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源范]聚光灯下没有永恒与忧伤tbc090530

2009/05/30 19:28
把车开到电视台地下的停车场停好,我熄了火一边解安全带一边对身边的人说:“可以下车了。”小孩闻言乖乖地扭过身去开安全带的扣子,可弄好了却坐在那里没有动,我有点奇怪地看了看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啊…”他张了张嘴,分明是想说什么话的,踌躇了一下还是顺势抿了起来。

我伸手摸摸他的头,说一句下车就转身去开车门,衣角却是被人从身后扯住了。我重又坐回去,拉过金起范扯住我衣角的手包在掌里,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得汗湿了手心的孩子,用我所能发出的最轻柔的语气说:“没事的…”

没事的,没有问题的,我身边的很多人都曾经这样鼓励我,这其实明明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却因为说出来的那个人的关系而变得有了魔力一样,那一刻我这么对金起范说:没事的…,其实也是隐隐地希望自己能成为可以安抚他心的特殊的人。

金起范抬头看着我眨了眨眼睛。

地下停车场的光线很暗,空气有些浊,初春时候还带着暴露在外的钢筋水泥的微凉与戾气。

我感到本来被收在掌心里的小孩的手挣脱出来反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就听到他说:“说好了,一直在一起…”



SuperJunior三辑CB的日子对我来说有着些微特殊的含义,因为那差不多距离起范第一次上情书整三年。

在还没有进入S.M.,或者说在还没有遇到金起范之前,我都当生活是一条极致宽广的大河,河面平复流水向前,日光落下来映得河流清澈见底,每一个日子都是身边正跃起的一朵水花,过去了便也过去了,完全没有价值叫人去回头细数。

——后来我知道了,那不过是还没有遇到能把我的生活变得不一样的人罢了。

我有时候觉得金起范是个魔法师,因为他常常让我想起诸如上周的今天我和他在明洞喝地道的蓝山咖啡,三个月前的这个时侯我们用他的PSP头挤头地凑在一起看柯南的剧场版,一年前的今天我们为了谁应该获得奥斯卡影帝而吵了架…之类的琐事,好像本来不值一提的一切突然变得有意义了一样,那些片段哪怕只是在无聊的时候突然想起也会忍不住笑出来。

对于金起范给我生活带来的变化,我从来都是享受的,就像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一样,享受回味所有与他发生过关联的日子。

到SJ3月13日正式登台CB为止,我的亢奋情绪其实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从LIVE之前的排舞,排舞之前的定妆,定妆之前的录歌,甚至录歌之前接到通知说要开始准备三辑,如此冗长的接近了半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情绪高昂。

对于和庚哥一起到中国作为M活动这件事,我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我对中国这个国家的热爱并没有我表现出来的那么浓郁,大概是因为我惯常对一切露出积极的表情,才让很多人以为我热爱这个国家。

啊…生长在信奉基督的家庭,从小接受半西化的教育,说话行事之间感情流露较常人更夸张些,其实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吧?

可哥哥们却似乎总是会很惊奇甚至觉得搞笑,常常会说些话来逗我,挖苦也是习惯了的事情,似乎身边极熟悉的人里面也只有金起范会无动于衷,这个小孩,从最开始我莫名奇妙凑过去搭讪开始就是这样了,相对于外人所说的无动于衷与冷漠,我觉得还更偏向于习以为常多一些,好像他从来就知道我的脾气,了解我会说出些什么样的话,于是便少了很多丰富而精彩的表情了。

一定是这样的,我笃信。

08年的中旬M和T的成员就开始中韩或日韩两地跑,录音定妆拍照等等,年末的时候公司特意给两个子组合安排了一小段时间的休假,其实说休假也不全是,不过是为了匀一块完整的时间出来给SJ的三辑作准备罢了。

大约是在十一月的头上,整整一周时间全部用来排舞,练习第一天我难得地晚到了,等我穿着黑色呢子大衣风尘仆仆地冲入练习室的时候距离正式开始练习只剩下五分钟左右光景,而我们队内从来都是约定俗成着要早到至少十五分钟的,然而今次我还没来得及和哥哥们道歉,就下意识地立刻摸出手机拨了某个小孩的电话——金起范还没来呢!比我还晚那肯定是迟到了!

我本以为小孩起晚了,结果电话一拨出几乎立刻就被接通,然后就听到小孩明显很清醒的声音传来:“始源哥?”不等他说完我就不由分说地吼过去:“今天开始排舞啊你怎么还没来?难得我没叫你你就迟到了么?迷糊!”

