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3乱七八糟老爷爷⑤

2010/01/23 16:03
全家的布丁罐子,小闹钟是九九买书送的,哦呵呵-v-我很爱他。
IMG0070A.jpg

闹钟和边上的储物盒,下面垫着的是暗粉的二代周边,前两天到手,这张图我真是越看越爱,掩面。这图一共做了三个东西,鼠标垫伞和口罩,口罩待会儿会上镜XD
IMG0071A.jpg

闹钟、储物盒,和边上的笔筒、扇子,笔筒是银赫家族的二代周边,扇子是源起爱的二代周边,不管事MISS SHANGHAI还是贴脸都是我的得意之作!握拳!
IMG0072A.jpg

给我们MISS SHANGHAI来个特写XD
IMG0073A.jpg

笔筒再过去是银赫家族的日历,也是二代周边的一部分,这张照片曾被我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爸当成春哥- -无语
IMG0074A.jpg

俺的笔袋,上面的WONBUM是自己写的,我同学说了:任何东西只要到了你手里总归要被你摧残一番 ..其实明明很好看嘛!怒
IMG0075A.jpg

绿色的零钱包是我同学爸爸从泰国带回来的纪念品,正好对上了我最近热爱红配绿的奇异口味,还有一串是去年做的李赫宰,还都是BIC的图呢,远目...
IMG0076A.jpg

这个勋章还有另一个SJ——待会儿也会出境——是我姐送给我的,据说是她自己想买,结果感觉买一个加运费不大格算就又买了几个...于是运费和东西的价钱一样么,还是不格算的吧,我以为我在淘宝问题上算是脑残了,没想到我姐比我更豁达-口-不过两个东西还是很好看的!昂,据说这个图还是一个法国设计师画的。
IMG0077A.jpg

银赫家族的二代周边,手机包,我现在天天拿来装我的小六子...哎,高三要好好学习,上课都不看手机了,开机都不开,所以要装袋啊...
IMG0078A.jpg

别在书包上的两只徽章,WONBUM是源起爱的一代周边,SJ就是我姐送我的~
IMG0079A.jpg

混乱的书包角落,乐扣上吊着崔始源和金基范的韩文挂牌,一根十三人的布条,书包拉链上是去年做的两张卡,都是我这个PS废柴的得意之作啊,哦呵呵呵呵~其实还挂了源起爱的二代周边,那两个真人头像,没被拍进去,疏忽啊-口-
IMG0080A.jpg

转个角度,放乐扣的小侧袋上别了两个徽章,是李赫宰和崔始源的签名,我爱死这两枚徽章> <
IMG0081A.jpg

李赫宰是我的交通卡,口罩就是传说中的暗粉二代周边了
IMG0082A.jpg

最新的CASIO计算机,入手第一天就被我画成这样,不过...摸下巴,其实我是个全能选手啊,不光只能画人啊,咩~哈~哈~哈~~~


end

100123好久不见的小三日记

2010/01/23 02:21
一模考高出一模一本线十分,囧,让我感叹下:老娘就是有前途啊!
什么人生目标都是浮云,富与贵才是人之所欲也,至于这个富与贵具体到现实生活就是实在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人当粪土有的人当黄金,我盯着一本线考基本上就是把人家的粪土当宝贝,个么我也有我的道理的(……)。
我这人没什么追求,属于九零后中典型的胸无大志,小时候还做做梦,现在满脑子就希望清风明月咖啡小说白纸电脑了,当然还要钱了,于是嫁个有钱人也是必须的。
过一辈子就这么过呗,没什么太在意的东西,就不至于失望,基本上我对分数都没什么持续时间太长的怨念,因为内心放了一杆秤,我用了多少功夫收获多少分数,以我目前的状态能考着这个分只能说我...真是太BH啦!(自抽)

小学入学还在眼前,一晃高中都要毕业了,读了那么多年书人却越来越堕落,不由感叹中国教育制度的...BH。腐化过程是很神奇的存在,看不见摸不找,至于催化剂则蔓延在周遭每一个空气分子中,基本上你只有迎接结果的份,说具体的话我就不由想起了当年入蓝家如今淡出的经历,毕竟折腾这种事情不适合我,我太懒了,跟着别人颠沛流离那不是我的性格啊。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真理,郑重点头。

刚才把个性签名改成不整容的棒子不是好棒子,我不是一下从哈韩变成反韩,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高丽棒子这个称呼(认真),多么喜感的名字啊!何况那话确实符合客观事实,关于李赫宰有没有整容我纠结了很久至今未果,虽然我用年纪大了长开了这种说辞来安慰自己,但...怎么听都很扯。
我不是反对他们整容,只是数学题做多了习惯把问题推广到一般化...好吧虽然通常最后一大题的最后一小题我都是直接跳过的= =,说回到一般化,我不是反对他们整容,我只是觉得我喜欢了半天的是个假人这点有点难以接受。
暑假的时候写了如是我闻,最后那句我认真地相信了一个笑话是抄了人家的个性签名,貌似是暗粉的姑娘?大概吧。很喜欢这句话,没道理的,大概内心里对世界有一份不宣的认知,潜移默化着不停重构着对世界的认识,而重构的过程中便开始渐渐疏离与不再相信。
哎,是我白痴,是我贱,去相信摄像机拍出来的东西。

