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聚光灯下没有永恒与忧伤tbc090608

2009/06/08 12:10
我受不了地扶住额头,果然是这样么..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懒小孩。有点无奈地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提议道:“我以后都帮你把饭打回来一起吃好不好?”自己都没有发现口气里竟然像极了是在哄任性的小孩子。

“那太麻烦你了。”

“那就说定了哦。”

“哎..?我是说,这么麻烦你,所以..不用了。”

我蹲得有点累,于是就索性在他面前盘腿坐下来,一边悄悄打量眼前的男孩一边思考方才对话的前因后果,最终得出结论:“你不是韩国人?”

“….只是小时候都在美国罢了。”

“哦…”我伸手挠了挠头。

又过了一个ROUND的光景,金起范终于抬起头来看向我,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之前他和我对话时,目光一直黏在手中的游戏机上——彼时还是2003年的春天,距离之后在金起范生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PSP先生的登场还有将近两年的时间。

他问我:“不去吃饭么?”

虽然知道教室里除了我们俩空无一人,我还是草草环顾了一圈,然后耸耸肩起身转个方向和他一样靠着墙并排坐下,有点闷闷地说:“不去了。”

一个人走那么多路去食堂排队买饭坐下吃?哇,想想就很可怕。因为周围完全没有熟到可以拜托他等我一起的人,所以练习结束去厕所的时候就已经认命地决定一个人去食堂了,结果回来时居然看到金起范还没走,心里是有点小惊讶的,本想拖他一起去却被告知他不吃午饭,啊…即然这样,那我也不吃吧。

哎,实在是不想一个人跑去食堂啊。

“你不会是…不想一个人去吧?”他眯起眼睛从鸭舌帽底下用那种看幼稚园小鬼的表情看着我。

一瞬间我的心底充满了被戳穿的窘迫,果然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家伙都很犀利么,其实金起范不光懒,还很闷骚呢…我这么想。而,也就是抱着这种想法,两年后给起范买PSP做生日礼物的时候才会让店长把牧场物语当做初始游戏装进去。

“噗。”看着我有点哀怨的表情,他居然笑了。那是我第二次看到他的笑,明明是露出了八颗牙的那种微笑,却还是让我觉得有所保留的样子,我突然很迫切地希望能看到他真正开怀的模样。他这样适合阳光,是天生就要变成焦点的人,我仿佛能预见很久以后他的大放异彩。

我还想得出神,金起范突然把游戏机放在腿上,拿过身边的背包哗啦一声拉开拉链,在里面翻翻翻出一包吃的东西来扔给我,然后甩了书包又开始游戏。

看着手中谁都没预料到它的出场的红豆包:“哎?”我这么奇怪着,嘴里也一个没注意叫了出来,想了想于是又补充道,“你的午饭?”

“零食而已,错买成甜的了,给你吧。”金起范还是没抬头。

就是说小孩不喜欢吃甜食?我这么琢磨着,脑海中突然又闪过另一个念头,会不会是他为了让我吃才胡编乱造的理由啊?嗯..应该不会,虽然我觉得我们很熟了,但毕竟也只认识了两天而已,这么体贴不像是金起范的性格呢…我手里抓着红豆包非常投入地脑内着,直到边上的金起范又一个ROUND结束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才回过神。

金起范只是那样看了我一眼就立刻又低下头去继续奋战,只留下我坐在他身边相隔了半个拳头的距离,扭着脖子盯住他头顶的发旋继续出神:对于小孩“布施”的举动,无论再怎么分析我都没有办法避开的一种心情,大概就叫做感动吧。

这么想着我已经忍不住笑起来,眼前突然闪过四个大字:患难与共。

被自己搞笑到的我扯开包装袋拿出面包,撕了一半很自然地递到金起范嘴边,结果就像第一天伸出手要拉他的时候一样,在动作作出的一瞬间就开始忐忑:他会不会觉得太亲密了?谁知游戏中的小孩完全思维放空,看到有食物过来,先是把游戏机稍微挪开到我手臂挡去的视线区域之外的位置,然后张开小嘴啊呜一口就咬住了我手上的面包,因为视线一直没离开屏幕的关系,没有准头的嘴唇还不小心擦过了我的手指。

我一边自己咬着面包,一边不时撕一点喂给身边的小孩,不喜欢吃甜食?明明吃得很开心啊,还有,就算玩游戏的时候思维放空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这样迷糊岂不是被骗走了都不知道?最后我无奈地发现:眼前的小孩看着不好接近,其实超级招人担心。这么想着,我又顺手帮他把嘴边的一点点面包屑揩去,结果发现没地方扔…纠结之下还是扔进了自己嘴里。

S.M.的练习时间其实很宽松,大都是渴望出道的练习生们自己加班加点才作出了惨无人道的假象,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真正能苛待你的人往往只有自己而已。午休大概是练习生们唯一的放松时光,一整天十几个小时泡在练习室里总不能一直紧绷着弦,再卖力也不过是群十几岁的孩子。于是吃完午饭立刻回练习室的人数基本上为零,所以就有了我和金起范独处的时间。

