,让开点。”超市的工作人员跑出来收海报,金起范无视掉工作人员很BS的一句“男人看男人还能看呆掉”,凶神恶煞地瞪了工作人员一眼说:“你干什么!”
“撕掉啊!”
“撕什么!”金起范啪地拍掉那个工作人员做着粗鲁撕纸动作的咸猪手,叉着腰完全一副维护自家男人的小媳妇LOOK。
“今天晚上就是演奏会了当然撕拉!给你行了吧!长得挺好看,居然是个神经病。”金起范完全无视后面那句嘀咕就扑上去小心翼翼地撕海报,看着海报上崔始源一张似笑非笑的大脸近在咫尺居然开始脸红起来。
半晌他意识到那个工作人员还站在他身边,就一边卷收下来的海报一边恶声恶气地说:“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结果回答他的竟然是一个无比熟悉的带笑声音:“起范..”那好听的嗓音柔情似水,听的金起范心里麻麻痒痒,又委屈难当,一回头,果然是崔始源。
金起范猛地甩掉手里的海报,低下头一张脸彻底地红成了番茄。
崔始源以不输金起范的恶狠狠地眼神把石化了的工作人员瞪回超市,再看回金起范的时候眼神立刻又柔软了下来。
“起范..”
“你在这里干什么!?”
“找你啊。”
“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谁知道你个死人是来干什么的!
“你都不打电话给我,我只好跑来人多的地方撞运气..”结果竟然真的被我撞到了,“所以,我们很有缘分啊。”然后像个可怜的被遗弃的小狗一样拉着金起范的手摇啊摇,“不要不理我啊,可以努力培养感情一下试试看啊,我们这么有缘分的…”
金起范完全沉浸在崔始源的你都不打电话给我这句话里,搞什么,他给了我电话么!?那我这两个礼拜算什么!?
“今天晚上来看我演奏会么?”
金起范又瞪大了眼睛,崔始源是在说话么?怎么感觉像在放炸药一样?为什么我只听到一声声平地惊雷呢?
“你扔掉了?”
你给过我票子…?啊!那条裤子!
看着崔始源一脸伤心到脱力的表情金起范愣了一下,就在崔始源放开手的瞬间反握住他的大手,难得地没有忘记说话难得地开口解释:“我忘了拿出来放在裤袋里被洗掉了我不知道那张票子不知道你给了我电话我…”
然后就被人啃了嘴巴。
再然后就被人塞进了一辆漂亮的白色跑车里绝尘而去。
搞什么飞机?
某人如是答:“我带你去听我演奏会。”
金起范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锤子…”
“今天告诉你。”
金起范默默地又想起一件事情:“演奏会结束你会离开么?”
路口的绿灯跳转成红灯,那人稳稳地把车停下,然后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金起范:“给你做到选择题好不好?”
“哈?”
“你陪我离开,或者我留下陪你。”
——金起范想,崔始源那一瞬间的模样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英俊的面容。
然后他想起了最后一件事情:“海报!”
“看海报做什么,整个人都是你的了。”
“……”>/////////<
晚上的演唱会金起范坐在了第一排的正中,身边全都是这个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想知道金起范的身份却拉不下脸,金起范也没空顾及他们,因为他的眼里世界里都只剩下一个叫做崔始源的男人。
看着台上流光溢彩的钢琴王子,金起范的耳边好像响起了两个月前某个凌晨MSN上的提示音。
他心里很清楚:这个王子不可能真正留在自己的身边,也不可能完全属于自己,他是这个世界的钢琴王子啊,那么明媚那么华丽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属于任何一个别人呢。
但是…他还是很高兴崔始源让他做那道选择题,只那么一个瞬间而已,竟然会产生如此鼓胀的幸福感觉。他很少出家门,也没有太多朋友,难得地与外界接触,竟然就遇上了他。满足了。
“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场演奏会。”却听到台上的人这么说。
金起范惊愕地抬头,于是就看到崔始源站在正对着自己的台上看着自己,最后一场演唱会?为什么崔始源每次说话都像是在扔炸弹一样呢?为什么明明是让人惋惜的事实自己的心里却雀跃不已呢!?
他没有骗自己!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然后我会和自己选择的人在一起,度过自己选择的人生。…是的,钢琴已经陪伴了我二十四年的时光,但在接下去的时间里,请允许我选择其他的伴侣吧,原谅我的喜新厌旧。”
然后——崔始源放下话筒走回钢琴边上,从台下观众看不到的地方拿出一个巨大的什物,整个会场开始响起压低了声音的喧闹,金起范听到身边的人在惊呼:“那是什么啊!?”
似乎全世界除了崔始源就只剩下他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他陪着他去买的那把锤子。
崔始源双手拿起锤子,抡起,猛地往名贵的三角钢琴上砸去。
只听巨大的一声“咣————————!”琴毁了,有琴键飞出来砸在崔始源身上,金起范突然有点心悸,恨不得飞身上去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然后崔始源放下锤子,走回舞台中央拿起话筒:“结束了,演唱会结束了,我要和钢琴说再见了,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同时请允许我和一个人说一声:你好。他是我新生活的开始。”他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午夜已过,也让我们一起和新的一天说一声你好吧。”
大幕拉上。
第二天崔始源大言不惭地提着行李住进了金起范的家,金起范一伸手:“乱七八糟卡通通告诉我密码。”
“我哪有钱啊。被我敲掉的钢琴好贵的,都赔琴啦。”崔始源宽面条泪,“我只有你啦。”
“你你你!!!”金起范几乎跳起来,被崔始源一把按在怀里对着嘴巴猛啃。
“呵呵,亲爱的,钱虽然不够多,但养你一辈子够啦…”
一吻过后,金起范靠在崔始源怀里,问:“为什么要砸掉钢琴?”
“因为,练琴实在太痛苦啦,很早以前就想:有一天要把钢琴狠狠砸掉。”说到这里崔始源一个低头又对着金起范的嘴巴啃了一阵,叹息一样说,“没想到,砸掉了上半辈子,砸来了下半辈子。”
“谁要和你过下半辈子!”金起范脸红。
“不要啊> <,亲爱的你真的忍心我流落街头么?明明连我的海报都舍不得被人撕坏掉呢..”不提还好,一提金起范只觉得自己颜面扫地,他猛地推开崔始源冲进小卧室,留下一句“先去把冰箱里的过期黄油扔了!”在屋子里回荡回荡回荡荡荡荡。
崔始源一个立正敬礼,高声道:“遵命!老婆大人!”
End090621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No title