历史考得太差,老师愤怒了,这几天天天沉浸在历史的海洋中...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军事和司法的权利渐渐回归中央,等级代表会议则掌握了国家赋税的批准权和分摊全,市民阶层的要求和利益开始受到重视...之类的。每天背,我们班选政治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每天折腾到晚上十二点,一边听脑残们打电话到越夜越动听讲述自己的恋爱史一边背君主立宪和启蒙思想,何其销魂的人生...
回归到主题,我果然是贱,不逼着我我根本不会去背书= =
我的理想状态是有人对我专制,然后我半推半就着完成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如果不管我...后果不堪设想,当然这种情况下我也会过得非常爽就是。总之我就是能让自己哈皮到,不论日子多么无聊,摊手。

顺带便:这两天看蜗居,主流意识形态的价值观被彻底颠覆,精分中。
我啥都不想干怎么办?
有好的耽美文请告知,手机号码熟悉的人都知道。

[原创][2ne1china珉智生日贺]老幺进化论

2010/01/17 18:03
www.2ne1china.com
独家勿抱

minzy.jpg

[原创](雷阵雨+生日图)受人之托

2010/01/10 21:02
pic by miratea

受人之托画的张翰朱梓骁
事实证明我这个作坊虽小也还是挑生意的...

ye.jpg

粉红头


帮同学画的,多简陋=口=
birth.gif

[原创]源起爱美攻(喷)组新年礼物

2010/01/09 12:27
pic by miratea

全家福

[原创]左岸梵天(范七生辰贺)end

2010/01/03 15:27
左岸梵天
Story by miratea
Only for my dear bum7 happy birthday
左岸(厚脸皮):Z 小梵(气质):X 猫咪:M