那边先是安静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声不无疑惑地“哎?”。

我还在等小孩的解释,隐约觉得有些不对,这孩子的话里听不出一点紧张,像是本来就没准备来一样,然后我就感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正洙哥,本以为他要骂我迟到了还忙着打电话,结果却是:“始源啊,不是起范的问题…电话挂了吧,我待会儿再和你解释。”一句话说得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完全不是正洙哥说话时该有的样子。

没理由的,我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

狐疑地皱着眉头重又把电话靠近耳旁:“起范?”

“始源哥?”

我们两个同时发声,然后我就不说话了,等着他继续。

“快去练习吧,我待会儿和你解释。”竟是说了和正洙哥一样的话来。

解释?解释什么?之前的整个准备期似乎都很少见到起范,原来真的是在发生着什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连再见都忘记说就结束了通话,抬头扫了一眼在场的哥哥们,难道我是唯一一个不知道的么?

“哥..现在就解释好不好?”我拉住正洙哥的袖子。

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如果是生病了或者家里有事请假的话需要什么解释呢?真夸张啊..这些家伙们。

“起范他..哎,我也说不清楚。快开始排吧,不要多想了。”

大概也一样是为了让我们都不要多想了,很久以后,在起范缺席了排舞几乎缺席了MV拍摄彻底缺席了三辑宣传期开始以来的所有LIVE之后,李秀满老师终于站出来正式说明:SJ永远是13人的组合。

可是,你让我的心如何平定?

2月13日的晚上我把金起范叫来了汉江边——我自然是希望和他共度2月14日的,可惜情人节当天SJM在上海有演唱会,为了营造大众情人的形象,我不得不将真正属于自己的情人节提前并且精简至喝酒。

仍旧是路边买的廉价烧酒,不醇且火辣辣的烧嗓子,但好处是身体暖和的快,我一边就着啤酒瓶口灌着酒,一边看着汉江对面的车水马龙,霓虹灯落在黑色的江水里像是藏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整个世界喧嚣并且安宁,耳边的风声有点震耳欲聋,为什么二月还那么冷呢?我不由得紧了紧衣领,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身边被拖出来的小孩,便见到他不经意地轻轻哆嗦了一下。

哎…我在心里轻叹一口气,脱下大衣披到他身上,然后回去继续喝酒,结果小孩整个人都凑了过来,腰倚着栏杆半个身子斜出去横在江面上,一张愈发好看的脸冲着我笑:“干嘛?又要做体贴的好哥哥?”

我看着他半长的头发在黑色的夜风里飞扬,身后是抓不到的江水,心里一紧,连忙把人抓回来抱好,没好气的回:“是男朋友!”

金起范眯起眼睛挣开我的怀抱:“哼!谁是你女朋友!”

“我有说么?你也男朋友。”对着他我就气不起来,心底里明明因他而起的抑郁此刻看着他的笑也像是快被夜风吹散了一样。

他把外套脱下来披回我身上:“就要回归了,生病的话小心被经纪人哥哥打。”

“你呢?你就没事了?”

“我…?谁知道呢。”语气有点低。

我把衣服穿回去,然后敞开衣襟伸手拉过一边的小孩拽进怀里,最后努力把衣服合紧,一瞬间紧贴的身体温度开始传递,气息也融合在了一起,冷风被我的大衣隔离在外,我感到小孩躲在我的外套里伸手搂住了我的腰把脸埋入了我的胸膛,隔着几件衣服感受着胸口属于金起范的鼻息和热度,我不由得也紧了紧手臂,垂首把脸埋在他的发里。

他的头发又留长了,大概是公司规定的为新造型做的准备,我们从出道开始就不停地换着造型,头发留长又剪短剪短再接长,金起范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造型从未遭到争议的人,无论是可爱的漂亮的还是野性的,都让人惊为天人,可我还是最喜欢他长头发的样子——起范的头发很柔软,凑上去蹭的时候完全不扎人,我最喜欢在拥抱的时候把脸埋在他的发里了。

“你说李秀满老师在想什么呢…?”

小孩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闷闷的:“不知道啊。”

“他那么器重你,不会把你拉出来单飞吧?”

“他不是也很器重你么?怎么不拉你一起?”

我忍不住叹一口气,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说他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了…?因为看重我们两个所以…”转而又立刻住了口,“不会的,李秀满老师怎么会拿SJ的前途开玩笑呢?”

tbc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因为决定要开始追聚光灯..
于是先来留个言.. -0-
然后拐回去慢慢看


Ps,千万表弃坑 = =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