放假啦...
来看看...
今天就一直哭来着...
哎..
背景音乐叫什么名字?



Re: No title

> 我来到这里了^^
> 果然是很幽静很安宁的地儿~

啊-口- 大人您是?
.. 是我广告的效应么囧~



Re: No title

哭啥?~抚摸之~
背景音乐是miss underwater,明明是很清淡的旋律,被杨乃文甜腻的声音唱出来,感觉到还蛮妥帖的呢。
不过过两天估计就要换掉了,哈哈



No title

放假了吧?
唉这地方我老是留言不顺利。。。

这么说他们是真有缘啊~~~
想见见不着的好多。。。

昂~~~
茶比我小两岁
还好不至于有代沟



No title

又来问了..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虽然感觉是听过的熟悉的但是想不到名字..
好听~!



Re: No title

> 又来问了..
>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 虽然感觉是听过的熟悉的但是想不到名字..
> 好听~!

哈哈,我刚想说:我不是回答过么,然后突然想起我换了BGM囧囧囧
这次是棉花糖的2375~ 超级无敌有爱~ 最后居然还有世界大同哎呀哎呀> <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Re: No title

> 哈哈哈,难怪你不知道我是谁,< ( _ _ ) > 猜猜呗,我们...MS不是很熟悉

嗷?这样..怎么猜。就算是熟悉的人我也猜不出呢OTL
~对不起我爱你XD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