第一天
(开门声)(炒菜声)
Z:(哈皮)我回来了!小梵!
X:先看会儿电视吧,菜一会儿就好了。
Z:(大狗状)宝贝,今晚吃什么?
X:(惊)啊!别闹!(拍打)
Z:(厚脸皮)呵呵,我不闹,不闹。你做你的饭,我抱我的小梵啊。昂,是红烧肉!好香!
X:(宠)切。油嘴滑舌。(叮!)汤好了,你先盛好端出去,我马上就好了。
Z:(狗腿)哎~得令。
X:当心烫啊..
Z:(夸张)哎哟!(哐啷嘡)
X:(紧张)怎么了!?
Z:(可怜兮兮)汤洒出来溅到手上了,痛…TAT,小梵,碗也碎了。
X:(无奈)哎…你啊,还在叫你当心呢你就…,四体不勤!笨蛋左岸!
(冲水声)(扫碎片声)
Z:(无耻状)宝贝,你其实可以考虑含一下我的手指的,你看这样多浪费水!你不是一直说要节约的嘛?
X:(怒)你给我关掉。要是让我知道你是故意把汤洒出来的…
Z:哎,痛痛痛痛痛!!小梵你不要按了真的好痛啊TAT!
X:(特怒)笨蛋!那是刚煲好的汤哎,没起泡算你人品!
Z:呜…TAT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嘛…
X:(冷静)噢噢。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张嘴。
Z:啊呜。(含糊)宝贝真好,手艺也好!
X:(特大怒)我知道你不是故意把自己烫那么(重音)严重的!张嘴!
Z:啊呜。(含糊)不要戳穿人家嘛…(轻声)而且还不是和你学的…
X:(冷静)你说什么?
Z:(赔笑)没有没有。
X:哎,还痛么?
Z:嘿嘿,有小梵你这么温柔地喂我,早就不痛啦!
X:噗。让你自残。来,张嘴。
Z:啊呜。(含糊)啊,对了,今天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X:嗯?还要吃什么?
Z:小梵!
X:啊。怎么了?
Z:…你不是问我要吃什么嘛?(惊叫)…哎哎哎小梵你回来呀,我要吃洋葱炒蛋!
X:(冷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Z:小梵我错了…TAT我和你说哦,今天我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说什么你知道梵天嘛,最古怪的是居然没有发信人号码。(筷子掉落声)宝贝怎么了?
X:(轻声)没事,手抖了下。…你回了么?
Z:哈?我本来是没打算回的,结果之后每隔半个小时来一条,无语哦。
X:实在不行,换张卡?
Z:切,多大点事啊!我一直不理他不就没事了?就算是高级垃圾短信也是垃圾!
X:(笑)你看你,还和垃圾短信较起劲来了。(揶揄)既然这么彪悍,不如先试试看自己吃饭啊?
Z:(可怜虫)哎哎,小梵~宝贝~,人家是伤患哎!
第二天
X:岸,起床了!
Z:(含糊)宝贝,再睡一会儿啦…来,陪我一起睡…
X:(惊羞)喂喂!我刚穿好的衣服!
Z:(含糊)没事啦…你又不出门的…
X:谁说我不出门了!
Z:哦哦…昂…!?(突然清醒)小梵你要出门啊?去哪里?和谁一起?什么时候回来?
X:……
Z:哎呀宝贝不要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
X:好啦,我知道你的。快起床刷牙去!(嫌弃)你昨天晚上吃的洋葱臭死了。
Z:嘿嘿嘿,不是让你一起吃了么?是你自己不要吃的呀。
X:你这条臭鲍鱼,和你呆久了都被熏着了。
Z:(臭屁)宝贝你真有眼光,我确实是比鲍鱼要值钱那么一点、稀有那么一点、金贵那么一点,不过就算事实如此,你也不用这么夸我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X:(冷淡)…很好,那么鲍鱼先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去死?
Z:(狗腿)呃…咱们打个商量,加一条“去刷牙”的选项好不好?
X:噗,话真多。速度,我还等着你一起出门呢。
Z:昂?你要和我一起出去啊,小梵?
X:除了你还能有谁?
Z:(墙角)唔…原来选我是逼不得已的…TAT
X:你还是去死吧= =++++
(人声鼎沸)
Z:小梵,怎么突然想起要逛街?
X:……
Z:我没有套话的意思,我就是担心!
X:……
Z:我一点都没有怀疑你有外遇!
X:……= =+
Z:(小心翼翼)…小梵?(再小心)宝贝?…MUA~
X:(惊羞)喂!
(女孩子的笑声,压低的“看呀看呀”)
Z:谁让你不理我的?我被逼无奈啊!
X:……行,你自己无奈去吧!
Z:(碎碎念)小梵你怎么又不理我了…TAT
X:(严肃认真)我说…左岸。
Z:(激灵)昂?
X:你真的一点都没奇怪过我的身份?
Z:当然奇怪过!
X:哎?
Z:可是你不说自己不记得了嘛!我一个人纠结有什么意义?
X:搞不好我是什么危险人物哦。
Z:难道…难道你是本拉登!?不对,本拉登没可能那么漂亮的。你该不会是塔利班吧!?塔利班都是黑黑黄黄的啊…
X:请不要试图用奇怪的发言掩盖拉我手的无耻企图= =+(拍打)
Z:(委屈)小梵你不爱我了…都不让人家拉小手…TAT
X:……
Z:小梵…TAT
X:….你…!真是败给你了。
Z:小梵,我可不管你原来是什么人,只要现在是我的小梵就好啦。
X:…岸。
Z:怎么,被感动了嘛?
X:你最近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
Z:…没有啊…|||||
X:为什么我老觉得这是穿越剧的台词呢。
Z:小梵你好煞风景,人家难得浪漫一下哎TAT
X:我说,要是哪天我想起来了呢?
Z:什么?
X:我本来是谁…之类的。
Z:想起来了又怎样?
X:可能必须要去做什么事,去什么地方。
Z:小梵你要走啊..TAT?
X:…我只是打比方。
Z:(无奈)那我只好打晕你让你再忘记掉了。
X:…你舍得?
Z:(无奈)哎,小梵你真是吃定我了。(认真)你如果哪天真的要走,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X:怎么,确定了好立刻去找别的野男人?
Z:什么啊!我是说,否则我一定会等你回来做饭等到饿晕过去的。
