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聚光灯下没有永恒与忧伤tbc090605

2009/06/06 00:32
然后我们两个就都沉默了。就李秀满老师的性格来说,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存在可能性,而任何一种可能性最后发生的几率都极其微小,看似妥帖的说法不一定能满足李秀满老师的需要,他总是能很好地跳脱出一个血肉之躯的立场,完全从商业的角度出发看问题。谁都无法否认,我们的社长李秀满老师是一个优秀的领路人的同时更是一个万里挑一的商人,常常让我们在敬重的同时心存忐忑。

“不说这事了。”金起范突然抬起头来,眸子里落了一片星光,眼角躲着狡黠,“超市有卖情侣泡面。”

“哦?”

“据说面饼是同一根面条加工成的,如果两个人能同时吃完两碗不断,那就能一直在一起。”

“哈?这也太困难了吧?”而且..为什么听着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靠谱呢?我突然想起:“我昨天也有去超市啊,都没有看到哎。”

“那是因为买的人很多啊,一上柜就脱销了。”金起范认真地对着我眨眨眼。

“你买了?”

“嗯。”

“…于是?”

“去我家吧,我给你煮泡面吃。”

“不可以直接邀请么?这么委婉我会听不懂的呀…”

“你怎么不去死?”

结果我们还是没能吃成泡面。

起范的公寓在橘子郡,二月的头上金爸爸金妈妈还在美国过圣诞假,于是韩国的家里便只剩下了起范一人。关门的瞬间我们开始拥吻,我把起范压在玄关的墙上,他的背后大概正好是电灯开关的位置,于是一整个屋子便随着我们身体的起伏而明明灭灭。

我们两人都喜欢闭着眼接吻,黑暗中只能感到偶尔升起的明亮,在冬天的夜晚带着温暖。

一阵激吻过后我努力地分开彼此的唇,制止了小孩紧接着的好几次仰头索吻,用力用额头抵住他的,半晌才气息不稳地问:“泡面呢?我要吃情侣泡面啊…”

小孩闻言往后一靠,灯啪地被点亮,然后我就看到了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的清亮的光。我从来热爱他的眼神,淡定而干净,是除了容貌以外第二个能让他从人群里跳脱出来的迷人之处。

“泡面?我胡扯的,哪有那种东西…”如果吃面的时候不小心咬断了面条,难道就真的不能在一起了么?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说好的,对不对?”

“对,我们说好一直在一起的…”

最后的尾音被吞没在又一轮亲吻之中,这么暧昧而隐忍的声音,如此激烈而细小的动作,人类真是神奇的动物,能把两条鱼之间干架的同样事情变成了如此销魂的样子…



2007年6月,我和东海起范三个人坐在去往塞班岛的飞机上,起范坐在我右手边,左手边的舷窗外是满目的蓝色和大朵大朵的云,往下看是缩成一小片绿荫的城市和大片的海。坐在我们后排的经纪人哥和东海已经睡着了。

SJ红起来之后行程也随之变得异常紧凑,常常是一个通告接一个通告地赶,睡眠时间无法保证,便半受迫性地养成了抓紧所有边角料时间补眠的习惯。不论在后台化妆室和舞台上再怎么闹腾,一上车立刻能在车厢摇篮一样的颠簸环境里安静下来。工作强度最高的时候几秒钟时间就可以睡得天昏地暗,但同样的,要把我们拉回一级戒备的工作状态来,一个响指就足够了。

我家的私人医生曾经说过:这样的生活状态是他所知道的最糟糕的,身体情绪完全靠大脑支配,对神经的压迫过大,很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爸爸听了之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知道他在等我自己做决定。其实从很久以前开始,早在我说要进入S.M.之前,爸爸就很少插手我的事了,只不过是从小建立起来的父亲的威严形象让我觉得他很强势而已。

人生就是这样的,你注定在这个时候犯糊涂,然后在走过去之后再回头来看到真相。

私人医生的退出建议我自然是没有采纳,我这么说的时候爸妈的脸上都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或愤怒,其实父母期待的不是一个功成名就的孩子,而是一个能独当一面有担当并且敢于为自己的决定与未来负责的孩子。

“在想什么?”起范突然问我,我回头看他,心里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我要对眼前的孩子负责。

负责?真是奇怪的说法,我被自己懵到了。其实说白了,就是从今以后要把眼前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的心情。

“想爸妈的事情..”