等金起范发现被我喂着吃了半个红豆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放下手里的游戏机表情微妙地看着我,我抓着手里已经空掉的面包袋子表情无辜地看着他,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张小脸躲在鸭舌帽底下细细密密地红起来,张了嘴正要开骂,结果刚说了一个“你”字练习室门口就传来了人声——是其他的练习生午休结束回来了,金起范抿了抿嘴皱了皱鼻子,最后又狠狠瞪了我一眼,再低下头去的时候,眼里的波澜便彻底因为外人的入侵而消失了,突然的,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就是那个时候发现的吧,这个小孩只要在人多的地方就会缺乏安全感,然后下意识地把自己藏起来。

那天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午饭除了去食堂还可以自带干粮,然后就开始拜托家里的阿姨每天替我煮两人份的便当。

第三天中午我摸出便当说要一起吃的时候,金起范居然只说了一句:“不许喂我。”然后又很小声很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当我是宠物么…”,结果被我听到了。


我于是没忍住笑开来,严肃地更正道:“是体贴的好哥哥在照顾弟弟啊,怎么是宠物呢?”

然后小孩就又正直地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哥哥,明明比较像男生对女朋友…”又被我听到了。

一瞬间我忽略到心底奇怪的感觉,笑嘻嘻地坐在边上等着他进入游戏放空状态再开始喂食。

从那之后开始的一长段时间我都过得超级开心,我想我从来没有试过因为某一个人的关系而觉得空气都甜腻起来。在金起范之前我遇到过很多人,交过很多朋友,男生女生比我大的比我小的,但没有哪个人给过我和金起范一样的感觉。

我说过他是不一样的,这是一种趋近于直觉的判断。喜欢看到他,见到了心情就会变好,哪怕只是一起靠着墙壁坐在角落里不说话,也会有一种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的心情。

而我也以为,自己对他是不一样的。每一分感情的付出,都会希望得到对等的回报不是么?而金起范身边除了我大概就只有金希澈和韩庚偶尔闪现的现状,自然会让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沈昌珉的出现。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风闻这种东西的存在,属于某个团体的小道消息只要一融入就能了解,沈昌珉就是我这样得知的人。

他大概在练习生里算是比较有名了——在练习生里拥有知名度,要么是资历久,要么是实力强,沈昌珉的状况则是沾了一点点前者大部分是后者的那种。

这个小孩彼时还很嫩很可爱,高音飚起来却是和出道之后相差无几,然后大胃。我进公司的时候他在忙考试,正好错开,不过若不是这样,我大概也不会有机会和金起范走得如此近了。

我之前说到过,就在我以为我和金起范已经成为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的时候,金起范渐渐开始不喜欢我,而这个过程和我渐渐融入练习生集体的步速是一样的。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事实上都是向往着这样平淡幸福的人。
看多了起起落落也就是小high下就过去,一只留下温暖感觉的反而便是这样温暖的片段了。
话题拐弯
我也很好奇这世上怎么会有loli这样的东西。
扶额头。回想起来我是直接从闷骚幼生物直接变成御姐的。小感慨了。

还有茶最喜欢你最后两张照。干净又舒适的样子。我果然在怀旧。。
少女时代啊少女时代。



Re: 没有输入标题

眠>>> 这样的文字,像是把自己代入到崔始源的精神世界里去写日记一样。很有意思的体验。
你多大了?御姐这样神奇的东西我一直不敢染指,我曾经倒是做过一阵子正太噗哈哈哈。
关于照片:短毛适合夏天,可惜脸太大,哎哎,卖相其实是生存之本啊..扣墙捶地板



按照我的推算的话。我大抵与你一样大。笑。或者比你大一岁。
我是92生人。
其实最初被你论文吸引的。
呃我喜欢剪这个字,极少有人用。
所以觉得你极亲切。



Re: 没有输入标题

> 按照我的推算的话。我大抵与你一样大。笑。或者比你大一岁。
> 我是92生人。
> 其实最初被你论文吸引的。
> 呃我喜欢剪这个字,极少有人用。
> 所以觉得你极亲切。

噗,我91年的,高二。总体来说还是有可能挤入同一届里去。
论文时期(或者更早)就开始潜水了么?哈哈,原来是看了很多我和晚舟的文呢~得瑟之
剪这个字其实是被郭敬明童鞋带过来的,剪瞳,很难想象一个男人能想出这种名字,不是天才就是变态,不过天才和变态其实也没差多少不是?
哈哈。其实你刚出现我和我家晚舟都以为是彼此的马甲,擦汗..~ 亲切说得好~拇指




No title

我是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你应该是91的。以前碰巧翻到你一篇去年的文,18岁生日。
囧。
之所以会弄错是因为我们真的同届
剪这个ID顶着跑了4年,不想换。所以说我还算是有长性的人。
笑。
都以为我是你的皮诶。
我困扰到的。
笑。



Re: No title

抚摸,我错了。
其实剪只是MJ,大号是茶,其实MJ用字的话靡和岸用的更多..远目。ID没啥具体意义的嘛 摊手~



No title

哎。喜欢冷门的东西却又不能容忍冷门的被糟蹋。
看恶俗的扭性格文的感觉真是不窝心吶。
所以还是喜欢茶的,还有你家船。
笑。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