X:笨蛋….(惊恐)啊!快走!
(跑步声)
Z:小梵?小梵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X:(轻声)是熟人,但绝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Z:你说什么?
X:没什么!
(脚步声停,喘气声起)(短信提示音)
Z:哎,有短信啊。又是那个没号码的,…藏匿梵天,罪不可赦?
(安静)(喘气声)
X:岸,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Z:小梵…MUA
X:哎?
Z:小梵你刚才乖顺的样子好动人~
X:…喂!
Z:好啦,我们回家!累死我了!大学毕业后就没跑过步,报销我一身老骨头!
(车流声——脚步声——开门声——关门声)
X:我先去做饭,你在外面好好待着,不许靠近厨房!
Z:(温柔凝重)…小梵。
X:嗯?
Z:我有话要和你说,刚在外面不方便。
X:啊..哦,你..你说。
Z:我…我还想吃洋葱炒蛋。
X:……= =+++
Z:好啦,不开玩笑,小梵你先别忙,过来一下,我有礼物要送你。
X:你有没有听过狼来了?
Z:当然听过,而且…(压低声音)小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故事里那头狼,不过不吃小孩,专吃小梵。
X:(冷静)…少废话,东西给我。
Z:喏。
X:(吸气)这…!?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戒指?
Z:(窘迫)呃,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X:嗯。
Z:(胆颤)其实吧,这是我送给前女友,给退回来的…
X:(阴冷)…再、说、一、遍?
Z:(狗腿)我开玩笑的啦~宝贝~这个戒指是我两个礼拜前去订的,就刚刚去提的货,在你上厕所的时候。喜欢么?
X:(轻声)…笨蛋左岸。干嘛送我这个?
Z:(认真)我就是有点害怕,万一你像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地就消失了,我却来不及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岂不是很亏?
X:如果你把最后那个形容词换掉,我可能会更感动一点。
Z:嘿嘿,嘿嘿,人家这不是词穷嘛。
X:你还词穷?
Z:哎呀,小梵小梵~你还没说喜不喜欢呢。
X:……
Z:呃…不喜欢?(哭丧)没关系,不喜欢戒指我可以去重做…还是说,(委屈)你是不喜欢我?
X:(冷静)戒指留下,人可以滚了。
六个月前
(风雨交加)(脚踩水塘声)
Z:(气急败坏)靠,老子的人品都死去哪里了!带伞不下雨,下雨没有伞!
(雨声渐轻)(脚步声)(跺脚声x3)
Z:册那,什么破灯?哎?人!?
X:(痛苦)嗯...
Z:喂喂,醒醒,你没事吧?
X:(痛苦)嗯…
Z:…总算找到一个人品比我还差的了。
过了一会儿
X:(迷糊)嗯…
Z:你醒啦?来来,粥刚刚煮好。
X:(虚弱)(惊声)你干嘛!?
Z:(怒)叫P叫,我手上拿着碗没办法摸你额头测体温呀,只好自己额头上了,我没嫌弃你传染我,你倒是先嫌起我来了!喏,喝粥!这可是本少爷的处女粥啊!
X:(轻声)…第一次煮就敢端给别人喝。
Z:你说什么?
X:(泄气)…没什么…啊!烫!
Z:哎哟,还好我眼明手快!你没事吧?哎呀都红了!来,我给你吹吹。
X:(弱)…不用了!
Z:什么不用了,(威胁)当心爪子废掉哦。乖,手给我。
X:(不满)你骗小孩子啊。
Z:你不就是小孩子!还是笨蛋小孩子!手没力气怎么不告诉我,这粥刚煮好,烫死人啊。呼~~呼~~好点没?
X:(轻声)…嗯。
Z:实在不行我去倒点凉水你浸一下,再不行我只好去买蓝油烃了。呼~~
X:喂…我们有熟到这种地步么?
Z:(严肃)我是你救命恩人好不好?
X:(无语)这之间难道还存在了任何的逻辑关系么…
Z:行了,爪子收起来,我喂你。
X:(嗔怒)什么爪子,我又不是小猫小狗。
Z:(正直)错,豹子老虎狮子也都是有爪子的哦。
X:(无力)我说…重点不在这里吧?
Z:啊,张嘴。味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X:…只能说…
Z:(期待)嗯?
X:熟了。
Z:(嚣张)啊哈哈,第一次煮粥就得到这么高的评价,真叫人不好意思啊~
X:我说...
Z:(爽)昂?
X:人类的脸皮都像你这么厚么?
Z:(继续爽)哪有,只不过你恰好碰到了一朵奇葩罢了!
X:……
Z:喂!你怎么晕过去了!?
X:我是不想和你讲话!
Z:(讨好)…好啦好啦,不要睡啦,刚刚吃好饭就睡当心美少年变成小肥猪哦。
X:(怒)还不是你!
Z:好啦,乖,不生气哦。
X:哼!
Z:我好久没和人这么聊天啦,你就当陪陪我这个可怜的寂寞美男咯。
X:……
Z:(急)哎,别睡啦!我叫左岸,你叫什么名字?
X:…你叫我小梵就好了。
Z:小梵,你怎么会晕倒在我家门口的?
X:…忘记了。
Z:...昂。
X:…你家里没别人么?
Z:我一个人住的。
X:(嘟囔)…还不是自找的。
Z:所以,小梵你就住下吧~
X:(无力)你这到底什么逻辑啊!
那以后的六个月中
Z:小梵小梵,我抱你去洗澡~
~
Z:小梵小梵,新开发的菜色,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
Z:小梵小梵,原来你煮菜那么好吃的TAT好感动!
~
Z:小梵小梵,我今天买了碟回来看。
X:什么片子?
Z:《天使之城》。尼古拉斯凯奇是我偶像!
看完之后
Z:(凝重)我说…
X:嗯?
Z:原来真的有人品比我们俩更差的倒霉蛋啊。好不容易变成人情人就死了,杯具啊杯具…
X:(无力)…你能不能不要老是那么煞风景?
Z:昂?我怕我突然变文艺了你受不了落差啊。
X:…不要和你讲话。
Z:(严肃)小梵…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天使么?