“哦。”挑起话题的小孩闻言却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就又回过头去了。

我明白过来自己又踩了雷,金起范在美国的童年是孤独的童年,虽然家里有家人,出了家门却始终是一个人来来去去,即使后来回到韩国也只像是去了第二个异国他乡,每日思念父母的时间加起来,就算填不了一片太平洋至少也能填平一整条汉江了。

这个孩子,如果你不问起他,他就不会主动和你提起内心的思念和愁苦,常常憋着,于是在这样的他的面前,似乎我此刻对父母的思念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突然很心疼。

我伸手揽过他,把他的小脑袋压在胸口:“起范啊,有事和哥说,知道么?”

“哎?”起范好像被我的脱线弄得很无语。

“知道么?”

半晌,他仍是只淡淡地“…哦…”了一声,手却乖巧地环住了我的腰。虽然因为有外人的关系这个拥抱只持续了两秒钟的时间,但渴望交付与决定交付的心情却一直持续了下去,一直持续到很久很久以后,我们彼时都无法看到的将来。

塞班行是M.net策划的SUPER SUMMER特辑,除了我东海起范,还有一个叫做恩贞的女孩子,我看了台本,节目组的要求是让我们三个P.K.,最终目的自然是获得女孩子的芳心。

恩贞瘦瘦高高,在太阳热辣的塞班岛上只画了淡妆,算是半素颜出镜,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女艺人作完精致造型之后的漂亮,但总体还是很清爽,而且看上去脾气也很好的样子。

可是…每当我看着她的脸,下一刻总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到身边的金起范身上,像是第一次发现自家小孩原来如此漂亮一样,明明是男生,却比化了妆的女生要好看上几十几百几千倍。

“始源你干嘛老是偷偷看起范?”突然有人问我,是东海。

“啊?”

身边的小孩挑起一边眉毛,嘴角却也起了弧度。

起范不喜欢我们两个的关系公众,我于是拿出自己演技担当的实力作正直状:“没有啊…”

“还没有呢!”东海皱皱小鼻子,完全不屑的样子,“我本来以为你看着我有事,但每次你的目光都是从我身上掠过去最后死死定在起范身上,还说没有!?”

小女王!可怕的小女王!一瞬间我突然领会到了赫宰哥为人处事之道,在面对直言不讳的东海小女王的时候,似乎只有装傻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不明白啊…”结果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自己都要鄙视自己的说辞…我该不会是脸红了吧。

“你脸红了!”小女王!!

“噗。”起范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于是闻声转头去看金起范在塞班阳光下的微笑,他的眼睛好看地眯缝起来,一双眸子悄悄转过来看着我,真正是明眸皓齿顾盼生姿。

我想我这回是彻底地栽了。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跑到这边留个脚印..
-0-



啊天。。。。又要会考了 泪眼。。。。。
我真的好奇茶的时间哪里来的。
写文再打出来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还有一点我不知道你是不是。
憋不出来的时候明明有想法却描述无能的话真的想死啊。
可是茶怎么做到的咧。
呃。。。会考。。。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啊天。。。。又要会考了 泪眼。。。。。
> 我真的好奇茶的时间哪里来的。
> 写文再打出来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 还有一点我不知道你是不是。
> 憋不出来的时候明明有想法却描述无能的话真的想死啊。
> 可是茶怎么做到的咧。
> 呃。。。会考。。。
我直接在电脑上打,离开了键盘我完全写不出东西囧真是有点怪胎啊怪胎
话说我倒是没有描述无能,最近特别啰嗦变得,时间不够用。
最后请不要提起会考这种煞风景的东西宽泪..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