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闷骚是件虐心的事情end

2009/06/20 01:16
闷骚是件虐心的事情
Story by miratea

如果两个男性基督徒在教堂相遇并开始一场恋爱很疯狂,那么在教堂遇见的第二天就在gay吧二遇并且天雷勾动地火是不是就会好一点呢?
存在皆合理,所以这个世界不可理喻。
因为基督徒无法接受同性之间的爱情于是充满了不安与恐慌,所以想要一个答案与承诺。
第一夜崔始源问身下紧紧搂住自己的金起范:“你就那么喜欢我?”
金起范眯起一双好看的眸子笑得迷离:“始源,你身上好香。”
“…只是普通的古龙水而已。”
“可是明明好好闻。”
崔始源问金起范:“一直喜欢我好不好..”
金起范说:“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呢,始源。”
我们常常需要一个理由让自己去做一件事情,而往往真正想做一件事情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可惜出师有名是远古洪荒时期便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于是就会扯淡地弄出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作为条件,这些条件们有的易如无物,有的难若登天。
谁说自己了解自己?心底里藏着一个念头,表现出来的却完全是另一番光景,如同贴着地球表面上升下降的气流,混淆在一起摇摆不定便成了带来梅雨的准静止锋。
——渐渐地也就忘记了自己的真心了。
比如崔始源说:“我们再不期而遇的话就同居好不好?”
金起范说:“那你留个电话给我吧。”
“你就那么喜欢我?”
“手机拿出来~”
都不是喜欢自己找不自在的人,所以留了后路,给相遇寻找理由——如果上帝不让我们在一起,那我们就自力更生自给自足,自然经济固然落后,伟大的中华民族还不是靠着它过了五千年。
崔始源和几个朋友一起经营一家物流公司,作为经理的他常常自己跑单,为的是能一直去到不同的地方游玩。他喜欢到处跑,骨子里的不安定,其实是因为害怕面对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安定的事实而强迫自己流浪。
就好像花心的男人实际专一,流连花丛只是在不停寻找专属于自己的人。
金起范喜欢笑,却懒,并且宅,常常蜗居,躲在家里捧着一个本本噼里啪啦地敲字赚钱,他卖创意,朝九晚五的被固定是可怕的事情,他宅,却热爱自由。
不想被锁定在某一点,同时在心底里期待一个来锁定自己的人。
——说白了,就是两个表里不一的闷骚家伙。
周六的下午是两个人雷打不动的shopping day,他们会一起去超市,买蔬菜水果香水洗发露安全套,常常逛电子专柜,看看新出的PSP游戏之类,然后进行无聊的对话。
明明是两个大男人,却安乐于如此居家的生活片段。
崔始源常常会看着金起范挑拣水果的背影问他:“你就那么喜欢我?”
“这个蛇果好长,像你的脸呢。”
“..明明都长得一样啊。”
金起范把手里的蛇果放在崔始源脸边眯起眼睛看,然后下结论:“一模一样!”
然后就会想:是喜欢的吧?如果不喜欢,怎么会觉得自己身上普通的古龙水好闻,怎么会看着一个蛇果都觉得和自己相像?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一句喜欢或者爱,于是就不可遏止地担心与不安起来。
其实男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女人要弱得多得多,热衷于寻花问柳也不过是想确认自己对生活的激情以及生活对自己的热情。
金起范闻到崔始源身上的草莓香水味,捡到落在他脖颈里的栗色长卷发,第二天就耸耸肩说:“喂,我们分手吧。”竟是连始源两个字都不愿说了。
赌气一样地答应了,也不过是想向自己证明不是离了眼前的家伙就不能独活而已。
结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又跑去初遇时天雷勾动地火的gay吧,像两个白痴一样装作不认识,然后就真的这样重新开始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却偏偏让这两个没有安全感的白痴碰到了。
“你好。”
“好。”
“今晚一起吧。”
“好。”
“同居吧。”
“好。”
“一直在一起吧。”
“……”
然后就在一起很多年,崔始源再也不问关于喜欢的问题,相爱和陪伴没差多少,但心里总也是落下了一个疙瘩。
想不通: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说一句喜欢呢?
——还是说实在是不愿意欺骗自己的关系?
那么就这样吧。
把失望藏在心底,生活总是残缺着才生动的不是么,但..真的好想好想听你对我说起喜欢和爱啊。
忘记了自己其实也不曾说出口过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
因为没有人愿意跨出第一步,害怕受伤害怕失了气势与面子,所以都不愿表露出陷入的样子,其实明明都已经喜欢到一塌糊涂了,却还是死撑着,好像吊着一口气就能微笑到死一样。
可是,爱情和自尊心又搭的哪门子的界呢?
金起范要出差,走之前崔始源吻他,然后问:“一直在一起好不好?一直喜欢我好不好?”
“我会很快回来~”
然后就是飞机失事。
整个世界都消音并且失去色彩前的最后一个瞬间,金起范的心里全部都是关于一个叫崔始源的男人。
他想:始源啊,现在再来问我,我就可以告诉你了,金起范一直到死都爱着崔始源。可是崔始源呢?
然后他的眼角流下了生命里的最后一滴泪。
End 090619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