X:(轻声)…大概吧。
Z:(嫌弃)不过我看就算真的有天使,也绝不会像赛斯那么笨,居然放着永生不要跑去做凡人?这编剧太假了!
X:…你给我闭嘴!(怒!)
~
Z:小梵小梵,我要出差一个礼拜。
X:(呆)哎?一个礼拜?
Z:嗯,冰箱里放了足够的食物,缺什么你就自己去买,钱在玄关的柜子里,有事打我手机。
X:我又不出门的。
Z:哎,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
X:(低落)…哦。
(电话铃)
Z:(紧张)喂?小梵,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X:(不自然)没…没事。
Z:哎?
X:(扭捏)左岸,你什么时候回来?
Z:(爽)呵呵,我家小梵想我了?
X:(羞)谁想你!
Z:那你怎么想起问我这个?
X:(不自然)我…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啊!
Z:好啦,我知道了,马上就回家了啊,宝贝~
X:(羞)乱叫什么,笨蛋。
~
Z:(含糊)小梵小梵…
X:(不悦)你喝酒了?
Z:小梵…
X:我在呢。你重死了!猪!
Z:小梵…
X:嗯,怎么了?
Z:小梵,嗝~
X:好重的酒气,臭死了!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Z:小梵小梵…我…好喜欢你…
X:……
Z:呼…呼…呼…
X:(自言自语)笨蛋…我也喜欢你…
第三天
X:喂?岸,下班了?
Z:嗯,在路上呢。小梵你在干吗呢?
X:看碟。
Z:怎么不等我回来一起看> <
X:旧片子了,我们一起看过的。
Z:什么电影啊?哎等等,你别说,让我猜猜看-v-制服诱惑之放学后?
X:(冷静)原来你天天偷偷摸摸在看这个。
Z:(无力)…我没有啊宝贝。揭晓答案吧~
X:哼,不告诉你。
Z:(狗腿)哎呀宝贝宝贝,我错了,不要不理我啊。
同事:左岸,和谁电话传情呢?
Z:(甜蜜)哎呀,还有谁,当然是我家那口子啦~
同事:(恶趣味)当然?你这么说,要置你那一大堆红粉知己于何地?
Z:(气急败坏)哇,你少说几句没人当你哑巴!
同事:噗哈哈~
Z:小梵?
X:嗯。刚谁在说话?
Z:一起乘车的同事。嘿嘿,你没听到什么吧?
X:嗯。
Z:吁…那就好。
X:(冷静)不过我听到了红粉知己。
Z:…小梵我差点心肌梗塞死掉。
X:(冷淡)那就去吧。
Z:(急)哎呀你别听别人挑拨离间啊…
X:哼。
Z:(狗腿)宝贝宝贝,你是不是在看《天使之城》?
X:(愣)哎?你怎么知道的?
Z:我当然知道了,你的事我全部都知道~!有次晚上醒过来,我就听到你在看那个,哎呀,(惊恐)小梵你该不会是爱上尼古拉斯凯奇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算他是我偶像我也要把他挫骨扬灰!(怒!)
X:(冷静)我决定将你说的情况纳入考虑。
Z:(泫然欲泣)….小梵TAT我绝对比他更爱你…
X:(气急败坏)…你这只超级无敌大笨蛋!
Z:小梵你就告诉我这只笨蛋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看《天使之城》吧…不说的话笨蛋会胡思乱想,胡思乱想就会胡作非为,然后后果不堪设想呀~
X:(无视之、冷淡)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那只白痴天使会愿意为了一个白痴人类放弃天使的身份。
Z:……
X:岸?
Z:(强颜欢笑)呵呵,呵呵…关于这个问题的结果,我也很想知道啊。啊!搞不好是因为两只白痴看对眼了吧?
X:导演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意境就这么毁在你嘴里了。
Z:啊哈哈,管他呢~昂,宝贝~今天有惊喜给你~
X:(冷)我看多数又是有惊无喜。
Z:(委屈)小梵你不能这样践踏我的心意啊,结果或许(重音)不尽如人意你也不能就这样否定我对你的一片赤诚之心!
X:行了行了,你快回来吧,年纪大了越来越啰嗦了。
Z:……小梵你不爱我了。
X:(敷衍)嗯,我很爱你的,挂了啊。
Z:(垂死挣扎)小梵~小梵~TAT
(车流声)
Z:小梵,我回来了~
X:嗯。
M:咪嗷~喵呜~
X:(惊)哎,什么东西!?
Z:(献宝)惊喜啊,嘿嘿。可爱吧,同事家的猫养了一窝猫仔,我就领了一只回来,这样你在家的时候就有人陪你玩啦~
M:喵呜~
X:(无语)…你是想让他陪我一起玩毛线球么?
Z:啊哈哈,你可以在上网的时候让它给你暖手。
X:不过,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现在好像是夏天吧?
Z:(干笑)啊~哈~哈~冬天总要来的嘛~来来,小猫抱抱~
M:(惊)咪!?
Z:咦,怎么了?小猫咪乖,这是妈妈~
X:(冷)嗯?
Z:昂?哦~小猫咪,这是小梵~~~~姐姐~
X:(怒)左、岸!
M:(惊)咪咪咪咪~~!!!!(抓)
X:(痛)…啊!
Z:(气急败坏)昂!笨蛋猫!居然赶抓伤我家宝贝小梵!!!死边上去!(喵嗷——!)(急)宝贝你没事吧,走走,我们先去医院!
X:(慌)嗯?不用不用!那个…左岸,你、你给我舔舔就好了。
Z:(连珠炮)宝贝,虽然你这么主动我很高兴,但现在不是时候啊,被猫狗抓伤很危险的,就算笨蛋猫刚打过针也说不清,为了以防万一,听话,我们去医院!
X:(尖声)说了不去了!你怎么这么烦!?
Z:……
X:……
Z:…小梵?
X:我…对不起…
Z:(低落)我只是担心你。你把伤口放水下面冲着,我出去买药。
(脚步声)(关门声)
(开门声)
X:(小心翼翼)岸…
Z:(温柔)哎,小梵。晚饭是不是冷了?对不起啊,楼下的药店没有双氧水了,我就稍微走远了一点去买。
X:(轻声)岸,你抽烟了?
Z:啊…嗯。路上无聊,忍不住就抽了一根。对不起啊,我这就去洗澡。
X:你不开心?
Z:没,哪有。
X:我…我…
Z:没事啦,我去洗澡了。
X:…左岸!
Z:嗯?
X:(委屈)岸…
Z:哎——宝贝,来,让我抱抱。
X:(闷)岸…
Z:我知道有的事我不问的话你没勇气说,可是,有的话你不说我也没有勇气问啊。是我的问题,全部都是我的问题,小梵你是最好的,我想不到你应该再怎样做到更好了…
X:不是的,不是的…
Z:只是我还是会害怕,因为心里有了执念。小时候在孤儿院,阿姨就一直告诉我一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别人我是不知道,反正我自己是真的听进去了,还挺有用的,不爽的时候就这么告诉自己,也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过你不一样。
X:(极轻声)笨蛋,抱那么紧做什么?我又不会消失。
Z:小梵,如果哪天你要走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否则,来的时候突然出现,走的时候又突然消失,让我以为你只是一场梦,那样我会精分的。
X:(小小声)…我说,岸。
Z:嗯?
X:(嗫嚅)有句话我想说很久了。
Z:嗯。
X: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Z:(嗅)哎?真的哎,你不是把菜都烧好了么?我刚闻到的时候还以为是错觉呢。
X:不是,我刚把菜放锅子里热来着…
Z:(惊)昂!?小梵你确定你只是热菜么!?为什么我看到火了!?我靠,地上是什么东西!?一坨!?(怒!)哇,笨蛋猫你才来多久就乱拉巴巴!?
M:(吓)=口=喵嗷!!!!!
Z:(恶)哈!抓到你了!煮掉!!!!
M:(抖)喵喵喵喵TAT!!!!
X:(无奈)哎呀,岸,不要那么凶嘛。
Z:(盛怒)笨蛋猫!刚才还抓伤我家宝贝小梵!罪加一等!
M:(弱)TAT咪唔…
X:没事啦,干嘛和小动物一般见识?来,给我。(温柔)不怕不怕,乖,没事了啊。
M:(惊魂未定)咪唔…TAT
Z:(呆)耶?你们和好了?
X:…(轻声)它刚刚可能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吧。
Z:(惊)哈?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奸情!
X\M:(怒)去死!喵!=口=
第八天
X:左岸,明天双休,我们去游乐园吧?
Z:昂?你不是很讨厌去那里嘛?
X:(冷)突然想去了不可以么?
Z:(狗腿)呵呵,可以可以~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M:喵~喵喵喵~
Z:(怒)昂!笨蛋猫!不许挂在小梵身上= =++!(特怒)不许舔小梵脸=口=+++!(特大怒)煮掉你~口~++++++!!
X:你才笨蛋呢,老喜欢吃猫的飞醋。还是你自己带回来的猫。
Z:(悔不当初)所以才更显得杯具…来,宝贝,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我要求BOBO,唔=3=
X:(冷静)喏。
Z:我不要笨蛋猫> X:好吧,MUA
Z:(不满)不够,又不是打发小鬼头!
X:得寸进尺者死!
Z:(无赖)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X:呜呜呜呜~~~笨蛋左岸,啊…嗯…
事后
Z:(沙哑)宝贝,怎么想起去游乐园了?
X:(无力)…你总算想起正事了。
Z:嘿嘿~嘿嘿~
X:(愈发无力)不是你一直想去的嘛?
Z:哎?我无所谓的啦,你不用为了我的,还是说…(惊)小梵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TAT!?…(可怜)昂,小梵你不要这样,不要不理我啊!
X:(怒)你去不去吧。
Z:我当然去啦!啊哈哈,能和宝贝一起去游乐园玩,死而无憾啊!!!
X:(嫌弃)出去了别和别人说我认识你。
回忆中
Z:(兴致勃勃)小梵小梵,去游乐园吧?
X:(斩钉截铁)不去。
Z:(泄气)哎?为什么啊?(不放弃)很好玩的很好玩的啊!
X:(鄙夷)小孩子玩的东西。你都多大了?
Z:(小可怜)可是…可是人家都没去过哎…每次和阿姨说,阿姨都不带我去。
X:阿姨?你后妈啊?
Z:什么啊,是孤儿院的阿姨啦。
X:孤儿院!?
Z:(欠抽)嘿嘿…看不出来吧,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凉风有幸秋月无边事业有成人见人爱的我居然是从孤儿院出来的~
X:(冷静)哦?
Z:好啦,虽然还没有事业,不过别的都是大实话哦~
X:(冷静)奇怪了,明明是大冷天,居然有蚊子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嗡…
Z:…小梵TAT
X:嗯,既然你这么吃得开,找别人去吧。
Z:哎…?(挣扎)小梵,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嘛?
X:我睡觉去了,别烦我。
(远)Z:(哈皮)嗯嗯,好,就这么定了,十一点欢乐谷门口不见不散,明天见啊,北~
X:(酸)哼!
(由远及近)Z:小梵你醒了么?晚饭想吃什么?
X:(冷)不想吃。
Z:哎呀小梵你不用躲我啦,我不缠你了,我明天和朋友一道去。
X:(嘟囔)你还好意思说!
Z:哎?小梵你说什么?
X:(冷)没什么。你可以出去了。
Z:昂?那你晚饭要吃什么?
X:(冷)不想吃。
Z:不吃晚饭伤胃的!
X:(冷)劳您费心。不过不用了。
Z:你…!(转冷淡)好,那我就不费心了。
晚上
Z:(冷)洗澡水放好了,洗就洗,不洗拉倒。
X:…你去哪里?
Z:客房。
(关门声)
X:(轻声)(委屈)笨蛋左岸…笨蛋,你去死好啦!
第二天
(鸟叫)
Z:嗯?门没关?窗也没关!?(无奈)怎么踢被子了,平时睡相明明蛮好的啊。
X:(痛苦)嗯…岸…难受…
Z:哈?好烫,(惊)发烧了!?(温柔)小梵~宝贝~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按键音)喂?我左岸,今天身体不大舒服所以欢乐谷就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啊!拜!(耐心)宝贝,宝贝放开我,我去找药,马上回来啊。
X:(委屈)不要走…
Z:我不走不走,我就是去找药,就在客厅呢。
X:笨蛋左岸…讨厌…讨厌你…
Z:(自暴自弃)…哎,行啦,知道你讨厌我,不过就算你再怎么讨厌我我也一样喜欢你。
X:(超级无敌委屈)讨厌…讨厌你和别人出去…把我…一个人扔家里…破岸、臭岸、笨蛋岸…
Z:(呆滞)昂…?
X:不要走…我难受…
Z:(温柔)宝贝乖,告诉岸哥哥,怎么会发烧的?
X:不要岸走…
Z:(宠溺)哎——宝贝,怎么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晚上
Z:(放松)呼,总算退烧了,宝贝,你可折腾死我了!
X:(恼羞成怒)谁让你这么叫了!?
Z:宝贝你还是生病的时候比较可爱…TAT拉着我不放,还不停说岸哥哥不要走不要把小梵一个人扔在家里和别人出去玩~什么的~
X:(羞怒)你胡说!
Z:(爽)昂,宝贝你脸红了~~~
X:我…我…
Z:宝贝~说不出话就不要说啦,听岸哥哥说昂~
X:(怒)你闭嘴。
Z:(发嗲)我才不要闭嘴~
X:哼!
Z:宝贝,你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论是什么事。你看,我们现在作为爱人住在一起,互相信任是最基本的吧?对不对?是不是?小梵?
X:(不情愿)…嗯。
Z:所以,要坦白。当然了,(低落)如果你实在觉得我不值得你交心,那也可以…不过至少不要伤害自己。
X:(无力)…我没有。
Z:(认真)宝贝,要知道,你难受的话,我是会心疼的。
第九天
(人声鼎沸)
Z:(累瘫)游乐园好无聊…还不如在家打DOTA…
X:切。
Z:(鸡冻)对了!小梵我们去坐摩天轮!
X:干嘛去做那个?
Z:你恐高嘛?
X:没有啊。
Z:去啦去啦~宝贝乖~就当陪你岸哥哥啊~
X:…你也不嫌恶心。
Z:呵呵,对着我家宝贝的话,再恶..哦不对,再肉麻的话我都说得出口~
(引擎声)
X:岸。
Z:嗯?
X:为什么我老觉得你有阴谋?
Z:呵呵,不算阴谋啦~
X:你给我老实交代。
Z:誓死不说!
X:那就去死吧。
Z:哎呀,宝贝不要生气啦~我就是听说坐摩天轮到顶点的时候接吻,爱人会永远在一起嘛~所以想和你试试~
X:(鄙夷)这你都信?
Z:妈妈告诉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还相信这世上有天使呢~
X:…你能不能再幼稚一点啊。
Z:(假)小梵你不爱我了…老嫌弃我…TAT
(引擎声)
X:(无奈)哎…岸。
Z:嗯?
X:我们接吻吧。
第十天
(开门声)
Z:(哈皮)小梵,我回来了~
M:咪唔…~
(安静)
Z:(泄气)不是说好了,走的时候要告诉我一声的嘛…
M:咪唔~
Z:(低落)臭妈妈离家出走,扔下咱们俩相依为命啦~
M:咪唔~
一年后
(风雨交加)(脚踩水塘声)
Z:(怒)破猫!臭猫!笨蛋猫!为了你老子都成落汤鸡了,这次一定要把你煮掉!(雨声弱)(脚步声)(跺脚x3)册那,什么破灯!哎!?
(安静)
X:岸。
Z:回来了?
X:嗯。
Z:不是说好走的时候要告诉我一声的嘛。
X:…我又没答应过你。
Z:…真狠心哪。
X:……
Z:我天天等你回来做饭给我吃,每天都等不来,只好买胃药果腹了。
X:岸…我也不知道自己回不回得来,怎么敢让你等我?可是就这么让你忘记我,…我…我又不甘心。
Z:你该不是假的吧?
X:哈?
Z:充气娃娃之类的。
X:(怒)你们家充气娃娃会说话啊!?喂,不要一边说奇怪的话一边又突然抱住我!
Z:(满足)宝贝…总算又把你抱在怀里了。
X:(无奈)…哎——岸,我想你。很想你…
Z:事情都处理好了?
X:嗯。
Z:没事吧?
X:没事,除了…
Z:嗯?
X:我刚淋了雨,浑身湿透。(诱)我得…快点把湿衣服脱下来…
Z:(喘)小梵,…你这只妖精!不过说到淋雨…
X:怎么了?
Z:(惊叫)猫粮都潮啦!!!
X:(怒)去死!!我好不容易回来你就关心猫粮啊!?
Z:嘿嘿,宝贝啊…
X:(不爽)…嗯?
Z:欢迎回来。先不管别的,让我们来一个激烈的重聚之吻吧!
X:呜呜…嗯..!
晚上
X:岸。
Z:嗯?
X: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普通人的?
Z:第一次见面啊~
X:哈!?
Z:宝贝你那么可爱那么漂亮,当然不是一般人!
X:(无力)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Z:好啦。MUA。那次你不是不肯去游乐园嘛,我和我朋友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在家照顾你,你还记得么?
X:…当然记得。
Z:宝贝你怎么害羞了?
X:(无视)继续说。
Z:哦哦,傍晚的时候我朋友来看我,那时候你还烧着所以一点都不知道。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来,开门后就忙着端茶,忘了你还睡着。等我想起来了慌慌张张去关门的时候,小晴…
X:(冷静)谁?叫那么亲热?
Z:普通朋友嘛,宝贝。那时候小晴突然跟过来,一眼就看进了房间,我当时惊了一下,立刻开始想要怎么坦白,结果她居然说起床那么久都不叠被子,还说要帮我铺床。然后我就意识可能别人都看不到你。
X:又加上我行迹古怪,又收到那些短信?
Z:嗯…差不多是这样吧。
X:(小心)你不害怕?
Z:怕什么?
X:天天和你在一起的人别人都看不到,好像一只鬼。
Z:哇!我求之不得啊!这样你就真的只是我一个人的啦,我也不怕你变心,因为就算你看上谁了,别人也看不到你~
X:怪人!
Z:第一次见面我不是就告诉你了嘛,你很好运地碰上了一朵人间奇葩~不过我也不赖啊,捡到一只漂亮的天使~
X:(冷静)明显是我亏了。
Z:昂!?不退不换!我打听过了,梵天都住在神域以右,不过既然你落在了我左岸,我就不会再放你回去了。所以,哼哼~
X:(冷)由得了你么?
Z:(泫然欲泣)哈?
X:噗,我是说…我也一样,求之不得!
END

100101 resolution?revolution?

2010/01/01 02:58
09年的头上,寒假里我闷头用灿姐给截的图做源范粉红,同时完成炎炎JRT的一套十三人。
整个寒冷的上海春天我沉浸在爆发的源范粉红中,到307贴脸图新鲜出炉彻底陷入癫狂状态,六天后SUJUCB,跑去下十几秒的预告音频却死活放不进手机,灵异地发现同学也塞不进,历历在目。彼时金基范开始不在,不在MV,不在live,不在综艺。
以为SUJU面临解散命运,结果先传出东家解约的消息,于是心想散了东家就不会散我们家,虽内心忐忑却也仍然充满希望。逐渐SUPER JUNIOR十冠,暑假在即。
其间被会考搞到崩溃,每晚与不同的人抱怨可能死于会考寻求安慰却并不当真然后继续纠结,甚至希望高三早点到来只为能摆脱之,最后突击猛补同时建立庞大答案网络,考前拿着三份答案却无一中标,无论如何顺利通过。
暑假前一个礼拜高三以新分班级进行集训,之前的同桌时不时跑上来找我与我说:感觉一直在走班,走了一节又一节。吃午饭时遇到同学,互相达成一致:高三没心情再与人混熟,就读着书过去拉倒。
暑假的头上埋头画画,解决多家周边,成图无数,然后开始写文。用了半年时间拿下KUSO转战推理,于是买来LIE TO ME和CRIMINAL MINDS研究,写出自己都觉得很diao的微笑,至于西洋参虽然是我写文突破三万字的一大里程碑内容文笔却让自己感到羞于见人。八月的时候外公得肠癌入院,几乎隔天去医院看望然后和下班顺道过去的老爸一起回家,上海每日傍晚四点准时一场雷阵雨,有时躲过有时被淋,在雷声中噼里啪啦地打字内心感到无法比拟的安宁愉悦。
开学后逐渐发现同班一半腐女腐男还有动漫同好无数,渐趋如鱼得水,关系好到肌肤相亲,虽说不上真心对待却与最开始的预想是相去甚远了。
十月老爸住院关节开刀,又开始常常跑医院,第一次发现原来那个机构与我的生活如此接近。乘128到永嘉路下车穿越一整条路到达瑞金医院,那一条路上都是画廊创意作坊,沿街是两排高大的法国梧桐,关了门的酒吧门上写着老板去冲浪了,如此。愈发欣羡如此生活状态,可惜这样生活状态的尽头是一家医院。
冬天开始的时候意识到一本线的距离在何方,以500分为目标一样让我崩溃,身边人忙自招特长博雅杯,我却无限笃定虽不知为何而笃定,钢琴肯定用不上画画有专业又不收特长,你说我纠结这作甚?从初中起就极其讨厌花时间在不一定有结果地事情上,所以才热衷于写文画画,毕竟周边是无论如何也能到手的东西。
09年的尾巴上得知韩庚解约的消息,SUJU里韩庚不在强仁不在基范不在。1018时已经少了两个人,如今愈发前途未卜。内心说不上欢欣或酸涩,倒是平静了许多,好像我一直是站在围观线之外喜欢他们,画周边这种事终于也还是更趋近于自娱自乐,与别人以为的进入粉丝群内部中心浑身不搭界,不涉及利益就到不了中心,我做一切事不过各取所需。与明码标价为人画画相比,画一堆图就收一包成品还收得诚惶诚恐,还不是因为一个喜欢。
越来越多人说你不去学画真是可惜,心里不知是喜是悲,从来没有做过如此打算,爸妈不让考,其实自己也不觉得有到需要考美术的地步,虽然与一本线还差了六十分,但又如何,如果按百分比来算,无论如何我还是站在一半人之前的,如果按市重点的一半人,我怎么还是在一本线内的吧?
想看看,五个月的时间能作什么,能到什么地步。当成未来不如当成游戏,毕竟太过认真不是我的STYLE啊,摊手。

10年的前五个月,闭关。
新年快乐。